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十二时辰》完结,幕后大boss竟是他?

2019年8月13日07时19分内容来源:娱乐大爆炸

娱乐大爆炸

娱乐圈的一股独流

关注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电影爬虫(film5252)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8月12日,随着中午最后两集的更新,每周心心念念的《长安十二时辰》终于迎来了期待已久的大结局。

前不久看到中途,觉得精彩,于是写了一篇猜测谁是幕后主使的文章。

谁是《长安十二时辰》的最终反派大BOSS?


从曹破延身亡开始,整个的故事格局慢慢变大,而线索也开始逐渐收拢。
当时,我用了一个词:
渐入佳绩。
现在答案已经揭晓,万幸算是蒙对了大半。
幕后主使:
徐宾。

有些意外,但很合理。
原因在之前预测的时候写了不少,这里就简单做一下徐宾的破壁人。
幕后主使的人选,当时主要猜了两个人,分别是何执正和徐宾。
为什么我觉得徐宾的可能性更大呢?
首先,龙波背后有人,何孚被排除便意味着另有其人。
尽管后来,我们得知龙波的真实身份其实是第八团的旗手萧规,但无论是张小敬还是李必都坚信所有的事情肯定不是龙波一个人的计划,即便没有人指使,也一定受人干预,正如毛顺口中的“在心中种下了种子”。
这个人不太可能是何执正,理由是两个人身份过于悬殊。

其次,何执正的原型是贺知章。
马亲王写作的特点是在历史缝隙中发挥想象力,无论是原著还是电视剧改编应该都不会违背原则,给真实的历史人物安一个这么大的帽子。
不少人猜安禄山,剧中确实有他的影子,但此刻距离安史之乱还有十年,怎么也不可能现在冒头。
徐宾不一样,他是虚构的人物,还会大数据,成为这场虚构故事的幕后“主角”并不夸张。

可为什么会感到意外?
主要原因就在于,整个故事的后半段,徐宾的镜头实在很少,有种突然冒出来的感觉。
可仔细思考会发现,实际上整个计划又的确和徐宾息息相关。
尽管他的出场有限,但从几个镜头比较多的人物视角去看,他们的背后都有徐宾的影子。
张小敬最明显,在没有入狱前,徐宾就主动在酒馆与之结识,成为死囚后也是徐宾靠自己的大案牍术使其成为了阻止狼卫的先锋。
太子这边比较隐晦,之前的新税法线索只是猜测,后来根据程参的调查才真正敲定。
这条线一旦确认,那么很多事便顺理成章,包括后来和李必的相识。

对徐宾来说,靖安司就是他最好的武器和庇护所。
从某种程度上讲,台面上的几个关键人物,张小敬、李必、龙波、何孚都可以看做是受徐宾的引导才聚到一起,成为了这盘棋局中的一子。
更为蹊跷的是,虽然徐宾的存在感不强,却在剧中有非常关键的两次死而复生。
以上的这些明示或暗示,基本可以说从大方向上肯定了徐宾作为幕后主使的合理性。
下面具体说说徐宾为什么要策划这一切。
先看他的角色定位。
身份上官卑位小,才能却独一无二。
他有着远大的抱负,花了大量的时间研究大案牍术和造纸术,梦想着找回心目中的大唐。
可惜,升迁无望。
为了讨个好前程,他坚持给何执正写了十几年的诗,当了一个八品小吏。
庞灵不仅是右相的暗桩,同时也是他的女婿
还记得程参在调查徐宾时,对他的新税法无比赞叹,没想到一旁的赵参军接了一句:
“你看,这长安今天还有这种人吗?
哪种人?
不为名利,只为抱负,一心为民的人。
徐宾是这样的人,张小敬是这样的人,安西铁军第八团也是这样的人。
他们不仅没有得到重用,甚至被抛弃。
什么人可以得到重视?
有钱的人。
程参更像现实中的徐宾

在长安,一文钱可以买两个胡饼,一堆钱可以买一个官位。
圣人被劫出宫,在大街上方才得知整个长安竟然有一半的官都是买来的。
这样的情况就造成了,即便徐宾得到了重用,他的想法也无法顺利推行。
就比如新税法,其本质便是动了既得利益者的蛋糕。
想要改变,就必须推翻固有的秩序。

不过有一点,我没有想到。
徐宾不仅仅是辅佐太子上位,他还有更大的野心——
成为宰相。
“人这一生,总要做一件让自己得意的事情,才好意思闭眼。”
这听起来实在天真。
可简单把徐宾理解成壮志未酬,又过于简单了。

在我看来,徐宾就像是一枚种子。
讲故事的人希望他长成参天大树,却没想到在埋入土壤的时候命运就已经写好。
如果他能力不足,长安便无法越来越好;如果他能力足够,那么理应算得到结局绝不是自己成为宰相。

左右矛盾。
他所做的一切看起来十分荒谬。
体现在何处?
荒谬在他似乎改变了一切,可到最后又什么都没有改变。
徐宾注定会失败。
大唐,也注定不会因为这十二时辰而万代平安。

其实这才是最有勇气,同时也是最符合历史的结尾。

最后,聊一聊对这部剧的整体感受。
一开始,大家纷纷推荐这部剧大多由于精良的服化道以及随处可见极具美感的镜头。
随着剧情的推进,终究还是要回归到故事上来。
没有好的剧本,再华丽的装饰终究只是丧失灵魂的躯壳。

《长安十二时辰》改编成电视剧有一个隐患,就是时间。
十二个时辰的故事,却有整整四十八集。
按照国产剧的现状,稍不注意就是水漫金山。
我在网上也看到一些观点,觉得这部剧节奏偏慢。
倒也算不上说错。
但这个“慢”和注水没有半点关系,相反它慢的很有质量。

《长安十二时辰》的目标很大,它并不仅仅满足于一个打击“恐怖分子”的悬疑故事,而是试图用十二个时辰去承载大唐的盛衰之变。
故事的架构被很明显地分为了三层。
第一层是明面上的主线,张小敬查案;第二层藏在底下,主要聚焦于右相和太子的夺权之争;第三层则贯穿全剧,主角是长安,首先是展现一个绝美华丽的盛世大唐,随着案情的进展,再一步步揭开它的外衣,发现下面的各处早已开始溃烂。
为了准确呈现这一点,人物形象的补充以及各条支线的发展必不可少。

这里说两个有意思的细节。
一处是靖安司被袭击之前,剧情(22集)用了好几分钟描绘了一个靖安司小吏和老婆一起在灯会上买珠钗的场景,临走前,老婆劝丈夫别趟这混水,靖安吏说:
“你说这人生下来都是一样的,为什么有人能做大事,有人却不能呢。我倒也不是想做多大的事,就是想做点以后能说的出口的,这样才能配得上你啊。”
这段剧情单独看不知所云,即便删掉也没有任何影响,但是结合之后龙波在靖安司杀人便看出了编剧的用意。
通过老婆对丈夫的埋怨,不仅突出了当时盛唐已经逐渐拉大的贫富差距,而且暗示了接下来靖安司即将面临的危机,同时也在非常有限的时间里塑造了一个尽心值守的大唐普通官员形象。

另外一处便是开头给曹破延剃胡子的那对父女。
明明早上还上元安康,想着“只要这望楼的鼓声一想起,我们老百姓就觉得放心”,没想到第二天便置身于两队各怀心思的人马当中。
这是整个故事中最让我震撼的场景之一,一个手无缚鸡的父亲抱着自己的孩子逃命,却惨死在无数根没有感情的利箭之下。

大唐为什么由盛转衰?
或许那一声声小女孩无助呼喊着阿爷的啼哭就是最好的证明。
类似的段落和细节在剧中比比皆是,以至于在追剧的时候产生了一种强烈的矛盾感。
一方面,故事的推进确实比较缓慢,有进步的空间。
另一方面,我又觉得每一集的时间过得好快,不知不觉就到了结尾,有时因为走神错过了几句关键的台词,甚至还会专门倒回去再看一遍。
尤其是看到最后,竟产生了一种舍不得结束的感觉。

多一些耐心,少一分偏见。
从外到里,《长安十二时辰》都是一部看起来挺“累”的电视剧。

因为它值得反复琢磨。
我只希望,这样的剧能够越来越多。


往期精选


聊骚邓伦却迷晕魏大勋?杨幂这一波亏吗?


拿天灾作秀,作妖无底线的他被骂是不是活该?


实红爆剧!没有一个流量明星,凭什么让观众18年念念不忘?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