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国产剧仇富没必要

2019年8月24日07时00分内容来源:腾讯娱乐

点击上方“腾讯娱乐”并关注,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来源:柳飘飘了吗

id:DSliupiaopiao


有些热闹,看着看着就哭了。


飘飘说的是最近黄磊的热播剧,《小欢喜》。


在diss了小陶虹的“私生饭式”育儿,吐槽了《小欢喜》一点都不欢喜之后。


大家伙又开始盘算起了剧中人物的财产。



结果算来算去发现,剧里的三户人家,个个“非富即贵”。


当即豆大的泪水就掉下来。


今天飘飘就当一回“仇富”邻居,带大家盘算盘算《小欢喜》里,三户人家的家产。



先从最穷的一家说起。

方圆(黄磊 饰)童文洁(海清 饰)一家。

方圆失业前,是法务经理,童文洁是财务总监,一月开销小5万。

妥妥的北京户口。


不动产,一户接近200平的房子。

剧中给出的是6万块一平,保守估计怎么也得值个一千来万。

家里七七八八的存款,算起来有92万。


完事为了孩子高考,还每月一万二(熟人价)在学区内租房,大房子空着。


为他们哭了半天的飘飘发现,我不配。


最有“权”的一家,季杨杨家。


季父是北京区领导,季母是天文馆馆长,属于“高干子弟”。


但有钱的,还是他舅舅。


法拉利让季杨杨开着玩,小外甥牛逼轰轰地开到学校,还让同学划了一道口子。



扒了一扒这辆车叫F8 Tributo,价格嘛,也就小300万吧。



再是最有钱的一家,宋倩(陶虹 饰)乔卫东(沙溢 饰)一家。


妈妈宋倩是补习班金牌教师,名下五套房,不仅都是学区房,还是“piapiapia”短期内一下子入手的。

海清为观众们代言发起了灵魂质问:不是,你哪来那么多钱?


陶虹一脸人生赢家式的云淡风轻:那时候便宜鸭。



为了给女儿乔英子补营养,一天要吃一个海参,宋倩自己也吃一个,也就是一天要吃两个海参。



这还没完,乔家还有一个隐形富豪,那就是宋倩的老公乔卫东。


买给英子的玩具,都是小一万的乐高,和天文望远镜这种级别的。




被小区里的物业经理认出来,立马毕恭毕敬地叫一声乔总。




发现没?


这些年国剧的主角,还真越来越“中产化”了。


描写人群,说是都市白领,却鲜少有搭乘地铁公交的镜头。


一出门,基本都是人手一辆车。



相比国剧,日韩剧里就有大量白领搭乘地铁出行的场景。



《都挺好》里,苏明玉是中产阶级里的精英阶级,设定就是忙得飞起,但从不差钱,十几二十万的随手都能拿出。



剧情往后走,苏明玉公司出状况,有失业危机。


大家伙正为她的经济捏一把汗,立马跳出来一个开私人定制餐厅的石天冬,一把揽实了苏明玉:我养你。

我失业了你养我啊

养啊




我……我还是担心担心自己这个月的花呗吧。


过得算是最差的苏明成一家。



老婆丽丽是注册会计师,工龄三年以上,网友分析工资是两万往上走。



加之丽丽本身原生家庭就是中产家庭,富养长大的,算是一个小白富美。


苏明成工作差一点,剧里是二本毕业,但有稳定工作。


加上苏母补贴,有房有车。房子估计有三室一厅,保守估计100平是有的。



车子是牧马人,市场价怎么也要三四十万。



剧里设定是夫妻倆都爱买奢侈品,扒一扒丽丽的化妆台和衣橱,衣服多是SNIDEL、GUCCI,包包鞋子是CELINE、YSL,护肤品是娇兰……单品均价1000起步吧。



和《小欢喜》题材相近,都是写高考和家庭的《少年派》,主角学校直白赤裸,就叫精英中学——升学率极高,富二代云集的一流中学。


接孩子放学的,都是豪车。



由于宿舍过于豪华,开播时还被吐槽不接地气。



来品品这个,可能比自家卧室还精装的梦幻公主四人间。



《我的前半生》,讲的是女性从家庭回归职场之痛,但来来去去,也都是云端上的人们的爱恨纠葛。


回归职场的确是挺烦恼人的,但对主角来说,也就是从一个富有中产掉到另一个小康中产而已。


别忘了,罗子君和陈俊生离婚后还有抚养费。


处境也不过是,从随手买五双八万块的鞋。



到换一身职业装,加了个美名其曰“冲业绩”的名目,让陈俊生又送了两双最贵的鞋子。




无论经历着什么爱恨离愁和现实之殇,对于国剧主角来说,经济的底线,编剧永远会帮他们守在中产以上。


随着国产热剧主角愈加“土豪”,飘飘注意到,有人开始这样感慨——
国产剧通病:现实题材,选非现实人物:
设定悬浮、没普通人样子:

甚至是——
接的是那个阶层的地气:

你问哪个阶层?


中产阶层。

坦白说,若说如今的国产剧,是否更多在讲中产阶层的故事?
据飘飘的观察,是的。


最起码,有这样的偏向。
但,这是件纯粹的坏事吗?


也不一定。

影视剧的设定,某种程度上,反映的是市场的选择。

而市场的选择,其实也是观众的意愿。
观众通常爱看怎样的生活剧?
和自己同处一个生活水平的主角,贴近自己生活的故事。
而创作者会想要讲述怎样的故事?
也是自己的时代,自己的生活里,那些真听真感的悲欢愁苦。
但,随着影视行业越来越赚钱,以及,越来越多人的生活条件和状态在改变,故事和主角的设定也在变化。

曾经观众怀着近乎仇富的心态,追捧家境不好、但坚韧不苦情的杉菜和她的爱情,家境良好的女生,经常被设定成不善良的女配。


而现在,看家境、能力双优的女主收获一场势均力敌的爱情,我们也会嗑到上头。


经济基础,是会影响文艺创作的主体的。

当中层群体不断扩大,有关他们的故事会更多地被记录。

与其将这看作是一个需要去判断对错的问题,飘飘更愿意把它当成一种现象。
它自然发生,且并非毫无因由。
所以,再去看被诟病“不真实”“悬浮”的国产剧。
有些,飘飘依然骂得底气十足。
因为它们的不真实,来自于逻辑的不自洽。
比如拗着普通人设,干着有钱人的事。
▲《微微一笑很倾城》女主的普通大学生宿舍


《恋爱先生》里,收入不过一万五的白领江疏影,分手搬家后,立刻能在大城市置办一屋子家电家具。

可有些剧,飘飘也想zqsg地喊声冤——

主角越来越有钱、都是中产,就是悬浮吗?
不是的。

比如《小欢喜》,老北京出身的三个中产家庭。
生活状态的体面,明明白白。但体面背后的忧虑,也实实在在:
海清黄磊一家,表面住着首都宽敞的学区房,生活开销也不含糊,但这种稳定中透着脆弱,一旦失去工作,碰到意外用钱的时候,就会捉襟见肘。
陶虹家,虽有五套学区房,生活不愁,但对教育孩子的殚精竭虑,也绝非无病呻吟。


包括季区长夫妇,长期的忙碌无法陪伴孩子,以及在花费上的谨小慎微,都是符合其身份的“烦恼”。



原生家庭、亲情的挣扎、现实又残酷的高考,本就是普适性的烦恼,与任何阶层无关。
《小欢喜》对家庭教育、高考焦虑等问题的描画,是很细腻的——
大城市中解决了“苟且”的中产家庭,也在与不易的生活对抗。


当他们与生活碰撞时,这样的烟火气同样真实而生动。


说白了,不是如今的生活剧悬浮了,只是这真实,不一定是你的真实。
而飘飘以为,只要是真实,就有打动人的能力。
从《欢乐颂》到《都挺好》,我们开始讨论原生家庭;
从《少年派》到《小欢喜》,我们开始关注教育焦虑;



“真实”和“情绪”,只要本身自洽,并不会因为“阶层”,就不互通。
当年白居易听完琵琶女经历,将对方视为“命运漂泊”的同路人,若人间悲喜不相通,又何来绝句“相逢何必曾相识”“满座重闻皆掩泣”。
所以,如今那些,看剧总是异常执着于“普通人”和“有钱人”的观众,才真正该反省了。

不是剧没有传达普通人的悲喜,而是这类观众,缺少共情罢了。




『热门推荐』您还可以看:


太难看了,离婚撕成这样,真是太难看了...


还没公开就凉了?新恋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国产片年度惨案:我用错鹿晗


刚被求婚,她这肚子看起来就不对劲了?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