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废校、怪谈和复仇的恐怖游戏,烂到啥程度才能把人逗乐?

2019年7月19日11时00分内容来源:机核

点击上边的“机核”关注我们,这里不止是游戏



虽然离中元节还有一个月,但我现在已经迫不及待想和大家分享一个极其适合过节玩的游戏了。这是个二十多年前PS平台上的作品,剧情开头是这样子的——


晚,某座废弃校园中,出现了五个神秘的人影。一年前,由于发生了不可言说的事件,你眼前的这间小学成了闲人禁止入内的废墟。


废墟归废墟,这完全不能阻止富有探险精神的人们跑去大半夜作死。下面的五位主角,刚巧都是极富作死精神的人。


京子酱和环奈酱


半夜探索废墟的五个人是小学同学,都是这座废校的毕业生。他们曾在学校埋下时空胶囊,胶囊里包裹着当年秘密真心话。于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大家相约去把小时候埋的时空胶囊挖出来。


五人组中有两个女生。左边是冰山美人京子,右边是长得更可爱的环奈。另外三个男生也各有特点。时髦帅气,但很喜欢恶作剧的男生名字叫英明。


英明君

在集合地点左等右等等不来……最后终于姗姗来迟的男生,是以前不管干什么都是最后一名的裕一。

裕一君

还有一个人是谁呢?那个人眼球又红又突出,一张低多边形的脸布满惊恐,这个人你肯定认识,因为他就是你自己,五个人相约在夜晚的废校集合。


游戏中的“我”

大家都没有变,尤其是姗姗来迟的裕一,仍旧老样子慢慢吞吞。似乎对自己迟到有点不好意思,裕一拿出了自带的果汁分给大家。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大家也没说啥,拿着果汁,半夜什么照明设备都没带,五人一起潜入了废校。

这时候,寂静的夜晚里突然传来惨叫声,是裕一的惨叫。京子和英明决定去寻找裕一,“我”和环奈留在原地。然而谁也想不到的不幸还是发生了……


好啦,如果故事看到这儿的您觉得被吓到了,先向您道个歉。这段情节正是1996年发售于PS平台的恐怖游戏《厄 友情談疑》的主线剧情,可是接下来想聊的完全不是这个游戏有多恐怖。


在90年代惊悚题材的全盛期,这个包含了所有时髦的恐怖元素,包括废校、怪谈、友情、背叛、霸凌、复仇,甚至怪物和生化改造等等等等,看似流行值爆炸的文字冒险游戏,正是PS游戏史上知名度最高的粪作之一。


《厄 友情談疑》/PlayStation/1996年发售/IDEA FACTORY

那么到底粪在哪呢?一部粪作当然是要粪得全方位啦。《厄 友情談疑》的制作公司IDEA FACTORY,现在靠《薄樱鬼》、《绯色欠片》等乙女游戏发家致富,虽然IF社出品的纸片人老公一直以美型颇受好评。



但是回过头来看这部《厄 友情談疑》,你会发现尽管本作美术设计打着怪谈漫画家日野日出志的名号,但每个角色的外观都极为诡异,且并不是“年代久远技术不足”这种借口能圆过来的诡异。


爆炸般充血的眼珠子,死尸般的面色,搭配低多边形画风塑造的变形身躯,俨然不可言说的重度精神污染源。如果这真的是日野日出志的作品,那确实是日野比《下水道的美人鱼》更黑的黑历史了。


裕一君的脸称得上精神污染


只是画风丑,这游戏还不至于被骂到如此地步,《厄 友情談疑》的制作之粗糙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游戏中经常能看到同一段动画素材,同样的场景,同样的图片出现无数次,当然为了省钱这也算能理解的操作了——因为除此之外,游戏中还有一些根本理解不了的操作。


比如在主线进行的时候画面会突然插入保护环境的广告,和游戏一丁点关系都没有的环保广告,完全摸不着头脑。能想象吗?一个恐怖游戏,玩着玩着画面竟然出现装着水龙头的地球,上面飘来一行字:节约资源,人人有责。


节约资源,人人有责

《厄 友情談疑》的主线故事,讲述的是好朋友兼同学五人组,半夜潜入废校,之后发生了神秘死亡事件。但一周目只要30分钟就能打完,而且当刚刚玩两分钟,你就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

在这里不怕给大家剧透,凶手就是长得最奇怪的裕一(虽然每个人都长得很奇怪)。刚玩到角色出场的前几分钟,玩家会发现无论是人物形象还是描述的文本,都在明示裕一是凶手,自己的智商被游戏制作者傻瓜一样玩弄着,实在是过于伤自尊。


似李


有一说一,《厄 友情談疑》在讲故事手法上还挺创新,或者说,也许制作人在最初也曾良心发现地怀着一丢丢创新的冲动。它使用了时髦的视角切换系统,每段剧情玩家都能选择从某一个角色的视角来看,就像《冰与火之歌》里的POV写法一样。


但这个视角切换系统看似酷炫,却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制作组太懒了,不管你选从谁的视角看,讲的故事都没什么大差别。简而言之就是完全没好好运用视角切换的功能,只是不断让你选视角逗你玩。


只要玩五分钟,就会被强制不断选择视角的选项烦死

游戏会强制在每一个段落结束后选择视角。由于叙事毫无结构可言,甚至一两个静止画面闪过,就算一段结束了。

玩家需要一直被迫毫无意义地选视角,还没玩五分钟80%的人就被会这个啰嗦且无意义的操作气个半死。剩下20%的人可能在刚玩就知道真凶是谁时已经退出游戏了。


玩的时候完全不觉得恐怖,只有气愤

一开始视角只开放了两个。五个主人公,一周目只能选择“我”或环奈的视角看故事,京子、英明和裕一视角的剧本需要满足某个条件之后解锁,这当然听起来是个挺正常的操作。


但所谓的“满足条件”是什么?在一周目后会得到一个密码,把密码输入二周目的初始画面就满足条件了。复古得令人难以相信,这可是PS上的游戏啊。


一周目结束之后得到的密码

更复古的不仅是输密码,而且该游戏无法存档,密码只能保存主人公名字和目前解锁的剧本,无法中途保存游戏进度。如果Game Over或玩到一半中段了,就必须重头开始。这可是PS上的游戏啊。


系统如此诡异,主线和支线的剧情是怎么进行的呢?



刚刚也说了,这个游戏的流程特别短,一周目约30分钟,其他视角剧本也是垃圾得令人发指,京子与英明额剧情基本没有文本。更让人觉得智商受辱的是,有一大半的选择都和主线没有任何关系。


这意味着除了最后几个选项决定结局外,前面的选项基本可以闭眼瞎选,里面甚至有主角讲什么段子,或是怪物叫声怎么叫的选项。


在玩了十几分钟之后,主线剧情中还会插入诸如“一年前的神秘事件”或是“金库怪谈事件”这样的小故事。你以为这是编剧故意安排的和主线大结局有关的线索吧?


太天真!这些插入的小故事和主线没有任何关系,玩到结局也没明白到底是什么鬼。


能有人坚持到最后吗?

按照游戏制作方的说法,玩到最后,也就是第五个人物视角的剧本时就能曝光整个事件的黑幕和真相了。但是如刚才所言,所谓的真相在游戏一开始,你玩主人公POV五分钟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更恶意的是游戏中还时不时出现各种指桑骂槐,话里有话,威胁玩家的文字选项。


比如选项中有这样的对话:“要是说这个游戏*的坏话,你身上可能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哦!”(*指主线“时间胶囊游戏”)让人不禁怀疑制作组已经破罐破摔了。


游戏中充斥着疑似威胁玩家的言论


这还不是制作组最大的恶意。在游戏中还会看到各种故弄玄虚的隐藏元素。比如下图中显示的这段裕一君的台词:“你现在看到的所有结局都是假的,全部都是谎言。”

甚至每打出一个结局,最终都会显示“终”字加一个问号。



这种严重的误导,让玩家们误以为游戏中真的隐藏着“真·结局”,甚至当年《电击Super Famicom》编辑也曾经误传该游戏有隐藏的完美结局。


但是疯狂寻找真结局的朋友,大家想多了,这个游戏不仅没有真结局,甚至根本没有不加问号的结局图片——每一个结局的终字都是带问号的。


其实并没有不带问号的结局图

一款游戏做成啥样才能称得上是粪作呢?关于粪,或者不那么粪,似乎是个极为主观的问题,或者说每个人的衡量标准肯定不同,但遇到这部《厄 友情談疑》之后,也许每个人对粪作的看法达会成空前统一也说不定。


不过,要说这个游戏最后咋样了?实际上它不仅没怎么样,甚至后来又出了一部续作《厄痛 呪いのゲーム》。如果有兴趣的朋友,也请试着挑战一下吧!



精彩内容

(点击图片查看)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