声音 | 贾一凡,前一晚睡得很好,金牌挂在教练脖子上

2017年8月28日08时00分内容来源:羽毛球杂志


20比11,贾一凡/陈清晨拿到了4个冠军点。张军还是一脸严肃地站在一层看台外的走廊上,这是他这届比赛的习惯:没有到场地指导,也没在看台上跟队员坐在一起,远远地站着看比赛。我举起手机,要捕捉他夺冠时兴奋庆祝的画面。然后,接连4个赛点,被对手挽救,张军跟身边的领队比划着这个球应该怎么更合理……


坐在场边指导的主管教练潘丽比张军更着急,“到了最后,陈清晨就是强攻,没有经验啊,我在后面喊她’别乱打’。”潘导说,拿下第一局后,第二局失误有点多,“不过,我在边上看着她们,觉得没有乱。”这让潘导放心了一点,进入决胜局就是嘱咐她们抓好开局。6比0,之后是11比4进入技术暂停,最多时领先9分。这个时候潘导应该踏实了吧?比赛都结束好一会儿了,她把手递给我:“你摸摸,不是特别凉吧?”没有拿到冠军,心一直都是吊着的吧。



终于,贾一凡/陈清晨在第5个赛点时拿下比赛,赢了!现场安排了一个特别的仪式:即时采访冠军球员。贾一凡充当了代言人的角色,“我很高兴自己的照片能够挂到国家队的冠军榜上。”现场的翻译有点不明白“冠军榜”是什么意思,这对于贾一凡来说意义重大,那就是她的一个心结。“如果苏杯赢了,我们会有更多的队友登上世界冠军榜。”


苏杯,是贾一凡的泪点。当被问到夺冠后的感觉时,苏杯以及之前的一幕幕画面浮现在眼前,像她这样感情丰富而且直接的女孩,对着摄影机镜头抑制不住地哭了起来。“夺冠的时候就很激动,后来升国旗的时候更激动,就是激动,有点控制不住就哭了。”她说过,只有在我们手里夺回苏杯,才能弥补心理的遗憾。现在,她一步步朝着自己的目标前进:成为世界冠军,带领团队夺回团体世界冠军。



这个目标,并没有成为她的负担。“昨晚,我睡得挺好的,因为半决赛打得有点累。”并没有想象中的紧张和不安,首次参加世锦赛的贾一凡,首次进入决赛,就首次拿下女双冠军。


当然,压力她肯定有。


“赛前,我就看到很多报道说,女双是中国队在世锦赛拿到冠军最多的项目。而且,中国羽毛球队女双现在处于困境当中。我来之前的目标就是登上领奖台,让国旗升起。昨天,我就心里想着要给奖牌换个颜色,很幸运,我们获胜了。”



走下领奖台的时候,陈清晨和贾一凡将金牌挂在了教练潘丽脖子上,潘导随后又亲手挂回给她们。来到发布会的时候,贾一凡没有带着金牌来。“清晨还要打混双,现在没有来,一会儿我带着金牌来跟她一起照!”


然后,她转头问我:“现在,我可以上封面了吧?标题一定要让我起:终于上封面了!”面对新科世界冠军的要求,我们怎么能拒绝呢?


如需查看公众号往期内容,在“写消息”中回复“查询”即可。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