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艺术的秘密:皮上绘画

2018年4月20日07时45分内容来源:品艺术英伦

本期主播:湛皖萍 //音效编辑:Emma爱玛



纸张发明前的世界面临用什么材料来写字的问题。

东方:乌龟壳刻字太慢,竹子不错,能刻还能在上面写字,还有更高级的丝帛,你们呢?

西方:我们可以在湿泥板和石板上刻字,在纸莎草做的纸上写,还有满坡牛羊,能用牛羊皮来写字不?


历史上,抄录律法、宗教经书、地契、绘制地图等重要文件都用昂贵的牛皮或羊皮。

用来画画?那只能是教廷及贵族专享的权利。


到了近现代,最重要的文件都会签署在羊皮上,如自由大宪章,独立宣言,每年英国国会开幕大典上的女王致辞。


古罗马学者马库斯·特伦提乌斯·瓦罗(公元前116~前27)的文章,以及老普林尼(公元23~79)的《博物志》都曾提到:由于古埃及的莎草纸(也称为埃及蒲草纸)供应出现问题,迦摩的统治者欧迈尼斯,发现用兽皮替代莎草纸书写,效果更胜一筹。


除了常见的牛羊皮,历史上也曾经用过猪、鹿、驴、马和骆驼的皮。据古文献记载,质量最高的书写用兽皮,取自幼兽或即将出生的兽胎。

古埃及纸莎草纸(即蒲草纸)的制作过程示意图


其实比这两位学者还早四百年的古希腊作家希罗多德(公元前484~前425)生活的年代,贵族们在牛羊皮上书写已经很常见了。


有史以来,最早被文献提及在兽皮上书写,是古埃及第四王朝,约公元前2700年左右。


古代的动物皮纸




古法制作书写用皮的工序不仅低效,耗时也相当漫长。

宰杀羊或小牛后,将新鲜的皮剥下来,先要用大量的盐腌制保存,避免在堆积或运输时变质腐烂。


新鲜动物皮剥下后用盐腌制


新鲜的生皮运到工坊中,用水洗掉盐份后在石灰水中浸泡3到10天。


工坊浸泡池

工匠们再手工刮去兽皮上的毛,以及内面残留的肉和脂肪。

上图为现代匠人用古法手工制皮


经过一系列的程序之后,工匠将处理好的皮子,用清水漂去石灰,上木架绷开,在通风干燥过程中用圆形刀不断刮削兽皮内面。

刮削过程单调而繁琐,要一直刮到兽皮厚薄均匀,质地光滑才能停止。

等兽皮完全干燥后切割下架,裁剪成所需大小,就是我们熟悉的,最正宗的羊皮纸或牛皮纸了。

古代工匠用圆刀刮皮的场景

历史记载牛羊皮纸作坊示意图版画


做好的皮在书写绘画之前,还需用浮石粉打磨处理。

浮石粉是一种火山灰,成份为二氧化硅,可以使墨水或颜料更好地附着在皮革表面。


牛羊皮裁剪装订书籍示意图

牛羊皮绷在内画框上的示意图。右方为动物头部方向,左边为臀尾部,中间为背部。


作画用的牛羊皮,通常裁剪到合适大小,用铁钉固定在绷框的侧面。因此在修复过程中取下的牛羊皮边缘,会有铁钉锈蚀的孔洞。


这些孔洞直径与画家当时选择的铁钉大小相同,边缘的铁锈腐蚀程度则与保存环境有很大关系,如果空气潮湿,皮质材料不仅会略有延展松弛,锈迹也会更加明显。


荷兰国立美术馆关于皮上色粉画作的研究资料图,左半部份为作品背面,右半部分为正面

康斯坦特·约瑟夫·布罗克的皮上色粉修复后的内侧边缘。


牛羊皮的内面有丰富的颗粒,能够很好地使水性或粉质颜料附着其上,使画面呈现出柔糯的质感,可以表现细腻丰富的颜色层次。


墨水和染料在皮上的晕染性比植物纤维纸要小,因此颜料可以保持灵动鲜明的色彩。

荷兰国立美术馆关于皮上色粉画作的局部放大研究资料图


富有颗粒感的皮质表面,可以完美地将色粉颜料细腻柔和的特点呈现出来。


让-艾蒂安·利奥塔德(1702-1789)的 “三女神”与作品局部色粉微粒附着在羊皮表面的显微照


因为材质昂贵,牛羊皮并不是历史上常见的画材。


作画使用的表面较大,由于牛羊皮的自然属性,在过去保存不易,容易损坏。


能流传下来牛羊皮上的作品稀少,大部份都收藏在各大博物馆或美术馆中。


这些幸存下来的皮上作品,主要是色粉画,也有少量蛋彩画、水粉、水彩和版画。




下面就展示一些水彩、水粉、蛋彩画和版画的皮上艺术作品。

(画作均有收藏博物馆或美术馆的英文名称,以供查询。)

贴有金箔的皮上蛋彩画,1430年

收藏于华盛顿国家美术馆

Zanobi Strozzi,Initial Q with a Procession of Children, c. 1430s,tempera and gold leaf on parchment,overall: 22.4 x 21.8 cm (8 13/16 x 8 9/16 in.),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Woodner Collection, Gift of Dian Woodner 2016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皮上的钢笔水彩画,1442年

收藏于华盛顿国家美术馆

Barthélemy van Eyck,Seven Famous Figures from Ancient History, c. 1442,pen and brown ink with watercolor, heightened with white, on vellum,overall: 31.4 x 20.1 cm (12 3/8 x 7 15/16 in.),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Woodner Collection, Gift of Andrea Woodner 2016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皮上的钢笔、棕色墨水和水粉画,1523年

收藏于华盛顿国家美术馆

Circle of Lucas Cranach the Elder,Christian II of Denmark and Norway, c. 1523,pen and brown ink with gouache on vellum,overall: 12 x 9.5 cm (4 3/4 x 3 3/4 in.),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Woodner Collection 2016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皮上的蛋彩画,约1520年

收藏于华盛顿国家美术馆

Simon Bening,The Adoration of the Magi, mid-1520s,tempera heightened with gold on vellum mounted to wood,overall: 16.8 x 22.9 cm (6 5/8 x 9 in.),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Woodner Collection, Gift of Dian Woodner 2016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皮上的水彩和水粉画,1578年

收藏于华盛顿国家美术

Hans Hoffmann,Red Squirrel, 1578,watercolor and gouache over traces of graphite on vellum,overall: 25 x 17.8 cm (9 13/16 x 7 in.),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Woodner Collection 2016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皮上蛋彩画,约1640年

收藏于洛杉矶J. Paul Getty博物馆

Giovanna Garzoni(Italian, 1600 - 1670)Still Life with Bowl of Citrons, Date:late 1640s, Medium:Tempera on vellum,Dimensions:27.6 × 35.6 cmPrivate Collection (France), sold through Didier Aaron (London) Ltd. to the J. Paul Getty Museum, 2001.


皮上水彩画,约1651-62年间

收藏于弗洛伦萨彼提宫美术馆

Giovanna Garzoni (Italian, 1600 – 1670). Plate with White Beans,ca.1650–1662. Gouache on parchment.Dimensions:24.5 × 34.5 cm Galleria Paletina, Florence.



皮上的水粉与石墨画,1769年

收藏于华盛顿国家美术馆

Pierre-Antoine Baudouin,The Honest Model, 1769,gouache and graphite on vellum, mounted on paperboard,Overall: 40.6 x 35.7 cm (16 x 14 1/16 in.),framed: 57 x 53.3 x 6 cm (22 7/16 x 21 x 2 3/8 in.),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Gift of Ian Woodner 2016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印在皮上的版画,1892年,私人收藏

Endymion by George Frederic Watts RA (1817-1904). Mezzotint and etching on vellum made in 1892 by Sir Frank Short, signed in pencil 'Frank Short' and inscribed 'touched proof; after the painting of 1869-1872 now in a private collection. Artist's proof, signed by the artist and printmaker. Exhibited: A copy of this print was exhibited in the Royal Academy, 1892, Summer Exhibition, number 1477.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Sherry夜话


有恶趣味的文

古典美女和她们不可言说的秘密(第一话)

古典美女和她们不可言说的秘密 (第二话)

水彩,从丫头到正房太太的奋斗史

水彩,从丫头到正房太太的奋斗史(二)——有爹了

上流社会古典交际指南


名画故事

奥菲利亚背后的故事 - 水沟边的米莱

奥菲利亚背后的故事之二:拉斐尔前派与模特

奥菲利亚背后的故事之三 :小火慢炖美人汤


侦探式读画

Sherry夜话|古斯塔夫·波尔金和他的《偷窥的汤姆》

Sherry夜话|《偷窥的汤姆》中的神秘女郎身份

Sherry夜话|《偷窥的汤姆》中的神秘女郎身份(续)


Sherry的展会轶事

《田园野趣》的若干趣味

四重变奏曲


Sherry的新年系列

五张百年前贺卡中的秘密,传递绵绵不尽的祝福

冬季,是浑然天成的雕塑家

你所需要的优美祝福贺卡都在这里



作者Sherry杨蓉:旅居英国,热爱艺术,友善,好奇,话痨。


Music: http://www.purple-planet.com


欢迎投稿,投稿信箱pinyishu@126.com。稿件一经采用,即付稿酬。

稿件需原创首发,不超过3000字,围绕艺术主题,观点新颖独特,文字通畅趣味,配图高清并注明出处。



英国尚思艺术

传播维多利亚时代老欧洲的优秀画作,分享精致艺术生活。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