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亚马逊雨林持续三周大火,我们居然一无所知?!

2019年8月25日02时00分内容来源:建筑师杂志

来自:AssBook设计食堂(ID:AssBookGroup)
本文已获得授权

▲亚马逊雨林大火卫星图



前脚看到消息说:

地球已经有20年没有变绿;

后脚BBC新闻就惊爆:

亚马逊雨林发生严重火灾!



更痛心的是网上流传:
亚马逊雨林大火已持续三周,
但巴西媒体此前集体沉默。


▲亚马逊雨林大火,图源youtube


蔓延1700英里的森林大火

因为木材的可燃性,森林大火不易扑灭,加上强烈的风带,让大火蔓延到了1700英里的区域。

▲亚马逊雨林大火,图源网络


NASA官网发布了两张11日/13日的大火卫星照片,可以看到烟雾更加密集了。


▲卫星图,2019年8月11日
▲卫星图,2019年8月13日


重点不在于亚马逊雨林着火了,而是为什么事情在三周后才被曝出。

社交媒体上的网民因为愤怒和痛惜,发起了#PrayForAmazonia(为亚马逊雨林祈祷),事情实在瞒不住了。


▲图片来自网络


毕竟在互联网如此发达的当下,一条新闻的推送也许只需要30秒。


▲图片来自网络


这种愤怒还蔓延到了之前大家对“巴黎圣母院大火”的态度——那些感动流涕的场面、那些踊跃捐款的富豪们,这一次看不到了。

因为亚马逊雨林比较潮湿,并不是经常发生火灾——每年火灾高潮一般出现在9月份,并在11月结束;但今年因为干旱提前到了8月,今年已创纪录发生了73000多起大小火灾。


当地时间星期一下午,巴西圣保罗的天空甚至“变黑”了一小时。

▲巴西圣保罗因火灾烟雾遮蔽天空


而巴西政府对整个大火的态度非常含糊,甚至流露出“对扑灭大火”没有义务的态度,一些农民们只好自发组织灭火行动。

略显讽刺的是,2019年8月16日卫星观测显示,与过去15年相比,亚马逊流域的总火灾活动略低于平均水平。很多时候,数据并不能真正展现现实的全部。



亚马逊雨林占世界雨林面积的一半,森林面积的20%,是全球最大及物种最多的热带雨林,它产生的氧气甚至占到全球氧气总量的10%。

亚马逊雨林(Amazon Rain Forest)横越了9个国家:巴西(占森林60%面积)、哥伦比亚、秘鲁、委内瑞拉、厄瓜多尔、玻利维亚、圭亚那、苏里南以及法国(法属圭亚那)。

这里是其中2000万巴西人的栖息地。如果我们连适合生存的土地都没有了,还谈什么城市和建筑?




关乎存亡的亚马逊雨林

亚马逊雨林对于地球,那是不可比拟的重要生态环境,而近几十年来,它一直遭受人类各种无情的“虐待”。


01. 无情砍伐危机
近五分之一的亚马逊雨林已经被破坏,但余下的部分依然面临危险。
在1990年至2000年短短10年间,亚马逊雨林遭到破坏的面积由4150万公顷上升至5870万公顷,大部分遭破坏的土地被转为牧草场。

一份巴西国会委员会的报告指出,亚马逊雨林的面积每年减少52000平方公里,比对上一次于1994年官方公布的数字加剧了超3倍,以这个速度计算,亚马逊雨林会于2050年前消失。


02. 严峻的碳排放
亚马逊雨林的常绿森林,占全球陆地主要碳元素产量的10%,约为1.1 x 1011公吨碳元素。然而,亚马逊雨林常年因火灾,而造成了自身的“去森林化”加剧。


占据亚马逊雨林最多的巴西,是温室气体排放量最高的地方之一。巴西每年排放约3亿公吨二氧化碳,就有2亿公吨来自砍伐及焚烧亚马逊雨林。


如今地球变暖的势头,被燃烧的亚马逊雨林也有部分“功劳”。

03.无水雨林
2006年7月23日,英国《独立报》网站报导,林洞研究中心(Woods Hole ResearchCenter)总结指出,由于大量砍伐森林,导致亚马逊干旱,迅速将整个地区推向一个“引爆点”,届时雨林将无可挽回地开始死亡。
亚马逊热带雨林已站在沙漠化的边缘,它的衰败将会对全球气候带来灾难性影响,世界很可能因此灭亡。



灾难之下的建筑师

人类面临的挑战不只森林大火,比如地震、海啸、洪涝、干旱等等,都需要各行业专业人士提出针对性措施,尽自己所能撑起一片温暖。

“赈灾设计(Disaster Relief Design)”是一个全球热议话题,也是横跨多个产业的新课题,受到新材料、新技术、地域文化、国际政治的影响。

比如普利兹克奖得主坂茂,就长期为难民们提供轻便的临时建筑:“作为一个建筑师,我设计了美丽的建筑物。但同时,建筑师应该有社会责任。”

他运用纸建材轻巧、组装迅速的特质,不仅为阪神大地震的灾民设计纸教堂及临时房屋,也为非洲卢旺达难民搭盖避难所及住家。


▲坂茂1994-1995年,卢旺达纸质避难所
▲日本阪神震后的纸质庇护屋

为了应对水患问题,尼日利亚建筑师 Kunlé Adeyemi 先后提出了“漂浮学校(Floating School)”和“水上城市(Water Cities)”,就是一个植根于非洲沿海城市的研究项目。

Kunlé 和他的 NL事务所用了7年时间探讨一种漂浮的建筑系统,以满足城市的职能。


漂浮学校(Floating School),2016
水上城市(Water Cities),2011-2017

哥本哈根建筑公司“第三自然”(THIRD NATURE)提出智能“气候砖(The Climate Tile)”系统,尝试解决雨季地面积水的难题。目前,项目已经在哥本哈根 Nrrebro 大街进行试点。

“气候砖”其实是一整套雨水收集和分流系统,还安置了传感器,可获取地面温度、湿度等数据

砖面多孔,降水进入地下,一部分被直接用于绿化带植物灌溉,一部分存储在多功能的“水银行”中,有的通过蒸腾调节街道微气候,或是在冬季缓解土壤盐碱化。

▲“气候砖(The Climate Tile)”系统

人类总是会与各种灾难迎面相撞。德国哲学家黑格尔曾用“不死鸟”浴火重生的传说,比喻人类的历史就是在一连串灾祸和苦难中前进的。

人类能繁衍生息,靠的是爱与智慧,而非恐慌与流言——我们因爱而汇聚到一起,可以最大限度地实现自我救赎;而从灾难中走出来,需要依赖智慧,思考如何预防或是减轻它对我们生活的负面影响。

设计师常将自己置于这样的社会角色中,为民众工作。坂茂说:“作为专业建筑师,我们的任务就是使居住环境变得更好。我们只是在完成本职工作。”

灾难会让我们失去一些美好的东西,但智者会在悲伤中,创造新的美好。

- End -



建筑师杂志(ID:ARCHITECTERS)联系方式:

广告投放:微信chenran58,

投稿:邮箱cr58@163.com


免责提示:部分文章系网络转载,仅供分享不做任何商业用途,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部分文章及图片因转载众多,无法确认原作者与出处的,仅标明转载来源。如有问题,请加微信:chenran58,我们会立即删除,并表示歉意,谢谢!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