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猪八戒还相信爱情

2019年2月14日09时30分内容来源:花儿街参考

那一年,猪八戒还相信爱情

花儿街参考 ·出品



作者 | 林默



1




女儿国的那位八婆太师,拿着女王写的那张“想跟御弟哥哥处对象”的小纸条,站在唐僧旁边,絮絮叨叨两个小时了。


八戒有些饿了,但按照他们这样墨迹下去,再过两个小时都不会开饭。


他很知道怎样处理这种情况。他晃晃大耳朵,插进了谈话,“太师,你去上复国王,我师父乃久修得道的罗汉,快些儿倒换关文,打发他往西去,留我在此招赘,如何?”。


果然,这个八婆吓得话都不敢说了。就像每次他提出代师入赘,对方那种魂飞魄散的表情。



悟空沙僧打打岔,大家顺利地开饭了。


他真的想留在这里娶女王吗?


呵呵。


当唐僧假装愿意结婚,骗到了签证,就准备跟徒弟们一起跑路时,坐在玛莎拉蒂里的女王质问唐僧,御弟哥哥你为什么骗我?难道真的像朋友圈里说的那样,如果男人靠得住,猪都会上树吗?


那种气氛是非常尴尬的。


八戒再次站出来做了扭转时局的关键性讲话,“我们和尚家和你这粉骷髅做甚夫妻!放我师父走路!”。


一起看月亮的时候叫人家小甜甜,原来后来叫牛夫人的都很客气了,毕竟还有“粉骷髅”。


我一直觉得,这是西游记里最狠的一句评价,来自一个两天前还举手要跟你结婚的男人。




2




内心的粉骷髅不是一天炼成的。


八戒有过,文学作品里相遇爱情的一切幻想。


比如,他渴望过艳遇。在那个乡野村外,看到白骨精像美团外卖员那样,拎着几盒吃的走过来,他看到的重点竟然不是食物,而是她“汗流粉面花含露”。


结果,她是来诈骗的。



比如,即使在上一次婚姻失败后,他依然渴望有个家,渴望来自丈母娘的关心。


在那栋豪宅里,当富婆带着三个女儿宣布招婿招夫时,他第一个走上去叫了“娘”。


结果,她们是以正义之名,组团诈骗的。



一路上,那些美丽的妖精展示色相利用他,他越给自己热情又痴情的戏码,戏中人就笑得越开心,“就这个猪头也配想爱情”。


世间人,总是能一眼看出别人哪里配不上爱情。



4




在路上,偶尔睡不着的时候,八戒会想起一个女人。


她叫卯二姐。


关于这个女人,他只跟菩萨说过寥寥几句,“此山叫做福陵山。山中有一洞,叫做云栈洞。洞里原有个卯二姐,他见我有些武艺,招我做了家长,又唤做倒猃门。不上一年,她死了,将一洞的家当,尽归我受用。在此日久年深,没有个赡身的勾当,只是依本等吃人度日。万望菩萨恕罪”。


遇到卯二姐时,他已经是头猪的模样了,前尘往事一笔勾销。他不嫌她来自城乡结合部,她星星眼他会解二元一次方程。


说不上是爱吧,但总算能平静地做个伴儿,自在地做自己。


她走了,没有指定其他远房亲戚做财产继承人,一洞家当,都留给他。


如果不是遇到菩萨,他才没想再去陌陌个谁。他平静地呆在他们曾经共同的家里,安静地吃人,日复一日。


但他碰见菩萨了,生活又对他提出了新要求——得吃素。为了能吃饱饭,他得离开云栈洞了。



他去了高家,大家都说是因为高翠兰长得好看,呵呵,呵呵呵,他是跟嫦娥小姐姐近身接触过的人。


高家想找的三女婿,得是个倒蹅门,想想就像他曾经跟卯二姐的生活那样,他就去了。



他从来没真的想回高老庄,尽管他总是这样嚷嚷。


高翠兰恨他,全世界都知道,他怎么会不知道。


他和高翠兰的根本矛盾在于,她嫌他婚后变成了个猪头的模样。



他们的问题和世界上大多数夫妻一样,婚前装人,婚后不愿意装了。


高玉兰和她爹,提起他的时候,跟世界上大多数闺女和老丈人提起他们那不争气的女婿一样——全是缺点:


他是个妖怪哦,他吃的很多啊,他可把姆们家祸害惨了。



他们不会提,高翠兰身上穿的锦,戴的金,全家人四时有花果享用,八节有蔬菜烹煎,都是他这个油腻中年男人的贡献。


这一点不公平的评价,连答应替高家降妖的孙悟空,都听不下去,都觉得高家人有些作,都要跟高老汉理论理论:“你这老儿不知分限。那怪也曾对我说,他虽是食肠大,吃了你家些茶饭,他与你干了许多好事。这几年挣了许多家资,皆是他之力量。他不曾白吃了你东西,问你祛他怎的。据他说,他是一个天神下界,替你把家做活,又未曾害了你家女儿。想这等一个女婿,也门当户对,不怎么坏了家声,辱了行止,当真的留他也罢”。


不过,婚姻不就是,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吃亏了嘛。


他们从来就没明白过彼此是谁,就像这世上许多对夫妻那样。



4




当看到那七个蜘蛛精泡温泉,八戒已经不费功夫搭讪了。


他有一些更直接的方法,他先变成一只鹰把姑娘们的衣服叼走了,又变成了一条鲶鱼。


“只在那腿裆里乱钻。原来那水有搀胸之深,水上盘了一会,又盘在水底,都盘倒了,喘嘘嘘的,精神倦怠”。



泡姑娘之后,还要盘姑娘。把七个姑娘都盘圆润了之后,八戒干什么呢?


八戒却才跳将上来,现了本相,穿了直裰,执着钉钯喝道,“快早伸过头来,各筑一钯,教你断根!”呆子一味粗夯,那有怜香惜玉之心,举着钯,不分好歹,赶上前乱筑。


他骗走她们的衣服,混在水里占尽她们的便宜,然后拎着一个酒瓶子走过来“我削你们昂”。



那七个蜘蛛精吓得裸奔了,边奔边骂“大渣男”。


世人皆知,他是因为职场性骚扰,被嫦娥米兔下界的。米兔是绝对的正义,当年嫦娥小姐姐时不时对他眉来眼去的暧昧,那都不是事儿。


现在,他就很知道怎么处理,工作中找点儿情爱乐子的方式了,该以何等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翻脸,让对方根本没有机会伤害自己。



5




当年在天上做神仙,跟他眉目里最有情的小姐姐,举报了他。


下界为妖,他听过的关于自己最妖魔化的描述,来自高翠兰和她爹。


于是,他也学会了一些爱情中的道理——


他学会了及时翻脸,一句粉骷髅丢过去。


他学会了在婚姻里死猪不怕开水烫,明明我也可以继续装人,可是为什么要继续装呢?


他学会了占尽了姑娘们的便宜之后,公事公办。


他学会了当一个彻底的渣男。只是这世界上的渣男渣女,谁不是在人堆儿里被扎出来的?



p.s. 吴承恩真是个残忍的作家,他把关于爱情的一切想象,都放到一个旁人看来,最不配拥有爱情的猪头的身上。吴承恩真是个慈悲的作家,爱本来就是一场场照不见、求不得的际遇。


贪财好色的花儿街致力于为大家带来更有价值的阅读。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花儿街参考(zaraghost)、作者,侵权必究。



往期热文·推荐

后台回复「好色」获取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

林黑犬读西游 林黑犬读西游

    发送中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