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身体的雷雨总是猝不及防

2019年7月22日09时54分内容来源:读首诗再睡觉


题图 / Rala Choi

点击看组图,关注“美好画片碎碎念”



配乐 /Life Imitates Art-Audiomachine

点击可听更多朗读




静物


我们经常

被卷入天气之中


它在变化前

只露出蛛丝马迹


(就像下午静默

欲语的黑云)


多数情况毫无征兆

八月的雨


落在米克斯阿克城

嘈嘈的雨声


让方圆几里

都沉入静寂


而我们突然

变湿的身体

膨胀,僵硬

的衬衣和裤子


最终被脱掉

丢在方格地板上


几行泥脚印

旁边


那舌头,

那些嘴唇


那闪电劈在

你大腿


未被丈量的土地上:

连续发现的新大陆


让身体越来越不像

之前的那幅静物画


作者 /[美国] 罗伯托·泰加达

翻译 / 光诸



Still Life


We’d often

been included in

the weather, whose

changes (as in the

still, portending

darknesses of after

noon) were hardly

evident, if even

manifest at all.

The August rain

over Mixcoac

& the deadening

of all aspect

at a distance:

yet our sudden

wet bodies, firm

swelling divested

finally of shirts

& trousers, left

beside turbid

footprints on

the tiled floor;

this tongue, these

lips the lightning

over the unchartered

landscape of your

thigh: successive

terra nova to

resist the still

life of the body


ROBERTO TEJADA





大家好,周一的“Little Yellow”诗又和大家见面了。


今天这一首的味道很地道,虽然让人感到有些似曾相识——地道的好物总是有些相似的。它把我们带到一段猝不及防的感情之中,它就像夏天的雷雨一样迅速,但其实并非毫无征兆。两人的感情,其实就像草蛇灰线,绵延进过去的时光,这时光可能是几个月,几年,也可能是几天,但都曾经显得永无尽头,因为那时身体是一幅静物画。


在荷兰油画黄金时代的静物画中,往往会出现骷髅的形象,似乎在说明永恒就是死亡。那么,就让我们用活的身体来对抗它吧。



荐诗 / 光诸(微信号:ghostinthezoo)

2019/07/22



声优 /李老乐、韦恩(英文)点击可听

声优值守 / 徐安

版面值守 / 流马




第2322夜

去黑手和声优们的后院围观下

去读睡的微博超话里撒点儿野

诗作及本平台作品均受著作权法保护

相关事宜请联系 bedtimepoem@qq.com


今 日 黑 手

荐诗 / 光诸

艺术家,写作者

谷歌Kuang Chu可以看到他的绘画和三本书

每周一主持读睡,介绍一首他亲自翻译的诗

曾经创造过“周一的小黄诗”这个短语



转发给朋友,是最好的打赏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