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大家重新认识需要多久?曾轶可用了十年

2019年5月01日07时28分内容来源:娱乐鲜报


娱乐鲜报
Enertainment Report


《我是唱作人》算是打开了原创音乐一扇新的大门。


拥有7首以上未经发表的作品才可以参加,一直被忽略的原创音乐人得到了更多的关注。


人员配置就可以看出来,节目组下了一番功夫。



“流量代表”王源、“偶像派”陈意涵、说唱王热狗、摇滚青年梁博、暖心民谣毛不易、“网络歌手”汪苏泷、大众流行高进、独立音乐曾轶可。


首发阵容里的8个人,有流行歌手,有嘻哈说唱,有摇滚民谣,有流量有小众,有大俗也有大雅,有争议人物也有一如既往符合大家既定印象的歌手,他们身上或多或少被贴上了或好或坏的标签。


这样的组合包含了音乐各个圈层的碰撞,也让人嗅到了探索不同音乐类型的味道。


节目组的用意其实十分明了,除了为原创音乐人争取更好的音乐环境外,也在思考中国音乐目前存在的问题,不同的音乐类型和音乐圈鄙视链等问题直接摊开来讨论,让观众自由评说。


不得不说,曾轶可是这些问题的集大成者。



她从出道开始就是极具争议的话题人物。


《超级女声》对于她而言,是梦开始的地方,也是遭到两极化风评最严重的时候。


抱着吉他安静的唱着自己的原创歌曲,《狮子座》时代的曾轶可,被不看好她的人,定义成了一个唱功为负、吉他水平过次、只会用有气无力的绵羊音唱小女生歌曲的小喽喽。


包小柏起身留下一句“她留我走”愤然离席,把曾轶可尴尬的晾在了舞台中央不知所措。



在那个注重唱功的年代里,唱歌跑调、吉他弦都按不实的曾轶可,简直碰触到了包小柏的所有雷区。


曾轶可为此哭过一回,坐在车里看着窗外情不自禁的流眼泪,但也正是这些争议,让她开始强大。



与包小柏完全相反,高晓松看到了这个不合格歌手身上的闪光点。


他从不避讳曾轶可身上的唱功问题,但也不妨碍发现她不俗的创作能力。


“一流词二流曲三流吉他四流唱,争议是因为好多人听不懂且有阅读障碍,人云亦云跟着起哄,我们自己行里对她没有争议。”



曾轶可不幸同时也很幸运,她在全网质疑中遇到了自己的伯乐。


比赛结束后,高晓松很快就开始为她制作第一张专辑《Forever Road》,曾轶可包办词曲,在创作上最大限度的给她自由。



她的另外一个疯狂粉丝则是锤子科技的创始人罗永浩,最疯狂的时候,甚至把自己的微博名字改成了“罗永浩可爱多”,而“可爱多”正是曾轶可的粉丝名。



为了给自己欣赏的人制作专辑,罗永浩动用了自己能想到的最佳人脉,请来民谣界的大咖张玮玮、郭龙和周云蓬等音乐人操刀,自费租用400块钱一个小时的录音棚帮曾轶可录音。


遗憾的是,如此大的投入,最后却只录了一首钢琴版的《勇敢一点》,而对此,罗永浩完全没有怨言。


曾轶可的第三位伯乐,便是在《超级女声》舞台上和包小柏据理力争的沈黎晖。



沈黎晖是中国著名摇滚乐队清醒的主唱,1997年成立了摩登天空唱片公司。


这样的出身,让他更加看重一个歌手的创作能力,而非仅仅唱功,他对曾轶可的欣赏从来都是毫不掩饰的,带着她奔走在各地的草莓音乐节上。



当然,台下的起哄嘲讽声依然不断,并且带着“摇滚歌迷谁都不忿的劲儿”直接送到曾轶可的耳朵里。


2010年的夏天,曾轶可第一次亮相草莓音乐节,台下的观众一点面子都没打算给,手握三柱高香,齐喊“曾哥”。



在之后的每场演出里,她都会遭到这样的待遇,起哄声嘲笑声夹杂在热闹的音乐里,刺耳又无语。


这一切曾轶可都看在眼里,却又不能大张旗鼓的要求观众抛开偏见认真审视自己。


只能一边听着来自四面八方的质疑,一边又跑着各地的音乐节,一边学习,一边又保持着一年一张专辑的节奏做自己想做的音乐。



2017年,曾轶可和天娱约满,投身了沈黎晖的摩登天空。


与恩师联手合作,成为了她再次起飞的起点。


时隔两年,参加《我是唱作人》的曾轶可依旧没变。


干练整洁的短发,走到哪儿都落不下的吉他,无论周遭多热闹,她都能保持安静不急不躁。


demo试唱时,看起来和《狮子座》时期没什么区别。



然而正式开唱时却又极尽狂野。



从歌词到旋律到编曲到弹唱技巧再到演绎,都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她的音乐前卫而先锋,风格又鲜明而独特。


但她的风评仍然呈现了两极分化


喜欢的人喜欢的不得了,不理解的人也确实接受不了。


热狗从demo小样中就发现了她的作词才华,有文学性有诗意,又不会太深。



陈意涵内投给了曾轶可第一,大赞曾轶可的词写得简单又不浅薄。



毛不易对她的作品如数家珍,一向害羞的他却从不吝啬对曾轶可的喜欢。



而王源、高进和汪苏泷却觉得不理解、听不懂。



但就像面对当年的争议一样,她早已适应了别人的不理解,并且练就了强大的内心,在风雨摇曳中坚定表达自己的态度


《彩虹》中高喊“不管允不允许可不可以,我都要爱你”。



谁能冲破流言,别相信耳朵相信双眼”,一首《流言》道出了自己的心声。




《躯壳》里又质疑“为什么人们不相信,虽然我的身体是冷的但心是热的”。



暗黑小调让她找准了自己的风格,清楚了自己的定位,并且成功弱化了自己不太突出的唱功,成为了一个更加成熟而完整的音乐人,而这一切均超出了观众的预期,打破了原有的既定印象。


但她内心仍然柔软,听到面临淘汰的高进要选陈意涵进行对决时,说有点欺负女生。



陈意涵淘汰时主动宽慰,看到王源崩溃大哭时,又暖心写了一首《男孩别哭》,告诉王源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会感同身受。



对于争议,她选择无视,对于喜欢自己的人,她回报以同样的热情,而对于自己,我想她也有和王源同样的心声,希望大家抛开偏见,好好听歌,不要因为她是谁而否定一切。





“产业富人”李胜利,凭一己之力蝴蝶了整个韩国娱乐圈

《创2》阵容即将官宣,想要成为“人上人”,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