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430:倔强

2019年8月09日09时37分内容来源:电子竞技

在刚刚公布的TI9解说名单里,Ferrari_430赫然出现在其中。


但如果可以,430一定希望以更具挑战性的方式出现在TI9的赛场上。一个月前,他还和队友战斗在一线,战斗在TI9的中国区预选赛上,尽管最终他还是和自己的第六次TI正赛之旅失之交臂。


而如果说曾经他还有着让人闻风丧胆的实力的话,现在,大概根本没有谁相信他会成功,哪怕他一直不停地复健身体,适应版本,顽强地和时间抗衡——毕竟,他已经淡出了职业赛场三年时间。



430的倔强在他刚出道不久就显露无疑了。


2011年,现在久负盛名的TI还只是在德国科隆游戏展的一角里一个简陋的比赛。拥有ZhoU、xiao8、ddc、Sansheng和430的CCM阵容不可谓不具潜力。


但彼时DOTA圈正在经历从DotA转型到DOTA2的阵痛,圈内几乎没有人相信有DOTA2比赛愿意拿出100万美元奖励给选手。抑或是没有人愿意顶着高延迟登录还没有国服的DOTA2进行训练。


除了430。


在当时的CCM中,只有430倔强地相信着。顶着足足有好几秒钟的延迟,他不断地练习DOTA2。后来的结果是,TI1中,颇具夺冠实力的CCM只与俄罗斯的M5战队并列获得了第5名。据后来的复盘,因为队友疏于练习的愚蠢失误,430和ZhoU大吵一架,“差点打了起来。


7年前的西雅图贝纳罗亚音乐厅,430开始震惊世界。在对阵DK的一场比赛中,他操刀圣堂刺客,追击rOtK的蜘蛛。尽管圣堂刺刀利用自己的破隐一击打了蜘蛛半血,但利用蛛网,rOtK的英雄进入隐身状态准备逃离。所有人都觉得圣堂已经没有办法击杀蜘蛛了。


除了430。


凭借灵性的走位,430操作圣堂用灵能之刃的被动三次弹射到了rOtK的蜘蛛。伤害足够。在没有真眼的逃跑路径上,隐身等于无敌的情况下,蜘蛛被击杀了。那是巅峰的430,那是当打之年的“钢琴手”。


今年年初EHOME人员动荡的时候,当年被击杀的rOtK在一次直播中答水友问:“听话的鹿乃(EHOME不活跃中单ASD)和年轻的轮子(430)”他会选谁?rOtK毫不犹豫:“年轻的轮子他不叫轮子,叫Ferrari!



正是在那一年,iG称王,“钢琴手”加冕。亚军Na’Vi战队里高大的Puppey在颁奖时刻将430一把举起,甚至还配合那些原本支持Na’Vi的粉丝为iG呐喊的节奏颠了几下。瘦小的430怀抱着五星红旗,在制高点享受着荣誉,实现着自己。


TI3低迷之后的接下来几年,中国DOTA里老将意气风发,新人层出不穷,老带新的组合摩擦出的火花正盛,国内外大小赛事也为人才的遴选提供了丰富的平台。被奉为“最好(best DOTA)”的中国DOTA一时间风头无两,CTY、Maybe等崭露头角的年轻中单开始成为粉丝追捧的对象。


iG战队却开始出现了动荡。一号位从ZhoU换成Xi又换成BurNIng,三号位YYF走上了退役转型的道路,辅助位置上Faith和ChuaN也相继离去——几乎所有人都离开了。


除了430。


尽管他的职业轨迹随着不稳定的iG一起走上了下坡路,但他一直倔强地坚守在iG。


2016年的TI中国区预选赛,430带着四个新人战斗到了淘汰赛阶段。最终在败者组的比赛里,面对VG战队的强力阻击,哪怕是圣剑在手,430操刀的美杜莎依然倒在了泉水边,眼睁睁地看着基地的破碎。如同他自己,倒在了TI正赛的门口,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五年在同一支队伍征战TI记录的戛然而止。


那一年也成了430职业生涯的分水岭。TI6以后,疲惫的他淡出了职业赛场。


如果有平行时空的存在,如果再给430一次机会,或许即便2016年无缘TI,他也不会选择离开职业赛场。而尽管如今的他已经不再是天之骄子,却依然会倔强地说出,“我发现我仍然对DOTA2充满激情,我想要继续打职业。


但这一次,他的倔强并没有再次把他奉向神坛。从他回到职业赛场的那一刻起,无论他多么不服老,无论他回归的念头多么强烈,粉丝间不间断传递的都是对他实力的质疑。


俱乐部的人说430拒绝听到一切关于“老”的言论。在一次接受国外媒体的采访中,430说“中国DOTA拥有最悠久的历史和传承。所有职业玩家都认真对待每一场比赛,绝不服输。


带着这样的倔强,他归来,他奋起,他尽力去弥补丢失的三年时光,他尽力去征服那块他曾染指过的失地。


几个月前,EHOME管理层赤司微博讲的一个故事看哭了一众老粉丝。备战PIT Minor的高强度训练阶段,430随着队伍飘忽的状态动荡起伏,也默默接受着无论是来自队友还是来自版本的、对昔日钢琴手的苛责。出发前夕的一天深夜,偶然经过的赤司发现训练室灯火通明。时针即将指向凌晨4点,亮着的一块屏幕边上是几乎吃尽的零食和已经饮尽的水。


图源@Galahad赤司


这个再过半年即将年满30岁的老将,独自一人,正带着眼镜专注于面前的一方乾坤,无视将明之天际,倔强地妄图扭转似乎对他来说已经将要逝去的时局。



杂志购买方式: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