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群犯人,在监狱里举办了一场时装秀。

2019年8月19日12时50分内容来源:吉良先生


有没有想过,如果时装秀不再只是让模特穿上新衣在秀场里走来走去,还能有什么新鲜的样子?


前段时间,有一群来自圣保罗时装周的模特,去 Adriano Marrey 监狱里走了一场特殊的时装秀——这场时装秀的所有衣服,全部由监狱犯人亲手缝制。



其实,这是这所监狱的教育项目负责人Igor Rocha,在2015年提出的一项全新犯人教育方案——

让犯人通过学习钩针编织,来获取技能和修身养性。同时,参与该项目的犯人每完成12小时的课程,就能减免一天的刑期。



Adriano Marrey监狱共有约2200名犯人,他们大多因贩毒而入狱,七成囚犯没有念完小学。


负责教这些犯人如何编织的,是巴西时装设计师Gustavo Silvestre。



在过去的几年里,Silvestre几乎每周三都会去教这些犯人,而也有大约120名犯人,制作出了帽子、沙滩裙、和服、大衣,甚至还有泰迪熊。



这时 Rocha 便向 Silvestre 提议,是否能举办时装秀。因为 Rocha 认为,时装秀能为犯人们带来希望,让他们相信自己尽管犯下了罪行,但他们仍然能带着一项技能离开监狱,并重获自尊。



于是从2018年开始,Silvestre两次把犯人们做的服装带上了圣保罗时装周。


2018年,19名犯人为 Silvestre 制作了45件服装,这批犯人几乎都是因为毒品走私入狱。今年4月,Silvestre的系列再登时装周,这个系列是囚犯们用了3个月制造的35件服装,系列名为“Opportunity”,即机会。



而当时装秀第一次在监狱开走,感到激动的也不只是囚犯。


Silvestre说:“当我走进监狱(秀场)时,我不得不控制自己别哭出来,但一股意外的力量又抓住了我,我知道我必须把眼泪吞进去,这样我才能保持坚强并且支持他们,因为他们已经够情绪化了,一切都很动人。”



这场教育活动,无疑对于每个人都能算是一场救赎。


比如曾因持械抢劫和贩毒被判18年监禁的41岁的 Fidelison Borges 就说:“当我看到自己的作品在公众面前展示时,我为自己感到骄傲,并为人们喜欢我做的服装而感到更加自豪。”



27岁的 Felipe Lopes 原本就会缝纫,于是他在 Silvestre 的课程上继续精进自己的编织技术。

他说他的家人如今都为自己而骄傲,而当他第一次看到自己设计和制作的裙子出现在秀场时,“我说不出话了,那种感觉难以用言语形容。”



28岁的犯人 Islanda Luz 说:“有人说编织是女人才干的活儿,但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这么想的人都很傲慢、很有偏见,而且这已经是少数人的观点了。”



28岁的 Felipe Santos da Silva 因抢窃被判处11年监禁,他表示编织让自己产生了一种信念,既让自己平静下来,又帮助自己克服了抽烟和吸毒的习惯。



Silvestre对此说:“有时囚犯们怀有重新评估和改变生活的渴望,他们寻找着人生的新方向,但他们出狱时却会面临着诸多偏见,并且缺少机会,这是最大的挑战,许多犯人通过不了这个阶段,于是他们又重新回到了犯罪的道路。”



也有些出狱后不打算靠做衣服维持生计的囚犯,比如有一个囚犯就在出狱后卖掉了自己做的服装,并用这笔资金考了驾照。



Silvestre说:“他想要开 Uber,做一个出租车司机,有自己的生意。不过正是编织让他能迈出第一步,帮助他开辟了未来的道路。”



他们曾经犯过错,但他们中的很多人是决定要改过自新的。

而这场秀,也许就折射出了他们的内心。


当时装秀上的衣服不再是出自于名校毕业的知名设计师之手,也不是做工耗时冗长,布料讲究的高定时,时装秀反而更接近人群,甚至拥有重启人生的力量。





就像张爱玲曾说:“衣服是一种语言,是表达人生的一部袖珍戏剧。”



作为展示衣服的时装秀,也并不是大部分人的固定思维和刻板印象中,必须由富丽堂皇的秀场、身姿曼妙的超模和奢华昂贵的时装而共同构建的时尚戏剧。



这个世上,还有着许许多多打破了传统形态的时装秀。


当互联网时代的数字文化照进时尚圈里会衍生什么?


首位虚拟超模Shudu Gram:



首款以9500美元出售的数码高定服装「Iridescense」:


左图是现实,右图是虚拟


还有在2020春夏巴黎时装周期间,由柏林创意二人组 Trashy Muse 推出的首场以视频的形式,在巴黎的EP7画廊外墙屏幕上,循环播放了一整天的「虚拟时装秀」。



如果你以为这场秀只是做一个视频,那就太小看它了。


这场以「复古未来主义」为设计风格的时装秀,服饰、模特和秀场背景全部用数字技术制作,背后从3D 艺术家、虚拟购物体验专家到创意工作室,共约有100多位创作者的参与。



主要创作者有数字艺术家Anthony Rosati、虚拟购物体验 RELMS、创意工作室NDA Paris 和目前 Ins 上最火的滤镜设计师 Johanna Jaskowska。


每位创作者都是自己领域的佼佼者,并都在此发挥了自己的顶尖才学。



比如数字艺术家Anthony Rosati,负责的就是让 3D 织物在光线和运动下,仍然具有逼真的呈现形态。他用了很多全息纹理面料,这种材质能以独特的方式反射光线。



包括一系列短片中的数字化画面,也体现了空间和时间的交错感,更呈现了现实秀场中无法实现的场景。



一切正如 Trashy 的创始人们所说:“正常的时装秀是在时装秀上有真正的模特和衣服——而我们把一切都数字化了。”



时装秀的数字化,其实由来已久。


2017年春夏系列,Moschino就与虚拟现实流媒体平台 Livit 合作,让观众们可以通过特制的眼镜与 Livit App,全方位360度地观赏时装秀场的虚拟实景,并强调它是时尚展示的潜在未来。



2015年,德国高级时装设计师 Stefan Eckert 在Tim Jockel、Bakery电影公司以及导演 Florian Sigl 的帮助下,也在德国汉堡举行了世界上首场3D 全息秀「Symphony Space Blues」。



2011年,Christopher Bailey也将全息影像技术引入了 Burberry 的北京大秀。



甚至早在2006年,Alexander McQueen秋冬秀场结束时出现的 Kate Moss 全息影像,不仅赢得了全场经久不息的掌声,更是时装秀中的名场面。



如此多“先例”,无疑都是一次次数字化和科技照进时装秀的印证。








时装秀最初的诞生,确实是为了让富人更直观地欣赏新品时装(并下单购买)而筹划的。


而时装秀真正意义上开始“变革”,是因为20世纪80年代 Thierry Mugler 的出现。

他让时装秀变成一场场让人停不下来的狂欢。


他会让模特穿着罩住全身,只露出一双眼睛的皮装大跳“Voguing”;会在时装秀结束时,让大把大把的鲜花从天空中落下,好似一场浪漫的花雨;



或是让雨水直接从天而降,淋湿所有站成一排谢幕的模特;甚至还有女神从天而降……

他的秀场永远能给你惊喜。



1989年,时装秀历史上另一位不得不提的先驱者——Martin Margiela 则是直接将秀场搬到了巴黎郊外的一个废弃操场上,并举办了一场时尚界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时装秀:



座位先到先得,导致头排都是当地的小孩;模特走路也不是正常的样子,跌跌撞撞的;所有媒体贵客都只能用廉价高脚杯喝廉价红酒......

所有的一切,都和之前的时装秀完全不一样。



虽然这场完全不同于以往的时装秀当时褒贬严重不一,但亲临现场的 Raf Simons 说:“我还是学生的时候,总觉得时装多少还是有点肤浅,都是些闪亮光鲜魅惑的东西。但这场时装秀改变了我所有的想法,也是我选择成为一名时装设计师的原因。”


Raf Simons 的话说明,时装秀是一种艺术,也拥有着能改变人心的力量。



在此之后越来越多的设计师们,都不再满足于传统的时装秀模式。


比如 Moncler 在纽约中央车站里,把自己的2011秋冬系列时装秀玩成了一次别开生面的快闪,让羽绒服随着舞姿变得不再笨重。



Berluti为了2015春夏系列租下了巴黎毕加索博物馆,在其内摆上条纹长椅,让模特们坐在长椅上赤裸着上身读报纸。



还有 Alexander McQueen 的每一场秀,也都像一次时尚的行为艺术。


从九十年代就与 McQueen 合作的 Sam Gainsbury 对此说:“甚至在很多情况下,Lee 常是先有时装秀展示布置的灵感,然后才会围绕着这个延伸出具体的时装系列。”



比如1999年春夏系列时装秀上,McQueen就用喷墨打印机,现场制作出了一款油彩喷绘裙。(后人赋予了这一幕一个来源于芭蕾舞剧的悲剧色彩名字,“天鹅之死”。)



2001年的春夏系列时装秀,McQueen又建立了一个类似于精神病院的玻璃房间,房间内是一些失魂落魄而又癫狂痴笑的“病人”,房间外是一群疯狂的“偷窥者”。



Sam Gainsbury说:“Lee当年这么做的时候还是很有争议的一件事,但如今,几乎每一家大的品牌都会这样。”


比如因为太过标新立异而饱受争议,还有Rick Owens。



一向热爱表现艺术的Rick Owens,2014年的春夏系列,就上演了一场斯巴达女壮士愤怒打群架的戏码,进一步加深了时装秀的戏剧张力。




在巴黎时装周上发布的2016春夏系列时装秀中,Rick Owens又上演了一次“倒挂金钟”的戏码,瞬间引起了时尚界的热烈讨论。



这都说明:如今的时装秀,比起单纯的服装卖货,早就多了更多的立意和深度,它几乎可以算是一部电影或戏剧。

而对于设计师们而言,时装秀也不再是一种宣传手段,而是一种创作方式。





Rick Owens曾说:“没人会记得一个没有特质和灵魂、安静端坐在那里的女孩,我想用我的能量去感染人们。”


在面对质疑时,Trashy Muse的两位创始人 Carina Bucspun 和 Ann-Britt Dittmar 也说:“之前人们或许看到过用虚拟的方式呈现实体服装,但完全用虚拟人物走秀的时装秀还从未出现过。”



模特作为时装秀上的重要角色,从来都是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而在使用虚拟模特之前,时装秀也从来都不是超模的天下。


早前纽约时装周上就有一场时装秀,一共16位模特,每一位模特虽然是真人,但既不是身价上千万的超模,也不是身姿曼妙的女子,而是一些与普通人身材都有一些明显区别的人——她们每个人的胸部形状,都有一点特别。



其实她们是来自各种年龄阶段的乳腺癌患者,最年轻的仅有18岁。而她们走的这场秀,也来自史上第一个专为患乳腺癌女性设计内衣的时尚品牌,AnaOno Intimates。



上图最中央穿着黑色 V 领无袖连衣裙的,就是该品牌的创始人Dana Donorfree,她在27岁时被检查出乳腺癌。


包括这场秀的模特,有半数以上的人所患的癌症已经扩散到了乳房之外的地方。也就是说,有些人也许已经时日无多。


异曲同工之妙的,还有 Izzy Camilleri 的时装秀。



没错,这是一场由轮椅残障人士来担当走秀模特的时装秀,来自于一个专门致力于为轮椅使用者服务的品牌。



Izzy Camilleri本是一位以“极致裁剪”闻名的潮流服装设计师,连 David Bowie 都曾指名道姓要她设计演出西装。


《穿 Prada 的女魔头》里梅姨身穿的这件貂皮大衣也出自她手。



但一通电话,改变了她的设计方向。这通电话来自《多伦多星报》的记者Barbara Turnbull。


她于1983年在多伦多,因为一起抢劫案而被一颗子弹从侧面打中了她的脖子,击碎了她的脊椎,导致当时年仅18岁的她颈部以下全部瘫痪。



她致电给Izzy Camilleri,希望她能为自己设计一件羊皮披肩,因为实在买不到合适的款式。

Camilleri突然意识到,对于残障人士而言,穿衣,很可能是一大难题,甚至安全隐患。



之后,Camilleri专门设计了 IZ Adaptive 系列,是全球首个针对轮椅残疾人士所做的系列。


整个系列都考虑到了轮椅残疾人士生活中的方方面面。


比如外套就基本上都是「露背+解体」的形式,可以让轮椅上的人不需要身体前倾或被抱起来,就能分别穿上两边后再拉上拉链就搞定了。



正如为叙利亚难民设计衣服的设计师 Angela Luna 所言:“衣服可以为了漂亮,为了欲望而设计,也可以为了让更多的人好好地活着而设计。”

Izzy Camilleri并不是个例。


2017年,莫斯科时装周就举办过一场名为“继续前进·成功 T 台”的时装秀,模特们也都坐在轮椅上,并都带着灿烂的笑容。



还有印度孟买也在去年年底,为了纪念「国际残疾人日」,举办过一场特别的残疾人时装秀。



这场秀名为“迈步2018——与尊严一起走”,在孟买的尚恩穆卡南达礼堂举行,由非政府组织 MBA(互利活动基金会)与 SEFD(自尊基金会)联合主办。


而整场秀的每一位模特,也都带着灿烂的笑容。



互利活动基金会主席米纳希说:“他们在伸展台上行走,对其自尊心来说是一项很大的鼓舞。这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尽管他们的能力不同,但他们并没有表现出与常人的明显差异。”



其中有一位模特尼努,是患有小儿麻痹症的激励讲师,她说:“我们总是被许多挫折与泥沼所包围,但每一个人都有能力改变自己,并找到那隐藏的机会。我一直劝告我父母及每一个人以克服局限,并全心地向前进。而我亦成了2013年第一任印度轮椅小姐。”



所以当时装秀的模特,不再局限于光鲜亮丽身姿曼妙的超模,这样的时装秀,往往更能打动人心。





我们经常在社交平台上看到有人问:

应该如何观看一场时装秀:



答案五花八门,各有千秋。


但在这个时代,传统事物大多有了新的演变,对于时装秀而言,我们也要重申去审视。

最重要的就是,一定是要打破对时装秀的固有思维和刻板印象。



大部分的时装秀,都是一个很庞大的系统工程,背后凝聚了无数工作人员的心血。



但如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时装秀,不仅体现着最前沿的科技接轨,更会在办秀之初就赋予了深刻的寓意。


就像时尚圈不止是光鲜与奢华,时装秀也不止是超模与设计师的专属。



时装,就是拥有着自己独特的力量。


正如著名时装编辑 Alix Browne 在她的最新著作《RUNWAY:The Spectacle of Fashion》中说:


“如果不是一种表演艺术行为,时尚什么都不是……时装秀是一个连贯的创造行为艺术,并将那些迫切想要抒发自己关于女性、男性、世界的观点的设计师,与那些为人们制造漂亮衣服的人作区分,这是揭露真理的时刻。”


那么,让我们一起去看秀吧!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所有者,文字为博主原创。
本期文字助理:Zooey
作者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作者



向来不毒舌,内心充满爱的吉良先生微信公众账号,会精选过去未来从前以后的所有时尚界、美容圈、科技业,以及旅行、美食等相关生活领域里的有趣内容,以不负责任的弹幕式吐槽来添加个人观点。
基本是一个无节操也不靠谱的资讯平台,甚至偶尔偷懒时会以(自认为)迷人的嗓音来跟大家插科打诨。如果这样的人你都感兴趣,那么请记得关注本平台。
三种关注方式请任选:
1.直接点击文章最上方作者名,即可一键关注(强烈推荐)
2.请搜索账号:mr_kira_xoxo
3.长按下图二维码识别添加: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