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贵玛:草原母亲,大爱无疆 | 功勋

2018年9月17日05时03分内容来源: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夹喇嘛|第五届“哪位太太”杯图文大赛 · 第四期图文选刊

果真DDL才是第一生产力,太太们到最后一天也在疯狂创作,谢谢大家对本次活动的支持,这就把最后一期图文选刊为大家送上!


另外!本届图文大赛投票将在9月18日(本周二)开启,一定要来为你爱的太太们打call哦~



第五届“哪位太太”杯命题图文大赛



图画&文稿展示 第四期


文稿作品编号No.13悔愿

投稿人:乌滴子


那年中秋,吴三省牵着文锦的手走在西湖边,月光下她楚楚动人,他又看痴了。

如同初见时,被那莞尔一笑勾去了魂,从此她像一张符,镇住他心里的洪水猛兽。

这时吴三省想起大哥念过的一句诗,可惜肚子里没墨水,记不住这些文绉绉的东西,就开口请教文锦。

文锦听完觉得好笑:“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吧?”

“对,就是这个!”他挠挠头,心想回去要多读书,他娘的别给文锦瞧不起。

算是讲了动听的情话吧,文锦低头浅笑。

她突然想起今天在吴山居见到的小孩:“你看,等小邪长大,我们就都老了。”

“那许个愿,求长生如何?”他指了指天上的月亮。

文锦于是双手合十闭上眼,虔诚地道:“月娘保佑我们,青春永驻,长相厮守。”

回忆间,吴邪的手在陈文锦眼前晃了晃,“文锦......姨?”

眼前的吴邪已经比当年的自己大了,长成了一个高瘦干净的小伙子,模样有几分像他三叔,好像更好看些,是读书人的气质。

想起那个连“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都不懂的吴三省——文锦有点想笑,有点想哭。

她回过神,继续道:“当年我和谢连环他们组成考古队......”

初见小吴邪的第二年,文锦率领一只考古队进入西沙海底墓,一行人遭遇种种变故,流离失所,损失惨重。

在格尔木的地下室,在塔木陀的泥沼里,文锦好几次想到那年许下的愿,便苦笑:前半句竟如此应验,终是无法老去了。

吴三省与陈文锦,在生离里等着死别。

白头偕老,于凡人不过寻常,却永远不属于他们。

她想,如果可以重来,那个愿就只许后半段吧——

愿,长相厮守。



文稿作品编号No.14 吴邪和粽子的初相遇

投稿人:谢小漫


磷火乍现,前面就是积尸地了,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嗯?好像有人来了。”水晶棺中的女子心中暗想:“咦?这气息…嘿!这次还来了个好玩的,逗逗他去!”

“船很近了,嗯…先吓吓他。”

只听大奎哇的一声吓倒在船上,吴邪定睛一看,原来是前方出现了一个白色羽衣女粽子!

“还真吓倒一个,倒斗的还能这么胆小?!那小子怎么没被吓到?再吓他一吓!”

刚想靠近,一股异味扑面而来,只见面前的人拿着只黑驴蹄子对着她张牙舞爪。

“就这黑驴蹄子也想对付我?哼!”

女粽子像看傻子一样看着面前的人,刚想过去拍飞那黑驴蹄子,就见一人割破了手向她指来。

“啊!不好,这人血的气味不对,是麒麟!跪了跪了。”

跪了好一会,女粽子起身,发现小船正以最快的速度朝洞口划去。

“唉?别那么快走啊!多久才来一次人!”

“那小子身上味道挺特别,或许可以借他的阳气出去。溜了溜了,再见,破山洞!”

“嘿!小子,等等!”

晃悠悠的过了很久,终于出了山洞。

“终于出来了,小子,我就报答报答你吧。”女粽子向粽子界致信:“老家伙们,这小子帮我出了山洞,以后遇到了,大家伙都招呼着!”


文稿作品编号No.15眸光相熟

投稿人:韩信先生


1

吴三省第一次看到那个脸上带着刀疤的精壮男人,已经是在十几年前的一个夏天了。隐约记得那天太阳毒的要命,每个人身上都沾着一层消不去的热汗。

那时他还很年轻,要在长沙这地界儿站稳脚跟,只靠狗五爷三子儿这个名号是远远不够的。他需要弄出些大动静,砸在所有人的脑瓜子上,告诉他们,想动三爷,也要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所以吴三省瞄准了一个大斗,凶的很,需要人手。

面前这五个人是新来的伙计,听盘口的老手说身手都不错。

吴三省坐在檀木雕花椅上,翘着腿,拿起手边的粉青履莲汝窑盏,轻啜一口上好的西湖龙井。这都是他手头最值钱的家当。在这些新手面前,你得让他们知道,你托得起他们,也压得住他们。

两刻钟,抬眼一扫,除了那个脸上带疤的人,其他四个都已经按捺不住有了些小动作。答案已经很分明了。

吴三省直直地看向那个一动不动的人。

“你叫什么?”

“潘子。”声音和人一样沉稳。

“有什么能耐啊?”

“不要命。”

“哈哈哈……”吴三省笑起来,“你觉得我能要你?”语气倒像是个肯定句。

“答案三爷心里头分明。”男人笑了下,额角一滴汗在面部肌肉的牵动下滑下来,划过那道狰狞的疤。

是个聪明人,而且……出奇的合拍。

起身活动活动筋骨。“都散了吧。做事不但要有身手,还要有心境……”用老爷子教训自己的语气说话,吴三省心中暗暗叫爽。几个人脸上的表情已经撑得很僵了,吴三省冷笑一声,再次把目光投在那个叫潘子的人身上。“过几天你跟我走一趟吧。”眸光交汇,吴三省竟觉得这眼神有种熟悉的感觉。

2

后来潘子就一直跟在吴三省身边了。清门户,查盘口,下斗布局……寸步不离。吴三省常常想,如果当初自己没有再带着他第一次下斗的时候设计救他一命,潘子还会不会这么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

有一次,他趁着酒意正浓问潘子当初为什么蹚这一趟浑水。潘子当时举着杯笑地爽朗:“一开始是求财,仗打的累了,想回家娶个媳妇儿生个娃。后来呀,三爷你走的路太险,我老是放心不下,谁知一路就跟到了现在……三爷,遇见你,是我潘子的幸。”

3

“潘子,护好我大侄子。” 很多年以后,吴三省向潘子下达最后一个请求般的任务时,潘子的眼神让他想起了那个颜色已经泛了灰的午后,想起了那时他脸上沾了汗的疤,想起了那种奇怪的熟悉感。

他终于知道那眼神像谁了。

老爷子最疼的那只狗,

又凶又野,在别人眼里就是条恶犬,却只听老爷子的话,谁对老爷子不利就发了狠的咬谁。

它看老爷子的眼神,就像潘子。



文稿作品编号No.16他们的初相遇

投稿人:宋莱有趣


或许是因为空闲了下来,我竟回忆起了很多生活中的小小细节。

我记起第一天上班报道的王盟极为紧张。那可能是他多年工作以来最认真的一天,哦,还要算上在沙海计划时我将他辞退的那一天。

我记起在鞭炮声中,小花把软软的长头发拢在耳后,许愿说希望可以和二爷爷一直在一起唱戏。秀秀在面前拽着我们的手,想要拉起我们与她玩捉迷藏。

我记起疗养院里,和小哥一起出现的黑瞎子。那时我还爱称他为黑眼镜,他一脸带笑,看着像个神经病。其实直到现在也是这样——即便他可能是真的要瞎了。

我记起黎簇最初看我时展露出的凶狠目光,简直恨不得扑上来将我撕碎。这或许也是我选中他的其中一点原因。不过在他看来,我大概一直都只是个疯子。

我记起胖子最初滑稽地顶着陶罐,好笑又让人无奈。当初的我肯定无法想象,这个胖子对于我,我们,将会是多么重要的存在。

我记起在巴乃时,云彩与胖子第一个熟悉了起来,小姑娘经常被他逗的笑眯了眼睛,而胖子也总是很高兴。我想这大概就是缘分。

我记起潘子爽朗地大声笑着,用那粗糙带茧的大手抚摸我的头顶,蹲下身从兜里变出了一块糖。爸妈从不希望我跟这一道的人待在一起,可他们默许了潘子。谁都清楚,潘子是多好的人。

我记起在三叔店外,与我擦肩而过的闷油瓶。他表情淡漠的如同就要消失一般,可再回头看去,他的背影又带着点难以形容的孤独。

我记起很多,大奎,阿宁,张家人……我想笑笑,却发觉无法做到。有些事情过于沉重。

不过我永远也不会后悔相遇。




图画作品编号No.11

投稿人:千里Rosth




图画作品编号No.12逃生.
在眼镜店选购墨镜的黑瞎子

投稿人:爱吃黑瞎子的水杉





图画作品编号No.13

投稿人:亿万世一




图画作品编号No.14

投稿人:哈哈君hahakun




图画作品编号No.15 三日静寂

投稿人:@sigar_x




图画作品编号No.16

有些面具戴得太久,就摘不下来了

投稿人:爱咕噜的喵



第五届“哪位太太杯”命题图文大赛圆满结束啦!(撒花~

欢迎太太们把自己的作品在其它社交平台上分享,让更多人了解到盗墓笔记宇宙的故事。


明天本次大赛的投票通道也将会开启,记下你喜爱的作品编号,准时来为太太们投票哟~



例行放二维码

,请例行关注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