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新书|应对焦虑:一个小偷引发的脑洞

2019年3月02日09时00分内容来源:

本周新书 | 应对焦虑:一个小偷引发的脑洞


2000年7月前后的某一个夜晚,夜空晴朗,蝉噪不已,晚风吹送来湿热热的泥土气息。我横着歪在竹躺椅上,竹躺椅又摇晃在没封过的大水泥阳台上。外婆坐在一旁摩挲着我的脸,一边遥望着房间里的电视;外公扇着大蒲扇,扶着栏杆在一边遐思万千。


我已经想不起我当时在想啥了,但鼻子还记得当时一阵阵的花露水混合着蚊香的气味。


啊,一个典型的暑假夜晚,平静又无聊。



如果外婆当年没有看到那则新闻的话。


新闻是关于一则入室盗窃的报道,案件的收尾也无非是提醒广大市民提高警惕,锁好门窗。神游四方的外公猛地回过神,像是拽着灵魂一个筋斗云越过八千里路云和月回到身体。他挥舞着蒲扇,表情严肃,也不知是不是在教育我:“万一睡觉发现有小偷进来,千万不能喊,也不能硬拦。万一他带着刀呢?保护好自己最重要。”


我当时年纪尚小,对此感到忿忿不平:“那我的电子宠物被他看到了拿走怎么办?”


外婆不轻不重地拍了我一下:“那就给他!”


“那你的项链呢?”


“也要给他!”


对周遭环境的记忆就此戛然而止,余下能想起的全是我至今忘却不了的、惊涛骇浪般的恐慌。


首先是担忧我自己那点可怜的私有财产——对于要把电子宠物白白送给小偷这件事情,我感到了难以理解的震惊和委屈。



其次是我的惜物之心——外婆的脖子上那根银灿灿、亮闪闪、坠子红彤彤的项链,我尚没来得及用它来扮公主,在好友前炫耀一把,便要拱手让给那个指甲缝肯定脏兮兮的小偷。


随后恐惧开始具象化——外婆家的阳台是开放式的,如果有小偷,阳台肯定是他的着陆点。他上来以后,会选择哪个房间开始下手呢?


世上有很多东西正在越做越大,比如公司,比如手机屏幕。


但越大的东西并不意味着越好,比如芯片,比如电池。


还有一种东西存于两可之间,比如脑洞。


所谓脑洞,即想象力,即黝黑深邃的脑中黑洞,可吸纳万物,可吞吐天地,可重构宇宙。


当它作用于画画课、作文课上时,它是可居的奇货,多多益善;但现在,它正在以摧枯拉朽之势,在我小小的脑容量中迅速地膨胀、爆炸。凡尘间一切离我远去,茫茫的天地间只剩一座孤岛,上面是我和小偷在斗智斗勇。



我就这样满怀心事地被外婆催着去洗漱更衣,上床睡觉。爬上床时,我尚在思索怎样对付一个飞檐走壁的小偷;待等雄鸡一唱天下白时,假想敌已经扩张到一个砸门的犯罪团伙了。他们身材魁梧,手臂上全是纹身,凶神恶煞地要我们交出值钱的东西,像是外公不许我碰的茉莉花,外婆的项链和香香霜,还有我的电子宠物和新皮鞋。而一个没有了新皮鞋的我,上兴趣班被老师批评,被小朋友嘲笑;没有了项链的外婆,又要买多少挡住脖子的衣服。


甚至与外公外婆的道别之语,我都抹着眼构思好了:首先要谢谢外婆帮我煮很嫩的鸡蛋,再谢谢外公帮我吃掉我讨厌的鸡蛋……


我的幼年第一次感受到焦虑,它以一个无眠夜的形式入驻我的生活。


多年以后,相似的一幕在我最爱的法国轻喜剧《天使爱美丽》中出现了。



当艾美丽给男主发出约见的邀请而迟迟不见他时,艾美丽想象他被三个抢劫完银行的惯犯挟持为人质,随后被警察追捕慌不择路下发生车祸导致失忆,再被心怀不轨的司机拉到伊斯坦布尔,又遇见极端分子逼他去偷导弹,偷导弹的车在塔吉克边界触发地雷,作为唯一的生还者被村名收留,一辈子吃甜菜汤戴花盆套帽子……


在爱情的催化下,即使是无忧无虑的艾美丽也变得焦虑不安了。只不过比起当时的我,艾美丽的焦虑隔着银幕,且有着玫瑰的色泽。


这种发散式到停不下来的焦虑思维,《应对焦虑》一书中将它定义为“灾难化思维”,即想象某种灾难即将来临,发生了一些稀松平常的事, 就想到灾难化的后果。究其原因,是由于过高估计消极后果发生的可能性和过低估计自己应对消极后果的能力,而导致“如果……怎么办” 这样的字眼牢牢地纠缠着我们。

“如果我滑雪时摔断腿怎么办?”

“如果我坐的飞机被劫持怎么办?”

“如果我出车祸怎么办?”

“如果我考试不及格被迫退学怎么办?”


如果老这样想,无法控制自己怎么办?



本周六(2019/3/2)晚20:30分,樊登老师将就《应对焦虑》一书,为您解忧,教您如何在焦虑升级的时代浪潮中,保持闲庭信步般的镇静~


本周新书《应对焦虑》思维导图已出炉


提前了解新书精华要点


可关注订阅号“樊登读书”


在后台发送关键词“思维导图”观看


*本文版权归樊登读书所有,欢迎转发至朋友圈,如需转载,可在后台发送“转载”,联系书童授权。


    发送中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