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生活大爆炸。

2019年5月19日01时08分内容来源:吉良先生


《生活大爆炸》系列完结了,陪伴我们十二年的剧集,终于宣告了落幕。


在5月1日最后一集拍摄结束时,现场的每一位主演都忍不住落了泪。




就像是他们每一场拍摄前会给彼此一个拥抱那样,“佩妮”的扮演者 Kaley Cuoco 在最终一集拍摄结束后,发布了一张所有主演们在录制现场的最后一次集体拥抱的照片。




与此同时,搭建了12年的“4A”场景布置,也已陆续拆除,井然有序地退出了舞台。




我们终于必须要面对这一天的到来:

那些生动又鲜活的角色,就这么从我们的生活里退场。







自2007年9月24日推出至今,《生活大爆炸》这部剧拍了279集,作为美剧历史上剧集最多的多镜头情景喜剧,已然陪伴我们走过了十二年。

它的意义早已经不仅限于是一部“下饭喜剧”。

就像是自己身边真正存在的朋友一样,我们见证了剧中人物的喜怒哀乐,与这些人一起成长。




这12年来,这些角色也历经了许多蜕变。

这些蜕变并不是一朝一夕而成的,而是通过角色之间逐渐加深的友情亲情与爱情,经历了一件又一件,点点滴滴的“小事”,逐渐打磨而成。



正如扮演谢耳朵演员吉姆·帕森斯说的那样,“12年,一起走过。你们早已成了我的知己,我的家人。”


屏幕前的我们,也为剧中人物的每一次成就而喜悦,为他们的每一次挫败而难过——历经12年,他们也同样陪伴我们度过了漫长的青春。




即便 TBBT 步入完结,但自09年第一季播出开始,这几个主要角色的成长与变化清晰可见——


在《生活大爆炸》的最后两集中,谢尔顿和艾米终于如愿获得了诺贝尔奖!




佩妮事业有成,与莱纳德的感情非常美满。


最“猥琐”的妈宝男霍华德,成为了专情负责的好丈夫与好爸爸——

明明知道伯纳黛特连续一周晚上躲在后院的游戏房里,霍华德并不戳穿,只是任劳任怨地照顾两个孩子。




约会纪念日时,霍华德还会为妻子写歌。隔着医院隔离病房的窗户,在朋友们的见证下,亲自对伯纳黛特演唱。




原本在最初就有着“选择性交流障碍”的Raj,成为了历经千帆的泡妞达人,还学会了利用一些电影梗花式哄女朋友(人家根本没搞懂)。

但他直到大结局了,也依然单身。(哈哈哈哈哈哈)




坏了12季的电梯也终于修好,佩妮成为了第一个坐电梯的人。




看到这一幕,瞬间觉得过去12年的无数记忆突然涌入脑海里,电梯门打开的瞬间,我们目送青春离别。





变化最大的自然是谢尔顿。


这位智商高达187,11岁就考上大学,拥有好几个博士学位的天才,拥有让人“落泪”的情商。

09年第一季最早出场短短几分钟的镜头,观众就能够发现,这位科学家的情商达到了“猫憎狗厌”的地步。




他有一堆奇怪的强迫症。

不光叠衣服一定要做到最为规整的正方形。

敲门也定要一次性敲满三次。



与朋友拥抱也被谢尔顿列为“拒绝清单”之中。

就连坐公交车都需要再准备好一条专门用来坐公交的裤子,以便隔离公交车座椅上细菌。



他也非常霸道自我,与莱纳德初见时,就不顾对方的抗拒,强行制定了一大堆超长“合租规定”。



客厅里沙发最左边那个座位,更是被划分为“谢尔顿专用”,必须永远为他留着,任何人不得“玷污”。




听不懂任何隐含吐槽讽刺的话语,同时自己也不懂得如何委婉地表达——谢尔顿的日常就是在“用自己的智商碾压并嘲讽所有人”中度过。



即使身边朋友如莱纳德能够包容谢尔顿的种种缺点,但在曾经有一阵时间里,大家都觉得谢耳朵是个没感情的机器人,并忧心忡忡地为他将来如何繁殖作过好几种设想,包括有丝分裂。


(当时看到这一幕,深感如果谢尔顿真的有丝分裂了,究竟是灾难多一些,还是科学界的收获更多一些)


少年天才谢尔顿从小就过着“与世隔绝”、不被理解的生活,他有着孤独的童年。

在别人眼中,他是个难以理喻、难以理解的“怪胎”,衍生剧《小谢尔顿》的开头一幕,就是被邻居熊孩子欺负。



即便是作为天才跳级生,由于过于耿直的性格,学校的老师也不欢迎这个“异类”。




谢尔顿是极其骄傲的,他曾试图用自己的方式来向那些“普通人”相处,但最终并未获得理解,朋友也寥寥无几,曾经的谢尔顿总认为自己是孤立无援的。




也许因为这些隔阂,才最终养成了他曾经爱用智商去“碾压对手”的习惯。




但谢尔顿又是幸运的,他成长在了一个彼此关爱的家庭里,并非如同他自己所认知的“无人关心”,父母与哥哥妹妹深知少年天才的不易,都将他视为需要重点保护的人。



也正是家人早期的关心与爱护,为这个高傲好胜心强的“天才机器”中,不知不觉地种下了一颗温暖的内心,并在最终正视了真正的自己,也与自己的兄长和解。



促使谢尔顿成长的另一大因素,在于他的朋友们——


性格温和的莱纳德对他处处包容。

从开车接送、打理饮食起居,到被谢尔顿“花式”欺负,满足他的各种无理要求,莱纳德总是耐心地照顾这位奇葩问题儿童。



Raj和霍华德也在莱纳德的带领下,逐渐与谢尔顿成为了朋友,甚至在后来请“天行者”为谢尔顿证婚,也是霍华德的主意。



佩妮在发现了谢尔顿真正柔软、受过伤害的内心后,愿意主动去照顾谢尔顿,也会在得知谢尔顿没有如愿见到斯坦李时,自告奋勇,带他“勇闯民宅”。




当她和莱纳德吵架,使得有童年阴影的谢尔顿离家出走时,佩妮会放下手中事务去耐心哄他。




也会在谢尔顿遇到心结,一个人躲在厕所时,用自己的方式来安慰他。




谢尔顿遇到人际交往问题时,想到的第一个人也往往是佩妮。




原本互相嫌弃,甚至有些互相讨厌的两个人,在不知不觉中,自发地找到了舒适的相处方式,并成为了“最不可能”的好朋友。




也正是在早期这几位朋友的包容与带动下,这才有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长大”的谢尔顿。




他逐渐对人们敞开了自己封闭已久的内心,也最终成功读取了从前根本无法理解的词语,“爱”。



他开始会因为担心好朋友莱纳德的心理状况,而半夜睡不着。




会在 Raj 面临失去工作后的遣返回国危机时,立刻为他提供一份工作。




霍华德失去母亲时,第一个站出来支持安慰他的人,也是谢尔顿。




为了维护妻子艾米,人们印象中本应不具备人类感情的谢尔顿也会毅然放弃获得诺贝尔奖的机会。




即便在最终,谢尔顿仍然保持着某些“傲娇中二”的小习惯。

但他已然从一个没有长大的问题儿童,蜕变成了一名成熟,有血有肉的成年人。




并且点亮了满分的“情话”技能。







虽说在几位主角里,谢尔顿的蜕变是对比最为明显,也是最令人感到惊讶的。

但 TBBT 并不是谢尔顿一个人的秀场,这几位主角的成长蜕变,离不开他们几个人之间相互影响。




作为科学四人组最初的友情纽带,老好人莱纳德看似是一个性格温和的乐天派。

整天被朋友们“欺负使唤”,也似乎从未真正地生气过。




他非常爱佩妮,就连给佩妮送花,也要专挑来自北极的一片雪花。




但莱纳德非常渴望得到身边人的注意,他对朋友一味地奉献,也只为了能够获得更多的认可。




莱纳德的“奉献”源于他缺失父母关爱的成长环境,即使在成年以后,自己那位“不近人情”的母亲口中出现得最多的,仍然是否定。

这也使得莱纳德总是习惯于将自己的极度不自信,隐藏在欢声笑语之下。




从第一季到第十二季,莱纳德一次次满怀希望地向母亲靠近,但又一次又一次地被无形伤害。




好在还有谢尔顿的安慰。

从他那里,莱纳德得到了从父母那从未获得过的关心与重视。




他们相互扶持相互治愈,在莱纳德以为自己被佩妮拒绝而深陷情伤时,是谢尔顿指出两人症结所在。




在莱纳德被佩妮刺激而试图割舍自我爱好时,也是谢尔顿大骂佩妮,让她意识到自己对莱纳德的伤害。




佩妮在与莱纳德的相互磨合之间,逐渐找到了两人各自最为舒适的交往方式,也由衷地爱上了这位不善表达,内心温暖的科学家。




即使她可能永远听不懂莱纳德在说什么。




在朋友与爱人的帮助下,莱纳德终于学会了如何正视自己内心,并大胆说出自己内心的想法。




在拥有了表达自我的勇气后,莱纳德也最终得以以自己的方式与母亲相互和解,解开了多年心结。







有着预想之中“意外成长”的,还有佩妮。


在我们看来,佩妮是与普通观众最为接近的人物,她不明白那些复杂晦涩的科学理论,只是一个怀揣成为演员的梦想,一边做服务生一边到处试镜,屡屡碰壁的普通人。




最初,她总有着一股身为美人的细微优越感,理所应当地使唤刚结识的莱纳德与谢尔顿帮自己讨要回电视机。




甚至感情经历丰富的她,曾在与莱纳德的感情中,呈现出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




随着与这四位性格诡异的科学宅男深入接触,内心善良的佩妮也逐步发现了他们身上的闪光点。

她率先打破了谢尔顿的种种“怪癖”,两人甚至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友。




即使木讷如拉杰,也能在佩妮的逐步开导下,走出了“不敢与女士说话”的自闭循环。




在“宅男四人组”的影响下,即便佩妮至今仍然听不懂那些深奥理论,但早已不妨碍她去用心感受到来自“极客”们的爱情与友情。

就连进入物理实验室约会,对她来说,也变成了一件浪漫且可接受的事了。




这部剧带给了我们太多美好的东西。

它让我们相信了朋友之间弥足珍贵,难以替代的友情。




也让我们看到了平凡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并学会了认真对待,认真品味。

也是这部剧,让我们发现许多原本难以看得到的美好,也让我们明白了保持一颗善于创造,善于思考的内心,究竟能给生活增添多少乐趣 。

更是因为《生活大爆炸》,让我们意识到了如何在平淡之中,挖掘更深层次的美好。


这也是为什么 TBBT 的完结,会让这么多人感到不舍与留恋。







除了角色之间的强烈牵绊之外,TBBT如此受欢迎的另一缘由在于它悉心准备的情景布置以及处处埋藏着的“彩蛋”。


即便《生活大爆炸》是一部情景喜剧,12年间这部剧中的每一个场景细节都很经得起仔细推敲,并没有因为镜头的快速移动而忽略了场景制作。



斯图尔特的漫画书店场景,角角落落都摆满了各色经典美式漫画角色手办,与现实生活中的漫画店并无二致。



作为一部围绕着四位科学家而展开的系列情景故事,TBBT中自然也有不少有关科学理论的台词与术语。




不论是角色说出的台词还是背景板上密密麻麻的理论公式,剧组并没有因为大部分观众听不明白这些科学理论而去敷衍那些剧中应用的学术细节,




这些细节都是真实且经得起论证推敲的,甚至还曾获得过霍金亲自颁发的“霍金科学传播奖章”。(这是个由霍金本人亲自颁发的奖项,它的意义就在于鼓励各个年龄阶层的人们参与传播科学知识,让科学成为日常生活的中心)




剧组根据不同的科学领域都聘请了相对应的顾问,其中物理学顾问 David Saltzberg 就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担任物理教授。




这位教授也是一位妙人,在 TBBT 早期刚开播的时候,为了进一步把这部剧在学生群体中传播开去,这位教授干脆把他课程所有作业的答案,写在生活大爆炸剧里的题板上。




久而久之,这也成了《生活大爆炸》背后科学团队的一项“传统”,而受过这些传统惯例“洗礼”学生们的反响,也是意料之中的“真香”。







《生活大爆炸》系列的经久不衰,也在于其打破次元壁般的“角色联动”。


甚至在第十二季16集的场景里,随着镜头放眼望去,几乎每一帧都能看到各色经典影视作品中的“熟面孔”。



这些看似无关紧要的“小角色”,总是以一种润物细无声的方式,把《生活大爆炸》的世界维度,变得更加有血有肉。




在第12季中,谢尔顿的童年好友 Tam 这一角色,就来自 TBBT 的衍生剧《小谢尔顿》。

多年未见,这两位儿时的小伙伴也都成长为了可靠的大人。




霍华德的航天队友们实际上也“混”进了现实生活中真正的宇航员。


在第五与第六季中那位经常“调戏”霍华德的队友,在现实生活中就是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宇航员,甚至还是那位曾在09年成为在太空发推文第一人的本尊。




现实生活中的那些巨擘泰斗们也曾客串过TBBT,他们的出现不光意味着“打破次元壁”那么简单,也更丰富了这部剧带给人们的生活代入感。



主角们见到这些“大佬”时那些手足无措的搞笑反应,更是很容易就能够让观众联想到自己,从而迸发出心有灵犀的爆笑。



正是有了他们的出现,才让《生活大爆炸》显得更加贴近真实,剧中人物与现实中那些名流的交互,使得原本两个不相干的领域逐渐相互靠拢,从而产生了很多有趣的化学反应。



在这长达12季的剧集里,曾经参与过客串的各界名流并不少,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人如今又有了哪些变化呢?


最遗憾的莫过于霍金教授与斯坦李老先生的去世。


也只有在 TBBT 中,我们仍然能够得以看到这两位“大佬”幽默风趣的接梗能力——当谢尔顿激动地晕过去之后,霍金教授非常淡定地打出一行字“又倒了一个。”



斯坦李老爷子也曾在镜头前扮演自己,一本正经“抖包袱”。



宅男们最为经典的梦中女神“丽娅公主” Carrie Fisher 也去世了。




她也曾加盟客串过《生活大爆炸》,还被谢尔顿伙同曾为“达斯维达”的配音演员 James Earl Jones 吓唬到了。

这场多年以后的“父女”世纪会面,也只有在 TBBT 中得以留存了。




《星战》系列中另一位久负盛名的“天行者” 马克·哈米尔也曾参与客串了TBBT——

在霍华德的软磨硬泡下,他答应成为谢尔顿与艾米婚礼的见证人。

于是我们也有幸见证了谢尔顿激动惊喜到舌头打卷语无伦次的一面。



哈哈哈哈哈


如果列举经常被谢尔顿几人点名的神剧,经典星战片《太空堡垒卡拉迪加》与《星际迷航》自然榜上有名——“卡拉队长”与“苏鲁”本尊都客串出演了霍华德的梦境。




《星际迷航》中的“史波克”一角也是星战迷们心目中的偶像,其扮演者伦纳德·尼莫本尊也曾客串过谢尔顿的梦境,只不过以“手办形态”出现。




但现实生活中,这位最经典版本的“史波克”已经于2015年去世了,享年83岁。







除了那些值得缅怀的经典客串影像,拥有高人气,并仍然活跃在荧幕前的客串演员也不在少数——


第十季中与 Sheldon 三人一起研究项目的空军负责人,是《绝命毒师》里男主的“姐夫Hank”。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姐夫” Dean Norris 在现实生活中是一位毕业于哈佛大学的高材生,现在也有了属于自己的犯罪类喜剧Claws。




那位有着密集笑点与槽点,但在感情上木讷冷漠,并给 Leonard 童年埋下了不少心结的母亲。




其扮演者 Christine Baranski 更为我们所熟知的一面则是《傲骨贤妻》与《傲骨之战》中的高分表演。




出演艾米母亲的则是美国资深实力派演员,奥斯卡影后Kathy Bates 。




她近期人气高涨的作品,则是《美恐》系列。(丈母娘的凝视给人的压迫感仿佛又让人回到了《美恐》)







这些别具一格的客串以及隐藏彩蛋,使得《生活大爆炸》式的幽默横跨了不同文化和地域,进而成为了世界级别的热门“课题”。

那些原本晦涩难懂的科学理论,在剧组编剧们与科学团队们“正经”地插科打诨之下,反而能够被普通观众所理解(大概吧)




因为它,人们认识到其实文化之间的壁垒并非难以打破。

只要找到一些细微平凡的共通点,就连那些原本在我们认知中难以接近的科学家群体,也变得通俗易懂了起来。




他们仍然保留着身上不多不少的“小毛病”。

也依然是最初的那几个沉迷于漫画人物的典型宅男。




谢耳朵的成长,是一个人与社会交流过程中情感的补完。

他在生活的历练以及朋友的陪伴下,逐渐打开并填满了封闭多年的内心,成为了一个有血有肉的成年人。

尽管他仍然有那么点奇奇怪怪的强迫症与自我中心式的“小傲娇”,12年后的谢尔顿学会了为朋友与家人着想,也学会了“深藏功与名”式地为好友两肋插刀。



莱纳德与佩妮的婚姻则在挑战社会传统观念,并试图证明爱本就是超越社会阶层的最强吸引力。

他们生活中的琐碎争吵并没有拉低任何任务形象层面,反而将人性复杂温暖的一面揉碎掰开,细腻地展示于人前。

不仅为我们展示了莱纳德不起眼的“外貌”下那足够硬核齁甜的“极客”式浪漫,也让我们学会了如何对生活展开宽容的拥抱。



这部剧像是宅男的进化论,但也是我们每个人跟这个世界的沟通缩影。




这几个科学家们各自“古怪”的性格特点以及他们始终倔强的童心与纯真,象征着生活中我们向往的、坚持的、不愿妥协的部分。

而这些朋友聚在一起所诞生的所有欢声笑语,则代表着那些看似普通琐碎,却难以割舍的温暖美好。

我们起初被一群“怪胎极客”所吸引,最终学会了理解拥抱每一个与自己不同的人。




12年过去了,不论是剧中的人物,还是我们自己,都在一齐成长蜕变。

4A房间里的日常斗嘴与中餐外卖,从今以后再也看不到了。但我们会带着青春的记忆,像这间客厅里的每一个角色一样,平凡、真实、挟着自己的小固执,笑着走进人生的下一个阶段。


再见了,生活大爆炸。

愿我们未来在面对生活里所有的难时,会从容地说一句:

Bazinga!





PS:

TBBT对于我来说有着很不一样的意义,在我北漂的那些并不算很顺遂的日子里,曾一度是我用来解压的最佳下饭菜。

我也曾经真的走进过那个客厅,坐在过谢耳朵最喜欢的那张沙发上——这是我在CBS工作时最难忘的回忆之一。


谢谢你们,带给我这么多年的欢乐。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所有者,文字为博主原创。

本期文字助理:Yvette

作者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作者



向来不毒舌,内心充满爱的吉良先生微信公众账号,会精选过去未来从前以后的所有时尚界、美容圈、科技业,以及旅行、美食等相关生活领域里的有趣内容,以不负责任的弹幕式吐槽来添加个人观点。

基本是一个无节操也不靠谱的资讯平台,甚至偶尔偷懒时会以(自认为)迷人的嗓音来跟大家插科打诨。如果这样的人你都感兴趣,那么请记得关注本平台。

三种关注方式请任选:

1.直接点击文章最上方作者名,即可一键关注(强烈推荐)

2.请搜索账号:mr_kira_xoxo

3.长按下图二维码识别添加: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