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祭无忘告乃翁!带着455张遗像征战队史首场德甲的柏林联,究竟是怎样一支球队...

2019年8月20日06时15分内容来源:体坛周报

上周末,升班马柏林联在他们的队史首个德甲比赛中遭遇4球惨败,不过这并不妨碍全世界的球迷见证了一个足够感人的故事。下半时现场公布到场人数是22467人,但对于最多只能容纳22012人的柏林联主场来说,多出来的455人并不是临时加座,而是算上了455名已经去世、生前一直渴望看到自己的主队进入德甲的当地球迷。


上周末对莱比锡RB的比赛中,柏林联的球迷带着455张去世球迷的海报到现场一起看球,来纪念球队历史上的第一场德甲联赛,在商业气息越来与浓重的今天,这温馨的一幕感动了全世界。人们都想知道,这支柏林联是一支怎么样的球队。


建队53年,柏林联合首次征战德甲,遗憾的是,不少柏林联合球迷都没能等到这一刻。与莱比锡的德甲首秀,很多球迷带着已过世的亲友照片来到球场,见证这一历史时刻。真是征战百年进德甲,遗像相伴不相离,这就是足球的魅力吧。


在德国职业球队中,因为杨晨的原因,很多球迷都知道圣保利这支很有个性的俱乐部,事实上这支柏林联也有很多的故事,但因为这支球队太小,从前也从未有过升入德甲的经历,所以他们极富个性的故事很鲜为人知罢了。


其实在这场比赛之前,“遗照事件”并非人们关注的焦点,“静默抵制莱比锡”才是热门话题——很早之前,柏林联的球迷就放出话来,要以开场静默15分钟的方式来抵制莱比锡,而事实上他们也的确以这种方式开始了德甲之旅,不过戏剧性的是,抵制刚刚结束1分钟,莱比锡就取得了进球。这支柏林联并没有什么大腕,目前球队中值得一提的只有苏博蒂奇和根特纳,从历史上来看,称得上球星的也只有巴巴雷茨、胡特和小克罗斯。



比赛哨声响起之后,柏林联的球迷们果然行动如一,集体陷入静默。时间进入第15分钟的那一秒,他们压抑已久的狂热情绪一触即发,声浪振聋发聩。


在德甲赛场上抵制莱比锡RB的球队并不少,因为红牛违反了德甲传统的“50+1”规则,但尤其以柏林联的抵制最为坚决,这其实是有着背后的故事的:2009年的时候,破旧不堪的体育场需要翻新却缺少经费,于是2300名球迷成为了志愿者,这其中只有6名职业建筑师,剩下的人都是教师、护士、汽车推销员等,结果就是这些人使得球场的面貌焕然一新,满足了球队参加第三级联赛的要求。


柏林联的主场名叫旧森林管理所球场,说它是全德甲寒酸的球场一点不过分。球场外表其貌不扬,甚至不是一个360度全包裹的球场。流线设计极为简单。全场坐满只有2万多人,这个规模仅相当于多特蒙德主场其中一侧的站席容量。十年前,柏林联合从德丙冲乙成功。由于俱乐部出现财政困难,2000多名球迷为了主场能够符合德乙联赛要求,踊跃加入施工队,13个月里义务劳动14万小时,完成了球场改造。


2014年,体育场不得不再次改建,工地上依然有球迷积极参与。改建球场的费用高达1500万欧元,这其中赞助商承担了1000万,剩下的500万,柏林联向4000名球迷出售了股份——这样一支“全民持股”的人民球队,怎么会看得起莱比锡RB?现场横幅中一条标语很明显:10年以来第一支来自东德的德甲球队。10年之前,科特布斯降级,但莱比锡RB填补了这一空缺,可是柏林联并不承认这支借壳上市的球队,连宣传海报都写得是:莱比锡,人们只知道莱比锡化学和莱比锡火车头(两支老牌莱比锡球队),谁知道什么红牛。这已经不是该队球迷第一次向俱乐部“输血”了,2004年的时候,球迷们就曾经组织过大规模的献血活动,只是为了筹集一些微薄的资金,避免球队破产。



成立于1966年柏林联支持者多数为蓝领工人,他们地处工业区,所以昵称是“钢铁男孩队”。这支球队有着自己的个性,球队的队歌“钢铁联盟”由德国女朋克歌手妮娜·哈根演唱。2003年圣诞前夜,89名球迷突发奇想翻越重重护栏跃入自己的球场举办了非官方的球迷演唱会,此后这一圣诞演唱成为了柏林联球迷的圣诞保留节目,如今每年参加人数过万。


柏林联球迷有情有义,这从“遗照事件”以及之前的很多故事可见一斑。但这支以蓝领球迷为主的球队也有非常暴力的一面,颇有些梁山好汉该出手时就出手的特点。柏林联的球迷也让柏林警方头疼不已——最近几年,他们就发生了三起让人难忘的冲突事件。其一是2015年1月对阵奥地利萨尔斯堡的友谊赛之后,与柏林警方对决;半年之后,在和水晶宫的友谊赛中,他们冲入客队球迷那里抢走旗帜并撕成碎片;上赛季德国杯的比赛,上万名柏林联球迷竟然在多特蒙德的主场闹事,抢夺了多特蒙德球迷的旗帜和横幅,同时在客队球迷区纵火,而这绝不是德国足球文化的主流成分。


对于“遗照事件”其实也并不是有些媒体所描述的那样,所有的照片都是已经逝去的柏林联的老球迷。德国媒体披露说,有些原本是柏林联球迷,后来成为“投降”成为柏林赫塔球迷的照片也被带到了球场,柏林联的球迷只是用这种方式告诉在天堂的他们:我们终于也能踢德甲了。这或许就是柏林联球迷的个性所在。



活在赫塔的阴影下,柏林老二们的降级辛酸史


2018-19赛季,获得德乙第3名的柏林联在德甲降级附加赛中战胜上赛季德甲倒数第3的斯图加特,历史性地升入德甲,成为德甲57年历史上的第56支参赛队,同时也是德甲历史上第5支来自于柏林的球队。不过,除了已经征战德甲36个赛季并获得过亚军的“柏林老大”赫塔之外,德国首都还曾出产过3支“德甲鱼腩”,其中最出名的当然是塔斯马尼亚。


今年5月27日,柏林联在主场升级成功,球迷涌入场内狂欢。


塔斯马尼亚明明是澳大利亚那个岛的名字,为何会出现在一家柏林俱乐部的名字里面?据说是因为这家俱乐部的创始人原本准备移民澳大利亚的塔斯马尼亚,于是就有了这个名字。塔斯马尼亚俱乐部在1900年成立的时候并不属于柏林。他们所在的地方名叫里克斯多夫,1912年更名为新克尔恩,直到1920年才并入柏林。于是塔斯马尼亚成立之初的全名是“里克斯多夫塔斯马尼亚”,后来又变成了“新克尔恩塔斯马尼亚”,还曾在二战结束后短暂使用过“新克尔恩中部”一名,直到1949年才更名为“柏林塔斯马尼亚”。


塔斯马尼亚能在德甲历史上留名,得感谢同城老大赫塔“成全”。德甲成立前的几年恰逢塔斯马尼亚的黄金时代,他们的战绩与赫塔平起平坐,甚至有反超之势。从1959年起,塔斯马尼亚3次赢得西柏林地区最高级别联赛——合约联赛的冠军,而赫塔只赢了2次。与此同时,塔斯马尼亚还连续4年赢得柏林杯赛冠军。但最终,在德甲元年代表柏林地区参赛的却是赫塔,足协这一决定令塔斯马尼亚忿忿不平。


1965-66赛季的柏林塔斯马尼亚是德甲历史头号烂队。


赫塔在德甲元年以倒数第3勉强保级,第2个赛季依旧是倒数第3。不过在赛季尾声,足协查出赫塔财政违规,决定剥夺他们的参赛资格,强行降入地区联赛(当时的第2级别联赛)。与此同时,德甲从16队扩军为18队,于是原本排在倒数前2名的沙尔克04和卡尔斯鲁厄幸运保级,而门兴格拉德巴赫和拜仁慕尼黑通过地区联赛的升级附加赛升级,剩余1个参赛席位则由与赫塔同属柏林的球队顶替。那个赛季的地区联赛柏林赛区冠军是柏林网球,但他们在升级附加赛中成绩太差,官方觉得他们实力太弱,而柏林亚军施潘道则干脆主动放弃,于是第3名塔斯马尼亚“躺升”,在德甲第3个赛季开始前2周幸运地圆梦德甲。


然而,这块天上掉下的大馅饼,却让根本没有做好德甲参赛准备的塔斯马尼亚严重消化不良。他们在队史唯一一个德甲赛季当中打出2胜4平28负(换算为3分制只拿到10分)、只进15球、却丢了108球的恐怖战绩,成为德甲史上头号烂队——按照德甲官方记录,比勒费尔德在1971/72赛季以0分降级,但那是因为“假球案”而被取消整季成绩,比勒费尔德实际战绩为6胜7平21负。


尽管有参加过2届世界杯的著名国脚希曼尼亚克压阵,塔斯马尼亚依旧一胜难求。


柏林塔斯马尼亚一度连续31轮不胜,还创造了主场0比9惨败给迈德里希(如今的杜伊斯堡)的德甲最大比分主场落败纪录。惨不忍睹的战绩当然也吓跑了球迷,在1966年1月15日主场0比0打平门兴的比赛中,柏林奥林匹克体育场只来了可怜的827名球迷,这是一个几乎不可能打破的德甲纪录(处罚空场除外)。


降回地区联赛之后,塔斯马尼亚依旧是柏林地区的强队,但始终无缘重返德甲,并最终在1973年破产。同年,一家名叫新克尔恩塔斯马尼亚1973的俱乐部成立,成为原塔斯马尼亚的继承者,从第7级别的业余联赛打起。如今,这支“转世”的塔斯马尼亚参加的是第6级别的柏林联赛。


塔斯马尼亚“一年游”之后,柏林球队一度从德甲消失,直到赫塔在1968年杀了回来。到了1974年,随着柏林网球升级,德甲首次出现柏林一城两队的盛况。那个本土世界杯夺冠后的赛季,赫塔勇夺亚军,迄今仍是队史最高排名。而柏林网球尽管从AC米兰找来了参加过4届世界杯的前国脚施内林格来帮忙,仍以倒数第2降回德乙,36岁的施内林格也在踢完个人唯一一个德甲赛季后挂靴。不过网球立即又赢得德乙北区冠军,再度升上德甲,可惜依旧保级失败,1976/77赛季再次排名倒数第2。


1974-75赛季,施内林格(右)以柏林网球队长身份,在与拜仁赛前跟贝肯鲍尔握手致意。


网球在那两个德甲赛季的最大收获之一,是在连续输掉3场同城德比之后,在最后一次德比中“主场”(两队共用奥林匹克体育场)2比0胜出。而另一大收获,则是在1977年2月主场3比1击败了欧冠三连霸的拜仁。两个德甲赛季里,网球总共只赢了11场,输了足足41场。别看这成绩惨不忍睹,但已经比塔斯马尼亚与1986/87赛季参加德甲的柏林蓝白加起来的成绩要好得多。


柏林蓝白在队史唯一一个德甲赛季里仅取得3胜12平19负,以倒数第1降级。尽管如此,那个赛季仍足以令这家柏林小球会自豪不已,因为他们是首都老大——当时赫塔跌入了第3级别联赛!那个赛季,也是1990年世界杯冠军里德尔的德甲处子赛季。这位锋线新星打满34轮,斩获10个进球,而蓝白全队只进了36球。蓝白降级之后,里德尔转会雷哈格尔执教的不来梅,次年就以德甲二号射手的身份帮助绿白军团赢得德甲冠军。


一代著名前锋里德尔在柏林蓝白完成了德甲处子赛季。


里德尔平步青云,蓝白却与塔斯马尼亚一样,在德甲“潇洒走一回”之后便逐渐沉沦,并最终走向破产,踢过2个赛季德甲的网球也同病相怜。如今,“转世”的网球和蓝白均身处第5级别的高级联赛北区。



从杯赛黑马到最难冲甲,钢铁是这样炼成的


当成立于20世纪初的柏林塔斯马尼亚、柏林网球和柏林蓝白逐渐走向衰败,1966年才成立的东柏林俱乐部——柏林联盟(其前身“上舍内魏德奥林匹亚”成立于1906年)进入本世纪以来逐渐发展壮大,成为新的柏林城老二。


人称“钢铁联盟”的柏林联在前东德时期名不见经传,唯一拿得出手的成绩是在1968年德国贸易联盟联合会杯(相当于德国杯)夺冠。两德统一之后,球队从第3级别联赛打起,但1993和1994年在赢得高级联赛东北赛区冠军后均因财政不达标而无缘升入德乙。


2001年德国杯决赛,柏林联的首发十一人阵容。


2001年,仍身处地区联赛北区(第3级别)的柏林联一路过关斩将,包括在半决赛互射点球淘汰门兴,成功杀入德国杯决赛。尽管终以0比2负于沙尔克04,但由于沙尔克以德甲亚军身份获得了欧冠资格,柏林联当季升级之余还成为德甲成立以来首支获得联盟杯入场券的业余球队。2001-02赛季,柏林联以德乙球队身份,与同城老大赫塔一同出征联盟杯,还成功过了一关。那也是迄今为止,唯一有两支柏林球队一同参加欧战的赛季。


后来柏林联经历过从德乙连降两级掉到高级联赛的重创,但2009年又成功地以德丙元年冠军身份杀回德乙。柏联再也没有降回去,而且在2014-15赛季首次喊出冲甲口号——主席迪尔克·青勒提出“成为德国20强”的目标。但在几任主帅手下,柏联一再功败垂成,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杜塞尔多夫和纽伦堡在没有豪强“预订”升级席位的情况下重返德甲。


曾率领巴塞尔2次称霸瑞士超的瑞士教头乌尔斯·菲舍尔在柏联书写了历史。


在很多球迷眼中,柏林联压根就没有冲甲的规划与雄心,甚至就是不想升级。上赛季球队找来了瑞士冠军教头乌尔斯·菲舍尔,外界也不看好这支东柏林球队能在两支前德甲冠军科隆和汉堡的夹缝中找到机会。上赛季末段,汉堡一波三连败掉了链子,平局过多的柏林联也未能抓住机会,在积分相同的情况下因净胜球劣势屈居升班马帕德博恩之后,只能以第3名身份参加附加赛,而且还对上了斯图加特。谁也不曾想,如此悬殊的对决,竟是“不想升级”的柏联笑到了最后。


容易的时候抓不住机会,反倒是条件最为艰难的情况下终于成为首支亮相德甲的东柏林球队,柏林联的卧薪尝胆着实戏剧性十足。主政将近15年的青勒也感慨道:“我们选择了可能是最难走的一条路。当一家像联盟这样的俱乐部参加德甲,而像汉堡、汉诺威96、斯图加特和纽伦堡却要踢德乙,这有点不同寻常。


柏林联主席青勒终于实现了“成为德国20强”的目标。


时隔42年之后,德甲将重新上演柏林同城德比,而且这是历史性的东西德比。与此前征战德甲时要与赫塔共用奥林匹克体育场的塔斯马尼亚、网球或蓝白不同,柏联拥有属于自己的主场——旧森林管理所球场,德比气氛肯定无与伦比。青勒就表示,柏联的升级对于柏林足球来说是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同城德比就像是汤里的盐。”尽管柏联与赫塔此前曾在德乙打过德比,但在德甲踢是完全不同层次的体验。


柏林联在旧森林管理所球场举行升级派对。


在上赛季结束后的庆祝仪式上,青勒承诺球队一定会像以往一样保持自己的风格。虽然在今夏转会窗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引援补强,但新赛季的德甲首轮,“钢铁联盟”还是以4球告负,很显然,想要避免成为又一支在德甲“潇洒走一回”的柏林老二球队,“钢铁联盟”任重而道远。



体坛周报微信读者交流群开通啦!

想要获得进群方式

请在体坛周报微信后台回复关键词“微信群”即可获得进群方式



往期回顾


观察 |为什么贝尔留队从坏事变成了好事?


话题 | 格列兹曼怎么做才能帮助他在巴萨取得成功?


话题 | 捧起大力神杯之后的一年,他们过得怎么样?

文|杨子江黄思隽

编辑|DBSQ
美编|吴双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