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聚德烤熟的鸭子飞了……

2019年8月21日12时21分内容来源:商业周刊中文版



曾几何时,全聚德就是北京烤鸭的代名词,也是游客到北京必打卡美食。现在,全聚德烤鸭似乎真的卖不动了。


8月19日晚间,全聚德发布半年报。该公司发布的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7.58亿元,同比下滑13.43%;净利润3227.83万元,同比下滑58.51%;扣非净利润2290.38万元,同比下滑69.55%。


全聚德并未在财报中提及利润下滑的原因。不过,在其早前发布的业绩快报中,全聚德曾提及,餐饮门店接待人次减少,营收下滑,同时带动部分上游食品工业收入减少。



顾客减少、利润下滑并非首次出现。以烤鸭闻名的全聚德,从2013年开始,营收、利润再无明显增长。2012年至2017年,全聚德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9.44亿、19.02亿、18.46亿、18.53亿、18.47亿、18.6亿;净利润分别为1.66亿、1.22亿、1.38亿、1.43亿、1.50亿、1.51亿。2018年前三季度,全聚德净利润12857.84万元,同比下降3.8%。2018年,全聚德在的营业收入较上年减少了8330万元,但营业总成本在新开8家门店后增加了250万元,造成净利率的大幅下降。


根据2019年半年报,截至2019年6月30日,全聚德在全国20多个省市自治区直辖市以及海外拥有门店116家,其中全聚德品牌直营店46家、国内特许加盟企业63家,还有7家海外特许加盟店。这一数字比2018年年报已经有所减少,全聚德表示,有5家加盟店是因为不合格被整顿关闭的。


对此,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财联社表示,全聚德经营思路老化、机制改革不利,致使百年全聚德“基本上已经从老字号餐饮变成外地赴京游客的餐饮,对本地市场消费者的吸引力大幅降低”。他亦指出,全聚德的内部管理,仍停留在老式国企模式阶段,其存在“市场敏感度差、与消费者需求脱离”的问题。



同是老字号的同仁堂在发展过程中也并不是一帆风顺。2018年12月,江苏广电城市频道“南京零距离”节目曝光了同仁堂旗下控股子公司——北京同仁堂蜂业有限公司委托生产企业盐城金蜂食品科技有限公司回收过期蜂蜜的违规行为。零售业分析师王源在接受长江商报采访时直言,同仁堂扩张太快是造成其当下问题爆发的主要原因。一方面要顾及主营业务成本控制,另一方面还要发展多产业链布局、执行代工生产,显然无论是主营业务,还是其他附属业务都有可能存在产品监管漏洞,为产品质量埋下隐患。


另一家老字号、号称“药中茅台”的东阿阿胶,最近也曝出业绩“地雷”。7月14日晚间,东阿阿胶发布业绩预告称,公司上半年盈利1.8亿元~2.2亿元,同比下滑75%~79%。


全聚德也并非没有努力转型。


2016年4月,全聚德注资1500万占股55%,与重庆狂草科技有限公司、北京那只达客信息科技研究中心(有限合伙)共同出资设立“鸭哥科技”公司,负责全聚德的互联网化运营。全聚德外卖、全聚德电商在全聚德小鸭哥微信公号、百度外卖上线。不过,这次“传统+互联网”的结合物——鸭哥科技,仅仅一年后就夭折。


全聚德董事长邢颖


2017年3月,全聚德计划收购 “汤城小厨”,这是一家主打粤菜的休闲餐饮品牌,这对以烤鸭为主打产品的全聚德,在价格、菜品、消费人群上都有互补作用。仅过去5个月,消息传来,全聚德宣布终止收购,称由于交易的复杂性以及推进的不确定性,无法按时完成交易。


随后2018年,全聚德与抖音合作进行创意营销,同时激活了会员卡,打造了直营店,但最终效果也不尽人意。


多番努力均失败并未使全聚德放弃探索转型的方式。其董事长邢颖曾对媒体表示,不会放弃继续探索这条路的。


整理编辑:商周君


可点击下方图片订阅最新杂志!


点击你感兴趣的关键词

立即获得关于TA的更多信息!


《哪吒》

网商银行|美团单车

华为财报ofo黄作庆

约翰逊加拿大美联储降息

赴台个人游孙宇晨|霍顿房价

......


欲了解更多专业内容,请点击这里下载商业周刊中文版App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