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云金离婚启示录:再相爱的两个人,也要把钱算清楚

2019年6月12日01时04分内容来源:悦己SELF


曹云金从跟郭德纲撕破脸以来,已经糊到路人都不稀得关注了。昨天他突然主动回应离婚,放了一些狠话,不过吧,截止晚上 10 点才有五千的评论,这转发量还比不上新浪娱乐。


曹云金的老婆唐菀是《人民的名义》里的林华华,两人 2018 年2 月结婚,结婚的时候已经是奉子成婚。不过奉子成婚也不是啥大事儿,只要相爱也行。

后来俩人上《我家那小子 2》,可以看出一点不合的端倪。

钱枫吃冒菜的时候,曹云金及时接梗说“我媳妇估计都要流口水了”,但是看也不看唐菀,唐菀坐在旁边,无动于衷......

后面欣然问唐菀,曹云金跟她求婚的时候拿了多少朵玫瑰 ?唐菀皮笑肉不笑地说,我俩心照不宣结婚了,没拿玫瑰啥的

后来又被问到家里的钱怎么管,唐菀说他俩分开,各花各的,曹云金开玩笑说,“但是大钱都花我的”,唐菀立刻有点生气转头问:“为什么?因为你是爸爸?”


看得梨尴尬得想当场遁地,这对夫妻给人的感觉是,连秀恩爱都懒得秀一样。

有媒体联系了经纪人,经纪人帮曹云金回应了一下:


“二人结婚以来一直都是男方在养家,女方无收入。”

看到这句话梨妹我挺直了腰板。emmmmmm,群众可是都知道唐菀刚过哺乳期呢,两人结婚也才一年,这句话合着意思是:男方一己之力赚钱养家养孩子给女人钱花呢,女人不赚钱就别 BB 了。

对这句话梨不作价值判断,毕竟这句话的信息量太少,没人知道究竟什么才是导致两人分手的真正原因,一方赚钱一方花钱的消费模式是否催化了两人分道扬镳。

但梨想借这件事说说,「消费观」、「金钱观」作为恋人是否合得来的重要指标,被很多人忽视了。

聪明如梨,当然是立刻去问了几个身边的好朋友:她们是如何在一段稳定关系中平衡与对方的花销问题的?

比如,要不要建立共同账户?要不要严格 AA?如果对方要给自己花钱 or 自己想给对方花钱,到什么程度才是合理的?

梨妹发现,不同的恋人,在处理共同花销上真的分歧巨大。有的人的观念看起来很奇葩,却意外地跟伴侣很合拍;有的人只求一个公平和平衡,却跟伴侣总是因为钱的事儿吵得不可开交......

以下是梨所遇见的五种消费模式实录,如果你有不同的观点,欢迎在评论里补充~


模式一:

钱要分清楚,一个冰淇淋也要 AA



梨迫不及待要说第一对朋友了!因为他们的 AA 观,太耿直了!

暂且叫女生小明吧。小明跟我说,她跟男友第一次约会就是 AA ,后来发现彼此都喜欢互不相欠的感觉,相处越来越舒适。

他们俩融洽到什么地步,大到一起出门旅行,小到一个冰淇淋,统统AA,具体到几毛几分。



两人异地时,男友飞到小明所在城市的机票,也会AA哦~因为这些都是两人为了”在一起“而做出的努力。

他们俩不过一切无意义的消费性质的节日,只在生日和周年纪念日时为对方准备礼物,而且收礼方第二天就会把礼物钱转回去并道谢。

他们俩共识基础是「礼物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为我花精力准备”的这份心意我很感激」。

我问她转账不嫌麻烦吗?“麻烦啊,但是没有纠纷,谁也不会作,永远也不会,更爽。”

讲真,要不是她把聊天记录都翻出来,我是万万不信的......


毕竟恋爱要是分得那么清,那和做生意有什么区别?梨跟大学室友以前买一瓶洗衣液的钱都没有算清楚过......

只能说,你们开心就好。

模式二:

谁想买,谁付钱


这个梨の好友,我们叫她小苹吧!

小苹和男友租房,但两个人对生活的态度截然不同,导致在一起同居之初遇到了一些分歧:

小苹是那种「把生活当出差」型,每次搬家的行李箱不超过 5 个,叫一辆车就能搬完。可想而知,她除了必需品之外没有什么装饰品,也在竭力减少这些在她看来是“包袱”一样的存在。

但她男友,秉承的态度是「房子是租来的,但生活不是」。

私人物品当然会 AA,比如女生的化妆品男生的鞋,都是自己买。不过涉及到一些公共物品,比如电视(小苹觉得投影仪就行了,搬家麻烦)、烘干机(小苹觉得晾干就行了,搬家麻烦)、电暖气(小苹觉得北方暖气就够了,搬家麻烦)。

但是电视、烘干机和电暖气这些电器,买了大家都会用。所以小苹和男友的花钱方式久而久之就变成——谁更想买,谁出钱。

当然了,如果你是那种买个口红和包都会被男友念叨乱花钱的人,当我没说。这种消费观鸿沟,真的弥补不了。

模式三:

攀比式消费



梨妹的同事蕉蕉是个典型的霸气摩羯女孩。

然而,她的伴侣是个更霸气的狮子座,两个人花钱,商家是要捂嘴笑的。

简言之,他们俩的从消费上升到爱情的观念就是——我给你花的钱,一定要比你给我花的多。

刚在一起的时候,在任何场合都要抢着买单,恋爱两年演变成这一顿一方结账了,那另一方要找机会请回来,还要比上一顿更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