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杰伦需要做数据?呵呵,你以为我idol是蔡徐坤吗?

2019年7月19日04时12分内容来源:法科奥夫


作者 | 吴清缘 · 平台 | 法科奥夫

前段时间,听说有豆瓣网友询问,周杰伦需不需要做数据。

很多人调侃楼主说这位朋友真是井底之蛙有眼不识泰山,毕竟周杰伦根本就不需要做数据,因为周杰伦本身就有数据——

随便贴几张图,一目了然。

吴老师第一眼看到这个问题,也对提问者嗤之以鼻。

但是仔细看过问题全文,我倒是觉得,这位朋友问出这个问题,其实真的未必是他的锅。

整个问题的文眼其实并不是“需不需要做数据”,而是“我的意思是他粉丝总不会什么也不干吧”

话说本人也是周杰伦十几年的老粉了,学生时代喜欢得尤其狂热。

那么身为狂热粉,我当年干了什么呢?

买磁带,听歌,学着唱,电视里放娱乐新闻,就等着会不会有自己的idol出场。

学生时代囊中羞涩,也看不起演唱会,如果有钱并且父母同意的话,应该会去看。

话说这不就是90后们追星的常规操作么:

买专辑,听专辑,看新闻,听演唱会,还有买海报等周边。

所以提问者问的“粉丝总不会什么也不干吧”显然是个伪命题:

既然是粉丝,怎么可能什么也不干?

那么稍有常识的人都能看出,我们和这位提问者在“干”这个字上显然存在着某种误解——

或许在提问者眼里,追星如果光是买专辑挂海报,基本上就等同于什么都不干。

如今要追星,得刷数据拼热搜冲超话,这才叫“干了什么”,至于idol的作品本身,好像并不是重点。

很多朋友把这种风气形容为“饭圈恶臭”,但是我觉得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十几年前,听歌得买磁带或者是CD,销量数据相当真实,毕竟没什么土豪能刷成千上万张磁带或者CD。

喜欢就买来听,不喜欢就不买,大家都直来直去,根本就没什么花花肠子。

后来有了MP3和电子专辑,磁带和CD逐渐淡出市场,但是这种耿直的风气还是延续了一段时间。

随着互联网的不断发展,不耿直的朋友很快出现了。

他们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当世界变得越来越信息化,数据原来是可以刷出来的。

水军就这样掺和进来,而且效果拔群。

注水之下,那些原本并没有那么受待见的歌曲和艺人,他们的排名和影响力开始不断上升。

只要有一个人开始注水,那么整个业界就会开始注水。

曾经一人一票投出来的音乐榜单,逐渐变成了水军的战场,而这一切并不仅仅发生在华语乐榜。

时过境迁,刷量、水军、做数据成为了娱乐圈的日常。

毕竟,当大家都在做数据的时候,不做数据的艺人根本没有冒头的机会。

当饭圈唯数据是瞻,就出现了像蔡徐坤这样的业界传奇:

一条视频转发过亿,意味着每十个中国人,就有一个人转过蔡徐坤的微博……稍有常识的人都能看出:

要刷出这样的数据,一定很花钱吧。

反观周杰伦,红于华语乐坛的黄金时代,早就用自己的作品打下了自己的江山,真实的人气完全碾压如今的小鲜肉,粉丝们又何必去做数据?

以及,那批周杰伦的老歌迷也熟悉了当年那个耿直的追星时代,也实在没有兴趣用虚假的流量来为自己的idol镀一层无谓的金。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提出“周杰伦需要做数据”的人,并不真的是井底之蛙。

只是因为他们生于这个假流量为王的时代,因此对于追星这件事有着另一套逻辑。

在这套逻辑的支配下,他们很难想象周杰伦在华语乐坛究竟是怎样的存在,也难以想象一个不做数据的时代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话说回来,要在一个做数据的时代里坚持不做数据,真的很难。

我钦佩周杰伦不做数据的魄力,并且也一直努力践行着不做数据的原则。

就比如吴老师的新书马上就要上市,我就觉得实在是没有做数据的必要。

这本书书名叫作《总有毒鸡汤要毒我》

总有鸡汤要毒我,顾名思义,这绝对绝对不是一本毒鸡汤,而是一本防毒手册。

在毒鸡汤横行、智商税泛滥的时代,吴老师用小说和故事来演绎毒鸡汤和智商税是怎么忽悠人的,以及该如何辨别并规避被毒鸡汤和智商税所毒害。

在书中入镜的,有微商、币圈、P2P、毒鸡汤、贩卖焦虑、成功学、智商税……你所能想到的9012年的乱象,书里全都有。

所以,这本书既然这么好看,就拜托各位法宝们扫码给吴老师的新书点个想读吧~

新书将在今年八月份正式上市,法宝们的每一个想读都是对吴老师的支持,并很有可能拯救一个被毒鸡汤所蛊惑的青年。

也正是有了法宝们的支持,给了吴老师持之以恒写下去的动力,向毒鸡汤和智商税比出中指:

FUCK OFF!


转发到朋友圈是最高的赞赏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