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江堰:岷江头上的金箍

2019年8月22日07时37分内容来源:地道风物


▲ “深淘滩,低作堰”,这六个字,是都江堰千年不倒的秘密。摄影/张铨生


-风物君语-

青城山下白素贞都江堰

水中屹立两千年~





每年汛期,都是川西平原的一道坎。

夜晚的南桥。摄影/S.W

汛期时,大暴雨汇入岷江急促的水流,经常裹挟着泥沙,突破河道冲向道路、冲向民居农田。


当失控的洪峰冲至都江堰水利工程时,却仿若被戴上了金箍,在都江堰水利工程的主体鱼嘴、宝瓶口、飞沙堰等处,自动分流、排沙、泄洪。水流开始变得有条不紊,宛若道家手中顺滑的拂尘。


都江堰水利工程。摄影/艾斌


屹立的都江堰,让人难掩骄傲。这座历经劫难的无坝全自动水利工程,到底有着怎样的魔力,可以于风雨中,屹立两千年?



为何要修都江堰?


公元前270年左右,李冰收到了秦昭襄王颁发的一道委任书。命他前往蛮荒之地蜀郡,出任太守一职。


此时的李冰,刚过30岁,而立之年的他,对未来、对人生,满怀热情。


都江堰古城。摄影/艾斌

以成都平原为中心的蜀郡,坦荡宽阔,是西南地区面积最大的平原。然而当李冰千里迢迢来到此地,并未看见村落聚集、物阜民丰的兴旺景象,极目远眺,尽是岷江洪水肆虐后,留在川西大地的创伤。


作为一名水利工程学家,在秦国时,李冰已经负责兴建过几处较大的水利工程。看到蜀地的萧条现状,李冰明白,自己若想胜任蜀郡太守一职,必须治理围困川西百姓的“恶水”——岷江。


一道岷江,串联了都江堰和成都城的多少故事?绘图/Paprika


发源自岷山的岷江,是长江水量最大的支流,全长1279千米,流域面积达13.35万平方公里,水量是黄河的两倍。湍急的水流、复杂的地势,让川西大地时常囿于洪灾、干旱。


事实上,擅长治水的李冰被委任为蜀地太守,背后还有另一层深意


都江堰鱼嘴分水堤。摄影/石耀臣


此时正值战国末期,经过群雄逐鹿,不少诸侯小国被吞并,秦国、楚国脱颖而出,成为当时旗鼓相当的两大对立国。公元前316年,在司马错“得蜀则得楚,楚亡则天下定矣”的主张之下,秦惠文王举兵兼并了古蜀国。


之后,司马错在成都集结兵马、战船,自岷江上游出发,顺水路进入长江,一路南下来到了今天的重庆,彼时的重庆由楚国管辖。然而,由于不能及时补给,秦军无法继续深入楚国腹地。


▲ 上图:青城山天师洞;下图:都江堰放水节。摄影/张铨生

当时的秦国,无论是训练士兵,还是打造兵器、征集物资,都选择在蜀国的中心成都。可造船和运输,却在岷江上游的汶山。把物资由成都运输至汶山码头,至少要走50多公里的陆路,无论是从时间还是人工来说,都十分不便。


李冰治水的背后,还肩负着秦国的雄心伟略。将岷江改道,引水至成都,对于秦国的战争布局而言,尤为重要。


都江堰出土的李冰像。摄影/张铨生


已经修建过大型水利工程的李冰深知,要想岷江水平稳的流经成都,建立运输航道,必须修建一座引水、防洪的水利工程。


于是,李冰沿着岷江逆流而上,沿途数百里对岷江沿岸的地形地貌进行了详细地记录、分析,经过实地测量、研究后,他将目光投向了成都西侧的灌县(今都江堰市)。


俯瞰都江堰。摄影/张铨生


公元前256年,一项伟大的工程,在岷江上,拉开序幕……



天府之国是如何炼成的?


都江堰,位于成都平原西北部。当水势浩大的岷江水来到灌县境内,河道变得又平又宽,江水中的泥沙淤积,将河床抬高,水灾频繁发生。


而位于都江堰市西南方向的玉垒山,则阻挡了滚滚东流的江水,使得岷江水流不再畅通无阻。这样的特殊地理结构,让玉垒山以东,常因缺水发生发生旱灾。


▲ 也正是水利造就了都江堰的美丽。图/视觉中国


在我国传统的治水理念中,一直信奉大禹的“堵不如疏”,关于这一理论,李冰深以为然。李冰认为,治理岷江的关键,在于打通玉垒山。


当然,打通玉垒山,并非一劳永逸。玉垒山疏通后,仅能解决岷江下游的干旱问题。岷江水流不稳,以及河沙淤积的问题依旧存在。


▲ 鱼嘴、飞沙堰、宝瓶口,是都江堰水利工程的主体。绘图/Paprika


丰富的治水经验告诉李冰,只有顺应地势、不与水敌,方能高枕无虞。“深淘滩、低作堰”,是李冰针对都江堰水利工程,制定的“咒语”。


为顺应岷江水势,李冰于江心筑造了一道金刚堤,这是他修筑都江堰的第一步。金刚堤的修筑,将岷江水一分为二,靠西的支流为外江,顺岷江而下。东侧支流为内江,水流流向宝瓶口。


鸟瞰岷江上的水利工程和远处的都江堰市。摄影/张铨生

这样做的好处,在于可以对岷江水流量进行有效控制,既能保证沿江两岸的农田灌溉,又能通过分洪,降低季节性的洪水灾害


不同于多数水利堤坝使用石块堆积,金刚堤则由竹笼填满石块叠加而成。因为岷江水流过于湍急,单纯使用石块,很容易被水流冲走。


川内盛产竹子。喜好从大自然获取灵感的李冰,请人将竹子编成宽2尺、长3丈的巨大竹笼,竹笼内填满石块和鹅卵石后,投入江中后,完全可以抵抗水流的冲力。由于金刚堤堰的前端形似鱼头,因此金刚堤也被人叫做鱼嘴


▲ 鱼嘴调节水量的原理。绘图/Paprika

控制水量的问题解决后,泥沙淤积的问题,自然不能被李冰放过。观察地势后,李冰在玉垒山侧的宝瓶口处,设计了第二道关卡,于金刚堤尾部、靠近宝瓶口的地方,建造了一座宽度达200米以上、高2米的飞沙堰,并且特意挖掘了一处平水槽


当岷江水呼啸而来时,可以在宝瓶口处的弯道,形成环形水流。当江水高过飞沙堰,水中夹带的泥沙及石块,便顺着水流的惯性,顺势流到外江,这样就不会淤塞内江和宝瓶口水道了。


▲ 都江堰水利工程排沙原理示意图。绘图/Paprika


在修筑这些堤坝之后,李冰向江内投入了三个石人和五个石犀,作为水尺,用来检测水量及泥沙淤积情况。在后人眼中,神奇的石人和石犀,仿若是李冰的化身,成为了各种传奇故事的主角。


“三分治、七分养”,世上难有万全之策。为此,李冰还为都江堰制定了每年一次的岁修制度


▲ 水流湍急。图/视觉中国


李冰的种种巧思,让曾经的“恶水”,改邪归正,变成了哺育川西平原的母亲河。疏导过的江水,航运便利,确保了成都市的永久选址


自此之后,土地肥沃的川西平原,“水旱从人,不知饥馑”,成为了当时中国最大的“粮仓”之一。昔日的蛮荒之地,凭此逆袭,成为了人人称赞的天府之国。



得都江堰者,得四川


“都江堰、都江堰,一岁成功,百岁饭。”因一座水利工程,山西人李冰,在四川人心中封了神,成为了享受香火的“川主”。据统计,在四川民间,“川主庙”的数量,仅次于土地庙。


▲都江堰二王庙。摄影/张铨生


都江堰水利工程,不仅让四川人吃饱了饭,也让四川在全国的地位,逐渐攀升。在此后的多次王朝争霸中,由都江堰守护的川西平原,一度成为决胜的关键。


公元前223年,秦国率领百万大军,自成都沿岷江航道顺流直下,一举消灭楚国。两年后,秦国统一中国,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中央集权的秦帝国。


澜索。图/视觉中国


蜀汉时,诸葛亮北征,以此堰农本,国之所资”,西晋太康初年,晋将“王濬楼船下益州”,而后灭孙吴,结束了三国鼎力的局面。


从古至今,被争抢的地方,无非地理位置优越及经济富庶。川西平原的富庶,大半的功劳,都离不开都江堰水利工程的建造。


▲青城山建福宫。摄影/石耀臣


成都有句民谚:“搬不完的灌县(今都江堰市,下文统一称作灌县),填不满的成都。”因都江堰水利工程,灌县古城兴起于岷江之畔。


据《四川地名考释·灌县》记载,当年李冰修建都江堰时,曾经得到湔氐等少数民族的大力相助,为了表达谢意,李冰修筑都江堰后,又组织人力开凿了由龙溪、娘子岭通向冉駹(今藏羌所在地)的山道。


▲老城门。摄影/S.W


这条山道,成为了茶马古道的前身作为茶马古道的起点灌县的商业贸易十分发达,西南地区的物资在这里集散,商旅驿站层出不穷。直至民国十年左右,灌县西街的鼎盛繁华仅次于成都的骡马市贸易。


光绪二十四年(公元1898年),英国摄影家伊莎贝拉·伯德女士来灌县考察后,在其著作《扬子江流域及以外地区》中,直言灌县是中国地理位置最佳的城市


▲ 都江堰景区内精美的建筑细节。摄影/柒哥


都江堰水利工程,不仅成就了一座繁华的灌县古城,还在明朝时,促使四川诞生了天下首富——蜀府。明代抗倭名将谭纶,曾在奏折中称:“蜀府之富甲于天下。”


蜀王曾分享过自己的“致富经”。他认为,蜀府丰厚的收入,得益于茶马古道,更得益于自己对于财富的使用。


▲“灌县出南门没路”,七个字道出了过去都江堰的交通不便,南桥便是在这种情况下修建的。图/视觉中国

▲南桥局部。摄影/S.W


自第一代蜀王朱椿开始,蜀府就十分重视都江堰水利工程的维护。他严格遵守李冰在一千多年前制定的“岁修”制度,每年花费大量的钱财,组织堰工修整都江堰,为此还培养了不少水利专家。明清漕运制度的确立者陈瑄,就曾在蜀府的组织下,为都江堰修筑堤坝。


只要是都江堰相关的事宜,蜀府从来不吝于出资。甚至在道家塑造的人物——李冰的儿子二郎神,在灌口的神祠毁于火灾,蜀王也有出资重建。


▲上图:天官赐福;下图:离堆公园。摄影/柒哥


蜀府对于都江堰的维护,确保了蜀地百姓的耕种作业,连年的丰收,是蜀府赋税源源不断的重要来源。



灾难中的都江堰


作为一座两千年的古老工程,风雨中耸立的都江堰,并非一直顺遂


1933年,岷江上游的茂县,发生了7.5级的地震,地震引发的洪水给都江堰带来了毁灭性的破坏。当时的中国,内外交困,都江堰的修缮工作,一度被搁置。


都江堰宝瓶口。摄影/艾斌

十多年后,1949年7月,一场暴雨过后,失控的岷江水,以每秒4430立方米的速度,将都江堰的鱼嘴、飞沙堰等堰堤冲毁,而后奔腾进入灌区农田,受灾农田达14万亩。


此时的四川尚未解放,川内的地下党,面对流离失所的百姓,十分忧心。当时的地下党川康特委,特意派出马识途、王宇光,躲过重重封锁,辗转行至西安,向当时准备率领62军挥师南下的贺龙,汇报川内的情况。


▲ 玉垒山中的玉垒阁和中式建筑。摄影/S.W


“进入成都后,解放军第一件要办的大事是什么?”面对贺龙的询问,马识途脱口而出:“修整都江堰。”生于重庆的马识途,对都江堰的重要性,并不陌生。


听闻原由后,贺龙特意召开了一次军事会议,并做出决议:只等灌县一解放,就立即抢修都江堰。同时又从军费中拿出银洋5万元,作为工程经费,派遣184师先头部队,赶往都江堰,做好抢修准备。


▲ 天府源头第一闸。摄影/S.W


1950年的新年第一天,四川刚刚解放4天,贺龙直接下令,抢修都江堰。62军的解放军,多来自于北方,大多人甚至不会游泳,更不要说修筑水利工程。


原国民党时期的水利局干部,在得知解放军抢修都江堰后,把所有的对立、猜忌一并抛开,共同参与进都江堰的修缮工作。1950年3月底,本来需要近五个月岁修时间的都江堰,仅仅三个月就顺利竣工


汹涌的江水。摄影/柒哥

当时的成都军管会李井泉,在写给西南军政委员会的报告里,专门提及此事:郫县有一个士绅,说空气完全变了,原来有50%的人支持你们,都江堰岁修后,现在有90%的人支持你们了。


都江堰在四川百姓心中的地位,可见一斑。


岷江与民居紧连。摄影/张铨生


灾难从不讲道理。2008年5月12日,距离都江堰70多公里的汶川发生8.0级特大地震。被波及的都江堰,全市三分之一的建筑倒塌,二王庙倒塌、青城山老君阁严重损毁。


两千年前,李冰在设计都江堰水利工程时,仿若早已预料到今天。防震的主体建筑,让都江堰水利工程,依旧矗立在岷江水中,基本无恙


▲ 源源不断的游客来到这里。摄影/柒哥


时光流转两千年,阅尽千帆的都江堰,依旧耸立在岷江之上,滋润着天府之国的万顷良田。

- END -

文丨莺时

图片编辑丨袁千禧

地图编辑丨Paprika

封图| 柒哥


参考资料

《都江堰与明朝首富》胡开全

《都江堰治水中的和谐思想探析》官性根

《都江堰与古代成都平原经济发展文献研究》余文倩

《李冰与都江堰的创建历史》段跟定

《都江堰文献集成》冯广宏

《都江堰水利述要》四川省水利局

《开国元勋李井泉》人民出版社



点击下方图片,跟地道风物一起走遍中国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