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有陈光标,后有孙宇晨

2019年7月23日08时52分内容来源:商业人物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


作者:彭梁洁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巴菲特的两个客人


假如慈善午餐如期举行,不知近90岁高龄的巴菲特先生是否还能记起,眼前这个意气风发的90后年轻人Justin Sun,跟自己多年前在中国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位商人有相似之处。


2010年,那是巴菲特第二次来中国,以慈善晚宴之由。当时企业家捐赠之风在中国还未盛行,在众多因为担心被“劝捐”而拒绝出席的富豪中,陈光标宣布“裸捐”,随之脱颖而出,轰动一时。


其实早在一年前,这位“中国首善”的名头就远渡重洋传进“世界首富”比尔·盖茨耳朵里,盖茨约陈光标在北京进行了一次私人会面,两人相谈甚欢。于是一年后的慈善晚宴,盖茨带来了自己同样致力于慈善事业的好友巴菲特,还把陈光标引荐给他。


晚宴上三人留下的合影中,身家不及左右二人零头的陈光标因“裸捐”义举站在了C位。相比之下,孙宇晨取消午餐,错过与股神合影的机会,其代价就是只能继续保留微博首页人工合成的二人同框图了。


根据套路,网友们已经替他想好了这波炒作的标题:第一个爽约巴菲特的男人。最精彩的评价莫过于:3000万的费用,硬是让他整了个连续剧,炒出了3亿包年的热度。


姜还是老的辣


他就像一颗定时炸弹,从不按套路出牌,随时可能做出惊人之举。这句话可以用在十年前的陈光标身上,也可以用在十年后的孙宇晨身上。在享受被关注、抓住每一次蹭热点的机会、被质疑“作秀”这些方面,二人颇为相似。


在“更改时间”这件事上,面对陈光标这位前辈,孙宇晨团队取消、更改午餐日期的行为根本不值一提——为了做慈善,2009年那个大年三十,陈光标在5.12地震纪念碑前宣布将自己的生日纪念日改为5月12日。①


似乎没有什么是陈光标不能为慈善而改变的。2011年,为倡导低碳生活,陈光标宣布举家完成改名——自己改名为陈低碳,老婆改为张绿色,两个儿子改名为陈环保、陈环境。①


二人都采取了“蹭热点”这一最具性价比的宣传手段,尤其是当热点包含最能调动群体性情绪的因素时,效果尤佳。以下举几个例子。


今年2月,孙宇晨在微博上宣布,为救人而伤及施暴者的赵宇提供总计1000万元的支持计划,“伸张正义,100%达到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最终赵宇被免予起诉,孙宇晨还是向其捐款10万元,转手在微博上晒出了转账记录。


他还出现在上个月小鹏汽车的维权事件中,在微博中称:所有对小鹏汽车补偿方案不满意的用户可以就此起诉,我个人补贴80%法律费用直至官方给出满意解决方案。此举可谓一箭双雕:在此前孙宇晨与王小川的交战中,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站在了王小川那一边,孙宇晨此举也算报了一箭之仇。


孙宇晨微博截图


相比孙宇晨选择的热点五花八门,偶尔还出于其他目的,他的前辈陈光标则是目标明确且一目了然。


钓鱼岛事件里,陈光标先是在 “陈光标好人”系列有机食品启动仪式上宣布:“愿把卖有机食品的第一笔资金捐给人民军队,用于捍卫钓鱼岛国家主权。”接着,又对钓鱼岛事件中部分人的私家车被砸给予“以旧换新”,为43个家庭赠送了43辆价值12.8万元的吉利帝豪EC8。①


在互联网还不发达的年代,陈光标发挥了“在场”的优势,足迹遍布大江南北。此外,这位企业家可塑性极强,形象多变,扮演过的角色众多:


他扮过雷锋;他在环保活动上效仿当年谢霆锋摔吉他的姿势,将现场的铅酸电池电动车砸碎,以表明自己的态度;他还扮过交警,跑到南京闹市口维持交通秩序;在贵州毕节举办个人演唱会,向毕节实验区捐赠1000只羊、2000头猪、113台农用机械……数不胜数。


可见,无论是在四两拨千斤的能力还是在想象力的丰富程度上,在这位前辈面前,90后少年孙宇晨都还有很大进步空间。


4月刘强东事件之后,孙宇晨心血来潮,声称想投资1亿拍一部电影,名字都想好了,叫《明州记事》,在好事网友的建议下,又想了一个英文名《Romance of Minnesota》。


在拍电影这件事上,前辈陈光标身上也有经验可供分享,他当年可是为“城市无车日”拍过宣传片、当过导演的人。当年媒体是这么报道的:


伴随着“忽忽忽”的声音,锋利坚韧的“机械手”毫不犹豫伸向下方的黑色奔驰,刺穿车身,砸破玻璃,随即将整个车子压扁……


陈光标亲手操作,将自己在事业起步阶段买的、“特别有感情的”奔驰S600当场销毁。他还告诉记者,今年砸奔驰,明年还要砸宝马。②


画面足够震撼、人物心理活动足够复杂、还为故事的下一步进展埋下伏笔……陈光标在电影导演方面的经验传授给孙宇晨也是绰绰有余。


此外,陈光标用真金白银制造视觉冲击力的杀手锏是生活在手机支付时代的孙宇晨难以想象的,后者只能在微博上挥金如土,通过电子转账寻求“撒币”的乐趣。


陈光标一定体验过钞票握在手里时给人带来的心理满足感,并以此为心理学依据运用在自己的慈善事业中。他经常奔赴灾区、敬老院、各种捐赠现场,将一张张纸币派发到每个人手里,博得一个远超纸面价值的几万几十万所带来的影响力。


他还爱跟现金合影。最广为流传的照片中,他站在刚从银行提出来、堆得半人高的钱墙后面张开双臂,享受被金钱点亮的“首善”光芒。数额最大的一次是15亿人民币,重达16吨。


难兄难弟?


照片中的孙宇晨有一双无法掩饰成功欲望的眼睛,他如今的年少有为(如果仅以财富来衡量)就是由这种欲望驱动并达成的,对他来说人生只有成功这一个选项,而钱是衡量成功人生的唯一标准。


这一点跟陈光标不同。虽然二人都并非什么“二代”,但孙宇晨至少出生在一个小康之家,而陈光标的生长环境更加恶劣——他的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因为极度贫困先后饿死。他的成功是被强烈的求生本能引领的,脱贫始终排在“致富”之前。


不管是否出于作秀,陈光标声称:“在巨富中死去是一种耻辱”;而孙宇晨在微博里说:有钱人的快乐就是那么朴实无华且枯燥——显然,他享受这种用钱操控游戏规则的快乐。


陈光标曾说,他不仅想做中国首善,还想兼得首善和首富之名,但他的行为无法自圆其说。


据报道,2009年陈光标的公司黄埔再生净利润为4.1亿元,陈光标捐出了3.13亿元,占企业利润的77%;截至2012年7月17日,他的捐款总额超过20亿。③


这笔钱不是一个小数目,即便放在十年之后、不久前发布的《2019胡润慈善榜》上也能挤进前十。但看看那些上榜的企业,慈善款项在企业利润中占比绝不会超过十分之一。对于一个企业家来说,将企业发展的大部分利润用作慈善,这算不上有利于可持续发展的、值得鼓励的做法。


高调慈善最终引来他意料之外的结果:经记者调查,陈光标捐赠数额注水、捐赠用途不明、公司财务造假等问题纷纷浮出水面。如今的陈光标,已经在媒体上销声匿迹。


而就在孙宇晨宣布取消巴菲特午餐不久,就被《21世纪经济报道》曝出涉嫌非法集资、洗钱、涉黄涉赌,不知下一步命运将走向何处。


参照陈光标此前颇具传奇色彩的创业经历,我们似乎有理由相信,他很有可能在企业经营方面有更大作为,继续活跃在如今的企业家舞台上。但他最终扭转了方向盘,将自己的人生之船带向另一个航道。由此更加印证了,最终决定一个人能否成功的,不是他的聪明头脑,而是思想和眼界。


9年前的那场晚宴,巴菲特谈到“我为什么捐掉99%的财富”,背后思考之理性、逻辑之严密但又不乏善意,让人印象深刻:


第一点,(裸捐者)意味着放弃看电影、去餐厅就餐或其他个人享乐。相形之下,我的家人和我兑现捐赠99%财富的承诺则不需以牺牲需要或想要的东西为代价。


第二点,这一捐赠也不会让我放弃最珍贵的资产,即“时间”。我所能做的,就是拿出一大堆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票凭证,这些“提款存单”变现之后可以换成各种资源,从而让那些没能抽中人生上上签的人获得些许补偿。


第三点,我和我的家人不会为我们的非凡好运感到罪恶,相反,我们充满感恩。假使我们把多于1%的财富花在自己身上,我们的幸福感和成就感并不会因此加强。然而,剩下的99%财富却能对他人的健康与福祉产生莫大影响。这一现实为我和我的家人指明了道路:留下的财富够花即可,其余则赠予社会,去满足更多需求。


也许作秀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超出自己能力范围、未经理性思考、无法承担后果的作秀。


看到孙宇晨因病取消巴菲特午宴的消息后,我的一位同事实在没忍住,在微信群里丢了一句脏话,扬长而去。

参考资料:

1.《中国首善陈光标,高调慈善倡导者》

2.《我想砸车,没奔驰—陈光标当众砸奔驰车被指作秀》中新网

3.《陈光标称希望劝盖茨和巴菲特为中国捐1000万》 东方早报




延伸阅读

* 图片购自虫图、视觉中国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