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男生的性感,可能未经过你的允许。

2019年8月24日11时58分内容来源:我要WhatYouNeed


这是一张模糊的头图,但我要表达的东西是真实的。

上周,我采访了几位变装者。其中一位的故事,我想在这个周六的晚上先分享给大家。

因为,没有一种美丽,比勇气更美。
Jee,是今天的主角,一位 22 岁,定居于成都的男孩。
与他进行了几次电话采访后,我终于一窥变装( Drag )世界的究竟。
作为一个曾狂追过《鲁保罗变装皇后秀》( RuPaul's All Stars Race )的作者,有机会采访、接触到那么多鲜活的个体,本身就是一件开心事。
在今天的分享里,我们将涉及到Jee的日常生活,性别、性向......
或许,这些话题对你而言相对陌生,但仍希望,你愿与我,一起去体验那个世界中,我们未曾了解过的自由。




1
我不喜欢亲密关系
Jee 的第一次性经历发生在高二,对象是他的第二任男友。无论异性还是同性之间,十七八岁,这都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年龄。那时,他不会拍拖,不明白什么是“性”,只懂胡乱配合对方。
因为胡乱,所以乱来。在彼此熟悉了一个晚上后,他们就“可笑的在一起了”,并且在一周之内发生了同性间的亲密行为。

Jee 的对象,是一个在手机里装满了各种约炮软件的三十岁男人。
任何感情的开头都是浪漫的。他让 Jee 坐在副驾驶,一只手开车,一只手紧紧抓着他不放。
在被动发生关系前,对涉世未深的 Jee 来说,“性”一直都是件神圣的事。
“我本来以为这会是种很完美的体验。那天在车里,我的手一直被紧紧抓着。这是一种我从未体验过的浪漫,让我能感觉到自己被爱着。”
但其实,那是让他现在记起都会感觉到“疼”的一夜。在 Jee 一次又一次地催促:你好了没,能不能快点的疑问声中,这场急匆匆地,甚至不带任何感情的“性”结束了。
“我在非常不情愿的情况下,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他。没有任何前戏,一进门,他就直接脱了我的裤子,衣服。如果不答应他,可能都无法走出这个房间吧。”
Jee 停顿了下,继续说。他逼我闻了一种奇怪的东西,按着我的头,硬塞到我的鼻子下面,让我放松。
可明明越闻就越紧张。
这段糟糕的经历并没有随年月流逝而被 Jee 淡忘,反而越放越大。
他不喜欢与任何人发生太过亲密的关系。
在成长的过程中,Jee 确实不算那种一帆风顺的小孩。


2
变装:我的性别出逃记
小时候,Jee 最爱的玩具就跟别人不一样。他有一群芭比娃娃,七个女生、两个男生、三个小孩,还配了一整套家居。
算起来,可以组成一个或若干个多元家庭:)
这种喜好与他从未掩藏过的天性转而变成初中时坏同学们欺凌他的原因。
“他们觉得我太娘,长得也太秀气了,没有男孩的样子。从那时起,我就开始变得比较凶,不再像以前那样活泼了,我的心里反正就会有阴影。"
男生太娘,或者喜欢扮靓到底有没有错?
这个问题在去年夏天就已经被热议过。一边是以中国电影最高票房为代表的战狼系,一边是以偶练男团成员为代表的鲜肉阵营。前段时间,“女生穿衣自由”的话题甚至又被疯传。
时至今日,外貌与衣着依旧是大众在讨论“性别特质”时所常用的判定符号。但贯彻始终,貌似也都围绕着“颜值高了,人生也就开阔了”的既定思维。
但事实上,巧梳弄美妆,早就不是女生专属。
今年七月,当我在湖南省博物馆参观时,看到许多出土自两汉时期的梳、镜、镊、粉扑、胭脂......这是当时男女通用的化妆工具,相当细致精美。
介绍牌上写着一句:两汉时期男女皆重视梳妆。
我特意拍了下来,跟朋友说,以后谁再嘲笑精致男孩,就以此为证据怼回去。

在大学的后半段,Jee 因自己的“出格”而遭到网络暴力的攻击,被伤害了很多次。只是,他开始变得不再软弱,更加想要去做一个特别一点的人,多一点特别的打扮。

他不要再跟别人一样。


17 年的暑假,某次去闺蜜家玩的时候,他随性套了一件 Tee ,戴上她的束腰,穿上她的高跟鞋,镜子面前,另一个自己诞生了。Jee 就这样从原本的性别中逃了出来。这让他找到归属,生命也变得更为自由。

这样的经历与许多从小就偏爱丝袜、短裙的“女装大佬”存在极大差异。虽然Jee 第一次真正尝试穿女装的时间较晚,却丝毫不影响他对于“美”的独特态度。

Jee 一直沉浸于王菲、Ariana Grande , Lady GaGa ,等先锋 ICON 与国内外的流行文化中,慢慢发展出属于自己的性别演绎。

谈起这些,他变得兴奋。

王菲小姐对我影响真的很大。很小的时候,我就开始听她的歌了。那些演唱会的录像,我一遍遍的看,真是看不厌。她的造型,让她的音乐更完美了。实际上,我也是从那时开始想要去尝试另类妆扮的。
就如同做实验一般,还是学生的 Jee 其实并没什么能力去真正实践这种“美”,但他会自己手工制作一些奇奇怪怪的装饰。比如,把羽毛、铁丝网之类的东西固定在身上,他戴着这些出门,甚至试过穿去补习班。
他就像混合文化的产物。
在欧洲之旅后,Jee 的衣着与妆容则更趋于欧美。
那头及肩长发宛如身份标记,走到哪里,哪里就沾上来自于他的满身异彩。


3
你看到的我,只是我众多想象中的某个我


Jee 是个矛盾体。这是我对他的一种印象。
“我还是不太敢把女装穿出门。其实男装或是女装,我都能看,都能买。但连衣裙、裸露的裙子我肯定还是不会穿。也只有在跟朋友出门逛街,玩的时候我才会化妆。平常,特别是上班,我就是纯素颜,随便穿。可能,中性打扮,才是最让我舒服的方式。”
但 Jee 依旧觉得,变装、中性装扮已经变为自己的一种常态。这让生命更自由。
身体与性别,就如摇荡的钟摆,并不需要统一的起伏。
如果假定性別不只男女,性向也不只 LGBT ,那么,Jee 确实可以算一种独特存在吧。
他继续与我探讨自己的情欲。


在这之前,我对男同志圈层的社会秩序与审美标准并不算熟悉。可之后,我恍然大悟,与其说为了扮靓,“变装”更像一种他对于自己的保护。
撇开来自家庭及社会的压力,Jee 可以完全接受自己。但是,那些不愉快的性经历依旧在持续作祟,他还是对此感到恐惧。
“不少男同志,其实依旧维护、保留着男性气质,一些外表较 MAN 的人,会在这个圈子里更受追捧,社会地位也是最高的。”
这个圈层基本不欢迎带有“柔美”特质的同志。甚至,有不少人还会在社交软件中的“择偶标准”里加上这条喜好偏见。
我是 Gay ,但我喜欢的是男人。
是不是有点难以想象?
而这背后的深层原因,似乎比审美标准更难判定。即使在这样多元开放的圈层中,传统意义上的性别特质,依旧影响着一个人的地位高低。
“同志圈里也有歧视呀。” Jee 补充了我的结论。
但这并没有影响到他, Jee 恰是反其道而行,变装后的性感与柔美,成功让这些“慕男者”远离了他,也避免掉了许多亲密关系的发生。
在这种心理暗示下,他的“变装”行为像是更有力量了,也成了一种相对的自我保护。
“其实我不喜欢自己太娘,也不太会和太娘的人做朋友。简单来说,我不希望,自己去与任何一种性别接近,这本身就是不自由的。”
虽然目前为止,Jee 依旧对“性”没太大兴趣,但他还是会努力,慢慢去克服这种恐惧。
“在与过往几任男友的交往中,其实我并不是没得到过满足。”
Jee 可以是艳丽 Diva ,也可以是普普通通的,把反叛隐藏在简单衣着里的上班族。
照片也好,视频也罢。我们看到的这个他,只是他想象中的某个他,是一种状态表达而已。


4
我会一直坚持下去,不管在哪
我很好奇 Jee 会有怎么样的化妆台,怎么样的衣柜,怎么样的家。
隔着电话,我邀请他拍给我看。
与我想象的不同。Jee 家并没有特别繁复的化妆工具与用品。
他甚至抱怨过,化一次妆可真麻烦啊。
在他家,所有的东西都被收拾的很好。那些化妆工具,蜷缩在房间里的一个小角落。如果不留心,可能都会忘记它们的存在。
“我是一个实用主义者,一物多用,没必要买那么多。”

Jee的化妆台
Jee 也没有买很多女装,这与他偏爱“中性”的性别主张相吻合。他的衣柜里也没有热辣辣的丝袜,更多的是一些较为紧身的长袖、或者版型偏窄的中性女装。
“我其实还是会在心里给自己约束,我不想放的太开,一点一点慢慢释放自己的天性就好了。”
与传统意义上要以“夸张造型和妆容”去讽刺性别标准的“变装”大有不同。
“做自己就好了。一切都没什么标准,对错。”我在对话的最后与他说。
Jee 的衣柜

“虽然同辈都已经知道我是什么情况,但亲戚们还是会催我恋爱。可能,他们多少已经有点猜到我是什么样的人吧。长辈的观念还是保守的,短时间内也没法改变。”
即便如此,回家,然后与家人一起生活,依旧在Jee 的未来规划里。对他来说,目前定居的成都只是一个适合逛街的城市,并不能称为自己的家。
我下意识看了看他填在微信地区栏的信息,果然,填的还是那个有他家人的家。
但这些,都不会改变他所相信与坚持的东西。
哪怕日后搬回相对保守的小城市, Jee 仍然不会被性别常规所限制。
不论是变装,还是中性打扮,是要去扮演一种角色,还是某种人类。
这都需要勇气。
我在写完这篇文章后,又想起了《鲁保罗变装皇后秀》。

节目里面那位让我感动到落泪的 Ongina ,其实是一个艾滋病患者。但他说:变装,就是他庆祝生命的一种方式。
但愿我们都可以顺着自己的天性,去完成漫长的一生。




WhatYouNeed'sCollection

8 月推荐文章

点击蓝色即可阅读



谁再说毕业后更自由,我就打谁。
毕业后的生活,注定不会是你想象的那样。如果你好奇作为同龄人的我们,正在为什么小事而挣扎,这篇文章会让你会心一笑。

他们有一首歌想要唱给你听
在这篇文章里,我们分享了一位视障人士的故事。主角是一位乐队的键盘手,更是一个不服输的年轻人。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