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控制欲的家长都该看看《小欢喜》

2019年8月15日08时12分内容来源:新闻哥



每一个经历过高考的人,看《小欢喜》一定会有共鸣。


那种被家长、老师、学校逼着拼命的感觉,隔了多少年都还是记忆犹新。



《小欢喜》聚焦了三个北京家庭,各有各的矛盾和难题,其中引发大家争议的,是乔英子和妈妈宋倩组成的单亲家庭。



乔英子是学霸,一直是学校里的第一,母亲宋倩依然焦虑,她希望女儿考上清华北大。摆在母女面前的矛盾是,英子到高三了,依然还想着自己的航天梦,这在宋倩眼里属于不务正业。


英子爱玩航天模型,喜欢去天文台当讲解员,用宋倩的话来说,“高考又不考这些,有啥用啊?”



宋倩和英子之间的矛盾,也是很多中国家庭的矛盾,兴趣和分数,哪个更重要。


高三誓师大会上,英子在气球上写下的愿望是“CNSA”(中国国家航天局)。



宋倩却让英子换个“愿望”,改成“清华北大”“高考一定考上700分”。



中国家长抱着一种朴素的想法:只要分数高,爱好、理想什么的不重要。


孩子不是木偶,他们会觉得自己是在替父母实现愿望。



《小欢喜》里宋倩为了实现清华北大这个目标,比女儿还拼命:辞掉教师工作,照顾英子起居学习。


为了时刻关注英子的学习情况,把家里的一面墙改造成了透明玻璃。



让英子空腹吃生海参,说是补充营养,这一幕哥都差点犯恶心。



我高三那会,我妈也是天天搞各种奇奇怪怪的补品,说是为我好,只能强忍着吃下去。


爱也是负担。


英子的感受更深,父亲乔卫东给她买的乐高玩具要偷偷藏起来,和同学偷偷看电影却撒谎说是晚自习,就是不想让宋倩不开心,可很多时候反而弄巧成拙。


矛盾一旦爆发,宋倩就会抱着“我都是为你好”的姿态,哭诉、抱怨女儿不懂她,原本委屈的英子,知道母亲的不容易,最后都会因为这种不容易而退让。


看宋倩和英子吵架的几段,很多人都看到了自己和母亲吵架的样子,非常真实。



是不是挺让人窒息的?宋倩一句一句的逼问,其实不是要一个对错,只是想让女儿意识到:我为你好,你就应该接受。


乔英子和宋倩,几乎就是“恋人式母女”的典型——母亲把女儿当成恋人来对待,把给丈夫的爱,全都给了女儿。



在单亲家庭,更容易出现这种畸形的亲子关系,给孩子的爱多一分,对孩子的控制也多了一分。“我把一切都给了孩子,怎么能不按照我说得来?”



剧里的一个高潮,是宋倩发现自己给女儿做的燕窝,被英子送给了前夫的女朋友,瞬间感到了背叛,她把前夫女朋友视为小三,自己和女儿之间的小三。



观摩一下小陶虹在这段吵架戏里的演技,极其生动地表现了一个遭到背叛后失望的母亲。



(陶虹和小演员演技太好了,哥几乎是屏住呼吸看完这一段)


宋倩的咄咄逼人,和英子最后崩溃爆发的“狠话”,是多少家庭的真实写照,双方在无休止的争论下两败俱伤。


在哥看来,乔英子已经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小孩了,成绩优秀性格好,但宋倩还是一直紧逼,所以英子爸会说,担心孩子心理出问题。



可是,你忍心去指责宋倩吗?


哥不忍心,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这就是无数个普通母亲的样子,她牺牲了太多,才培养出一个优秀的女儿,没有谁是坏人。


想让女儿考清华北大,没错。


制止女儿逃学,没错。


逼女儿吃补品,也没错。


在成年人的逻辑里,只要是为了考高分儿,都没错。


哥却想说,孩子们眼中的快乐、理想,难道就可以被忽略掉了吗?


乔英子的目标是南京大学,因为南大的天文专业最牛,而她的原型,正是2007年的一名上海考生,名叫胡一鸣,他在填志愿的时候,没有选择父母期望的大学,而是选择了南大天文系。



2016年,美国宣布发现引力波,而胡一鸣就是科研团队的一员。


如今,胡一鸣是中山大学物理与天文学院的副教授,现实中的“乔英子”,实现了自己理想的生活。


如果胡一鸣的父母坚持让他报其他学校,或许会有不一样的结果,但绝对不是他想要的。


而在《小欢喜》里,宋倩因为距离、大学等等原因,不想让英子上南大。乔英子最后能不能走向自己想要的未来,坐等后面的剧情。



哥很羡慕英子、胡一鸣这样早就有目标,并且靠自己一步步实现的人,父母可以安排更好的路,但这种超越物质的快乐,恐怕不是循规蹈矩的人生能体验到的。


反过来看,一味言听计从,被阉割掉自我意识的人,走到社会上又该由谁来帮他做决定?


口口声声说爱孩子的父母应该懂,就算是真正的恋人也该给对方一些空间,更何况是子女这样独立的个体,你不累,孩子是真累啊。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