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抄袭和“话术”表演欺世盗名的艺术圈大腕

2019年3月13日01时06分内容来源:品艺术英伦

靠抄袭和“话术”表演欺世盗名的艺术圈大腕


这两幅画就像远隔重洋来相会的一对孪生兄弟。左边出自比利时画家西尔万,右边出自中国当代画家叶永青。

不过,对于这种艺术火花意外相撞的艺术圈车祸,西尔万肯定是不会承认他这个东方“兄弟”的。毕竟,创作上的亲缘关系不是能够随便认的。

叶在这件事上扮演的角色就像“隔壁老王”,说不上光彩,很难在道德上立住脚。


叶永青


克里斯蒂安·西尔万(Chiristian Silvain)


昆德拉说过一句话:“认识是小说唯一的道德。”这句话放在艺术家画家身上,应该怎么说?

我认为是审美——审美是艺术家的基本道德。

但这个审美一定是个人的,不管你给世界提供了什么,那里面一定有不可替代不可取代的属于艺术家个人的审美烙印,形式烙印。没有了这个,就屁都不是。


话说曾经有句名言:“彪悍的人不需要解释。”虽然当初说那句话的人已经不复剽悍了,但这句话还没有消失。言犹在耳。

今天我们顺便抄袭哦借来改一改用一下 —— 抄袭的人不需要解释?哦,道歉。

作为中国艺术圈最剽悍的搬运工叶永青来说,道歉?不存在的。至少在这件事情被舆论揭穿之初,叶的反应是:我们正在争取与这位艺术家(西尔万)联系。这是对我影响至深的一位艺术家。

他当时用的措词很有意思——“影响”。避重就轻,轻描淡写。


要论影响,绘画史上,可以数出一长串名字。几乎没有哪个艺术家敢说自己完全没有受到过其他尤其前辈艺术家的影响,是无中生有,脱离了艺术史从一片荒原中和虚空中出现的。

再孤独再离群索居的艺术家都或多或少地要从他之前的整个艺术史中汲取营养,虽然最后开出的是他个人的花,结出的是他个人的果。

比如, 很多西方艺术家都声称受过日本浮世绘的影响,包括梵高、莫奈、马奈、德加、巴尔蒂斯......

我们对比一下。

经典浮世绘画家的经典作品这样:



梵高的《唐吉老爹》


莫奈的《穿和服的女子》


巴尔蒂斯的《戴黑镜的日本女孩》


花开数朵,各表一枝,这叫影响。而叶永青就是当了一个搬运工而已。从内容到形式。


而且,叶永青对于自己的艺术创作还附带着一整套的“话术”系统。通过这些模棱两可云里雾里的艺术神棍一般的“术语”来对自己的作品进行“加持”。

这大概才是他抄袭他人作品数十年不倒的根本原因。这套话语体系也成就了除他之外的很多人。

我们来学习一下。


我从94年开始,开始创作一些新的东西就有点像,尽量的轻松一点,尽量的自由一点这样的风格。而且这种风格也有点像一种漫游性的涂鸦的风格,有点像一种说唱式的东西,就是不停地边走边看,边走边说的风格。


我当时的心态是想远离一种意识形态化的中国现在的风情和潮流,追求超越地域特征的自由表达。


通常,画布是被平铺在地上的,我在上面拿着画笔和颜料走来走去,在不同的格子和色块中,图形不觉如何而来?冲突不知缘何而起?经常在不知不觉的工作之间一张作品就完成了,这一切犹如梦幻一般。


格子是分割和构成画面的基础,也是不同时空和不同的边界的象征,所以一张画的开始往往是由不同的色彩块和方格所构成,这非常接近蒙德里安“把世界打破了重新组合”的意思。


有时候我们创作的一些作品,在表面上受到(外国的)一些赞扬和欢迎,有些出于客气,有些来自无知,甚至成见,真正的了解少之又少


与许多同样在国际间穿行的艺术家的中国艺术家相比较,我可能选择了一条不太讨好的道路,但是我仍然以能够自由地选择文化亲缘,并以能够浸淫在多语系的家谱中衡量自己为


觉得我是骑在两匹马上的艺术家,这两匹马一匹是西方,一匹是东方。


最后这句话无意中道出了他的实质,他骑着一匹来自西方的马,但是是一匹拐脚马。现在这匹马终于跑不动了。


叶永青《坏图画》,1997,综合材料


不过,据其朋友圈最新消息,叶正通过律师跟西尔万联系。



而西尔万先生拒绝了见面,并回以中指。

这才是对待这些抄袭者的正确姿势。





潘朵拉Pandora专栏

[光影]

艺术家的秘密生活 —— 电影世界的大师们(一)

灵魂绞肉机 —— 电影世界的大师们(二)

疯狂和理性 —— 电影世界的大师们(三)

麻烦缠身的人——电影世界的大师们(四)

性、死亡、黑暗之心 —— 席勒+波洛客(五)

黑暗之中执着光明 ——戈雅+透纳(六)


[人物]

被疾病与狂热穿透的人生 | 弗里达

梵高 | 当我画一个男人,我就要画出他滔滔的一生

一枚收割男性天才的女文青 | 莎乐美

雷诺阿|艺术,不需要解释

亨利·卢梭|奇幻森林的孩童

莫兰迪|赋予平凡事物以永恒的外观

保罗·高更|月亮和六便士

安迪·沃霍尔|每个人都能成名15分钟

遥望 —— 安德鲁·怀斯的远方

马塞尔·杜尚|游戏的艺术

盗梦空间 —— 埃舍尔的世界

禁忌的肉身 —— 卢西恩·佛洛伊德

人生的每一个瞬间,都是决定性瞬间 ——布列松

有洛丽塔情结的大师 —— 巴尔蒂斯

流浪者之歌 —— 寇德卡

精通谋杀艺术的女人——阿加莎·克里斯蒂

对自然的热情 —— 康斯太勃尔

追光者——莫奈

站在芭蕾舞女身后的德加

那个爱画水果的男人——塞尚

浮世的萤火 —— 喜多川歌麿

颓废背后的真实 —— 劳特累克

以梦为马 —— 夏加尔的画梦人生

席勒作品中的爱、欲、死

[赏析]

远方来信的“美丽与哀愁"


[杂论]

写给每个曾是孩子的大人们的治愈童话——《小王子》

被吐槽的周迅和“看不见”的中年

《江湖儿女》江湖再见 —— 贾樟柯的电影世界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 一代宗师“侠隐”

中国式审美符号拼贴的《影》

美、审美与创造者

因爱之名——永恒的雕像



英国尚思艺术

传播维多利亚时代老欧洲的优秀画作,分享精致艺术生活。

文章已于修改

    发送中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