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与情怀永不老去

2019年8月23日08时10分内容来源:天下足球

点上方蓝字“天下足球”快速关注

最有情怀的足球尽在这里


1984年出生的托雷斯已经驰骋绿茵十八年之久,本赛季因为不见痊愈的膝伤,只在J联赛首发出战了寥寥几场,在岁月的威逼下随之而遇的退役宣言并不意外,毕竟“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当初与风平行的托雷斯终究成为标记青春的符号。


告别的气氛毋庸置疑的沉重,哪怕托雷斯之前风轻云淡地表示:“过去这十八年能够一直踢着心爱的足球,太美妙了,我赢得了许多,其中包括足球世界的尊重”。但沉浸在眼泪中的离别只会停驻时间,因为害怕失去是大多数人无法避免的脆性。


鸟栖沙岩与神户胜利船的狭路相逢让托雷斯的谢幕战更容易滋生回忆的细胞,毕竟神户阵营中的比利亚、伊涅斯塔曾与托雷斯一起以西班牙斗牛士的名义沾染过欧洲冠军和世界冠军的琉璃之光,如今这场仿佛被命运策划过的重逢画面顺着光阴的巷子看到了从前意气风发的彼此,只是九十分钟过后,祝福暂时只属于身披鸟栖9号战袍的主角。


托雷斯的煎熬在过去一年中有目共睹,38场比赛寒碜的6粒进球大致还原过他的糟糕状态,而一度13场进球荒更是让他背负过“水货”的骂名,从某种意义上说失去快乐的西班牙人退役反而是种直面自己的坦荡,他说:“希望用一粒进球为生涯画上圆满的句号”,纵使天不遂人愿,他都值得在我们记忆的内壁中收藏。


少年眼中亮起的光,是英雄的不灭之火
12岁的托雷斯天赋在同龄人中当属翘楚,马德里双雄求贤若渴的暗战衬托过他的星光,倘若不是遵从家族意愿,或许伯纳乌的荣誉室中也会平添几分他的星光。也正是这种一步之差的选择,牵连了托雷斯的红白人生的序章,17岁的他成为马竞史上最年轻的出场球员,19岁他是马竞队史上最年轻的队长。


虽然单薄的床单未能包裹托雷斯在欧冠赛场上一展拳脚的机遇,但当时实力平平的马竞在西乙和西甲的几度徘徊却锻造了少年英雄的出俗志。虽然饮恨国际托托杯决赛让他心绪难宁,但悄然升起的英雄之火又在酝酿更好的自己,后来的故事中他也的确演绎了“人生赢家”的威名,其实在效力马竞244场91球的锋芒中,已经为他第一次告别这座城市翻新了最得体大方的名片。


鲜衣怒马,却也永不独行
12年前,同时创造利物浦最高转会费纪录和西班牙球员最高身价纪录的托雷斯自然是人们翘首以盼的惊喜,在生趟本·哈伊姆,超车维迪奇、硬抗费迪南德的澎湃集锦中,丝毫没有任何审美疲劳,完美贴近了当年弗爵爷的赞誉:“他具备了完美前锋的一切要素,是一个可能未来很久都不会出现的球员”。


大步流星的速度,游刃有余的射术,力挽狂澜的大心脏在那些原本泛黄的桥段中独留了王者的气息,倘若不是伤病的从中作梗,142场81球的效率远远不足以修饰他鲜衣怒马的托雷斯。在与杰拉德的美如画连线中,一个庖丁解牛,一个剑气纵横,荡气回肠,只叹世无常景,贝尼特斯走了、马斯切拉诺走了、哈阿隆索走了,心有灵犀的G8和T9只能在一别两宽的祝福中温存记忆,但之于这座摇滚情节弥漫的城市而言,谱写过安菲尔德定律之音的托雷斯至少给KOP预留了一道缘分的线。


蓝桥断章
转投斯坦福桥的托雷斯被5000万镑身价烘托了巨星的礼遇,却也无故地遭遇了一场风吹即散的落花梦,回头看,110场比赛20粒进球的尴尬着实让阿布信赖的霸王枪无地自容,持续的进球荒和思考人生般的空门不进让他沉沦为平庸之辈,甚至在与旧主利物浦狭路相逢的足总杯决赛中,他只能全程在替补席以看客的身份按耐自己的欲望,被剥夺首发位置的他虽然在人山人海中享受过雷鸣般掌声,但也在患得患失中细数过倾城而下的忧伤。


昔日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夺命剑在斯坦福桥被孤独驯养,却也彰显过英雄本色。2012年的欧冠决赛终场前2分钟他不遗余力地争夺了蓝军全场唯一的一次角球,德罗巴正是利用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扳平比分。庆幸在队史首座欧冠冠军的酣畅中,人们乐于看到功劳薄上西班牙球星的名字,其实在随后的一个赛季中回光返照的他又占据着队内射手王的宝座,尤其是欧联杯淘汰赛上每轮都斩获进球的他又在蓝色的帷幕中笑颜如初。


圣西罗折戟
以租借之身落户圣西罗的托雷斯除了在新闻发布会上展现过自己标志性的笑容外,在599分钟的意甲比赛中他在进球账户中只留下了1粒进球。未近半生,周身的沧桑已经将他当初追逐从前自己的奢望消融殆尽。


百废待兴的米兰城从最初的乍见之欢到久处之厌只隔了10场比赛,米兰从切尔西买断他的所属权显然不是在万般皆安中寄托情怀,事实上从买断到再次租借,深思熟虑过的米兰显然已经权衡利弊。30岁的他过早枯萎,在圣西罗摇曳生姿的猜想只能在唏嘘中追溯,之于圣西罗,托雷斯只是匆匆过客。


卡尔德隆的纠结
回归卡尔德隆的托雷斯失去了往日的锐利,但时隔七年半的团聚又让收藏了那颗支离破碎的心,在45000名马竞球迷的拥簇下,这个饱经沧桑的男人只有用炽热的泪水回馈这份厚重的牵挂。没有羁绊的托雷斯如释重负,2014–15赛季国王杯上面对皇马梅开二度的瞬间又让人依稀记得他最初的样子,2016-17赛季欧冠决赛上他创造的点球虽然被格里兹曼挥霍,但赛后被以泪洗面的托雷斯却从未被球迷淡化心中的神圣地位,只是沉溺中结疤的伤口没有因为他的回家而痊愈。


这个世界上就是这样:你想做一朵安静的云,但你不知道风会将你吹成哪种形状。虽然被球迷万千宠爱,但在西蒙尼麾下逐渐失去机会的他只能在“自我牺牲”的感慨中再次背上沉重的行李。“很抱歉,身为马竞人,我要离开了”,或许人表达的永远不是他所说的内容,而是渴望被理解的心情,这种离开虽然有欧联杯奖杯的护送,但注定内心里掀起的波澜犹如鱼骨里未净的刺。


结束语
在托雷斯的谢幕战中,鸟栖为托雷斯设计的战袍沿袭着马竞上世纪80-90年代的球衣设计理念,或许这种旧时光的情怀感对于一直在漂泊的托雷斯而言是最大的慰藉,毕竟何以为家的忧患意识曾轻易击碎他的心扉,这至少是一种形式上的圆满。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