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方分手不够体面?不,体面是相互给的。

2019年8月22日10时04分内容来源:萝严肃

转载或者合作请联系
mszhangziyan@foxmail.com


因《新婚日记》而走红的韩国人气夫妇具惠善安宰贤,离婚大战已经进入了全新阶段。比“他好像只是非常短暂地爱了我一下”更伤人的后续来了。


具惠善记录了几个安宰贤对她冷漠的细节,最极致的是:“当我问起他,我做错了什么?他就是那个回答,觉得我不够性感,觉得我有一对不性感的乳头”。


安宰贤今日外号,乳头鉴定师↓


这场离婚大战里已经能嗅到具惠善极致的绝望了。再看昔日恩爱,真是恍如隔世。


前两天在具惠善一人单挑安宰贤所在的整个公司时,当事人安宰贤一直处于掉线状态,既无发声,也不准备露面,本来定下的新剧发布会决定不出席。


具惠善直到20日还通过律师表明自己的官方立场:没有同意离婚。此外直接宣称安宰贤有变心、酗酒、与多名女性密切频繁联络。



20日的具惠善律师声明一出,网友很快扒出,安宰贤曾与三名女性友人在酒馆中庆生。


昨晚,整整沉默四天三夜的安宰贤终于发声了。


安宰贤首先表明自己被陷害,之后说自己很累,7月30日已达成离婚协议,支付了离婚协议金,特地说了离婚协议金包括具惠善承担家务的日薪、结婚时具惠善的捐款等等,暗戳戳指具惠善斤斤计较,并称具惠善是因为“金额不足”又进一步要房子。



他还提出具惠善私自闯入他的住所,翻着手机开始录音。
自称自己得了抑郁症。
但是!这篇声明落地还没热乎呢?


具惠善就迅速地发出了自己的回击,引发了中韩两国的热切讨论。

主要内容:要的钱都是我应得的,根本不是离婚协议金,我先得抑郁症,对方的精神科医生自己介绍的,我还帮婆婆家里装空调和冰箱了。


更有细细密密的丈夫倦怠期表现,包括“不性感的乳头”。
丈夫喜欢喝酒,我亲眼看到亲耳听见他喝醉了酒和女性们通电话。

丈夫生日那天说想吃拌牛肉,凌晨就准备好了,然后吃了一两勺就都剩下了,看着出去和外面的人一起开生日派对的丈夫,感觉那个人,真是心也远去了啊。

当我问起他:“我做错了什么?”他就是那个回答,觉得我不够性感,觉得我有一对不性感的乳头,所以一定想要要离婚的丈夫。

和丈夫一起生活的时候,他会大声地播放内容有关倦怠期到来的男性的油管广播然后睡着......

我是住在家里的幽灵,你曾经那么爱过的那个女人变成了僵尸。
(翻译via@会火)


“我是住在家里的幽灵,你曾经那么爱过的那个女人变成了僵尸。”具惠善的绝望已经溢出了文字。


社交网络为“乳头不够性感”论震惊之后,今天安宰贤方面又回应说对于具惠善进行的揭露感到冤枉,将公开两人聊天软件之间的对话内容。具惠善又是一记回击:“我不用聊天软件。别瞎忙活了,背叛者。

很滑稽的是,安宰贤方面迅速修改了相关的新闻稿件,把聊天软件改为短信。

当初二人在镜头上的甜蜜种种,到现在算是悉数幻灭。《新婚日记》 编剧当时在记者会上谈及幕后故事的说法也被翻出,人们才惊觉这个故事可能早有伏笔。


《新婚日记》 编剧说,在《新西游记2》中大打宠妻牌的安宰贤,其实也表现得和普通丈夫没什么两样。编剧当时在看到最初始的记录素材后,对安宰贤的做法做法觉得很郁闷,认为他很形式主义,但却听不进妻子的话。——再一次感叹,韩综是不是太会包装了?


安宰贤人设不断崩塌,现在广告也遭到解约,大批网友请求让他从王牌综艺《新西游记》退出。刚刚《新西游记》方面的回应是,无法确定安宰贤是否会出演第7季。

很多人会把失败的姐弟恋概括为“年下男”要不得,但感情不稳定其实跟年龄差没有什么关系。“海王”杰森·莫玛比太太小12岁,“狼叔”休·杰克曼比太太小13岁,感情都稳定很久,小男孩早已成长为大叔。男大女小却破裂的感情更比比皆是。


现在回看具惠善和安宰贤的个案,会觉得他们可能真的不是同一类人,却始终没有找到沟通的方式,激情褪去之后所有问题都浮现了。


具惠善是才女,会思辨,需要两个人有精神沟通和交流。


而安宰贤喜欢的是直接的刺激,他很早就说,喜欢女人的胸部。


安宰贤最初喜欢具惠善就是因为“漂亮”,使劲盯着她看。可是具惠善现在身体不好还发胖了,外表的吸引力褪去后,安宰贤就到了倦怠期。


具惠善曾回忆,自己一开始是想逃避安宰贤的,但后来觉得他很“像新生儿一样一尘不染”,就接受了。


所谓的“一尘不染”,可能只是幼稚和未经世事,但如果男方一直不成长的话,幼稚就会变成婚姻的阻碍。


有个细节非常能体现这段婚姻的问题,具惠善不爱吃肉,安宰贤特别爱吃肉,但安宰贤点多了炸鸡吃不完具惠善就怕浪费吃完,吃到自己都胖了。

这不是幸福肥,这是女方在拼命融入男方的生活却得到了男方讨厌的结果——你不美了。


韩网现在的评论跟国内舆论相似,主要是力挺女方抨击男方。


但也出现了一些质疑具惠善的言论,主要是这三点:具惠善是不是太会操控舆论了?为什么具惠善这么斤斤计较要钱?为什么把私事都拿出来说撕得这么不好看?



先说这个“操控舆论”的问题。看起来是具惠善始终能引导舆论的方向,先是自曝丈夫要离婚,“像说服结婚一样说服我的家人吧”,再是提到男方先变心的责任,然后是金钱纠纷,最后一个炸弹“nipple都被厌弃”,看起来的确是具惠善说什么大家讨论什么。安宰贤连回复都回复不过来重点就变了。


但是,说事实不需要在意什么他人的节奏,更不需要预案,只要把自己经历过的说清楚就行了。安宰贤越是一个都回复不了越是被动,那不恰恰证明他没有办法迅速地说出事实吗?


孟庭苇被前夫纠缠的时候,前夫设置了花样百出的议题,连孟庭苇跟女性出轨这种开始掰,孟庭苇忍无可忍直接拿出了申请保护令、离婚财产判决、支票等超级大实锤足以证明前夫家暴还反复要钱,直接锤死,一锤定音。姐姐只发两个字:“落幕。”可见手握事实根本不怕对方瞎带节奏。

再说这个“具惠善要钱”的问题,请注意,具惠善要的钱,到现在为止,都是没有离婚赔偿,是分为以下几个部分。


第一是婚礼捐赠的钱,当初说的是两个人一起捐给儿童医院,实际上是具惠善一个人出的钱,那现在分手了,要回安宰贤那份,等于是让安宰贤履行承诺过的捐款。


第二,现在安宰贤居住的房子装修费都是具惠善出的。


第三,是“劳动费”。具惠善称,两个人共同生活所有家务活都是具惠善承担的,她现在决定收取每天3万韩元三年的劳动费。


看到家务活这里,又震惊了。


还是要再复习一下,《新婚日记》里有个很重要的情节,具惠善发现自己承担了九成的家务,所以跟安宰贤进行了一次严肃谈话。


她仔细列了这张家务表,整理、打扫全是自己做的。倒垃圾80%是具惠善做,20%的时候是具惠善生气了安宰贤跟着去。(注:韩国是垃圾分类的,倒垃圾很麻烦。)


还在新婚燕尔时具惠善就问安宰贤了:“那我为什么要和你一起生活?”


安宰贤参与家务后,开始说:“我帮老婆做事了。”具惠善还是很生气:“这为啥是我的事儿?”


在《新婚日记》里,我们看到的是安宰贤同意改变自己。


新婚变成了丈夫训练营。


但是现在我们才知道,真人秀和生活不一样。镜头下的安宰贤学着做家务,说着自己会改变。镜头外仍然是安宰贤什么都不做,把所有家务甩给妻子。


具惠善把自己的日常家务劳动折算成每天三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75.6元),满打满算三年一共19.2万,按月薪算才一个月5268元人民币,就算是找保姆,高质量又放心的也比这个贵多了吧?这哪里是具惠善斤斤计较在要钱?


女性在夫妻生活中承担的家务,也是一种劳动,也是对社会的贡献,但却被男性长久地无视,还以为这是理所应当的。


《逃避可耻但有用》里,女主的朋友做了三年全职主妇,发现离婚后自己等于是浪费了三年时光,剧中对一个全职主妇一年劳动量的评估,折合成雇佣收入应该是304.1万日元(约合人民币20.2万元)


《逃避可耻但有用》里,女主角也对夫妻间默认女性承担家务有个概括——以爱情为名义的剥削。


最后说一下“分手体面”的问题,这是当代社交网络最歌颂的一种境界。但体面是相互给的。


安宰贤上《新婚日记》时表现得会分担家务,下了节目什么都不做,出现倦怠之后直接在家里放“男人倦怠期”音频,对妻子进行打击,过生日的时候妻子做了他想要吃的东西他吃几口就跑了,更不用提还对妻子进行身体羞辱……又不承担家庭责任,又自私,又冷暴力。以上种种,有过尊重吗?给过妻子体面吗?


这几天总是有人问:“为什么一定要讨伐男方?难道我不爱一个人了就不能分手吗?”


可以啊。


但我是这么想的,体面是相互给的。之前不给伴侣体面,分手的时候谁能咽下这口气给你体面啊。


首先要明确自己的想法,知道结婚、承诺这些事情不是随便说说的。如果还没到那个阶段就不要搞那么郑重,而且要相互确认对未来的期待值,如果发现有不一样就要注意。


真的是想法变了感情淡了,至少不可以在没分手的时候就找新人祛除厌倦,先跟对方讲讲,哪怕一起看看咨询师呢。


点点滴滴的相处里都是相互尊重和平等的,到分手时回想过去也是个安慰。平时就是欺负人的,分手时自然怨恨加倍。


电视里捕捉到具惠善和安宰贤,是恋爱最美好的时候,哪怕具惠善为婚姻做了充分的准备和沟通,仍然无法把幼稚的丈夫带入婚姻状态。可是只要安宰贤能多尊重妻子一点点,都不会是今天这样惨烈的结果。


扫描或长按二维码关注我
给你严肃的八卦
想要复习以前的推送,直接点这里就好~
↓↓↓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