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歌“偷拍照”引唏嘘:享受自己的平庸,才是真正的勇敢

2019年8月21日12时15分内容来源:桌子的生活观

一张聚焦于生活里的智慧、温暖的桌子



1

最近,胡歌一段被偷拍打瞌睡的视频在网上火了。



有人说他这是中年犯困,并且帮他配上中年犯困的表情包,评论区一片欢乐。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可能胡歌还是演仙剑奇侠的白衣飘飘的少年。



可是他们没有想到,现在的胡歌早已快奔向四十岁了,要说是中年犯困,也完全可以说得过去。

他在自己的微博上发了很多张“自黑”的照片。



还有在电影里面,饰演一个邋遢颓废的中年男人。



我觉得胡歌是一个特别随性和真实的人,中年颓废的一面,他也毫无保留地向外人展示。

人到中年,变得平凡和普通,变得庸俗和油腻,变得满身都是烟火气,可是这不是人生的必然趋势么?

前几天,朴树在参加节目,晚上12点,节目录到一半,他突然站起来说:

“那个……我岁数大了,该回家睡觉了。



节目嘉宾和观众们都一脸惊愕。

很多人说他任性,真性情,也有人说他炒作,可是他们忘了,现在的朴树已经46岁了,他或许是真的熬不住了,要回家睡觉。

之前有一次和朋友聊天,问到,你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变成中年人了?

大家都对一个答案深表认同:

以前熬一个通宵,身体还像打了鸡血一样,非常亢奋,白天完全不用睡觉,而现在完全不行了,别说熬通宵,就算晚一点睡觉,第二天就像焉了的茄子,无精打采。


记得有一次朴树唱《送别》的时候,当他唱到“情千缕,酒一杯,声声离笛催”这一句,突然一下子情绪崩溃。

先是声音变得哽咽,然后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最后他转过身去,掩面大哭。


他说:“有的时候觉得生活就像炼狱一样,特别难熬……”

他经历过最好朋友的离开,经历过中年婚姻危机,经历过生活的反复碾压和灼烧,在他这个年纪,对于自己的沧桑和平庸感觉特别无力。

2016年8月,消失了快十年的朴树,突然去北京卫视《跨界歌王》,支持人问他,“为什么愿意来帮唱?

他毫不犹豫地回答:“说实话,我这一段(时间),真的需要钱。



终于,我们当年心中唱着《生如夏花》,像白月光一样的男孩,也变成了一个“讨生活”的中年男人。

我们终将变得平庸,这是我们这一代人年岁叠加之后发出的最大感慨。

小时候,我们常常自命不凡,觉得自己不一样。


可是长大了,接触多了,才越觉得自己不过是普罗大众中为了生活为奔波的一个平凡人。



一腔热血撒完了,满脑袋的梦想都忘了,一步一步接受社会的洗礼,最后也变成了自己当年最讨厌的普通人。



2


我曾经很认真很狂热地喜欢过郑钧,在我的青春期里,摆满了他的海报和CD。

前段时间,他在《脱口秀大会》上突然说了一句:“我一玩摇滚的,每天骑着电动车去接孩子。我打心眼里觉得……特别方便。



台下的观众,一片哄然大笑。

那一刻,我忽然感觉自己的整个青春都蒙上了厚厚的一层灰尘,感觉是那么遥远,那么陌生。


当年那个玩摇滚的男人,也会穿着最平常的衣服,骑上电动车,穿过熙熙攘攘的大街,在一堆的家长中等待自己的孩子。


当年那个爱听摇滚的男孩,也会为了房租,为了工作发愁,在生活的打磨中,变成了众多上班族其中的一员。


终于,我们一起都变成了那一个最平庸的人。

村上春树有句话写的很好:“我们只是落向广袤大地的众多雨滴中那无名的一滴。

曾经帅气潇洒的窦唯,被记者拍到他也不过是一个秃头、挤地铁、开电动车的一个中年男人。



曾经苗条性感、能量爆棚的天后张惠妹,最终也不过是一个被肥胖困扰的中年女人。



就算是万千少女心里有着一副俊俏脸庞的阿信,也难以避免中年的臃肿和沧桑。



当年疯狂喜欢过的韩国欧巴,也最终会变成我们在街边转瞬就忘的普通大叔。



在知乎上有人问:我们是怎样一步步地走向平庸的?

最高赞的答案是这样的:

因为我们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维持上:一日三餐,交水电费,房租,去超市采购食物,不知不觉,下班时间就没有了;再不知不觉,双休日就也没有了。

然后随着年纪的增长,需要我们维持的事物会越来越多:事业、伴侣、孩子、父母……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终将变得平庸,一个十几岁的青少年无需去维持什么,因为有父母撑起了保护伞,所以他得以把大部分的时间精力放在学习新鲜事物上。

而一个中年人上有老下有小,外有公事内有家务,他根本没得选择。




3

前段时间几个大学同学策划聚会,好多年没见,终于有机会可以好好聊聊这些年彼此的经历和改变。

见面一看,发现很多人的变化都很大。

当年瘦弱帅气的小子,变成大腹便便的中年大叔,当年骨感美丽的校园女神,变成了臃肿肥胖的菜场大妈。



当年一个个朝气蓬勃,风华正茂的青年人,好像是天之骄子,可是最后不过是路边街头巷尾的中年人模样。

去KTV唱歌的时候,我们同寝室的几个同学不约而同地点了筷子兄弟的《老男孩》,当唱到:

生活像一把无情的刻刀,改变了我们的模样

忽然之间,我鼻子一酸,感觉眼眶有点湿润。

当年的青春,当年的梦想,都随着河流奔腾而下,一去不复回,只剩下麻木的我们变成了碌碌无为的中年人。

去聚会之前,我以为我们可以聊很多,可是最终演变成你吼你家的熊孩子不听话,我哄我家襁褓里的孩子不要哭。

匆匆相聚之后,没聊什么,就不得不挥手告别。

我感觉无比伤感,想要说什么,却好像有什么哽在喉咙里面。

很多东西就是这样,你越想抓住,它越抓不住,最后只能变成沙,悄悄在你的指缝间流走。

中年的平庸无法改变,就像我们无法改变潮水的方向。

所以,与其反抗和挣脱,还不如好好享受当下这一切。



记得以前看《蜡笔小新》的时候,许多人被蜡笔小新逗得捧腹大笑,可是我唯独对小新的爸爸野原广志感触颇深。

全家都靠他一个人赚钱,家里买了房子和车子之后,需要还32年的房贷和36期的车贷。


他一个人养活一个妻子,一儿一女和一条狗。


他每天会为了加班而苦恼,但生活只要稍微变得宽松,他就乐得开怀大笑。



他还是会学着去享受生活,他人生中最开心的时刻,就是每天下班回家,喝一杯冰镇的啤酒,有点苦味的那种,倒出来能够冒出好多气泡。

他很爱自己的妻子,爱自己的孩子和狗狗。


他就是最普通、最平庸的那一个,可是却在我看来,他是最可爱的那一个。

生活满目疮痍,我们终将变得平庸,可依然有人在用力爱着这个世界。

很喜欢一部叫《入殓师》的电影,男主角梦想是成为一个著名大提琴手,为此背上债务购买了昂贵的大提琴。

可是乐团解散,男主被辞退,他不得不和妻子搬回村屋过着清贫落魄的生活,当上了一名普通的入殓师。

那一双昂贵的手,是用来拉大提琴的,怎么能够去碰死人呢?他一个音乐家,怎么能甘愿自己变成一个凡夫俗子呢?

他内心反复煎熬和对生死的逐渐看淡之后,最终选择了和自身的平庸和解。

接受自己平庸不是结束,而是另一个开始。

后来,他成为了一名出色的入殓师,每送走一个故人之后,都会拉上一曲大提琴。



河风拂过远山,大提琴浑厚悠扬的乐声缓缓流泄在铺满鹅卵石的堤岸上,淌过入殓师虔诚的双手,淌过逝者安详的面容和生者红着的眼睛。

最后,他们终于学会了接纳这一切,也学会了去享受这一切。

我们这一生,终将要和自己的平凡和庸俗和解。

看《王小波黄金时代》的时候,有一段话特别有感触:

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 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

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


可是我当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

所谓人生,无非是一个不断丧失的过程。


真正的勇敢是什么?


不是承认自己的无能为力不去做什么,而是即使被生活按着摩擦,也要努力从尘埃里开花。


这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



看更多走心好文章

请长按下方图片

识别二维码 关注桌子


音乐:郑钧 - 私奔,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问题请联系后台。


愿世界上所有相同磁场的人都可在这里相逢。我是桌子,谢谢你的阅读。



点个“在看”,致每一个平庸的我们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