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人的世界有多乱?!看完我被震碎了三观

2019年8月15日12时18分内容来源:影探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狄更斯《双城记》


前几天#香奈儿断头台#的热搜引发众网友的调侃。

有人怀疑这断头台其实是剁手台,有人感慨“路易十六用了都说好”。


其实,这是由艺术家汤姆·赛克斯(Tom Sachs)设计的艺术品,用来讽刺消费主义

这位艺术家之前还设计过一款香奈儿电锯......


虽说这断头台和电锯是艺术品,但是让人瞠目结舌的大牌商品也真的不少。

比如,这款LV和潮牌Supreme的联名款棺材......


石头姐今天就带大家走进这个疯狂的消费时代!

《疯狂的消费时代》
TheCrazyEraofConsumption
2019.1.10



这一系列纪录片一共有五集每一集都有独立的主题。

集与集的之间的题材,看起来没有什么关联。

但其实每一集都围绕着消费的欲望,每一集都透露着金钱的疯狂。

坟头的草多高了?

我们常常开玩笑说,有钱人的快乐我们想象不到。

你还别说,真的想象不到。

比如说,现在有钱的年轻人已经开始流行养眼镜蛇、毒蜘蛛这种毒物,来作为自己宠物了!

你想得到吗?

其实大概从2002年开始,这种养毒物的潮流就在年轻人中间流行开来。


很多人都会觉得养毒宠的人是不是脑子有病?

冒着生命危险养宠物确实有点难以理解,但每个人都有他们的理由。

有很多人一开始只是想装X,养只眼镜蛇多酷啊!

养只毒蜘蛛,太适合发朋友圈装X了。


也有很多人觉得刺激,还有很多人想要的是和毒宠之间的互动性。

甚至,有人把养毒宠当作是一种精神寄托。


这位平面设计师养了一只剧毒的蝰蛇

他有一种对毒蛇的迷恋,他觉得毒蛇是一种进化完美而无比孤独的物种。

在他眼里,自己饲养的蝰蛇和独自在大城市打拼的自己如此相像。

就算大部分人不能理解,但这些千奇百怪的对毒物的欲望真实存在,而且常常是无比强烈。


现在的年轻人,传统宠物早就不能满足他们的欲望。


而且凡是他们想要的,不管付出多大代价,他们都要买到。


而只要有需求,就一定会有寻找挣钱机会的人,也就会出现市场。

广州的花地湾是亚洲第二大宠物集散基地。

在花地湾,只要你有钱,几乎能买到任何你想要的宠物,包括毒宠。


在金钱的驱动下,无数人开始疯狂奔波。

有人为了扩大眼镜蛇的销量,亲自动手实验给眼镜蛇切除毒腺。

他说赚钱是第一位的。


如果你觉得亲手给眼镜蛇做手术的商人疯了,那肯定是因为你不知道玩毒宠的人多喜欢为了毒宠而烧钱。

箭毒蛙是世界上最美丽的青蛙,同时也是毒性最强的物种之一。

有人为了养一只体型不足2厘米的箭毒蛙,打造了一个价值50万元的造景缸。


箭毒蛙原产南美,它对生存环境的要求极高。

但是没关系,只要你足够有钱,就可以把南美的生态环境搬回遥远的中国。

这个造景缸模拟的就是亚马逊热带雨林的方寸之地。

娇嫩的热带植物,复杂的循环系统,精密的温度调节器,雨雾控制系统......

金钱造景缸完美地复制了亚马逊热带雨林的一切。


可是,养毒宠不会被咬吗?

当然会!

有人一定想问,这些熊孩子坟头的草几米高了?


这真不是开玩笑,被自己养的毒物所伤的真不是一个两个。

黄君就在给自己的眼镜蛇喂食时不慎被咬伤,差一点就挂了。

眼镜蛇的毒液中含有剧毒的神经毒素。

在亚洲,眼镜蛇是咬死人最多的毒蛇。

但是,黄君是幸运的,在危急时刻他还有最后一丝力气拨通了维叔的电话。


维叔何许人也?

维叔是一位宠物设备代理人。

他从小就喜欢毒物,又因为入行很早,维叔在毒物的圈子里威望很高。

维叔以前也痴迷饲养毒蛇,但经历过几次生死之后他终于明白:

爱毒蛇不代表你要拥有它,毒蛇有属于它们自己的家园。


现在,维叔帮人抓捕跑入居民区的毒蛇,调解毒宠圈的纠纷,还提供救命服务。

被毒蛇咬伤需要急救。

见多了被毒宠所误伤的人,一次又一次救死扶伤之后,维叔开始收集血清。

他从印度等很多地方收集了大量血清。

在国内,好几种血清只有在维叔那里才有。

维叔说没有想过用血清卖钱,只当是为自己积德。



为赚钱不要命的商家,为养宠物不要命的毒宠爱好者,因为自身经历而在毒宠圈奔波的维叔......

从对毒物的欲望开始,围绕着毒物的产业链如此疯狂。

了解了毒宠产业之后,有一些问题也浮现了:

毒宠如此危险,伤及养主也极有可能伤及邻居或者他人,谁来管?

毒宠卖家为了钱什么都敢卖,谁来管?

谁比谁高贵?


“放生”原是宗教术语,中国的放生活动古已有之。

本来这是一种善举,但是不知何时起,现代社会的放生充满了利益纠纷价值观的碰撞

在发达的现代社会,你喜欢吃海鲜,自然不需要自己亲自去捕捞。

在水产市场,几十种海鲜,任君挑选。


但是,水产市场里除了普通的消费者以外,还有别的群体——放生组织

老张是厦门天天放生组织的发起人和采购者。

每天清晨老张都会去水产市场采购水产品,然后组织放生。

放生是件专业的事情,人员、船只的调动、活动环节的组织,都需要人来操持。

义务放生二十多年从未间断,老张已经成为了一个传奇。


老张一个早上就会在水产市场花掉3万多人民币

这种规模的放生组织,在中国很普遍。


而对于水产卖家来说,放生团体的需求量大,而且需求稳定,他们很乐意接待。

另一方面,放生出去的活物还会被捕捞者再抓回来,重新流入市场。

对水产卖家来说,百利而无一害。


有些讽刺的是,有的水产卖家不仅会为放生组织提供送货上门,偶尔还会帮忙操办放生仪式。

做完买卖、数着钱的卖家自己感慨“这个社会挺疯狂的”

这种复杂、荒诞的关系,的确有点“老鼠给猫做伴娘”的意思。


但是,对于一些普通的消费者来说,放生组织的活动却为他们的生活带来了一丝不便。

来水产市场买鱼做菜的阿姨,发现所有的鱼都被人买走了,只能空手而归。

阿姨不理解了,水产市场不就是买鱼做饭的地儿吗?

不让人吃饭了,这些人不缺德吗?


而最让放生组织头痛的,是尾随他们的捕鱼人

上游放着生,下游捞着鱼。

放生者和捕鱼者之间的矛盾,好像永远不能调和。

放生者可以接受水产市场里以卖鱼为生的卖家,却无法接受把刚刚逃离苦海的生命重新打入地狱的捕鱼人


老王就是珠江边上的一位捕鱼人。

在老王眼里,珠江里的鱼就是人人都可以捕捞的。

那些放生者倒进珠江的鱼本来就是不要的,为什么不可以捕呢?
老王说:


现在的社会人情很冷,很现实,有钱人把钱倒进珠江,也不会给你的。


生活中的老王很热心,经常给路人指路。

他一只想做保安,却因为年纪大了,没人肯收他。


对于放生这件事,老王说发财了他也不会放生的。

他说自己不会乱花钱,有钱了也不会倒进珠江里面去。


和那些放生者一样,老王也有自己的理想

老王希望赚钱把自己的外孙送到好一点的学校去。

不同的命运、不同的经历使人们有了不同的价值观。


心存善念的放生者,想让生活更好一点的捕鱼者,谁又比谁更高贵?


人们的生活好了就会有更高的精神追求,这并没有什么不对。

放生在现代社会越来越流行了,可很多问题也渐渐引起人们的重视:


不科学的放生不仅不能拯救生灵,严重的甚至会造成物种入侵,怎么保证科学放生?

把放生理解成买物放生,会不会太片面?

难道人不比鱼和蛇,更值得救助吗?


这部纪录片看似只是客观地拍摄了事物的表面,但其实它角度全面,且引人深思。

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结果,都是有原因的。

多少疯狂背后,是欲望在作祟;又有多少难以理解背后,藏着真实的理想与寄托。

我们都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或许多元和包容才是这个时代的底色。

(腾讯视频就有~)
物欲横流难挡
愿君不忘初心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