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参加儿童选美给8岁女孩全脸打肉毒,畸形审美害人不浅!

2019年7月21日10时07分内容来源:美少女挖掘机

大家晚上好~




有个社会现象又开始得到了广泛的关注——儿童选美比赛,最近被拿来跟恋童癖放在一起进行讨论。


恋童癖人人喊打,但氧叔觉得这不是唯一的危害,我们对这种事物的关注和讨论也可再进一步。毕竟,儿童选美的风潮从欧美国家流行到亚洲乃至国内,有多少家长在不自知且迷茫的情况之下投身并热衷此项活动?




儿童选美争议蛮大,说实话挺令人不适的。刚刚氧叔在搜集资料的时候,居然看到某个标题用“视觉饕餮”这样的词汇来进行描述...叔想不通为什么要用如此浮夸且油腻的词汇。




儿童选美比赛最早可以追溯到1855年,从此一发不可收拾,风靡全美国。之所以叫“选美”,那么必然涉及到两个问题:1.美的标准是什么?2.什么人来选?




这问题很好回答,毕竟儿童选美的聚光灯下,多的是成人打扮、浓妆艳抹、搔首弄姿的小女孩,她们把头发梳成大人模样,穿上华服戴上皇冠。




而他们的父母则煞费苦心,不仅豪爽地购置衣物,甚至不惜亲手“改造”女儿。《每日邮报》报道过一名叫做凯瑞的母亲,从孩子8岁起她就开始给孩子注射肉毒杆菌,去除她脸上的微小细纹。





有的父母则无视还在儿童正在换牙期,强行换上一口整齐的大白牙。




实际上,“儿童”的观念是文明社会的标志,在16世纪之前的中世纪,“儿童”这个概念并不存在。儿童只是缩小版的大人,混在成人中间,和他们一起劳动、竞争、社交、玩耍。上述这种对待儿童的方式堪称现代文明的返祖现象。




在中国这种活动换了个说辞,摇身一变成为了微信群里牛皮癣一样的链接,求投票的“最美儿童”、“最美宝宝”,套路也是让未发育孩子穿上泳衣、洋装,一副小大人模样。





氧叔觉得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荒谬的事情,且不论对于儿童来说“美”这件事情是否重要,“美不美”又何以成为衡量儿童的标准,甚至也不能成为衡量成年人的标准吧?港姐选美也不是以外貌作为唯一标准,尚在人格养成期的儿童,有什么“最美”可言呢?





儿童选美背后的动机



很多送孩子去参加儿童选美的家长,往往会辩解说这是孩子自己的意愿,但实际上孩子并没有选择的权力。秀兰邓波儿成年后才回想起自己童年时期黑暗的工作经历,意识到自己的懵懂无知遭到了利用,说明那么小的孩子是几乎没有判断力和分辨能力的。





而家长的主要动机有两点。

1.出名要趁早,儿童选美皇后的身份能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收入。选美这项活动在以前多是由家庭经济情况欠佳的女孩去参加,为的就是获得一条快速上升的通道。





童星赚的钱足以养活爸妈,如今的淘宝童模也是一样。这是经济动机。更别提很多选美比赛还有昂贵的报名费,这样活动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

可怜的小童模被妈妈打



2.代偿心理,这些父母将自己的需求加在孩子身上(把孩子当成自己的代理人),通过让孩子参加儿童选美比赛取得成就,间接地获得自我成就感,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这跟让孩子当着亲朋好友的面背古诗是同样的心理动机。把孩子看成自己的“所属物”,孩子表现好了,家长也会感觉倍有面儿。




除此之外,还有一层来自成人世界的观看逻辑,观看和凝视昭示成人世界的权力,儿童选美不是没有猎奇的成分在。当一群孩子被盛装打扮,扭捏作态,自带一种奇异的观看属性,与儿童身份形成强烈反差的成人化行为及神情,恐怕比真正的成人选美视觉冲击力大得多。




在欧洲就有一种儿童软色情艺术,堪称儿童选美的鼻祖。这些作品乍看高贵唯美,有的还被收藏的美术馆、博物馆里,实则露骨直接,充满了媚态和勾引的神情。




人们通常认为苹果就是禁果。这幅图里的小女孩一边做出娇媚的神态,一边举起苹果,她在赠予谁?




这些作品里有的孩子甚至只有四到五岁。幽怨、魅惑、成熟的表情,做给谁看?




20世纪西方儿童软色情作品与儿童选美选手的pose,这并非巧合,狗有忠诚的含义。





说到底,儿童选美就是以物化和性化儿童的低劣手段来谋取暴利,本质上是在压榨儿童的身心健康以及透支未来。





心理影响



实际上,儿童选美的危害并非只有吸引恋童癖。po在网上的任何一张图片,都有可能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氧叔觉得儿童和成人最大的区别,是小孩子保留了更多的动物性。





相比起成人世界的精明、冷漠、世故,孩子的纯真也不能完全等同于天真和无害,纯真可能包含着自私和残忍,也包含了本能的好奇和挣扎。



戴安阿勃丝拍摄的双胞胎

一对参加选美的姐妹



人性是多么复杂的东西,这种动物性使得儿童比成年人更接近真实的人,他们的悲伤没有来由,快乐也如此简单,强行抹去这些即是在压抑儿童的天性。

危害也是显而易见的,表现在可能会塑造儿童以貌取人的价值观,或是造成表演型人格。





上面我们写了家长为了孩子赢得选美比赛而采取的一系列举措,本质也是成人世界单一审美的折射。美黑、金发、白牙,可惜这些孩子甚至还没来得及了解自己的外貌,就已经被塑造成了流水化的模样,并且被灌输了外貌至上的思想。




而且当儿童习惯了别人的注视,明白如何利用自己的表现、表演去获得好处或是她人的宠爱,当感受不到别人的关注时,便会落寞甚至以神经质的方式去博取关注。

还有些儿童选美选手会患上“公主综合症”,不切实际的期望变瘦,维持所谓的完美,无法接纳自己,这是一种自我认同障碍。




从小到大的活动都会影响青少年和/或成人的自尊,身体形象和自我价值。在孩子从十几岁的青少年场景中“退休”之后,自我认同的问题并不少见。与完美,节食,饮食失调和身体形象的斗争可能会在成年后带来伤害,成为“美的傀儡”。



死于疑案的小选美皇后



氧叔一直强调,美貌是为人所用的,人是最根本的目的,美应当服务于人,而不是凌驾在人本身之上。而对于一个儿童来说,他应该忙着去感受世间各种各样的美,去感受真实的事物,去找到自己在这世界里的位置。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