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章莹颖案量刑审判结束!但这个结果揪心了......

2019年7月18日08时02分内容来源:这里是美国



时机已到。正义必须伸张。判决布兰特克里斯滕森死刑。


刚刚,章莹颖案量刑审判结束,这是章莹颖案检察官对陪审团说的最后一句话。


到底判处被告死刑还是终身监禁,结果交到了陪审团手中。


然而,这个牵动无数人心的决定,似乎令12名陪审团成员难以抉择,在经过近3小时的闭门讨论后,陪审团就判决结果并未达成一致法庭宣布休庭,将于当地时间7月18日早上9点再继续讨论。



据章莹颖家人律师王志东介绍,从法律程序上来讲,陪审团需要确定罪犯是经过计划和准备,故意绑架杀害,造成莹颖的死亡,并在这个过程当中使用了极其残忍的手段。陪审团还需要考虑检方提供的所有加重刑罚的因素,包括对莹颖家人和亲朋好友的伤害。同时,辩方律师也要求陪审团考虑减轻刑罚的各种因素,包括罪犯之前没有犯罪记录,他的家庭有酗酒的传统,他本人酗酒,滥用药品,曾经寻求过心理健康方面的咨询没有得到有效的帮助等等。


由此,陪审团可能得出的结果一共有三种:


第一种,陪审团一致通过,同意死刑;

第二种,陪审团一致通过,同意判处终身监禁,不得保释;

第三种,陪审团意见不一致,同样判处终身监禁,不得保释。


也就是说,必须要12名陪审团成员全部一致通过死刑,只要有一人不同意都没办法判处死刑。而如果是终身监禁,罪犯将不得保释,不得假释,不得保外就医,不能减刑,他的余生将在监狱里度过。


不过,陪审团讨论决定最终结果的时间尚难预料,从几个小时到几天,甚至更长,都有可能。


罪犯克里斯滕森究竟是否会最终被判处死刑,这一悬念仍待揭晓


在美国,寻求死刑的案件并不多见,据国际特赦组织报告显示,2018年美国只有25人被执行死刑。

如果死刑成立,克里斯滕森将成为伊州15年来第一个被裁决死刑的犯人。




章莹颖失踪后的767天


2017年6月9日,美国伊利诺伊州的lllinois Terminal公交车站旁,时年26岁的中国访美学者章莹颖,约好了要去签新公寓的租房合同,但因为错过了公交,很是焦急。


这时,一辆黑色Saturn Astra车停在了她的身旁,司机声称自己是卧底警察,可以把她带到目的地。莹颖有点犹豫,但因为赶时间最后还是上了车。


但她从此就失去了联系。


她戴圆框眼睛、穿浅色牛仔的样子,被附近的摄像头记录下来,成了她留在人世间的最后影像。



2017年6月14日,FBI锁定嫌疑车辆和嫌疑人——28岁男子Brendt Christensen(布兰特·克里斯滕森)


该男子与章莹颖同校,已婚,在伊大香槟分校UICC物理系读完研究生,还在该校物理系担任了几个学期的助教。



2017年6月15日,FBI探员对嫌犯手机进行了司法鉴定。鉴定显示,该手机此前曾上网搜索过“完美绑架幻想”和“策划绑架”的信息


2017年6月15日,嫌疑车辆的调查结果显示,车上副驾驶位置比车辆其他部分清理得都要干净。联邦探员认为这是一种试图隐瞒和摧毁证据的行为。


从2017年6月16日起,FBI找到嫌犯的女友协助执法部门开始对嫌犯实施监视,并监听他的一切活动。


2017年6月29日,嫌犯在一段录音中对女友提到他如何绑架杀害了章莹颖:他将章莹颖带回了他的公寓,并违反她的意愿囚禁、强奸、杀害了她......


2017年6月29日晚,嫌犯带女友出现在伊大为章莹颖办的祈祷会现场,“看看有多少人在这里,”他说。“他们来这里是为了找我。”


他还补充说,章莹颖的遗体永远不会被发现,她的家人从中国来找她,但注定“空手而归”。



2017年6月30日,基于在调查过程中发现的种种事实,执法部门认为,章莹颖已经遇害


同日,涉嫌绑架杀害章莹颖的嫌犯被捕。


2017年7月,检察官正式对克里斯滕森提出控诉。


2018年1月,美国司法部部长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正式签署文件,同意美国联邦政府以死刑起诉嫌犯克里斯滕森



2019年2月6日,该案检察官发布文件揭露更多证据:


在嫌犯克里斯滕森的公寓里发现了血迹FBI生物鉴定专家也证明在被告卧室发现章莹颖DNA



2019年6月24日案件庭审中,嫌犯克里斯滕森被12名陪审团成员一致裁决:罪名成立


克里斯滕森背负三项罪名:


  1. 绑架并谋杀伊利诺伊大学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

  2. 向联邦调查局说谎:在章莹颖失踪当天,谎称自己在睡觉和打电子游戏。

  3. 向联邦调查局撒谎称,他开车带上了一名亚裔女子,但随后将她在几个街区外放下了。



至此,章莹颖案的庭审定罪阶段结束,案件进入量刑阶段:


仅有终身监禁或死刑两种可能性。


2019年6月25日,克里斯滕森的律师向法院递交一份动议文件,称被告愿意供出受害者遗体的位置等信息,以此作为不判死刑的交易



2019年7月8日,量刑审判正式开始。


2019年7月17日,量刑审判结束,判决结果交到了陪审团手中。



两个家庭背后的痛苦与辩解


现在,这桩持续了两年多的案件还没有尘埃落定。


在2年多的等待中,难以想象她的父母家人该有多伤心和无助......


章莹颖与爸妈的最后一张合影


起初,他们认为女儿只是被绑架了。


得知女儿遇害的消息后,他们根本不愿意相信,父母一直为她原样保留着福建老家的房间和物品,等她回来。



莹颖的母亲坚信女儿还活着:“坏人还没有说出来她在哪,我还有希望。”



而父亲则陷入自责的深渊,“我总觉得我没有把女儿保护好,我是赞成她去美国的,其实怪要怪到我头上。”



最后,他们只想找到章莹颖,带她回家。



章莹颖家境虽不富裕,但她从未抱怨过,反而成长为一个优秀、独立、有孝心、有爱心、有追求的“别人家的孩子”。


7月9日,莹颖的母亲在给量刑审判作证时哭着讲起了女儿:


“她是一个非常好的孩子,一直都很优秀,是个出色的学生。”


“我该怎么继续活下去,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继续活下去”。


“我总是想看到她披上婚纱”,“我真的想成为一名外婆”。



是啊,谁能想到,这么美好、努力的女孩,就这样毁在了一个变态恶魔的手中呢?!


而恶魔这边,被告克里斯滕森的父亲迈克尔·克里斯滕森(Micheal Christensen)在儿子被定罪后出来挽救儿子的生命,


“我可以接受死刑判决,但不是真正的被‘处死’。”


“我无法想象那种情况。他还可以做出许多贡献。”


“我是他的父亲,我必须站在这里,我爱他,没有什么能阻止这一点。”


当被辩护律师问到想对章莹颖的家人说什么时,他哭着说:


“我很抱歉我的儿子给他们来了痛苦......”



克里斯滕森的母亲艾伦·威廉姆斯(Ellen Williams)也出庭作证,希望法庭不要判儿子死刑:


“如果我儿子被判死刑,对我来说这是毁灭性的。”


其母表示自己和凶手父亲的家族都有精神疾病史,凶手从小就表现出精神疾病迹象。他在大概15岁时尝试自杀,19岁时怀疑自己患有精神分裂症,在工地上摔了一跤后又患上了PTSD(创伤应激综合症)。



可是,精神疾病并不是犯罪的借口。


恶魔一定要得到惩罚。


希望量刑审判的最终结果,能够给章莹颖的家人朋友们,以及所有关心她的人,一个公正的交代!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