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侦探害怕中国人竟和韦小宝的“化尸粉”有关?

2019年2月08日11时59分内容来源:东野圭吾

西方侦探害怕中国人竟和韦小宝的“化尸粉”有关?



西方侦探害怕中国人

竟和韦小宝的“化尸粉”有关?



在侦探小说历史上,各国各位作家的作品中总是拒绝中国人的出现,这与当时中国在国际上的政治地位毫无关系,而源于中国人与生俱来的神秘感。1928年据清帝国开埠已近百年,然而在普通西方人心中,中国人依然是擅使功夫、奇门遁甲等“魔法”的神秘民族,而这在追求绝对排除超自然力量的推理小说中,是不允许存在的。“中国人”的存在可以将一切不合理变得合理——如果被害人的尸体离奇失踪,那有可能是被涂上了韦小宝的化尸粉;罪犯在没有交通工具的情形下日行千里,是使用了诸葛亮传下的“缩地术”;而一出场就被杀的嫌疑人再次出现,不是因为他有一个孪生兄弟(尽管这也是“十诫”所禁止的),而是因为他练习过能起死回生的神照功……



与以往的小说类型不同,推理小说需要以缜密的逻辑为基本前提;更进一步说,推理小说所描述的是一个普通人都能接受与理解的现实世界——如果推理推到最后出现了“怪力乱神”,这就不是推理小说而是神魔小说,其智力比赛的魅力也将不复存在。而在20世纪上半叶的西方推理小说家眼中,中国人显然是无法通过常识进行解构的,更不用说以其为基础进行推理了。


不妨想像一下《四签名》中出现这样的场景:夕阳西下,当最后一缕日光穿透伦敦厚重的雾霾斜射在贝克街221号的黑色大门上时,福尔摩斯轻轻拍了华生的肩膀,指了指着在巷口消逝的人影,艰难地用生涩的汉语说道:“我从不假设例外,除非遇上中国人。”



“十诫”的目标是建立一个最正常的世界,囿于时代的认知,罗纳德·诺克斯在面对中国人这个神奇的存在时旗帜鲜明地表现出了“宁可错杀也不放过”的坚定态度,而正是这种态度推动了侦探小说的进一步发展。除此之外,诺克斯十诫还包括“不许有密室及秘道”、“凶手不能是侦探本人”、“不可透过意外事件和直觉能力来破案”等原则,最终的目的正是保证故事的自然。



一百年后,中国的神秘面纱或许早已褪去,但那些“怪力乱神”般的功夫却依然是西方文化中的经典符号。在昆汀的作品《杀死比尔》中,最终杀死比尔的便是来自中国的“五指穿心掌”,如果这个复仇故事最后变成推理小说,又有哪个侦探能够找到凶手呢?饶有趣味的是,香港导演程小东在其《东方不败之风云再起》中也为东方不败嵌入了一句这样的台词:“你有科学,我有神功!”这或许是只有中国人才能读懂的反讽吧……

 

1913年,英国作家萨克斯·洛莫尔于创作《傅满洲之谜》一书,并塑造了一个来自中国的大反派傅满洲。傅满洲才高八斗、聪明绝顶,同时又邪恶阴暗、无恶不作。他有三个外国大学的哲学、医学、法学学位,同时是一个语言天才,能够流利地使用所有文明语言和绝大多数野蛮民族的语言:面对中国人,他讲汉语,面对印度人,他讲印度语,见了埃及人,他马上换成了阿拉伯语”。而他最强大力量,依然来自于“怪力乱神”般的魔法:他蔑称枪炮,更喜欢用冷兵器、毒蛇、蜘蛛等“天然”武器;而他的对手,丹尼斯·奈兰·史密斯和佩提博士(Dr. Petrie)——一对如同福尔摩斯和华生般的搭档,只能通过决心而非智力取得最终的胜利……


 

“十诫”有云:“不准有中国人出现。”而当傅满洲出现在推理小说中时,侦探的武器便不再是推理而是品质,傅满洲系列对“十诫”的延续,非常精准。


洛莫尔在回忆自己最初的创作动机时说:“似乎一切时机都成熟了,可以为大众文化市场创造一个中国恶棍的形象。义和团暴乱引起的黄祸传言,依旧在坊间流行,不久前伦敦贫民区发生的谋杀事件,也使公众的注意力转向东方。”


在“黄祸”思潮的影响下,傅满洲自然不会有西方反派所常有的性感邪魅,而是一副“又高又瘦,高耸肩膀,长着竖挑眉,留着两撮下垂胡子”的颓败形象。比格斯与洛莫尔,终究各有各的高高在上。



诺克斯“十诫”只是推理小说史上的一个历史名词,但它真正消失了么?这不仅关乎于某个民族,更关乎于整个人类


往期推荐


世界第一黑帮老大去世

东野圭吾生快!他61岁了

这本书堪称东野的蜕变之作!

中国版《白夜行》将全国巡演

东野神级短篇小说集,赶紧读!

畅销天王!到底是谁在营销东野?

打跑混混后她提出这要求,事后知道...

@东野圭吾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每一次的分享

都是为了更好的阅读


    发送中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