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花了20万,把我母亲的肾骗走了?

2019年8月16日07时18分内容来源:新闻哥



还记得之前新闻哥曾经给大伙儿讲过一个死者尸体放在太平间,结果眼角膜被偷走的新闻。


本以为是个案,没想到富贵今天就看到一个更过分的,六名医生(包括一位ICU室副主任医师)竟然联合向死者家属“骗”器官。

事情还得从去年讲起。

2018年2月,安徽怀远县的石祥林和母亲李萍被患有精神分裂的哥哥持斧追砍,两人身受重伤,被送往怀远县人民医院医治。

2月15日,李萍因伤势太重无法自主呼吸,主治医师杨素勋宣告李萍脑死亡。患者家属同意放弃治疗,摘除呼吸机,李萍于凌晨五点去世。

然后最蹊跷的来了。李萍病危时,杨医生曾跟家属说“李萍已经不行了,就算抢救回来也是瘫痪,如果捐献器官的话国家会补助20万”。

(李萍主治医生 图片via澎湃新闻)


当时石祥林还在病床上躺着,家里大事小情均由父亲和一位堂哥照料。出于种种考量,石祥林父亲同意并签署了一张《中国人体器官登记表》。

杨医生称按照国家最高标准给他们申请了20万“补助金”,李萍死后这笔钱被转到石祥林堂哥的账户里,用来支付各种治疗费用。


捐赠5天后,李萍的肝脏在北京移植。9天后,肾脏在天津被移植。

而石祥林直到出院后一个月才知道这件事儿。


看了所谓的《中国人体器官登记表》后,石祥林发现登记单位和编号均是空白,也没有公章加盖。

而且既然是“捐赠”,又怎么会有一笔巨额补偿金?


(via 澎湃新闻)


2018年5月,感觉不对劲儿的石祥林来到了中国人体捐献管理中心(红十字会下属机构),工作人员称只要是正常渠道捐献的器官,在系统里都能查到,但系统里并没有李萍的捐献记录。


也就是说,石祥林母亲的肝肾很有可能是被私下操作了。

2018年6月,石祥林又向卫生部门反映,这次杨医生通过中间人,想用46万让石祥林闭嘴不再上访。

石祥林把封口费当做证据,直接向调查组进行举报,但调查了快一年都没啥太大进展。

直到今年4月,扫黑除恶小组进驻安徽,石祥林听到消息马上又带着材料去反映情况。这次,警方才对此事正式调查立案,以涉嫌侮辱尸体罪逮捕了包括杨素勋在内的六名医生。


案子还在调查,富贵必须要说,整件事情疑点实在太多了。

本来以为这是一个医生联合黑市倒卖器官的案子,但仔细研究了一下可能没这么简单。


首先,李萍的肝肾给谁用了?

先来讲讲标准的器官捐献流程。我们要明确一点,器官必须要经过配型才能移植。


举个栗子,假如富贵今天需要换肾,也不是新闻哥愿意捐一个肾就能解决的。


必须得看我俩的配型,如果配型不成,那一切白扯。

这也是为什么正规捐献者的器官必须录入红十字会系统的原因,因为机器会按照原则,尽快给肾脏找到合适的受体(接受移植手术的患者)。


(器官捐献流程)


如果真像红十字会所说,李萍的器官没入系统,那仅通过杨医生个人操作,是如何在茫茫人海中找到既需要换肾,配型又合适的人?



总不能是通过漂流瓶找到的吧,也太巧了。


所以李萍的肝肾,有可能早就被人“预定”了。


其次,手术医院是怎么通过合法手段拿到李萍的肝肾的?


通过李萍人体器官捐献获取见证记录,富贵发现拿李萍的器官做移植手术的分别是北京解放军第302医院和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


这两家医院不是那种啥手术都做的莆田系医院,都是国内排名靠前的三甲医院,尤其天津第一中心医院还拥有亚洲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

况且国内有能力做肝肾移植手术的医生不到千人,他们作为行业内首屈一指的医生,不缺钱也不缺名声,冒险用黑市器官的可能性不大。



做手术的两家医院还光明正大的出具了正规的病理检查报告,真是黑市来的器官谁敢这么搞,那不是一查一个准。

所以,做移植手术的医院大概率是通过正规渠道拿到捐献器官的。


那么问题来了,李萍的肝肾是怎么避过种种程序(比如登记、匹配),直接以合法的身份被医院拿到做移植手术的?这其中应当也有高人操作。

最后,富贵最大也是最无法解答的疑问是,为什么移植手术5天后才做?


像肝肾这样的脏器,离开人体后保存条件极其严苛,肝脏离体最多保存12小时,肾脏也只能保存30-40小时而已。


所以捐献后1-2天之内都会立马安排移植手术,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经常看到经常有动用直升机运输移植器官的新闻。

生死时速,实在等不得。


而李萍的器官却分别在捐献后的第五天和第九天移植。

这太不合理了,别说是内脏器官,就算是一块肉,也放不了五天啊!


整件事实在太蹊跷,唯一可以确认的是,主导李萍器官“假捐献”的杨素勋医生的确从中牟利了,而且赚的还不少,不然不会给了20万“补贴”,还能再给46万封口费。



骗死者家属捐器官的杨医生只是这条链条上最浅的一环,怎么避过红十字会的器官分配系统,这才是重点。


早在2013年7月,新京报就曾经曝光过全国通过器官分配系统分配的器官仅有三分之一,剩下都是通过其他渠道人为分配,医院想要拿到器官,需要先向红十字会“捐款”10万元。


事情曝光后,卫计委才出台规定严令禁止人为分配器官,必须通过机器系统自动分配。


毕竟人都是有私心的,而机器只会按照计算出的结果办事。



但千防万防,还是有人禁不住诱惑,想法设法避过机器分配,私下操作以此谋取暴利。


从骗取器官到进行移植手术,整个环节几乎没有漏洞。

如果不是出现了石祥林这个意外,这件事稀里糊涂的就过去了,几乎不会被人看到。

死者家属拿了高额补贴,医生救人一命,等着活命的患者拿到了移植器官,看起来似乎是个皆大欢喜的事儿。


可是要知道,中国的器官太少了。2018年全国捐献器官1.7万个,但需要做移植手术的病人却有30万。


几乎每个需要移植器官的患者都要排队1-3年,甚至有些人直到病逝都没等到合适的器官,当一个器官通过一些手段避过了登记和分配,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一个老老实实排队移植的患者失去了这个本属于他求生的机会。



国内愿意捐献器官的人真的不多,大家都还处于将信将疑的阶段,每一次这种新闻的出现都是一次对器官捐献事业的打击。

富贵真的不想看到人们的善意,成为有心人手中牟利的工具。

参考资料:

《安徽一死者肝肾被“假捐献”,6名医护人员涉侮辱尸体罪被捕》,澎湃新闻

《揭秘:中国人体器官到底如何分配?谁可以优先?》,央视网

《人为干预器官分配引发利益之惑》,新京报

《2018年中国器官捐献、移植数量均位居世界第二》,中新社

《中国器官移植事业:不让穷人成为富人的器官库》,检察日报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