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看恐怖片的男孩们

2019年8月21日10时21分内容来源:胡辛束




观察人类多样性的第26年,越来越发现,很多男孩其实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男孩的样子”


就比如说吧,现在的一些男孩子,胆儿比姑娘还小。


看见虫子比女孩先一步吱哇乱叫,去医院抽血之前得先攥着衣角给自己做心理工作,到游乐园碰见鬼屋恨不得绕着道儿走,提议一起看恐怖片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我本人是个资深恐怖片爱好者,新出的恐怖片只要口碑好评分高,一定会赶紧找资源看看。不吓人不看,作案手法不变态不看。而男朋友就连看不带鬼的悬疑电影,都能被吓得胆战心惊。


刚在一起没多久那会儿,我去他家找他,大下午俩人也没啥事儿干,刚好网盘里刚存了《忌日快乐》,就跟他说那一起看吧。


万万没想到“男生一定要带女朋友去看恐怖片,这样女生说怕怕胆小捂上眼睛的时候,你就可以顺势把她搂进怀里”这种恶俗把妹套路,会性别互换地发生在我俩身上



当一个带着土拨鼠面具的人跳出来袭击女主的时候,老哥靠在我身上哆嗦着别过头去,还不甘心地用余光继续瞟着屏幕。

当面具人追上女主用刀向她刺去的时候,老哥和女主的尖叫同步贯穿我的耳膜(此处略夸张,老哥的“啊”短促有力,没有女主那么绵长)。


我又好笑又有点嫌弃地转头看他,脑子里缓缓打出一个问号,忍住了想立刻掏出手机投稿”迷惑行为大赏“的冲动,问他,您至于吗?


“我很少看这种片子的。”
“又没鬼,也不行?”
“不怎么行。”



刚开始还有点鄙视他,一个大男人怕这些,说出来也不怕丢人。


他倒是觉得接受不来的东西也没必要硬逼着自己去接受,直面自己的恐惧没什么好丢脸的。

之后也就习惯了,不再跟他一起看这种一惊一乍的电影了,毕竟孩子心理承受能力还没有我上初中那会儿好呢。


后来接触久了慢慢发现,他身上“不像男孩子”的地方,其实还不止这一点。



他喜欢粉色,爱吃巧克力千层,只喝全糖珍珠奶茶,对任何奶声奶气的生物都难以抗拒,网络聊天时熟练运用叠字颜文字,买全套line friends的T恤当家居服穿。

对《小马宝莉》疯狂吹彩虹屁,最爱的皮肤是貂蝉荡秋千。


我在化妆的时候他还会在旁边认真看,说想学一学下次也给我化。好奇我摆在桌子上的瓶瓶罐罐,挨个问我都是干嘛使得。

“这个蓝色的小罐子是什么?”

“保湿面霜。”

“我也想要!”

……


“那个黑色的管子干嘛用的?”

“去黑头面膜。”

“给我也整一个!”

……



当别的男生还沉迷于“黑长直”、“伪素颜”、“显嫩配色的美甲”、“泡泡袖小碎花连衣裙”这种好嫁风审美的时候,他已经可以在一家店较为精确地挑出我喜欢/适合我的几件衣服了。

当别人还在吐槽男朋友分不清口红色号的时候,他已经拿着我的代购清单去美国丝芙兰不靠代购帮忙跟玩寻宝游戏似的找齐所有产品,然后兴奋地拍照跟我汇报说任务完成,让我再列几样儿有挑战性的。


在陪我逛街买衣服或是选化妆品这件事儿上,他的知识面、包容度和审美体系甚至优于我刚上大一的远房表妹(没有说表妹不好的意思)。



小时候会觉得,男孩喜欢可爱的事物,多懂一些女孩子的东西好像很娘很不爷们儿的样子。


他们要阳刚,要成熟稳重。不能穿粉色,不能喜欢吃冰淇淋,不可以哭,不能有软弱的时候,否则就是“不够man”。


但其实仔细想想,这些都是对男孩的刻板印象,也是对他们过多的限定和束缚。


谁说男孩就不可以有少女心?男孩子可以喜欢吃甜食,喜爱粉粉的东西。胆子小,泪点低,偶尔敏感脆弱。



同样也没人规定女孩就应该甜美文静,不能太有脾气和个性,以后就一定要做贤妻良母,回家相夫教子。


女孩子也可以爱拼乐高、打游戏,喜欢3C产品,只爱穿裤装,靠自己的能力让自己和家人过得更好。


人可以不必活在性别或者某种标签的刻板印象里,也不一定要把自己框在他人的设定和预期里。


你想做的,舒服和开心就够啦


插图/网络

头图 / 阿仁


「今晚22:22的报时员」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