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小的麻风康复村 | 图片故事

2018年1月30日09时54分内容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左图:2007年4月15日,清远杨坑麻风病康复村28名康复者的部分成员

右图:2018年1月17日,改名为“清远市慢性病防治医院新桥疗养分院”后的18名康复者的部分成员。11年间,10位老人相继离世


他们仍旧很难重返社会,往往继续留在深山孤岛,过着贫困而孤独的生活。



每年1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日是世界防治麻风病日,由于往往临近春节,这个日子总是淹没在祥和喜庆的气氛里。


过去一旦发现麻风病感染者,只能将他们送去偏远的深山孤岛,隔离治疗。长久以来,麻风病人一辈子与亲人隔绝,在病痛和歧视的双重折磨中艰难生存,抱憾离世。


上图:2006年11月12日,村里的康复老人大清早就坐在村口,等待卖猪肉和卖豆腐的商贩进来,每天都渴望有人和他们聊天说话

下图:2018年1月17日,来自广州大学的8名同学趁假期前来疗养院,与康复老人们同吃同住,陪他们聊天散步


随着现代医学技术的发展,麻风病不再不可治愈,不再是传说中“风吹来的魔鬼”。上世纪80年代后期,新患病者无需隔离便可通过“联合化疗”治愈,但他们仍旧很难重返社会,往往继续留在深山孤岛,过着贫困而孤独的生活。


上图:2006年11月11日,附近村庄上五年级的雷小文不顾大人的反对,偷偷带着小朋友前来康复村里玩耍,帮助老人们干活。如今她嫁去肇庆,已为人母

下图:2018年1月17日,来自广州大学三年级的离子正在给陈凤仙老人家看药品说明


清远杨坑麻风病康复村,上世纪50年代建立,70年代最高峰时期曾居住三百多名麻风病患者。他们当中一些人十多岁就被强制在村里隔离,直到去世都没有离开过。之前是不能出去,后来则是不愿出去,因为外面的世界不接纳他们,小小的村子反而成了避风港,村里的人相互帮助,相互鼓励。2008年迁入新址后,为了减少外界对“麻风”这一字眼的排斥,康复村改名为清远市慢性病防治医院新桥疗养分院,如今住着18名康复者,其中80岁以上7名。


上图:2006年11月12日,由于麻风病菌感染,黄火添的双腿不得不截肢,上肢手指弯曲,垂腕,但在日常的生活中,他完全可以自理。他已于2014年离世

下图:2018年1月17日,新一轮冷空气即将到来,欧伯利用手机查询电暖器的品种,他是院里康复老人中的“话事人”


本世纪初,全国各省份相继宣布基本实现消灭麻风病目标,原来的麻风病院也陆续改名为麻风病康复村。在日韩志愿者的带动下,广东部分高校陆续成立帮助麻风病患者的义工团体,义工利用节假日时间,前往省内各麻风病康复村,与康复老人同吃同住,陪他们散步聊天。


上图:2006年11月12日,何践隆四肢残疾程度严重,且耳朵失聪。康复村每个星期都有医生前来就诊,但每天只能自己处理包扎磨损的伤口。他已于2008年离世

下图:2018年1月17日,医护人员杨秋英正在给刘耀清受伤的手擦药油,她和丈夫全天候在疗养院里照顾老人家。她说,老人家的命运都很坎坷,会像照顾自家长辈一样去照顾他们


志愿者的行动使得新桥疗养分院的康复老人们重拾自信,附近村庄的居民也开始慢慢明白他们是治愈者,不会传染。每天清早卖猪肉、卖豆腐的商贩都会准时到来,孩子们也无所顾忌地前来玩耍。


上图:2006年11月11日,公共浴室过于湿滑,腿脚不方便的梁耀权只好提着水桶在门口洗澡

下图:2018年1月17日,洗完澡的卢社树正在浴室里擦头发,如今每间居室都有独立浴室以及马桶


与此同时,政府的保障措施也在日益完善,每间居室都有独立浴室、马桶以及电视,配备两名全天候医护人员,每位康复老人每月可领取省市两级补助款一千一百多元,并享有医疗救助。许多老人家坦言生活上已经没有后顾之忧,就是害怕孤独,怕被人遗忘。


最后一批麻风病康复者渐渐老去,麻风康复村也越来越小,剩下的老人越来越孤独。他们需要社会上更多的人给予关怀,让他们安享晚年。


上图:2006年11月11日,林友连正在缝衣服,村里的老人生活都可以自理。她已于2012年离世

下图:2018年1月17日,潘汉池正在给他的几垄菜地浇水


上图:2007年4月15日,戴着大红花的徐社妹趴在轮椅上睡着了。村里的人在周边种上了一些漂亮的花草。她已于2007年离世

下图:2018年1月17日,86岁的李周正在逗他喂养的三只猫,它们陪他打发无聊的时光


本文首发于南方人物周刊第542期

原标题《越来越小的麻风康复村》

图、文 / 张由琼

编辑 / 方迎忠 郑洁 rwzkphotos@vip.163.com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