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贵玛:草原母亲,大爱无疆 | 功勋

2019年7月22日07时30分内容来源:财经国家周刊

财经决策第一号ENNweekly长按可复制)

本文转载自2019年7月18日微信公众号“北京晚报”(ID:wxbjwb),不代表《财经国家周刊》观点。

被告席上的她正值大好年华

却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了



大二女生开网店卖仿冒奢侈品

耿某是90后,原本是北京某大专院校在读学生。但读到大二她就休了学,在家开起了网店。

2016年,耿某去了一趟广州,找到了两家专做奢侈品仿冒的厂家。厂家将仿冒香奈儿、迪奥、LV等奢侈品皮包、鞋、饰品等货物提供给耿某,进价从100元到3000元不等。


拿到货源后,耿某通过其名下的两家微店对外销售,一般低价商品她仅加价几十元,高价的商品则会提价数百元,但总价仍然远低于正品的价格。

2018年一年的时间里,耿某网店的营业额达600余万,但她称其中100万元左右来自刷单金额,实际的销售额在500万元左右。两年来,其店铺的利润率大概在三成左右,获利百余万元。

经过侦查,民警在耿某的住处将其控制。其租住处也被用作“仓库”,仅在屋内扣押的仿冒奢侈品,其相应正品的售价就达315万余元。经各公司及鉴定机构鉴定,商品均非正品。

耿某称,家中的存货超过一半都是首次进货时的残次品,无法对外销售,只是因母亲不舍得丢掉,才一直放在家中。其店铺的销量也并非全部来自仿冒奢侈品,“我店里有挺多不涉及品牌的东西,比如杂牌T恤、裤子之类的,大约能占到五分之四”。


认可指控称买家也知是假货

18日上午10时,耿某被法警带入法庭。对公诉机关的指控,耿某表示认可,并自愿认罪认罚。

“平时看这些假货大街上也都有卖的,就没多想。”耿某从未想过这种行为可能涉嫌犯罪,她称自己只是为了赚钱养家。因为商品价格比专柜价格便宜很多,她认为买家也清楚这些商品并非正品,不存在欺诈和欺骗,不然店铺也不会经营两年多,“我们都是达成共识的”。

然而,在耿某的店铺内,不少商品描述都有“防伪”、“接受验货”、“原厂机械机芯”等承诺。耿某称,商品的部分原材料是得到了厂家授权的,如皮料有相应厂家授权,但最终产品没有得到品牌授权。对于这样的进货渠道,耿某坦然承认是不正规的,其也认可销售的商品均为假货。


耿某的辩护人提出,耿某网店中商品的实际销售价格与正品价格有较大差距,不宜按正品价格进行鉴定和认定。

但公诉人表示,根据两高的司法解释,在侵犯知识产权的刑事案件中,如果能够查清销售价格,则应按实际销售价格认定。公安机关提取了耿某的店铺销售记录,但因查获的部分商品尚未上架销售,故应按市场价格计算,且在计算犯罪数额时,已扣除了不能销售的残次品价值,故鉴定机构认定耿某涉案销售金额为591万元是适当的。

公诉机关认为,耿某销售的商品明确印有商标品牌,其对行为性质是明知的,综合全案情况,建议法庭对耿某判处有期徒刑3至5年,并处罚金。

北京门头沟法院经审理认为,耿某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而销售,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鉴于其犯罪行为有部分未遂,且系初犯,故当庭作出一审宣判,耿某获刑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120万元。


检察官提醒

不仅制假售假可能构成犯罪,知假买假的买家也是助推者。希望所有的市场参与者都能秉持诚信进行市场活动,维护市场的公平秩序。

封面图片:内文图

本文中除标明来源的图片,其余均来自网络公开渠道,不能识别其来源,如有版权争议,请联系公号方。

总监制:苏会志

监制:程瑛

责任编辑:王婷


任何事宜请后台留言

或发邮件至xhscaijingguojia@163.com

喜欢的朋友请多多分享

长按指纹自动识别二维码即刻关注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