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激光笔“追星”的人不配当粉丝

2019年8月23日10时21分内容来源:胡辛束



王一博最近很忙,继被爆手机号私生粉夺命连环call后,昨儿一早又在机场被“粉丝”用激光笔一顿扫射。


本来凭借《陈情令》大火成为夏日限定爱豆,挺大的喜事。现在却受到“私生饭”和“激光饭”的双重攻击,真的挺让人生气的。


可最无奈的是,对于私生饭的追车跟踪好歹能甩掉、电话短信轰炸好歹能换号,可是对于这种没事儿闲的瞎晃明星的行为,不论是艺人或者工作室都很难抓到现行。



说实在的,如果不是因为#王一博被激光笔照射#这条微博热搜,我还真的不知道小小的激光笔有这么大的杀伤力。

很多人都在使用激光笔,甚至还有小孩儿拿它当玩具玩,但根本不明白它的真实伤害。


激光笔又称为激光指示器,被制造出来的初衷本是在导游、教学、天文观测中,常常用它来投射光点,指向物体。

由于它的光线主要以平行光为主,因此在单位面积内若持续性投射,会引起较高能量值,引起局部烧灼。



湖南卫视的《新闻大求真》里就做过一期「激光笔是否会伤眼」的实验。


实验员模拟了舞台距离,将激光笔和鱼之间设置成相隔30米的距离,直照鱼眼,不到十几秒的时间鱼眼的尾部被烧出了窟窿。


哪怕是间隔100米的距离,鱼眼睛依旧会被烧焦。



激光笔的能量非常大,如果长时间照射眼睛,对视网膜、黄斑会造成损害,严重则致失明,而且这种伤害是不可逆的。


可即便如此,它在市面上还是很容易买到,上淘宝随便搜就能有一堆,普遍批发市场也有,购买便利且没有使用限制,大家也很容易忽视其不当使用造成的后果。



稍微关注点儿娱乐圈的人都不难发现,很多艺人都被激光笔这种恶臭的“追星”利器伤害过。


前几天吴亦凡在演出时,就被不明人士用激光笔照射长达几十秒,甚至照射到了眼睛。



之前蔡徐坤演出时,黑色的演出服上也有鲜明可见的两处光斑。



蔡依林在麦田音乐节演唱时,一片激光笔扫出来的绿光直接遮住她的半张脸,最后只能闭着眼继续演唱。



王俊凯、易烊千玺、王源也都难逃激光笔的追击,在演唱会上被照到睁不开眼。朱一龙也曾在机场和王一博前些天的遭遇一样,被照得眼神躲避。


不论是演出现场或者在机场,人们很难分辨出谁手中的荧光棒下藏着让人恐慌的激光笔。


有人想钻空子,觉得短暂的几秒不会造成严重的后果。很少人能意识到激光笔的危害,也不难解释为什么这么多艺人在被激光笔照射后,工作室立马发声明请求尊重艺人,维护晚会秩序了。


明明关乎人身安全的事,不应该有一丝丝侥幸的心态存在,哪怕产生伤害的几率只有千万分之一,也没人担得起这一点点可能性的责任。



很无奈,类似的声明一直在发,只是太多人不知道“秩序”和“尊重”这四个字怎么写。所以在混乱中,努力维护偶像的粉丝成为了闪闪发光的存在。

我还记得很早之前看到的一条微博,某次exo的站姐拿着有闪光灯的相机拍演唱会现场图,就有好心的粉丝说:“朴灿烈做过近视手术,请不要用闪光灯对着他,光舞台上的灯已经够让他的眼睛不舒服了。”之后就很少见到茶蛋粉开着闪光灯连摁快门了。


追星时学会珍惜和保护,有时候比通宵打榜、给数字杂志刷单、在演唱会上声嘶力竭示爱显得更有力量。


而那些用激光笔照射的人呢,甭管目的是吸引注意力或捣乱,只要做了伤害他人的事,就应该先学会做人。他们根本不懂什么是感同身受,也根本不配当粉丝。



如果每个明星都要活在避光真空罩里才安全,这将是多大的悲哀。

说到底很多粉丝都需要懂得「追星时的界限感」,这个界限不光针对喜欢的艺人,更针对那些不太欣赏的艺人。再喜欢也要保持距离,不喜欢那就不要接近,最起码也要做到不爱也别伤害。

而这份界限感更适用于我们普通人的生活,喜欢过度就是打扰,玩笑开错了也是伤害。不论是哪种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快乐”,都不应该再发生了。


总结成一句话就是:请理智爱人、素质追星。

头图/ 阿仁Aaren

插图 / 网络

「今晚22:22的报时员」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