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为了你的笑容和心中的“雪莲花” 一文看懂中国电信南疆四地州“扶贫攻坚战”

2019年7月21日07时47分内容来源:IT时报

“南疆工作这两年,你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


“人们的笑容。”


7月初的帕米尔高原东部,正午时分,明亮的阳光洒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简称新疆)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简称克州)阿克陶县比纳木村委会海报栏里,回答问题的王江彬正在“C位”笑得恣意,而他旁边数百名村民的笑容,在金色的阳光中炫目耀眼。


比纳木村第一书记王江彬和托儿所的孩子


2018年,中国电信新疆公司(简称新疆电信)副总经理王江彬,作为新疆电信“访惠聚”工作队队长,来到被誉为“帕米尔高原绿色明珠”的阿克陶县担任比纳木村第一书记。经过近两年的建设,比纳木村旧貌换新颜:农户家里的庭院整洁了,村前的道路修好了,高科技大棚和“卫星工厂”建起来了,村民们脸上的笑容也一天比一天多起来于是,便有了这片照片墙。



“预计今年底,全村将高标准彻底脱贫。”王江彬兴奋地说道。


7月2日到7月7日,《IT时报》记者随中国电信“助力新疆扶贫攻坚”媒体团一行走访新疆南部(简称南疆)阿克苏、和田、喀什、克州四地。短短6天中,记者与王江彬一样,常常沉醉于这些纯净的笑容中:从山上搬到县城、老有所依的柯尔克孜族老人欣慰的笑;在喀什古城里主动邀请记者一起玩陀螺的维吾尔族孩子无邪的笑;手捧鲜杏、享受丰收喜悦的木亚格杏种植大户阿卜杜克热木·托合提满足的笑;开学大三、希望将来做一名英语教师的女大学生西热尼阿依·阿布都热合曼憧憬的笑;援疆近三年、北京市援疆和田指挥部规划发展部副部长、和田地区林业和草原局副局长张锐谈起“孙女”阿迪莱时更是满脸宠溺的笑



笑是心与心之间最短的距离;是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在汲取“阳光”后,从心底开出的“雪莲花”。多年来,为了开出更多的“雪莲花”,中国电信集团在新疆这片广袤的大地上,统筹整合多方资源和力量,“扶贫、扶智、扶志、扶业”,借助信息化手段,远帮近扶,全力打起一场脱贫攻坚战。


扶贫篇

走下高原 让牧民住上新楼房、兜里有存款


“昆仑谩有通天路,九峰正在天低处。”昆仑山,万山之祖,自《山海经》始,它的神秘与神奇,便一直存在于传说与诗词歌赋中。


昆仑山脉的最高峰——公格尔峰,坐落于新疆克州阿克陶县。“阿克陶”是柯尔克孜语,意为“白山”,即雪山,县境内多山,共有大小冰山雪峰66座,山地面积占总面积的96.4%。


然而,这片万仞之山带来的并不全是美景,还有贫困。昆仑山腹地平均海拔高、山势险峻、气候干旱高寒,不少山间牧区自然条件恶劣,农牧民生产生活方式传统落后,种地没有土,放牧没有草,一方水土养活不了一方人,大自然在这里展现出它残酷的一面。


39岁的柯尔克孜族牧民阿西尔·塔依尔,自幼在海拔3000米以上的阿克陶县怡尔隆乡麻扎窝孜村长大,家里养着30只羊、一头牦牛,一家人全年收入1万元,已算得上是村里的“能人”,“还有很多人家,可能刚吃饱饭。”


“搬迁是手段,脱贫是目的。”为了让大山里的农牧民摆脱贫困,2017年9月开始,克州政府开始组织易地搬迁。


传统柯尔克孜族牧民居住的房屋大多都是用石块、泥土或草皮砌筑的土坯房、石头屋,房屋简陋,面积狭小,三四口人挤在一片30-40平方米的屋顶之下。



如今,距离阿克陶县城13公里、占地面积14万平方米的昆仑佳苑,成为这些贫困牧民的新家。截至2019年7月,已经有超过1000户牧民搬到了这里,预计今年9月底,搬迁将全部完成,这些在帕米尔高原上放牧了千年的柯尔克孜族牧民,从此将在平原定居,并摆脱原先的贫困。


阿西尔的新家有80平方米,由国家免费提供,厨房、卫生间一应俱全,山上通电都是近几年的事,现在不仅天天能洗澡,还有电视看,社区里有幼儿园和小学,孩子们再也不用步行几公里去上学了。


尽管新的生活环境与以前相比是天壤之别,可下山之前,阿西尔还是有些担忧,“我只会放羊,别的都不会。”


为了解决牧民们的担忧,阿克陶县政府多管齐下,首先为每一户搬下山的贫困户准备了一座大棚,安排技术员定期培训,同时有组织地进行“劳务输出”或者安排当地就业,帮助这些走出大山的牧民找到新的“生计”。昆仑佳苑社区正在建设卫星工厂,让社区妇女在家门口实现就业。


“能人”阿西尔迅速抓住了机遇,除了自家大棚外,他又承包了其他搬迁户家的7座大棚,仅今年上半年,8座大棚里第一季的西红柿、豇豆等蔬菜便给他带来了5-6万元的收入,预计全年收入超过10万元。


谈及今天的好日子,阿西尔非常感谢村里的第一书记艾尼瓦尔·阿由甫力,“他是中国电信的,一来就给我们村通了网络。”


2018年1月,新疆电信的四名员工作为扶贫第一书记,奔赴帕米尔高原深处的四个深度贫困村,阿西尔所在的麻扎窝孜村便是其中之一。这些村子海拔在2500-4000米之间,以往都没有网络,几乎与世隔绝。搬迁前后,新疆电信在4位第一书记驻村山区架设了7座卫星基站、2座4G基站,实现了4G网络和宽带全覆盖,让那些还留守在村里进行“集中式牧场”管理的牧民们也能通过网络与世界相连。


村民走下高原后,4位第一书记的任务变成引导村民种植蔬菜大棚、转移就业,中国电信为每个家庭免费安装了iTV电视,通过自治区科协的“科普中国·新疆云视”栏目将各种科普资源进行整合,现在,阿西尔已经可以通过电视自学蔬菜养殖技术。


走出昆仑佳苑时,已是晚上7点30分,被太阳“眷顾”的阿克陶县天光正亮,这里是中国最后一个送走夕阳的县城。


篮球场上,五六个孩子在篮筐下拼抢,路边的马路牙子上,几位头戴柯尔克孜族特色白帽的老人正在闲聊,“幸亏中国电信给我们捐赠了这个大屏幕,等天黑了,大妈们就要出来跳舞,现在她们都会跳广场舞了。”副乡长阿斯亚·吐尔逊指着广场对面墙上一个大屏幕说道。


老有所依的柯尔克孜族老人


社区对面便是大棚区,这里的1410座大棚将被陆续分配给从山区下来的贫困牧民。阿西尔跑进去摘了几个西红柿递给记者,他国语说不太好,只是笑。接过西红柿,记者一口咬下去,真甜。


扶志篇

弱势群体一样能靠自己脱贫致富


失去一条腿的致富带头人


“走,到我家的牛棚看看。”托合提·吾不力抓起倚在墙边的拐杖,右脚脚尖一点走在了前面,左腿裤管空荡荡晃动着,却丝毫没有影响他的速度。


养牛大户托合提吾不力


托合提的牛棚建在离比纳木村不远的戈壁滩上,一共养着70多头牛,其中20多头属于托合提,还有50几头来自35户村民。双方对牛估价后,村民按价值入股合作社,由托哈提和四个伙伴代养并销售,每年合作社按照牛价的9%分红给大家。


9岁时,得了骨髓炎的托合提几经治疗,终于被迫放弃了自己的左腿,家里也因病变得愈发贫困。2016年,在当地残联支持下,托合提开始养牛。


在南疆,牛、羊是财富的象征,是一个家庭的命根子。“很多老乡舍不得卖,他们觉得牛、羊是银行,只进不出,可它们是活物,每天一睁眼就有‘嚼用’,加上人工成本,养得越多越赔钱。”到比纳木村担任第一书记后,王江彬经常要给村民算算这笔经济账,却很难被理解。


这个道理,托哈提倒是很早懂了。从最早的8头牛开始,托哈提的牛群在慢慢扩大,3-6个月的小牛能卖6000-10000元,1岁左右的牛养半年能卖到2万元,纯利润4000元养牛卖牛的“生意经”,他都门清。于是托哈提张罗起合作社来,呼吁村民们将牛交给自己养。


牛多了,牛圈却小了,托哈提想扩大合作社的规模,却是不能。


托哈提的烦恼很快被刚入村摸排情况的王江彬知道了,于是他四处寻摸,终于在离村不远的戈壁滩上,找到一片1200平方米的废弃养殖场,拉来了电、引来了水,还在旁边新建了一个饲料加工厂。



托哈提的牛,搬家了,它们终于可以舒服地在太阳下“散散步”“踢踢腿”了。他想着,有了机器饲料加工厂和足够大的牛圈,今年底牛群可以扩大到200头,不仅村民们能获得稳定的分红收入,自己的年收入也能达到25万元以上。


“小康路上不落一人”。托哈提给村民带来的不仅仅是年底的分红,更是对生活的希望。


不仅有孩子,还有自己


找到希望和自我的还有古再丽努尔·亚森。


23岁的她,如今是比纳木村天翼服饰厂的一名女工,每天为300多条裤子做“五线前后浪”,一个月能赚600-800元。比起以前在家带孩子、养牛养的日子,让古再丽努尔更愿意待在工厂的原因是人,“每天能向师傅学很多东西,还能和姐妹们一起聊天,觉得很开心。”


天翼服饰厂女工


古再丽努尔说不出太多为什么开心的理由,但来自城市的我们很容易明白,那是社交和自我价值实现的需求,在马斯洛的需求理论中,由低到高,它们分列第三和第五位。


从天翼服饰厂出来,正是中午两三点,这是南疆一天中最热的时候。


一个典型的南疆农村新庭院里,院子里搭着两米高的葡萄架。7月还不到葡萄成熟的季节,斑驳的日光从绿荫中透射到院中,仿佛所有的燥热都被过滤,静谧的卧室里,10几个“小毛头”躺在蓝色的小床上,安静地睡着。突然,一个孩子醒了,他揉了揉惺忪的眼睛,从床上爬起来,光溜溜地跑到院子里,好奇地看着一群不速之客。



这里是比纳木村的托儿小院,每天早上9点30分,25个4岁以下(还不能上幼儿园)的孩子被像古再丽努尔一样在附近做工的母亲们,送到这里,晚上下班后再接回家。



“代养牛羊、托养孩子,其实是想让这些女性从繁重的家务劳动中解脱出来。”王江彬希望,这些母亲们能用自己勤劳的双手让家庭摘掉贫困的帽子。


产业扶贫是为贫困地区“造血”最直接、最有效的手段。如今在南疆的很多村庄,都建有一家“卫星工厂”。天翼服饰厂便是新疆电信“访惠聚”工作队来到比纳木村,投资300万元新建1300平方米的扶贫车间后引入的企业,希望能解决200名当地女性就近就业的问题。当工厂、工人等工业元素在以自然经济为主的农业社会出现时,女性的参与,将可能让她们的命运与自己的祖辈截然不同。


扶智篇

修好“路” 建好“云” 不忘互联网初心


医真云“共享”优质医生


“庞医生,今天有20几份病人片子,您现在帮忙审核一下。”7月3日下午4点,阿克苏第二人民医院主治医师放射科副主任庞咏松的手机响了起来,电话那端是柯坪县人民医院放射科医生奥布力·喀斯木。


放下电话,庞咏松打开电脑上的医真云系统,登录后选择进入柯坪县人民医院,胸部正位、左膝关节正侧位、左踝关节正侧位在将一张张DR影像照片与奥布力草拟的报告对照看过之后,庞咏松或直接审核通过,或重新修改结论后点击“提交诊断”,“我审核之后,奥布力就可以将报告打印出来给病人了。”



新疆真大,这几乎是所有初次入疆人的感叹,阿克苏地区的面积便比浙江省还要略大一些。


地域辽阔的新疆,医疗资源不均衡的问题分外突出。尽管经过几年建设,新疆乡镇医院基本都配备了先进的DR、B超等医疗设施,可硬件有了,“软件”却跟不上,“根据规定,只有主治医师以上的医生才能对影像报告做判断,但县镇医院的医生大多都只是初级的住院医师。”庞咏松告诉《IT时报》记者,有些县城医院虽然有资格做终审,但遇到疑难杂症时也往往无法判断,病人只好带着片子再到地区医院,而从最远的乡镇到阿克苏市,距离超过300公里。


共享医疗影像资源,是所有医院和患者多年来共同的愿望,但在实际操作时却往往被卡在医院彼此间的信息孤岛和较窄的宽带速率上,即便在一二线城市,都未必可以实现。阿克苏第二人民医院信息科主任朱志峰告诉记者,通常情况下,一张胸片的大小有6MB,一份CT影像大约有200MB-300MB,如果网速不够,打开时很容易出现卡顿。


一条 “信息高速公路”和一朵飘在天上的“云”,让医真云得以真正在新疆落地。


新疆电信相关人士告诉《IT时报》记者,依托中国电信的宽带网络和云基础设施资源,如今,阿克苏的乡镇医院、县级医院、地区医院、省级医院之间形成了医联体,确保优质医疗资源可以共享。在这些医院与电信的天翼云之间,建有一张光纤高速宽带网络,无论医疗影像资料来自哪里,都实时传输到中国电信设在新疆的云基地——“六号信箱”里,而医生通过PC或者手机,随时随地都可以进行查阅影像、填写诊断报告等行为。


手机变身“新农具”


医疗和教育,与民生息息相关,是民众的安全感和幸福感之所在,也是“互联网+民生”的重要突破方向。在南疆,政府、央企、龙头企业各出优势资源,用一套“组合拳”让更多南疆人民享受“智慧生活”的便利。


和田地区墨玉县英也尔乡库木亚依拉克村农户阿卜斗克热木·艾合买提今年养了100多只獭兔种兔,不到半年,出售仔兔的收入已超过5000元。从养牛羊到养獭兔,阿卜斗克热木“跨界”全靠手中的“兔子手机”。


阿卜斗克热木艾合买提正在看“兔子手机”


2018年,新疆电信与当地的养兔龙头企业墨玉天将实业合作,深度定制“田园云手机”,通过内置的“信息田园”App,兔子配种、养仔兔、预防疾病、调整兔子棚圈的温度等方面的常识,阿卜斗克热木都可以通过视频的方式学习,再也不用有问题干着急了。


新疆电信通过和产业链探索“龙头企业+基地+农户+信息技术”的新产业模式,将手机变成了“新农具”。


阿克苏市兰干街道迎宾社区,另一块屏幕也在改变社区近2万名居民的某些观念。“洗牙能洗白吗?”“吃核桃补脑吗?”“减肥用到的四种天然食物”设在社区综合服务中心里的“科普中国e站”,俨然是社区居民的“科学老师”,来中心办事的居民,总喜欢随手翻翻这本硕大的“电子书”,了解最新的科普知识、动植物资料、百科大全等等。目前,阿克苏市科技协会与中国电信阿克苏分公司合作,在全市124个村、68个社区、85所中小学都建设了“科普中国e站”。


互联网的初心,在南疆没有被忘记。如今,全球依然有30亿人没有上网,互联网让大家更平等的同时,也制造了新的信息鸿沟,而真正的平权,是所有人都可以共享网络带来的红利。


扶贫先扶智。一条网线、一朵“云”再加上各种屏幕,不仅让南疆“富了口袋”,更“富了脑袋”。


扶业篇

快,到新疆创业去!


为第一、第二产业找到最好落脚点


“你从哪里来?”

“四川”。

“广东”。

“北京”。

“湖南”。

“为什么来新疆?”

“只有新疆才能将一、二、三产业融合在一个产业园区里。”

“国家鼓励产业西移,新疆有大片的土地和富余劳动力。”

“新疆天气好,最适合农业。”

“新疆人好、瓜果好。”


一、二、三产融合发展促脱贫的新产业模式,是新疆电信和产业链、地方政府自2018年便开始探索的扶贫攻坚方式。入疆6日,对这些在疆开设工厂或者农业基地的负责人,《IT时报》记者问了同样的两个问题,不同的答案指向共同的方向:走,去新疆创业!


墨玉天将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熊高忠来自四川,2018年7月,他开始与和田地区墨玉县政府一起搞起獭兔养殖,阿卜斗克热木·艾合买提家的獭兔便是他们公司免费提供的。兔子喜欢干燥的环境,温度在15-25度之间,墨玉地处南疆,无霜期短,日照长,很适合兔子的生长繁殖。



“新疆有天时地利人和。”熊高忠和他的合伙人一共投资了8000多万,预计1年半左右可以收回成本,之所以这么快,是因为在墨玉县,他有足够的土地和空间建起一条养殖、屠宰、饲料、肉干、皮草的全产业链。


熊高忠在四川、山东、河南、内蒙古都发展过养兔业,但很难覆盖整个产业链,最重要的原因是“前端养殖难”。农业是投资回报周期最慢的产业,资本趋利,投资人不愿意等待。但在新疆,政府提倡产业脱贫,希望有合适的产业帮助农户快速致富,这个想法和熊高忠一拍即合。政府扶贫基金入股天将,每年按照8%的比例给农户分红,同时为农民免费发放獭兔和饲料、免费技术培训、免费建设兔舍、仔兔全部回收,这样每户农户每年至少有14000元收入。解决了第一产业的投资问题,有了足够多的兔子,再配合加工业,冻鲜货、肉干、皮草等商品便可以源源不断从新疆送到全国。


天翼服饰的总经理周昌虎来自广州,这几年珠江三角洲服装业工人稀缺,“90后都不愿意做这些工作了。”但在新疆,类似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刚刚起步,加上产业西移的国家战略,周昌虎觉得这里至少有10-20年的产业上升期,“正在逐步将广州的工厂、设备、师傅向新疆迁移。”


爱上这里的人将这里的“宝藏”卖到全国


最近,陈文君正在看房子,准备过段时间将妻子和两岁的孩子从湖南老家接到喀什,“以后准备在这里安家落户了。”他创办的喀什疆果果农业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今年上半年销售额已经突破3000万元,预计全年营收超过8000万。在疆创业4年,陈文君彻底爱上了这片沃土。


2015年初,为了收回一笔欠款,湖南人陈文君和他的伙伴们第一次来到喀什,当时的他并没有想到,自己的后半生将与这个西域古城紧紧联系在一起。一年后,陈文君终于拿回了所有欠款,但他却对朋友说:我不想走了。


让他爱上这片土地的,是这里的人和丰富的“宝藏”。


喀什市,新疆唯一的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其所属的喀什地区既有海拔8611米的乔戈里峰,也有浩瀚无垠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被称为帕米尔高原与塔里木盆地之间的明珠。


直到今天,陈文君依然记得那个夜晚。


2015年6月22日晚上12点,陈文君和朋友的车在和田到莎车的公路上抛锚了。天上繁星闪烁,周围是荒无人烟、漆黑一片的戈壁旷野,“会不会有狼?”


在惴惴不安中等了几个小时后,终于一辆车路过,陈文君赶紧挥手求助,两名维吾尔族小伙子从车上跳了下来。了解情况后,小伙子从车里拿出一条长绳绑在陈文君的车上,开始缓慢在戈壁公路上拖行。


“整整6个小时后,我们终于看到了城市。”当时陈文君心里暗自盘算,一定要好好谢谢两个小伙子,“至少给他们5000元,哪怕要1万元,我也给。”可没想到两个小伙子一分钱没要,挥了挥手就走了,“只留了一句话,当我们遇到困难时,你一定也会帮忙。”


这件事让初来乍到的陈文君感受到南疆人民的善良。再后来,是南疆甜蜜的瓜果征服了他的胃,“这里有中国最好的杏、枣、核桃、开心果,但整个新疆却没有一家龙头企业。”他看到了商机。



然而,直到2017年上半年,疆果果依然是“九死一生”。


新疆瓜果虽好,但规模小、品质不统一、商品化率低,配套包装企业跟不上,出疆物流又慢,几笔大生意都“做砸”了,陈文君差点打起了退堂鼓。但随着社群营销方式的成功和新疆扶贫攻坚战的进一步深入,疆果果终于“起死回生”。


7月6日,中国电信集团与疆果果在“中国木亚格杏之乡”——喀什疏附县铁日木乡尤勒滚布拉格村签订了购销合同,正式启动了木亚格杏干的销售。1.5万平方米的杏干晾晒场上,黄澄澄的木亚格杏正在努力“吸吮”阳光,让自己变得更漂亮,卖出好价钱。



木亚格杏,新疆最好的鲜杏之一,成熟期甜度高达26-28,几乎是芒果的两倍。2018年以来,中国电信集团累计出资176万元,建起了大规模集中式晾晒场,大大提高了杏干质量,而这些杏干中的一大部分,将通过疆果果卖向全国,每公斤售价在100元以上,农户收入比以往增加一倍还多。


很快,疆果果的坚果生产车间也要投产了。作为中国电信的援建单位,疆果果以“公司+合作社+农户”的合作模式获得200万投资,主要用于购买设备,贫困群众以务工就业和效益分红方式获得受益,厂房是广东省对喀什的援建园区,政府三年免租,陈文君觉得自己迎来了创业最好的时机。


“南疆的招商环境和政策,特别有优势。”阿克陶县扶贫专职副书记权良智告诉《IT时报》记者,喀什、和田、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和阿克苏四地州,是中国的深度贫困“三区三州”之一,全国脱贫攻坚中的“硬骨头”,为了帮助这里的百姓尽快脱贫,南疆四地的财政专项扶贫资金占全疆专项扶贫资金占80%以上,为了通过企业、园区、“卫星工厂”“扶贫车间”等就业途径帮助贫困人口就地就近脱贫,政府大力筑巢引凤,希望吸引更多的人来新疆创办企业,“不仅有两免三减半的所得税优惠,我们的服务态度绝对好!”


营销学中,有一个经典的案例:面对一个从来没有穿鞋习惯的地区,对于卖鞋者来说,到底是无需求市场,还是一片蓝海?


经济的发展,不仅要靠“输血”,更要“造血”,不仅要自己“造血”,还要吸引“外来的和尚”一起推动产业循环,这是改革开放40多年来,在其他地方已经印证并成功的经验,如今, 在脱贫攻坚战的助力下,这些南疆的深度贫困地区正汲取养分,实现跨越式发展。对于创业者而言,这里正如那个“不穿鞋的市场”,一片蓝海,任你畅游。


采访札记

大美新疆 大爱电信


离降落阿克苏还有20分钟,从飞机望下,一望无际的黄色沙漠变成了斑驳的灰色戈壁,一条条白色或者浅褐色的印记如同老旧墙面上一片片水渍,浸染出各种奇妙的图案。随后飞入绿洲,农田星罗棋布,从高空望下,仿佛一片等待落子的绿色棋盘。


新疆或许是国内地方机场最多的省份,大大小小一共有21个机场,因为实在是山高水长,地域辽阔,从新疆中部的乌鲁木齐到南疆喀什,1588公里。


喀什、和田、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和阿克苏四地州,统称为南疆四地州,这里的扶贫攻坚战是块比其他地方更加“难啃的骨头”。截至2017年末,四地州一共有22个深度贫困县、192个深度贫困乡、1962个深度贫困村和162.75万深度贫困人口。


南疆穷。数据上看,截至2013年,和田、喀什、克州农牧民人均纯收入分别是4542元、6143元、3963元,分别为全疆的61.4%、83.1%、53.6%。


南疆地少。这里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虽然总面积占全疆面积的35.3%,但其中90.8%是戈壁、沙漠。人均耕地2.23亩,低于全疆平均水平(2.77亩)0.54亩,记者走访的很多村庄甚至人均耕地不到1亩。


基于这些数据再来看中国电信新疆公司的扶贫攻坚战,才能真正看出作为一家扎根新疆、建设新疆、成长在新疆的中央企业身上所具有的高度政治责任感、社会责任感和经济责任感。


因为幅员辽阔,很多深度贫困村地处偏远,不少村庄距离县城400多公里,车子要开七八个小时。这些地方,缺电少水,几乎与世隔绝,但现在,通过互联网,他们与世界连接在了一起。截至2019年5月,中国电信新疆公司的4G网络已覆盖全疆98.3%乡镇、83.8%行政村,光纤宽带覆盖全疆98.5%乡镇、82.3%行政村。2018年-2019年用于农村及贫困区域无线网、光网能力覆盖提质的资本性支出占比达43%。


有了网络还不够,通过“田园欢购”和“天虎云商”,中国电信打造了一条聚合龙头企业、精品合作社和优质电商平台的农产品资源桥梁通道,让新疆的优质瓜果、坚果能卖向全国,卖出好价钱。


除了为整个新疆脱贫致富打造高速信息化公路,中国电信同时出资出力出人。在集团定点扶贫县——疏附县,到处可见整洁的庭院、热闹的“卫星工厂”、现代化的农业大棚近三年来,中国电信集团出资3790万元用于农村人居环境改善、176万元建设杏干自然晾晒场、200万元建设花卉种植温室大棚、750万元用于肉鸡养殖场项目、211.7万元用“七月鲜”枣种植示范基地2018年中国电信新疆公司又选派了8名第一书记深入克州阿克陶县和喀什疏勒县深度贫困村开展脱贫攻坚工作。


“消除贫困、改善民生是人类社会的共同理想。”2018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时任中国电信集团总经理(现任董事长)柯瑞文指出,中国电信作为我国信息化建设的主力军,从“广、大、精、深”四个方面,努力为贫困地区提供“用得上”的信息网络、“用得起”的信息服务、“用得好”的信息产品,通过扶贫与扶志、扶智相结合,帮助贫困群众从根源上摆脱贫困,“每当看到贫困地区的孩子远离病痛、上得起学,老百姓用上现代通信工具,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我们感到由衷的高兴欣慰,更加深刻地体会到脱贫攻坚重大而深远的意义,企业也在扶贫开发中得到成长和进步。”


“良农不为水旱不耕,良贾不为折阅不市,士君子不为贫穷怠乎道。”6日南疆行后,我看懂了中国电信的欣慰,所有电信人的义不容辞,都化作了南疆人民脸上最真挚的笑容。


记者/郝俊慧

编辑/挨踢妹

图片/ 张朋 IT时报

来源/《IT时报》公众号vittimes

往期回顾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