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刷《寄生虫》,觉得它更牛逼了

2019年8月12日10时35分内容来源:独立鱼电影

《寄生虫》上热搜了。

只是没想到是以这种方式。

一位自称住着两千万房子的TOP 5%精英人士,因为台风天需要亲自通马桶,忽然发觉人生艰难,自己如蟑螂一般毫无安全感。


一边把自己代入电影中饼叔一家的底层视角;


一边却扬言要报警投诉、找人揍楼管


大概,看不见他人疾苦的人,都会把自己代入到每个故事中最悲惨的位置吧。

她哭诉着想要的「美好的夏日」到底是什么呢?


是不管雨多大,楼管、物业、修理师傅也必须得毕恭毕敬第一时间冲过来为她修好马桶,为她提供配得上其财产、地位、身份的完美服务吗?

她抱怨的不过是,享受到的照顾还不够全面罢了。

看似同病相怜,实则毫无同理心可言。


更讽刺的是。


紧接着今天,这个号称「我的人生没有一笔不义之财」的 TOP 5%精英人士,又被曝出作品抄袭



果然现实比电影更丑陋。


抄袭指控是否成立,公道自在人心。


不服气的也完全可以走法律程序,没什么好多说的。


只是这件事情,让鱼叔得以用新的视角和态度重新审视《寄生虫》。



这部影片没有在国内上映,但却引发了极大的讨论热潮。


一方面是金棕榈+奉俊昊的名头够响亮;


另一方面是它的阶层分化议题,狠狠戳中了国人的五脏六腑。


而此次的「马桶事件」更几乎如同是现实版的重演。



前几天,我已经写过一篇《寄生虫》的不剧透文。


当时为了不破坏大家的观影体验,行文时忍了又忍,不敢交代太多细节。


过了一个台风天周末,估计你们也都刷过好几遍了。


现在,就让我们好好挖掘一下本片精彩的信息梗,以及那背后隐藏的残酷世界。


1、台湾古早味蛋糕是什么梗?


影片里,饼叔和保姆的老公,都曾经营过台湾古早味蛋糕店。


在司机餐厅吃饭时,饼叔回忆起自己原来做过代驾,就在炸鸡店倒闭和台湾古早味蛋糕店开张之前的 6 个月里。



而保姆老公一边在吃香蕉,一边自述曾经开过台湾古早味蛋糕店,倒闭后欠债跑路,才躲到了地下室里。



这是什么神奇的蛋糕?


号称比戚风还要松软。



鱼叔顺手查了一下外卖 APP,发现附近有多家糕点店在售卖。


大约在 2016 年,台湾古早味蛋糕风靡韩国,8 个月之内开了 400 家店铺


其中最著名的是这个名叫「大王 castella」的连锁店。



仅仅一年之后,这些店铺纷纷倒闭


原因是2016 年 11 月中旬,韩国爆发了 H5N6 禽流感疫情,导致鸡蛋价格上涨,古早味蛋糕的制作成本瞬间飙升了三四倍。


接着,一家美食节目爆出这款「纯天然健康」的台湾古早味蛋糕实际含有大量的食用油,跟树立的品牌形象相违背。


口碑一落千丈。


保姆老公加盟过「王水卡斯特拉」蛋糕店,应该就是影射现实生活中的「大王 castella」。


饼叔和保姆老公这一层巧合,暗含了他们属于同一阶层的人,最后都躲藏在地下室的相同结局。


2、兄妹二人为什么都没有工作?


有人说,饼叔一家人明明那么聪明,个个身怀绝技,也都年轻力壮,为什么会统统待业在家?


这似乎不合理。


但其实,找不找得到工作有时候跟能力并不直接挂钩,而跟整个社会大环境有关。


当代韩国青年失业率奇高。


据统计,2017 年韩国年轻人(15 岁至 29 岁间)的失业率高达 11.2%


其中三分之一的人拥有大学学历


在 2016 年韩国九级公务员招聘中,超 22 万人竞争 4120 个名额,创下了历史最高纪录。


所以影片里,饼叔说「这是一个 500 个大学生竞争一个保安职位」的时代。



基宇 4 次高考落榜,仍在准备五战。


虽然考上大学不一定能找到工作,但只有高中学历显然会活地更惨。


他们一家也并非好吃懒做,叠披萨盒子赚取生活费用。


基宇性格温和,头脑灵活,还积极争取披萨店兼职的工作。


可惜,最不缺的就是人。



3、妈妈朴忠淑,能力最强者


妈妈原本是链球运动员,镜头曾扫过她的奖杯。



野营那一夜,饼叔一家四口在草坪上玩耍。


妈妈表演的就是扔链球。


此时他们头顶上空,是慢慢聚拢的乌云,暴雨来临的前兆。



家被雨水淹了之后,饼叔回到家里,拯救的第一件物品就是妈妈的奖牌,看得出他对妈妈的爱意。



只可惜,这份荣耀却并不能换来任何物质上的帮助


这一家人里,体力最强的就是妈妈。


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她貌似毫不费力的轻轻一抬腿,就把保姆整个踹下楼梯。



而且在生日派对的凶杀现场,也是妈妈用一把并不怎么好使的烧烤铁签子,深深戳进了保姆老公的腰部。



饼叔发给基宇的信里,问候了妈妈,「我猜你妈健康的不得了」。



但结尾我们发现,基宇雪夜拿着信激动地回到家中时,母亲发出了虚弱的咳嗽声,说明她的身体也并不那么强壮了。


再生龙活虎的人,也经不住人生这么折磨啊。


4、贵夫人的小心机


敏赫和饼叔都夸奖过她单纯善良。



但其实是单纯有余,善良不足。


她从基宇的工资信封里,故意抽了几张钞票出来


却说「考虑到物价上涨,在里面多塞了几张」。



露营回家那晚,她嘱咐家里保姆做一碗炸酱面给儿子吃。


儿子不吃,于是她顺口说「那就阿姨你吃吧」。


随即发现里面加了很贵的韩牛肉块,立马改口说要给丈夫吃。



丈夫也说不吃,她就自己吃了起来。


影片还特地给镜头,吃的精光光的一个大碗



这充分说明,有钱人家的慷慨,是有限额的


可以把炸酱面分穷人吃,但分给你韩牛,是万万不可能的。


夫人对「美国制造」有一种迷之信任。


她平时讲话会夹杂些简单的英文单词。


基宇瞎扯基婷的学历,说她毕业于美国的伊利诺伊大学,立马勾起了夫人的兴趣。


基婷故意泄露自己家世不俗,说自己的大伯离开韩国,飞往芝加哥做生意。



多松雨夜不愿意在家睡觉,偏偏在院子里搭帐篷。


社长担心帐篷会不会漏雨,夫人担保道「那是美国制造,应该没问题」。



奉俊昊的电影里经常出现「美国」这个符号,且以统摄地位出现。


鉴于美国曾经对韩国的强力控制,里面包含了导演一种若隐若现的忧虑感。


5、保姆老公很可能是高知分子


保姆的老公多年居住在不见天日的地下室里。

生活无趣,日常活动便是看书。


在镜头的角落,桌子上还摊着书籍和笔记本。



书架上摆满了有关刑法、商法、劳动法和经济学有关的书籍,很有可能以前从事法律相关工作。



他脑子很好使。


准确记得自己在地下室住了多久。



讲究卫生,有条有理。


地下室里悬吊着一件十分熨帖的西装,就连 TT 也是整齐地插在一颗钉子上。



他看不起饼叔一家人只会在这个豪宅里喝酒玩乐,而他曾经和妻子在这里听着优雅的乐曲,品味更为高雅。


他对宏观事物充满热情。


空罐头盒子贴满了中西方伟人的头像


林肯、前联合国主席曼德拉、前韩国总统卢武铉等等。



这也能解释他为什么对社长怀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崇拜感。


他或许曾经是一个抱着「盖茨比式梦想」的人,但终究被现实打趴下。


6、保姆夫妇,是脱北者吗?


影片最搞笑的一段,应该是保姆骑在老公的腰上,模仿北朝鲜著名主播李英姬。



于是有人就推测,说的这么溜,莫非是脱北者?


不是的。


因为她老公后面称赞她的搞笑本领,这应该是纯粹模仿能力优秀



而且这一段也并非有什么影射政治的含义。


奉俊昊在采访中公开表示,这就是纯粹喜剧桥段,很多普通韩国老百姓也都喜欢这么恶搞。



7、阶梯的寓意


奉俊昊一直希望「从空间看出人物的阶级关系」


所以,他大量使用了「阶梯」这个符号,强调顶端与底层的对比。


雨夜社长一家回来后,饼叔、基宇和基婷三人纷纷往家里逃跑。


他们先是跑下一个斜坡。



接着又走过一段长长的阶梯。



穿过一条隧道。



又往下步入一个阶梯,迈入天桥下面躲雨,并在这里发生了争执。



但这还没到家呢。


接着往下走,才到他们所居住的街道。



还不够,还要往下,进入半地下室。


真·底层的底层。



相对比而言,社长家是一路往上升的。


本来韩国豪宅都一般建在半山坡上,基宇从门口,还要经过两层台阶才到达庭院所在平面。


他们住的是独栋别墅,属于顶层的顶层



这种对空间结构的精妙控制,给人一种非常直观的冲击力。


8、穷人相轻,却感激富人


保姆老公每天听着社长回家的脚步声,并用信号灯表达崇拜之情。



饼叔一家四口实现全员再就业,喝酒庆祝,也说要敬「伟大的朴社长」一杯。



饼叔自己也搞不清楚为什么杀了社长,事后他对死者抱有深深的歉意。


我们作为观众,能理解饼叔身上那种层层叠加的屈辱感,「杀人」是瞬间的大爆发。


穷人之间互相鄙夷碾压,但对远在天边的富人都心怀感恩,不知道自己真正的敌人是谁,真是巨大的讽刺。


9、谁才是寄生虫?


很明显,饼叔一家是像蟑螂一样的寄生虫,灯光一开就私下逃散。


但奉俊昊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


「富有的家庭也可以被视作寄生虫」。


因为他们无法独立生活,必须依靠别人帮忙洗衣做饭打扫,也是寄生在其他人的劳动之上,才能获得如此优越的生活。


而在开头说到的「马桶事件」中,站出来怼张晓晗的和菜头,发微博说自己采访了一位真正的TOP5精英。


里面的最后一段对话是这样的:


「想要舒舒服服当个社会的寄生虫,就得花钱啊」



非常有意思。


当然了,有钱不是原罪。


但巨大的贫富差异,就是罪了。


有人出门买个马桶搋子就要感怀悲秋一番;

这个国家有数百万人因为台风天失去了房屋和生命安全。


这才是真正的问题。



就像夫人在感叹多亏了昨夜的暴雨今天才如此天气晴朗时;


眼前的司机却因为这场暴雨失去了住所。



富人并没有做过分的事情,但在穷人眼里一切都会变味。


你或许无心伤害,但伤害却是既定事实。


那些底层的 5%、10%、20%日复一日所承受的折磨,天然就该让他们自己去消化吗?


抱歉,消化不了的。


只会在某个瞬间不可自控地爆发,用纯粹动物性的杀戮来排解。


很残酷,但这是人类共性。



社长真的有错至死吗?


说到底,他不过是发表了些关于「气味」的言论:


「就是那种挤地铁的人身上会有的味道,很臭。」


但在影片中,他又确实必须死。


杀死他的,不仅仅是作为行动者的饼叔,更是这个阶层隔离越来越严重,贫富差距越来越明显的社会现状下,长期积累的愤怒。


当一个社会里,有大量的人无法通过努力改变自身命运时,便是所有人都遭殃的时刻。


助理编辑:姜弹弹

点个「在看」
我命不由我也不由天,由的是这个社会
↘↘↘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