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老年粉丝”还记得自己当年追星也很野吗?

2019年7月22日10时41分内容来源:vista看天下



当第一批中老年粉丝迷茫地点进周杰伦超话的时候,一定没有料到这场起源于反讽和戏谑的行为艺术,最后真的变成了咬牙较劲的battle。


最终,周杰伦超话影响力登顶并破亿,不负除了蔡徐坤粉丝以外所有人的众望,把霸占了榜单第一很长时间的蔡徐坤拉了下来。


周杰伦本人称赞:屌


被挤下榜首的蔡徐坤粉丝们则在今天由粉丝团官微发声,称之后将退出微博各项数据榜单的竞争。



看样子是个皆大欢喜的结局,除了本来坐收流量之利的微博平台,可能没料到前前后后在打榜上砸了一千多万的蔡徐坤粉丝不打算在这个游戏规则里配合下去了。


经此一役,不少中老年人抚摸着自己因熬夜打榜而肿痛的眼睛感慨:


“还是我们当年那会儿好,哪有这么多乌七八糟的破事啊?”


一边感叹流量时代所谓竞争之荒唐,一边怀念过去单纯美好的小幸福(唱出来了)。


不过,事情果真如此吗?



负责任地说,如果8090后记忆里的追星岁月是岁月静好温和佛系的模样,那要么是累糊涂了,要么是时代滤镜已经厚到蒙蔽了双眼。


追星这件事的生态与文化,从来不是断代割裂的。


单说各位中老年粉丝年轻时是怎么对偶像疯狂表达爱意的,那就值得大书三天三夜。


有对着海报疯狂热吻的。



有身心虔诚为爱供养的。



还有心怀大义劝人向善的……(大概就是当年的温和派反黑吧)



至于什么手抄200页歌词本,熬夜在贴吧追完100多页的同人文,在QQ空间留下誓死不变心的杀马特金句,那都是基本操作。



不得不说,十几年前的娱乐方式相对集中和单一,反而催生了当年的粉丝自娱自乐的多元化。只有你想不到,没有粉丝办不到的沙雕事儿。


再想想现在的追星,如果深入参与流量明星饭圈,那根本就是以网络为战场的军事化训练。


每天机械化地忙着切号投票、打榜、反黑还来不及,论粉丝自主自觉的追星行为之疯狂,反而单薄不少。


当然,除了爱,还有一种支持人追星的动力就是恨。


粉丝之间疯狂的撕咬,显然不是以键盘为武器的今天才有。


流行歌星粉丝之间水火不容的战斗,或许可以追溯到80年代中后期香港歌坛的“谭张争霸”


尽管谭咏麟后来接受采访时称和张国荣本人并无芥蒂,但由于当时粉丝受到媒体煽风点火的影响,对彼此仇视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




当时,唱片店老板会把实时销量挂出来,“白金!双白金!三白金!”等大写加粗的头衔更是刺激双方粉丝battle,还有极端歌迷会把对方的专辑用刀划烂以泄愤。


粉丝的争斗甚至上升到了肉体层面:斗殴打到头破血流,把对方车划花,送冥币冥车,颁奖礼后围堵张国荣在后台几小时不得脱身……


汪涵还曾在节目上回忆过当年谭张粉丝的对立。他作为忠诚的张派,在设计班服的时候偷偷把张国荣相关的东西设计了进去,让谭派不知情的情况下穿在了身上,乐得不行。



最让现在年轻人难以想象的是,粉丝之间的战争甚至迫使两位天王选择退让。


1987年,谭咏麟宣布不再领取竞争性奖项。1989年,张国荣宣布退出歌坛。这两个举动一直被认为与平息歌迷纷争有关。


谭张退了,一定程度上给后来四大天王的崛起留出了空间,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操作了。


而四大天王也非常忌惮粉丝之间的战争。1993年的十大金曲颁奖典礼上,张学友为了劝说粉丝和平相处,和另外三天王同台合唱《朋友》,还成了一段佳话。



随着一代人的成熟和巨星的去中心化,粉丝也逐渐不会再闹到凶残如线下肉搏的地步。


稍微能挨点边儿的,大概就是2005年左右的全民超女热时,追星族们为了拉票,都是在街上兵戎相见的。


曾经的新闻报道里,这厢李宇春粉丝见不得周笔畅粉丝居然在自己的地盘成都“撒野”,便强势插入,不由分说地碾压了对方的气焰。



那厢,又是玉米和凉粉旷日持久的战争,一位男玉米在镜头前拉票时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痛斥“张靓颖的歌迷太过分了!”



至今,当年上街拉过票的80后和90后也不敢回想,到底是谁给自己的勇气在人来人往的街头摆摊叫卖、甚至拿着大喇叭跟对家对骂的。


而当互联网开始普及但还没那么普及的时候,追星族蠢蠢欲动的战斗欲终于有处安放了。


有了互联网,战场便不再只有学校,敌人也不再只是自己眼里那个品位奇差还整天说我爱豆坏话的同桌。



在互联网平台较为稀少和集中的十几年前,天涯和贴吧就是各大明星粉丝的终极修罗场。


试问,2005年超女的粉丝哪个没去天涯屠过版?


港台歌星的粉丝,谁没在g-music吧里跟人撕过实绩?


像“超级粽子吧”、“路过吧”等贴吧更是当年各种垂直粉丝玩得风生水起的聚集地,粉丝共黑子一色,爆料与谩骂齐飞。



如今我们回想起十几岁时爱过的明星,总习惯性地觉得那段时光有一层美好的时光滤镜。


记忆里的他们,蔡依林励志,萧亚轩时髦,王心凌甜美,张韶涵童颜巨肺……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然而当年真实的粉丝混战情况,却是每个粉群都有个能扯头花扯到天荒地老的对家。


单是真情实感地喜欢蔡依林一个人,就足以从徐怀钰撕到萧亚轩再撕到滨崎步,从来没从战斗第一线下来过。


答:或许真的没有尽头


经常捉对厮杀的还有王菲和张惠妹,周杰伦和王力宏,周杰伦和陶喆,Twins和S.H.E……


到底谁人气更高,谁更有才华,谁成绩更好?每个问题在当时的贴吧撕个几百页的高楼根本不在话下。


甚至S.H.E这样三个人关系好得像亲姐妹的组合,“唯粉”一样撕队友撕公司撕得血雨腥风,甚至需要S.H.E在官网亲自发文叫停。



仇恨更是能滋生忠奸难辨的无间道大戏


一方说对方使坏,一方说是有人“黑装粉”,不管孰是孰非,跟现在粉圈勾心斗角的一些恶毒手段相比也不遑多让了。



按照今天的逻辑,越是底气虚的明星,才越需要靠粉丝的力量来粉饰太平。


当年这些实力歌手的作品和人气已经那么厉害了,还需要粉丝如此凶残地维护他们吗?


但其实,有人的地方就有粉丝,有粉丝的地方就有竞争,有竞争的地方就有无休止的乌烟瘴气,哪一代都逃不过。


不管是当年撕谁的成绩更好,还是如今轮博女工数据灌水,这个争的本质,都是要给自己的偶像挣一个排面。



只不过,曾经的音乐市场足以让当年冒出头的歌星们健康发展。粉丝无论通过造势和吵架给偶像营造出多大排面,终究也只作用于自己内心的满足感,而不会真的和偶像作品与实力的含金量发生多大关联。


如今根深蒂固的流量逻辑里,粉丝无微不至的呵护反而像一层茧,将他托举在可以触及到资源、商业合作的高处,却也塑造了一个与现实割裂的乌托邦。


不过,今天赢了这场battle的中老年粉丝也大可不必哀叹“年轻人就这么完了”。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蔡徐坤和他的粉丝被全民围攻更不是什么新鲜事。


自诩为“大众”的群体,和某一个风口浪尖上的粉丝群体,这二者之间的战争或许永远不会消亡。


在蔡徐坤之前,众矢之的是被称为顶级流量的“四大三小”。


再之前,是BIGBANG、EXO、SuperJunior等在国内大火过的韩流明星。


当年,由粉丝生态而起的矛盾曾经几度引发帝吧、魔兽世界吧等直男密集型贴吧发起爆吧攻击,也算是当年具备时代特色的行为艺术了。



再往前,被炮轰的总是那些通过选秀出来的高人气新人。


他们实力不过尔尔,出道全靠粉丝支持,不管是支持的还是谩骂的,他们受到的待遇俨然就是当年的流量明星。


曾被恶毒嘲笑的武艺粉丝应援↓


再再往前,或许许多人已经忘了或者不想承认,被“主流”抨击、象征着当时年轻人品位乙烷的,正是在长辈眼中那个又不好看、还根本听不清在唱什么的周杰伦。


当代年轻人追捧的流行文化,永远都会受到上一批掌握流行文化话语权之人的严苛审视,纷争在所难免。


在被互联网拎着高速前进的时代,后者愈发容易有一种错觉,觉得时代是突然变坏、突然断代,有些纯粹是突然被打碎的。


然而可能并不是。


就像这两天的纷争里,大家都在感叹“曾经的华语歌坛多好,什么都是实打实的”,却随着周杰伦和假数据的陈年往事又被提及,许多人才想起、或者刚刚得知——


其实早在十年前,周杰伦就怼过有些唱片公司为了旗下艺人的销量“买榜”,而被怼的陈泽杉解释说自己这么做,也是因为大家突然都在走这种“捷径”,用这些并不真实但博人眼球的数字制造话题。


来源:南都娱乐周刊,2010


或许很多被视为“坏”的事情,都是慢慢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生长的土壤,直至今日这个被裹挟其中的人已经难以和外界对话的境地。


从“中老年粉丝”当年的疯狂到现在最新年轻人粉丝的疯狂,其实追星心理中那些集体无意识的狂欢、排除异己的极端心理和自我投射都一脉相承,却在今天这个被刻意引导的畸形环境中有了变异的表现形式。


当又一次的战争落幕,或许胜利的一方更该追问的不是怎么打倒下一个蔡徐坤,而是总能诞生下一个蔡徐坤的土壤,如何才能不那么让人容易疯狂。




·一 周 热 点 回 顾 ·



点击“在看”

给Vista也打个榜吧!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