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老舍17︱老舍为啥翻译《金瓶梅》?

2019年8月18日06时30分内容来源:徐徐道来话北京


点击上方“徐徐道来话北京”,我们天天和您闷得儿蜜!

今天推送的图文和音频内容不同,点击下面音频可直接收听!



老舍一生写出了很多著名的作品。这些作品幽默风趣,人们都喜欢读。就像喜欢老舍的作品一样,人们也都喜欢老舍。喜欢老舍,不仅是因为他的作品可以给人们带来美的享受和人生的启迪,更是因为老舍身上散发出来的人格魅力,使人们都愿意接近他,与他做朋友。

老舍一生笔耕不辍,写下了很多不朽的佳作,也交下了很多知心的朋友。当年,老舍先生在英国留学的时候,就有这么一位外国朋友,他邀请老舍先生一起翻译了中国的古代小说《金瓶梅》。老舍先生曾经将《金瓶梅》翻译成英文,估计很多听众都不曾听说吧。


1

一、什么原因让老舍翻译了《金瓶梅》?


在英国,老舍先生颇为高产,5年内完成了3部长篇,而且登在当时国内顶级文学杂志《小说月报》上面。

当时写小说的人廖廖无几,《小说月报》一年就连载一部长篇,老舍算是独占鳌头。新文化运动盛行,改良白话文,老舍创造的新语言体,北京方言,也算是开启了另一种语言形式。

凭借小说,当时名声鹊起,风头无两。并被誉为“中国现代长篇文学的奠基人”之一,算是占了天时地利。如果没有这段访英的日子,没有受到朋友启发,没有教书之余的闲暇时光,也许就没有后来的老舍。



老舍先生从来不提,很多人也不知道的,他是英文版《金瓶梅》背后的译者。译书一事是无巧不成书,算是他无意间在中英文化交流史上留下的足迹。

译书的源渊自于老舍的室友,艾支顿先生。此人是个语言天才,会5国语言:中文,拉丁文,希腊文,德文,法文。当时他刚接受了翻译《金瓶梅》的任务,碰巧同住者是位中文讲师,在伦敦大学任教的舒庆春(老舍原名)先生,于是两人开始了而合作翻译之路。


1925年书出版后,艾支顿在扉页上上写道:给我的朋友,C.C.Shu(老舍原名舒庆春的缩写)。他说:没有(他)不懈而慷慨的帮助,我永远也不敢进行这项工作。我将永远感谢他。


当时来自北京的年轻讲师舒庆春正在伦敦大学东方学院教书,他和英国朋友Clement Egerton 合租了一层楼。


艾支顿当时正在伦敦大学东方学院学华语。两人之间有两个约定:一是互相交换知识,彼此学习,舒向艾支顿学英文,艾支顿向舒学中文;二是两人协商好合租一处住房,房钱由舒出,伙食费由艾支顿出。达成协议后,艾支顿便找了房,房在伦敦西部霍兰公园(Holland Park)附近的圣詹姆斯花园(St.James's Gardens)31号的二层上。他们在此处合住了三年,由1925年春到1928年夏。



艾支顿是一位有才华的翻译家,他会五种语言:拉丁文、希腊文、德文、法文,还有中文。他当过教员、入过武,一战时升为中校,在认识舒庆春时他接受了一项重大的翻译任务,就是将中国古典名著《金瓶梅》翻译成英文,但是他的中文程度令他胆却,他决定请当中文讲师的舒庆春邦他的忙,如果两人能住在一处,恰好可以就近切磋,除了相互学习语言之外,还可以解决中翻英过程中遇到疑难的问题。


艾支顿用了五年的时间将《金瓶梅》翻译成英文。书于1939年正式出版,英文名《The Golden Lotus》(金莲)。以后再版四次(1953、1955、1957、1964)。



书出得十分讲究,四大厚本,绿色羊皮面,烫金脊。书的扉页上郑重的写着一行字:“To C.C.Shu My Friend”。“C.C.Shu”就是舒庆春,是老舍先生的原名,他在伦敦大学东方学院任中文讲师时就用的这个名字。在《金瓶梅》英译本的《序言》中,艾支顿专门写了以下这么一段译者的话:“Without the unt ll alwaysbe greteful to him. ”

“在我开始翻译时,舒庆春先生是东方学院的华语讲师,没有他不懈而慷慨的帮助,我永远也不敢进行这项工作。我将永远感谢他。”



有趣的是,如上所述,艾支顿在书中将《金瓶梅》中露骨的描写译成了拉丁文。一般的英国读者是看不懂拉丁文的。不知道是出于调英国人胃口的考虑还是其他?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更有好事者,一位调皮的译者,故意将这些拉丁文翻成一本小书专门出版。直到1972年,读者才有机会看到此书的完整英文版本,艾支顿将拉丁文处一一翻成英文正式出版了《金瓶梅》的全译本。


奇怪的是,老舍本人,对这件事一直保持沉默。只是1946年在美国的一次讲演中,提到了艾支顿的《金瓶梅》英译本。在这次名为《现代小说》的演讲中,他高度评价了《金瓶梅》,说它是“明代最杰出的白话小说。”“在我看来,《金瓶梅》是自有小说以来最伟大的作品之一”,“《金瓶梅》用山东方言写成,是一部十分严肃的作品,是大手笔。”


1997年11月7日舒乙先生首次访问英国时,曾到伦敦大学亚非学院档案部和中文图书馆参观。当时图书馆里有三 套1939年的《金瓶梅》英译本。当晚,该图书馆负责人在一次晚宴上亲手将其中一套赠送给他,让舒乙先生带回北京。

目前,这套《金瓶梅》藏于北京老舍纪念馆中。《金瓶梅》英译本的故事是现代英中两国文化交流史上一桩非常有趣的事情,也是老舍先生旅英五年里无意之中留下的一个重要足迹。



1

二、在英国 老舍的三部小说


老舍先生英国期间,翻译《金瓶梅》只能算是搂草打兔子,帮朋友的忙,而他真正有意义的创作,还是他的前三部长篇小说。只可惜啊,这三部长篇小说啊,因为没有被拍成影视剧,所以我们的听众估计大多不太熟悉。


老舍先生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叫《老张的哲学》,写于1925年,发表在上海的《小说月报》上,连载了半年,由1926年7月到当年的12月止,开始时署名舒庆春,从第二期起改用“老舍”笔名。这一年他二十七岁。


第二年,1926年,又写了一部长篇小说,叫《赵子曰》是《老张的哲学》的姊妹篇,连载于1927年3月号至8月号的《小说月报》,前后六个月。

第四年,1928年,又写了第三篇长篇小说,叫《二马》,在《小说月报》连载了八个月,即1929年5月至当年年底。


老舍是1929年6月离开英国的,在欧洲旅行了三个多月,主要在法国、荷兰、比利时、瑞士、德国和意大利。于1929年秋坐船抵达新加坡,在华侨中学教书半年,于1930年2月起程回国,3月到达上海,住在郑振铎家,把长篇小说《小坡的生日》写完,于5月返回故乡北平。


这样,老舍离家五年半,自1924年秋至1930年夏,带回来四部长篇小说


末完待续

赵子曰》这本书啊,老舍写了一年,为什么会写一年之久呢?


此后,老舍先生还创作了第三部长篇小说《二马》,这本书刻画的老马形象可是老舍笔下人物中的经典,那《二马》这部小说写的是什么故事呢?

写完了这三部小说,老舍决定辞职回国,可是,回国的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他还落脚新加坡好几个月,创作了童话小说《小坡的生日》,他为什么会半途在新加坡落脚呢?那他回到北京之后又是怎样的一番境况呢?

还请您继续关注我们之后的节目微信公众号,我们会给您分享老舍先生的故事第十八回:回到北京。




更多精彩线下活动

提前知晓

长按扫码可关注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本节目图文音频所有权利归属于北京人民广播电台交通广播

未经授权 请勿使用 侵权必究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