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最会玩的时尚杂志,居然公然抄袭同行?

2019年8月12日02时39分内容来源:吉良先生


关于“抄袭”的新闻,在艺术创作领域似乎一直都不绝于耳。


最近,又有不少的人和事陷入了抄袭的泥沼之中。比如 Ed Sheeran 和 Justin Bieber 的新单曲《I Don't Care》,就被网友质疑抄袭了英国天后 Cheryl Cole 在 2014 年发行的同名歌曲《I Don't Care》。




海明威代表作品《老人与海》,最近也被报道与古巴记者 Enrique Serpa 在上世纪40年代发表的小说《马林鱼》(The Marlin)从情节到故事架构都十分相似,并且有证据证明海明威曾经读过后者的作品手稿。




在时尚界,从扒皮时尚圈“撞脸”事件从而人尽皆知的 @diet_prada——




再到依靠检举快消品牌抄袭大牌设计,成为后起之秀的 @rosa_h_f ——




他们源源不断的发布素材,足以证明抄袭的争议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用一句流行语来概括为——人类的本质就是复读机。


不过,在“抄袭原罪”的围剿运动中,也有不少反其道而行,给出另一个角度考量的。


去年,由 Gucci 与 Maurizio Cattelan 一同策划的《艺术家此在》展览,就对“复制”与“创作”之间的微妙关系进行了探讨。




这并不是要为抄袭站队或是洗白,而是在阐述模仿对创作的影响。




复述、背诵、借鉴到再创作,向来都是人们自发学习的过程。但当它被利益和商业所驱使时,便成为了我们所诟病的抄袭。




最近,又有一个将“抄袭”作为灵感主题进行创作的。那就是来自西班牙的独立时尚杂志——《Buffalo Zine》的第九期 2019 春夏特辑。




《Buffalo Zine》在这期大手笔地用了10张不同的封面,分别抄袭(致敬)了10家同行。

主题还十分“厚颜无耻”用了“Copy(Right) 版权” 一词。




不过为了避嫌,《Buffalo Zine》还是不忘加上“狗头”,在官网上阐述了这次概念的初衷——


“在这个参照、借用和二度创作无处不在的时代,人们对独特性和真实性却异常痴迷。那么,今天的原创究竟意味着什么?”




这也是为什么在这一期的杂志里,《Buffalo Zine》用封面的方式去表述“抄袭和原创”间的模糊界限。




同时还引用了 Pablo Picasso 所说的那句名言——


“好的艺术家抄袭,伟大的艺术家偷窃。”(Good artists copy, great artists steal.)

而事实上,毕加索的这句话也正是从英国诗人 T.S. Eliot. 那里“抄”过来的。




话说回来,这次《Buffalo Zine》选择 Copy 的对象可是囊括了全球范围内最具代表性的独立时尚杂志,基本上都可以组成一个时装爱好者必读 List 了。


所以,究竟是哪几家杂志登上了《Buffalo Zine》的“抄袭名单”呢?







《032c》




看到这抹标志性的红色,你肯定就已经猜到这张封面模仿了德国著名时尚杂志《032c》。


这也是当下潮流界里除了 Supreme 之外最著名的另一股红色力量。




这本刊物不仅仅单纯是一本时尚杂志,同时它还拥有自己的服装线,卖的也是很好。




因此,他们还去 Pitti Uomo 发布了品牌的 2018 秋冬系列,正式从周边产品里出圈——




从水原希子、Frank Ocean、Bella Hadid再到最新一期漂染一头金发的 Kristen Stewart。每一次,《032c》的封面都很有辨识度,选人的眼光也十分独到。




这也让杂志在不失柏林地下文化先锋性的同时,也被主流界所热烈追捧着。




对于在2001年,世纪之初时创办杂志的 Joerg Koch 而言,《032c》对文化的包罗以及视角的深入,更是他们不变的态度,以及持续受到业界追捧的最重要原因。






《Novembre》




熟悉的居中白色字体以及巨大的面部特写——没错,这就是来自瑞士的半年刊《Novembre》。


杂志由Florian Joye、Florence Tétier和 Jeanne-Salomé Rochat 于2010年创刊于瑞士洛桑。




这本杂志最大的特点要属它那独特的视觉呈现。

不同于主流杂志的规整严苛、精雕细琢的美学表达,《Novembre》则是反其道而行之,大肆宣扬所谓的“bad taste”。




各种看似失败的妆容、俗不可耐的搭配、甚至刻意地去打破原本的和谐。

总而言之,不合理对于主创团队来说才是真理。




由于对风格的塑造太过于成功,《Novembre》甚至成了这种毫无节制、不被约束、充满创意、不拘一格的美的代表。




从 Charles Jeffrey Loverboy 再到 “Dead Petz” 时期的 Miley Cyrus 都是被这种审美所“余毒”的成员。




同时《Novembre》的崛起,从另一方面也佐证了网络时代下,人们对新鲜事物的渴求。


Less Is More早已不能刺激到大众的兴奋点了。






《Double》




模仿巴黎时装文化杂志《Double》的这版封面,不但学习到了原刊的排版精髓,同时还别出心裁用《Buffalo Zine》的缩写仿制了那个标志性的圆形logo,可以说是很用心了。



不同于《Novembre》那样追求标新立异的视觉呈现,《Double》更像是圈内的文化人,摄影风格也更多以纪实为主。




除了时装摄影外,杂志内容还涵盖了文化、艺术,电影以及音乐等多方面。



每一期也都会提供有着鲜明观点和深度内容的采访和专题文章。

无论是巴黎城中的时尚捕捉——




还是为MOCA、MOMA艺术展馆的策展人以及馆长制作的肖像特辑——




或是说走就走,去到墨西哥并深入当地文化中。可以说,每一本《Double》都是内容爱好者的饕餮盛宴。





《The Gentlewoman》&《Fantastic Man》




比起上面几本来说,来自阿姆斯特丹的兄妹刊《The Gentlewoman》&《Fantastic Man》则要更为偏向人物专题性质。




已经创刊14年之久的《Fantastic Man》作为一本老牌男刊却一直保持着源源不断的新鲜感和活力。


从当红说唱歌手Tyler, the Creator再到演员 Josh O’Connor 都是他们钟情的Cover Boy。




去年秋冬刊中,他们就让往往在镜头后的 Walter Pfeiffer 来到镜头前成为模特。




2018春夏刊中,他们还邀请到摄影师 Mark Peckmezian 拍摄了8位有着年龄差异的素人男性,去诠释“For Young and Old”的主题 ——




之前,《Fantastic Man》还以葡萄牙的渔民们作为封面人物,聚焦生活中的不凡男性们。


不仅仅是名流或是设计师、艺术家…… 每个人都可以是“Fantastic Man”。



同主打情怀的《Fantastic Man》相比,《The Gentlewoman》的人选则要更加的“强势”一些,甚至被认为有着强烈的女权倾向。


无论是流行天后Beyoncé、Adele——




还是新浪潮电影之母 Agnes Varda,甚至到苏格兰首席部长Nicola Sturgeon,都在采访之列。




《Buffalo Zine》这次的封面人选也十分妙,分别是法国版《VOGUE》前主编 Joan Juliet Buck;




以及意大利著名情色男星Rocco Siffredi。


Rocco Siffredi更是带着自己的两个儿子一同出镜,画面依旧很是香艳……







《System》




不过要说在这十张封面中最最契合“Copy”主题的,还要属模仿伦敦时装评论杂志《System》的这一封。


熟悉《System》的人都知道,这本杂志向来都是走“行业深度报道”路线的。




最近一期,主创方就破天荒的邀请到倪妮、范丞丞、Angelababy代表不同品牌登上封面。意在探讨中国时尚市场里明星、粉丝以及品牌三方的关系。




从Muccia Prada、Raf Simons——



再到Alessandro Michele、Kim Jones等人,都是这本杂志的封面常客。




这些设计师对行业内部的发声、自我剖析、以及作品的概念阐述,也让杂志内容成为干货中的干货。


换句话说《System》就是所谓——“时尚从业者的自我修养”。




《Buffalo Zine》抄袭《System》的对应封面上,乍一看还以为请到了时尚界的女王级人物 Donatella Versace 登上封面。


结果细看才发现并不是Donatella Versace,而是一个与她极其相似的模仿者。




封面上的人其实是中央圣马丁的学生 Anthon Raimund 在自己 Instagram 所呈现的虚假形象,一个浮夸的伦敦社交名媛。




但其实他本人是一位私底下从不化妆的男性,他想要借助这个项目来表达虚拟世界的假象与人们在网络上伪装成瘾的现象。


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个封面本身也是十分双关的。



在这组封面大片的内页中,包括Karl Lagerfeld、卡戴珊姐妹在内的其他名人,也都难逃“魔爪”,统统被 Anthon Raimund 复刻了一番。







除了以上提到的这些杂志,这次《Buffalo Zine》的 Copy 对象中还有曾被誉为当下最好男装杂志的《Arena Homme+》——




1992年诞生于法国的独立杂志代表《Purple》——




以及越发模糊独立和主流界限的泛时尚杂志《DAZED》——




从始至终,《Buffalo Zine》都是站在一个幽默反讽的角度上进行创作的。就像他们将《i-D》的 “i-Deas, Fashion, Music, People” 改成了“Fuck, Smile, Get a life”那样,一切都充满玩味性。




这也是为什么,人们向来都会将《Buffalo Zine》形容成为最会玩,同样也是最敢玩的时尚杂志。


这本由杂志主编 Adrián González 和创意总监David Uzquiza,两人用闲暇时间共同创办完成的杂志,一直都有种“贱兮兮”的幽默感。




比如杂志网站在浏览器上的略缩Logo,直接用了一个的emoji图案——




在谷歌里搜索杂志名,域名下居然公然挑衅主流大刊,叫嚣“传统时尚杂志完蛋了!”——



他们可以让男神 Tony Ward 化身脏兮兮的流浪汉去街头大露股沟。




鼓励人们穿上所谓的高级时装去海滩上捡垃圾,但并没有拍出任何违和感。




甚至还将一大帮人带去宜家里睡午觉,直击迷惑行为大赏。




不过,他们最著名的事迹还是让 Oasis 乐队主唱 Liam Gallagher 的儿子 Lennon Gallagher,穿着 Blur 乐队的T恤登封,惊呆了所有人。



要知道这两个乐队可是死对头。对此,Liam Gallagher的小儿子 Gene 还在推特上幸灾乐祸“有人要挨揍了。”




不要以为《Buffalo Zine》只会哗众取宠耍花枪,它可是在2017年夺得 Stack 年度独立杂志大奖的呢。




在这个内容为王的时代里,“创意”是《Buffalo Zine》大放异彩的利器。

其中最突出的就是作为一本有着 DIY 内核的Zine(小众杂志),其内容和形式上的超高自由度。




从诞生至今,每一本《Buffalo Zine》都是独一无二的。


创刊时,它明明就是以廉价旧报纸形式出现——




之后却在第三期时却摇身一变,成为一本装帧精美的维多利亚时期风格故事书——


之后更是出现了街头画报、充满商业气息的产品目录、80年代假日旅行宣传册等多种形式。


有时候它是一本家居杂志,有时候它又化身“秀色可餐”的美食刊物。


你要问我,下一本《Buffalo Zine》会是什么样的,估计只有脑洞大开的主创人员才知道吧。




就像是当我们看到最新一期“Copy(Right) ”主题以抄袭同行作梗时,只能哭笑不得的说到:“好吧,这很Buffalo Zine。”




即使惨遭“剽窃”,大方的同行们还是毫不吝啬自己的溢美之词。


《i-D》甚至形容《Buffalo Zine》为:“One of fashion’s most unique, fun, loveable, and exciting publishing projects.”




“纸媒寒冬”四个字,相信不但是我说腻了,估计大家也都听腻了。

没错,眼下并不是以时尚杂志为首的纸媒的最好时代。甚至,那个黄金年代也很难再次重演。




但是纸媒真的会走到尽头么?我认为不会。

至少像《Buffalo Zine》以及上面所说到的这些优秀时尚杂志,它们依旧保持着充沛的创作力,并越来越多的被主流大众所熟知喜爱。




说到底,形式会随着时间的推进而更迭。

但优质的内容和创造力,永远都会是被时代所需要的。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所有者,文字为博主原创。

本期文字助理:Milo

作者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作者



向来不毒舌,内心充满爱的吉良先生微信公众账号,会精选过去未来从前以后的所有时尚界、美容圈、科技业,以及旅行、美食等相关生活领域里的有趣内容,以不负责任的弹幕式吐槽来添加个人观点。

基本是一个无节操也不靠谱的资讯平台,甚至偶尔偷懒时会以(自认为)迷人的嗓音来跟大家插科打诨。如果这样的人你都感兴趣,那么请记得关注本平台。

三种关注方式请任选:

1.直接点击文章最上方作者名,即可一键关注(强烈推荐)

2.请搜索账号:mr_kira_xoxo

3.长按下图二维码识别添加: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