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喇嘛|第五届“哪位太太”杯图文大赛 · 第二期图文选刊

2018年9月14日04时09分内容来源: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夹喇嘛|第五届“哪位太太”杯图文大赛 · 第二期图文选刊

最近几日邮箱陆续收到了太太们的激情投稿,太太们果然是世界的瑰宝呀!

小编为大家呈上第二期图文选刊,图文大赛精彩继续。第三期选刊将在9月16日(本周日)进行刊登,希望太太们加紧脚步,毕竟DDL才是第一生产力!风里雨里,小编等你!



第五届“哪位太太”杯命题图文大赛



图画&文稿展示 第二期


文稿作品编号No.5 出题人

投稿人:十里


吴邪在雨村泡脚的时候,门突然开了,大概过了几秒,黎簇的脑袋从门后冒了出来。

黎簇啧了一声,“吴老板真养生啊。”

吴邪没管他语气中的挪揄,自顾自的安心泡脚。

“哎你第一次见我的那气场去哪了?”黎簇对我翻了个白眼。

“被狗吃了。”吴邪想都没想赌了回去。

吴邪想起第一次见到黎簇的时候,他站在学校对面的居民楼上,拿着望远镜看着黎簇傻小子对着窗外扔废纸,一个接着一个,好像没完没了一样。

浑浑噩噩的高三过的宛如吃了上顿就惦记下蹲的饭桶,天时阴时晴,那天正好赶上万里无云,黎簇一边把没写的、或者满手红叉的试卷揉成纸团,一边往窗外扔,也没个准头,反正下面就是垃圾场,没人在意。

语文老师正讲到阅读理解,要理解作者的意图,理解什么出题人的想法。

被点到名的黎簇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老师,我不想知道出题人怎么想的,他们想的都和正常人不一样。”

哄堂大笑的时候黎簇神鬼差使地往对面使劲瞅了一眼,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

那边的吴邪放下了望远镜,他开始计划下面的那一步,他看着黎簇,就好像是看着很久之前的自己。

就像当年吴邪和那个背着龙脊背的年轻人擦肩而过,还回过头死死盯着人家背影看了好几秒的小天真。

吴邪想,其实没人能理解出题人的意图,就算自己从辛辛苦苦解题的人,变成指点江山的出题人。

而可能正是因为猜不透出题人的意图,才能做出令所有人都惊叹的答案。

可能从一开始的遇见,就注定了的。

这一点上,他们都一样。



文稿作品编号No.6 装像

投稿人:薄荷叶peppermint


吴三省第一次来北京是在小学三年级的寒假,那年春节,吴家应解家的邀约举家来到北京过年。解家在铜锣鼓巷里有一座四合院,吴家和解家的几个小辈就暂时住在这里。

“解连环”这个名字一直是吴三省心里的一块疙瘩,他每次闯祸后,都会听到伙计说闲话,大意就是解家的解少爷如何如何,自家的三少爷怎么就这么浑。一来二去,吴三省就对这个解连环怀“恨”在心。打听到解连环的房间后,就找个借口溜了出来,心里还念叨着:

“好学生是吧,今天小爷就让你看看小霸王的威风。”

吴三省一路晃到窗跟儿底下,见窗户没关,单手一撑就翻进去,正好和推门进来的解连环打了个照面,两人都是一愣。吴三省看着那张脸,所有的厌恶感竟全部消失,代替它们的是一个有趣的计划。

半晌,解连环怒气冲冲地闯进吴家三兄弟的房间,控诉吴三省的种种暴行,末了还委屈巴巴地抽抽鼻子,弄得吴一穷手足无措地上前安慰。吴二白在旁边冷冷地听着,一把拉回大哥,悠悠地说道:

“老三,玩够了吗?把衣服换回去。”

“解连环”吓得一哆嗦,一句杭州话就骂了出来。门后真正的解连环探出头,说道:

“我说了吧,吴家二哥可厉害着,咱这小把戏骗不过他。”

“二哥,你是怎么认出来的?”吴三省边整理自己的衣服,边瞟向一旁的吴二白。

吴二白一巴掌呼到吴三省的后脑勺上,哼了一声。

“小子,想骗你二哥,你还嫩了点。狼想装狗,要先去去野。”

吴三省捂着脑袋,嘟囔道:

“得了吧,下次,下次你肯定认不出来。”



文稿作品编号No.7情生何处

投稿人:虞念


十七岁的霍仙姑抬起头,眼风往上一扫,恰撞在狗五那双白面书生似的眼睛上——她在这儿等了有小半个时辰,指端玉堂春就还剩一点,烟蒂伴着将熄的火光,檀木桌上烫出个深色的疤。她索性把烟头摁灭,呼出口白雾似的烟气,借着朦胧,目光放到抱着狗的男人身上。

狗五看着,就愣了下。少女肤犹玉色,烟气中曲线如新月。

“吴老狗,你来得可不早。”仙姑站起来,半撑桌角,牡丹旗袍外手臂线条利落得很,清泉样的眼光斜挑,“就让姑娘等着?”

“什么让姑娘等,你自己要早来的。”狗五顿顿,忽一笑道。霍家姑娘多,这种的却没见过,某一秒他觉得这姑娘很像个人,先一步把茶泼在他身上的那位。

然而他没再想下去,径直坐在那把桌前的梨木椅上,翘着二郎腿,眼神看怀里的狗:霍仙姑在他身侧,不到半米,此刻正望他,目光张扬而干净,像是烈火。他生怕心里漏拍。

真真绝色——霍仙姑俯身到他耳边的时候,狗五在他贫瘠的词汇库中找到了这个词。他甚至感得到对方的体温:这是个漂亮姑娘,更绝的,这是个漂亮且聪明的姑娘。少女启唇间,空气中隐有洋香水里玫瑰的前调。

她说的是:“你来这里,霍家那么多女人,是该知道帮哪个了。”

旋即她起身,狗五才抬头望。阳光从少女背后的窗照过,落在他身上:阴影里少女的身姿纤细如烟影,亮色中男人面孔温如秋水。

两个人都沉默了片刻。

“哪个?” 狗五翘着腿,明知故问。

“我,霍仙姑。”少女对这个首次见面的男人莞尔一笑,“未来的霍家当家的。你会很高兴认识我的。”她莫名其妙补了句。

“那我狗五可荣幸极了。”男人回。他们目光对上,霍仙姑突然觉得自己眼中柔了点,又不知缘由何处。



文稿作品编号No.8他们的初相遇

投稿人:上巳

1

解雨臣被领到红府二爷面前的时候,是三九天里最寒的两日,鹅毛般纷纷扬扬的大雪落在肩胛上、睫毛上,他透过沾湿的眼睫看见一身红色长衫的男人负手而立,静静看着他。

绣在男人衣角上的粉白色海棠随着寒风起起落落地绽放,除此之外,他还听见男人掷地有声的两个字“不收!”

二爷他是不想教我唱戏吗?

在解雨臣的记忆里,长沙从没下过像那日一样大的雪。

2

送他来的宋叔哽咽着拢了拢解雨臣的衣领,“小少爷,给二爷唱一段听听罢。”

解雨臣垂下眼,抖掉覆在鞋上薄薄的一层雪,立在寒冬大雪里起嗓唱了起来。

二月红斟水浇花,和缓的动作看不出他心里的五味杂陈,解九这个老狐狸,他让自己教这个孩子的,又何止是戏啊!?九门里的腥风血雨,这些个老东西也忍心全砸在一个小孩子肩上!

门外少年人清亮的嗓音笼罩着红府大院。

二月红记得,那是他活了百岁在长沙见过最大的一场雪。

3

呼啸的寒风冷雪蘸着温软的檀香夺门而入,让二月红有些喘不过气来,瘦小的少年还站在院子中间,喑喑哑哑地唱着曲儿,那双眼睛却仍如第一眼对视那般深邃透彻。

二月红叹了口气,冒雪而出。

解雨臣把脸埋在二月红披风里的时候,轻轻地抽了一下鼻子。他又怎么不知道,长辈让他跟二爷学的,又何止是戏呢?

陪着吴邪和秀秀玩老鹰捉小鸡的前一天,他刚刚成为了――“解当家”

瞧了一眼风口上摇晃的海棠花,二月红摸着少年的头低低地开了口:“海棠刺雪,名花解语,你以后上台就叫‘解语花’”

解雨臣知道,长沙再也不会下这样大的雪了。



图画作品编号No.2

投稿人:长虫




图画作品编号No.3

投稿人:十泉




图画作品编号No.4

投稿人:寒杪




图画作品编号No.5

投稿人:格尔木精神病院




以上是第二期图画选刊的精彩内容,谢谢大家的支持~

投稿还在继续,欢迎太太们继续向我们轰炸!发送作品到邮箱daomubiji2016@qq.com,投稿截至时间为9月16日24:00,太太们继续冲鸭!



例行放二维码

,请例行关注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