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欧洲古董表之前尘往事

2019年8月08日05时43分内容来源:中国宝石杂志

美好时代银制胸针、纽扣两用怀表

自古以来,中国就传颂着“一寸光阴一寸金”的诗词。那么,“一寸光阴”又代表着多长时间?自日晷成为中国古代的计时仪器之始,“光阴”便成为晷针在晷盘上留下的时间长度。因此,自古以来人们在探索宇宙之际,时间的概念便是其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在此,从事多年古董钟表拍卖、旅居法国的王诗剑女士便在这浩瀚无垠的宇宙中,摘取一段极为闪耀的时空节点呈现于观者面前——它便是欧洲古董表之前世今生。


欧米茄20世纪70年代与艺术家Andrew Grima合作腕表


钟表文化·重启尘封的记忆
对于宇宙的定义,庄子曾言:“上下四方为宇,古往今来为宙。”即,前者是空间的概念;后者则是时间的概念。因此,在中国古代先哲看来,时间与空间才是构成宇宙的两大组成部分。缘何在此强调时间的概念?事实上,就古董表而言,它有一个更加广泛的名字,古人将“表”又称为“计时器”。它不仅包含钟与表,还容纳了很多旁支,如:古埃及人记录时间,是采用滴水的方式来记录。在中国,最早的与记录时间有关的便是日晷,它运用太阳投射的光影来记录时间。
日晷,通常由晷针和晷面组成。利用日晷计时的方法是人类在天文计时领域的重大发明,该发明被人类沿用数千年之久。但有关日晷的早期历史尚不清楚,据悉,最早的可靠记载是《隋书·天文志》中提到的袁充于隋开皇十四年(594)发明的短影平仪(即地平日晷)。在此,王诗剑向观者所展示的是一个标杆器的日晷。在西方国家,据有关史料记载,早期应用日晷的年代约在1450年。但日晷的使用有诸多弊端,它所呈现的时间并不精准,倘若遇到阴雨天气,就无法知道时间的变化。所以,在欧洲文艺复兴时期,当科技冲击着中世纪的愚昧之时,人们开始逐渐思考,人类该如何探索太空、如何掌握时间的变化。而最早制作出探索时间的仪器,则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一位医学家。这件仪器共有两个盘,分别代表太阳与五大行星的运行轨迹,这位医学家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了解时间和记录时间。

搭载伯爵12PC机芯的18K黄金腕表

谈及古代欧洲记录时间的种种方式,值得一提的便是在欧洲布拉格广场上的地标性建筑——布拉格的钟。相传,在这个精妙绝伦的钟做好之后,这座城市的主人担心其他的城市效仿,于是他就将制钟师的眼睛刺瞎,结果使这座钟失灵之后,有两百年的时间都无法被修复,直至两百年之后,才有人将它修复成功。


搭载江诗丹顿超薄手动1003机芯的怀表


瑞士·世界名表之缘起之地

众所周知,瑞士,是世界众多名表品牌的诞生之地。回首瑞士钟表的发展史,痴迷于瑞士钟表的收藏者们可曾知晓,当下可以佩戴、所熟知的瑞士制表业来自哪里?这一被世界所津津乐道的产业链几乎都来自瑞士那两条山谷:汝拉山(Jura Mountain)和汝山谷(Vallée de Joux)。
汝拉山(Jura Mountain),是较大的中部欧洲高地,在法国和瑞士的边境。东北—西南走向,长约360公里。从18世纪开始,汝拉山形成钟表工业的主要中心。该区域的瑞士钟表工业与瑞士钟表发源地日内瓦和汝山谷强调手工修饰和擅长复杂功能的特点不同,以工业化集中生产模式为特征。
汝山谷(Vallée de Joux),又称钟表谷,位于日内瓦以北,因其海拔高度达1000多米,致使该地区冬季极寒,因此这个山谷又被称作“西伯利亚沃州”。从日内瓦向汝山谷,延展到纳沙泰尔,这条线路是瑞士钟表业的发祥地,爱彼、宝珀和积家等品牌的钟表厂在此地。历史最为悠久的汝山谷,以传统的手工制作模式为主,汇集众多以超复杂的制表工艺闻名于世的顶级钟表品牌,如有宝玑、真力时、江诗丹顿等。

20世纪70年代末,伯爵搭载9P机芯的超薄白金手工腕表

由此可见,上述便是人们已知的最早怀表的缘起之地。几乎从文艺复兴之后,贵族阶层在长途旅途中,他们都会随身携带一支超大的马车手表,这种表通常只有一根时针,因此只能将时间定位在小时,无法精确到分秒。如在百达翡丽博物馆中,就有这样几枚展品。在当时,为了校正表的精确度,制表师需要在旁边制作一个日晷,用日晷来校正钟表,可见当时钟表机械制作水平相当低。
在王诗剑的众多藏品中,其中一枚手表,是王诗剑收藏得比较早的藏品,制作时间约为1637-1650年间,有时针和分针两根指针。直至1776年,人们才开始制作三根指针的钟表。说到此处,需要提及一位制表大师,他与著名手表品牌宝玑(Breguet)的创始人阿伯拉罕·路易·宝玑先生齐名,这位制表大师对钟表最大的贡献就是将手表背后的整块大夹板变成若干小夹板,这样,无论是在调时还是在维修都有很大的进步。至19世纪初期,制表界普遍放弃使用整块大夹板,而是采用很多分夹板,为现代制表业奠定了基础。

1830年左右两问动偶青宫怀表


提及瑞士源远流长的制表业,其中一个极具代表性的顶级品牌当属宝玑(Breguet)。众所周知,陀飞轮是由宝玑先生所发明。事实上,陀飞轮只是手表上一种针对地心引力的微调装置,以怀表为例,为何怀表要放在衣兜里?那是因为它需要与地面保持垂直,这样的方位会使手表受到地心引力的影响。而陀飞轮则是促使钟表零件转动起来的装置,它可以对抗地心引力的影响。宝玑先生最初曾打造了七枚陀飞轮手表,目前,宝玑博物馆收购了其中一枚陀飞轮手表。
宝玑先生也专门为女士出席晚宴之时打造的一种淑女怀表,整件表打造得非常精美,出于社交礼仪的考虑,这种手表不必拿出来才能够看到时间,而是只要在衣兜中摸一下这枚表,镶嵌着钻石的表盘就会转动,表盘最终停止的位置,就能告诉佩戴者的时间,它在佳士得、苏富比拍卖会上都出现过。此外,宝玑先生制造的最复杂的一枚表就是玛丽皇后怀表,它是专门为路易十六国王的妻子定制而成。

20世纪70年代江诗丹顿蓝宝石高级女装腕表


尽管在历史的沧桑巨变中,很多欧洲百年品牌也难逃大浪淘沙的厄运,但对于这些欧洲的百年品牌有一点非常令人敬佩,那就是家族产业始终都有家族的人为之奋斗。虽然,目前的宝玑品牌已经脱离了宝玑家族,但宝玑先生的七世孙而今还是宝玑博物馆的馆长以及整个集团文化的传承馆长。
随着社会的进步,以及制表技术的不断演进,历史上出现了两位改变钟表用钥匙上弦的关键性人物。他们就是百达翡丽的创始人之一阿德里安·翡丽先生(Jean-Adrien Philippe),与积家的创始人之一安东尼·勒考特(Antoine LeCoultre),这两位制表大师开创了无匙上链的钟表制造业历史。而百达翡丽之所以能够走到今天,是因为当时除了该品牌创造“无匙上链”,并在1845年申请了瑞士专利之后,又在万国博览会上吸引了维多利亚女王买下一枚怀表,自此百达翡丽品牌名声大噪。此外,百达翡丽也以开创之举为匈牙利女王将一块怀表嵌在手镯上,由此成为腕表的早期雏形。
谈及腕表,可以说,它是专为女士参加某些社交活动而打造的产物。最早的腕表,专为方便女士参加舞会而制作,它其实是一块怀表的机芯,将该机芯镶嵌在手镯上就成了腕表。在此,王诗剑展示的一件藏品,就是制作于1890年前后的早期腕表。
纵观瑞士名表品牌的创建史,机械机芯的打造绝对是各家在市场竞争中不可替代的核心价值的体现。其中,伯爵家族对于超薄机芯的研发与打造可谓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尽管伯爵家族的历史可追溯1873年,该品牌起源于伯爵家族的一位制表师,但其真正的品牌建立则始于1943年。直至1960年-1970年间,是伯爵品牌发展的巅峰时期,在此期间,伯爵打造了9P机芯,这批机芯的厚度仅有2毫米,是当时全球最薄的机械机芯。为了搭配服装首饰的需求,超薄机芯为钟表增加了很多可装饰的空间。在第二次世界之后,西方国家的经济开始飞速发展,彼时,越来越多的人渴望能够佩戴首饰腕表、装饰腕表,这就为伯爵超薄机芯的打造提供了足够大的市场需求空间。随后,伯爵又相继打造了12P,该机芯是伯爵历史上开始在男表打造方面的一个创新。因此,伯爵腕表一直以来,都以超薄机芯而闻名世界。
近年来,伯爵表的涨势非常迅速,因为近两三年间,伯爵又重新推出了他的一个经典系列,该系列在20世纪60、70年代就被当时美国总统夫人杰克琳佩戴过。当这一系列再次被推出之时,已经不是用9P超薄机芯打造而成,已经运用56P的石英机芯制作。但由于价位非常高,导致伯爵古董表市场的增长非常快。


Charles oudin品牌拿破仑三世时期精美珐琅怀表


面面观·欧洲古董表之收藏
在钟表收藏市场中,很多国人都会有这样的疑惑:即如何看待古董表与二手表之间的年代划分界限?古董表与二手表之间的差异性有何体现?对此,王诗剑坦言,这一问题对于每个人而言都有自己的理解,但于她而言,所谓古董表与二手表的年代划分界限是从石英革命开始的。20世纪60、70年代,是古董表百花齐放的时期,由于石英机芯首先由瑞士人制造而成,机芯市场的垄断致使瑞士机芯一直都非常昂贵。随后,由于日本的经济复苏,该国制造业迅猛发展,在此期间,日本成功制作出了价格低廉的石英机芯,而就在日本钟表市场的不断扩张与冲击下,整个瑞士制表业身处极大的危机之中。为了保护自身在国际市场中的绝对优势,一场引发了由瑞士制表业针对日本石英机芯而发起的石英革命。在石英革命期间,瑞士制表从业人员被裁掉约6万人,仅剩三分之一的就业人员,其中仍有很多人面临着失业的危机,众多知名品牌在一夜之间走向消亡。这就是为什么众人皆知的诸多品牌都是在20世纪80年代之后才涌现出来的原因。
这场革命风暴虽然给绝大多数瑞士制表从业者带来灾难,但其毫无疑问在欧洲钟表史中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其最大的意义就在于,石英革命成功阻止了发展势头迅猛的日本机芯市场占据全球顶级制表业的头把交椅。关于瑞士钟表业应对石英革命的措施,其最突出的特点就是汇聚各方力量,一致对抗日本品质优良、价位超低的石英机芯,由此成功守住瑞士制表业在全球钟表市场的地位:
例如:Swatch品牌的诞生,就是瑞士为了与日本抗衡所创立的品牌之一,该品牌所打造的石英表不仅时尚且价位超低,而且该品牌还与银行合作,所以逐渐巩固了自己的市场地位,建立几大奢侈品集团,如江诗丹顿、宝玑、宝珀等著名奢侈品品牌,都是在该集团内创立而成。这就是为什么说石英革命是古董表与二手表之间的分水岭。因为石英革命之后,欧洲的生产方式发生了重大的改变,在石英革命之前,瑞士更多是家族式的手工工坊,做工精良,但出产率低;石英革命之后,由于更多的是集团化的商业运作,因此更多的是大规模、批量化的生产。
就古董表与二手表之间的差异性而言,显然古董表拥有其独特的属性,这主要源于古董表所具备的几大要素:第一,从时间来看,古董表的特点之一一定是年代久远的老表,但并非所有年代久远的表都是古董表。这要看这枚表所处的时代背景,是否为稀有的、限量的、是否具有收藏价值。有些表在当年由于产量大,没有收藏价值,它就不能成为古董表。第二,制作精美,能够代表一个时代的工艺特点。比如伯爵腕表,就是超薄机芯著称于世,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全球腕表品牌都在追求超薄化,而伯爵品牌显然就是那一时代的象征。第三,具有一定的特殊工艺性,也具有收藏价值。如王诗剑所收藏的这块手工打造、镶嵌9P机芯的白金伯爵腕表,表盘在不同光线下,能够呈现出不同的色彩效果。第四,特殊机芯的表,也具有收藏价值。在每个年代的特殊机芯的表都具有收藏价值。如江诗丹顿的1003机械机芯,直至今天也是全球最薄的机芯之一,而且江诗丹顿至今也还在出售搭载1003机械机芯的腕表。第五,具有特殊造型的表,具有一定的收藏价值。第六,真、全、少。真,即货真价实。全,即品相要完整,不仅表身保持完整,还包括证书、包装盒、保修卡、甚至是购买发票。所有零部件都是原装,未经过维修更换。这种表的收藏价值会更大。

20世纪50年代卡地亚定制祖母绿女女表及设计手稿

此外,判断瑞士古董表,还需要留意瑞士钟表的几大评价标准:首先是日内瓦印记,它是精美度与工艺性的印证,日内瓦印记有12项非常严苛的标准。在瑞士的机芯中,好的腕表都会刻有日内瓦印记。如江诗丹顿这一品牌,70%的腕表都可以拿到日内瓦印记;其次是天文台印证——COSC,尤其是运动品牌的腕表,都会刻有天文台印证,它是钟表精准度的印证,如劳力士腕表,100%都会参加天文台印证。
最后,谈及西方国家与中国古董表市场收藏的发展现状的差异性,王诗剑指出,古董表的收藏拍卖市场的土壤在欧洲,其次就是美国市场。而中国内地对古董表收藏市场的认知在近几年只是刚刚起步,未来肯定会逐渐发展得更好。
与此同时,王诗剑坦言,对于欧洲成熟的古董表收藏市场的而言,他们有太多的成熟经验值得中国去学习和借鉴:
第一,主要表现在欧洲钟表市场非常稳定;第二,该市场的根基非常坚实,欧洲古董表的文化不仅表现在拍卖、收藏领域,也并非只有收藏家、收藏爱好者才去接触古董表,事实上,更多的欧洲中产阶级以上的家庭都有渗透,他们日常会佩戴古董表,也会在特殊纪念日购物古董表赠送家人。也就是说,它是属于整个社会的。第三,欧洲古董表的价格体系非常完善,且具有严格的法律保障。第四,欧洲古董表市场还具有完整的专家与监督体系。不仅是拍卖专家具有决定性作用,还有各个行业的司法专家、监督机构、海关等整个体系也非常成熟,从制度上也保证了这个行业无法造假。第五,欧洲古董表市场有着强大的专家队伍,而且很多专家都是家族世袭,他们拥有几十年的经验积累,因此,这一行业的知识体系也非常成熟完整。第六,欧洲拥有一套成熟的奢侈品管理体系,事实上这是一套营销体系,即用商业思维打奢侈品经营的战役。这也是在石英革命期间,为何如此强大的日本最终也没有取代欧洲瑞士制表业的重要原因之一。故此,近年来,欧洲古董表市场每一年都在上涨,涨幅均在6-7个百分点,这也足以证明该市场的稳定性。且在整个古董收藏市场中,古董表的收藏尚属一块洼地,未来的上升空间还非常巨大。


王诗剑
法国巴黎高等商学院奢侈品管理硕士。2012年,法国艾徳(法国第一大拍卖行)钟表估价团队成员;2013-2015年,巴塞尔国际钟表展世界独立制表人协会中国区联络人;2013年至今,参加欧洲、美国拍卖会近3000场,多次与各大博物馆出价竞争(百达翡丽博物馆、江诗丹顿博物馆、拉绍德芳世界钟表博物馆、梵克雅宝博物馆和宝玑博物馆等);曾为《名表》杂志专栏作者。2015年,在巴黎创立SHIJIAN STUDIO时间工作室,主要经营古董计时器、怀表、腕表和座钟等。

撰文/编辑/刘丽鸣

- END -


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本公众号并注明出处。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国宝石》APP,

开启电子阅读新体验!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