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男人

2019年8月25日09时52分内容来源:VOGUE中国

他们,愿意成为彼此的“迷弟”。
《寄生虫》成了年度必看的“神作”之一,而让这部作品走上神坛的,是这两位一路扶持、互相成就的男人。

作为“韩国电影的脸面”,宋康昊在第72届洛迦诺电影节捧得“卓越奖”,成首位获此殊荣的亚洲演员,他单膝跪地将奖杯献给自己的“后援会会长”——奉俊昊导演。

宋影帝还称这位小他两岁的导演是“永远的朋友,韩国最值得骄傲的伟大艺术家”。

还记得5月的戛纳电影节吗?相似的一幕才刚刚上演过,凭借《寄生虫》夺得韩国首个金棕榈大奖的奉俊昊,在Photocall环节兴奋为宋康昊跪送奖杯,让“国民影帝”直呼又惊又喜。

《寄生虫》是奉俊昊与宋康昊继《杀人回忆》《汉江怪物》《雪国列车》后的第四次合作。用奉俊昊的话说,早在第一次正式合作前(16年前),他们就已经“勾搭”了很久,时不时相约吃饭唠嗑。

四部作品,奉俊昊都是在剧本阶段就以宋康昊为原型创作,戏里戏外俨然都是毋庸置疑的“钦定爱将”。

奉俊昊镜头下的宋康昊,《寄生虫》

“饼叔”也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花式夸赞奉俊昊,表达对其电影品味和风格的欣赏,展现的世界观的尊敬,和不断自省的工作态度的敬佩,甚至表示至少要再合作个十次八次才能善罢甘休。
放眼影坛,在事业上相互扶助,生活中志趣相投,台前幕后配合无间,神游八荒数十载惺惺相惜、默契十足的影坛兄弟组合可不只“双昊”。

他们或从默默无闻之时就携手闯天下,或各自奔波再合力趟出康庄大道,或默默守护甘做对方的坚强后盾,相处模式虽不尽相同,却都因相识于微时的情谊,甘愿做彼此背后的男人。


冯小刚&葛优
相知莫逆29年
联手开创贺岁档

“如果不是葛优,我不会拍喜剧,我写剧本的时候,脑子里想的是他,语感也是他。如果葛优不演了,我们这种喜剧可能就拍不成了。”

当年在北京电视艺术中心任编剧的冯小刚看了葛优主演的《顽主》,撰写《编辑部的故事》剧本时就以他为李冬宝的人物原型。

1990年剧本写好后,冯小刚马上拉着王朔亲自前往邀约,还颇有“心眼”的谢绝了隔壁葛优媳妇的嫂子进屋等候的邀请,因为“下雨的夜晚在烂车棚里苦等显得更有诚意”。

终于见面后,冯小刚成功让葛优推掉已接到手的片约(《大冲撞》),将其拐到《编辑部的故事》剧组。不过也像当初冯小刚和葛优说的一样,《编辑部的故事》“一出来就炸了”,“冬宝非你莫属”。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从《甲方乙方》开始,“冯葛”以语言风格戏谑的京味幽默博得满堂彩,以稳定高频的输出并肩开创了一个老少咸宜的全新档期-贺岁档。

私交也已经达到就连沉默都是默契的地步——葛大爷可以随时去冯小刚家,如果对方有事就互不理睬,走的时候招呼也不用打,出入自由,完全不用客套。

虽然后来两人在“悲剧演成了喜剧”的《夜宴》栽了跟头,经历了各自追求艺术成就的分别时期,却也及时达成了“悲剧则分,喜剧则合”的共识,不时又相聚在一起,从未从对方身边走远。

冯小刚:“我想这个朋友可能会处很多年,我们俩坐在一起,这个礼拜一起回忆《甲方乙方》,下个礼拜再回忆别的,我觉得这样很有意思。”

管虎&黄渤
相识19年亦师亦友
不常见但心里老想着

“黄渤这个人其实就还是那句老话,插上毛就是猴,而且是非常用功的猴”。

如果说宁浩《疯狂的石头》给了黄渤出人头地的机会,那最早发掘黄渤表演天赋的管虎则给了他宝贵的“入门”机会。

黄渤曾在采访时说,管虎是老师也是朋友,自己很多的艺术观念和对电影的认识了解,起初都来源于他。

那时候还在驻唱的黄渤听朋友说自己有机会当一部电影的主演,虽然嘴上说着“是你疯了还是你们导演疯了”,还是寄了一张和自己长得完全不一样的柔光写真过去。没成想管虎却因照片上“帅气的外表”而打了退堂鼓,好在黄渤的朋友坚持“真人不帅”,才同意黄渤前来试镜。

《上车走吧》里的黄渤


见到本人后,管虎果然被黄渤的颜值实力征服,于是才有了两人的初次合作,也是黄渤的处女作《上车走吧》。

而在之后的合作中,管虎不仅挖掘出黄渤身上浑然天成的喜剧天分,和不管不顾的愣头青疯劲,还有在嬉笑表象下的苦难与悲情。
管虎在黄渤眼中除了是伯乐和恩师,更是朋(损)友(友)。拍《上车走吧》时,管虎就总捉弄黄渤,比如停机了也不告诉他,等黄渤回过神来大家都在抽烟聊天故意不理他,让他“气得半死”。

拍《斗牛》前管虎骗黄渤和他搭戏的牛除了说话全都会了,结果黄渤到了片场才发现,“这是一头可以绽放出西班牙斗牛姿态的奶牛”,第一天就追着他跑了半里路。平均一个镜头要遭受拍一百多次的反复蹂躏,被折磨到险些崩溃。

怪不得黄渤曾说和管虎拍了这么多戏,摸一摸自己,还活着真好,就连做梦都会笑醒。或许是因为经常“吃管虎的亏”而“怕了”。管虎和黄渤虽然互为损友相爱相杀,却并不常见面。就像管虎老婆梁静对二人友情的评价:他们之间的爱是不常见但心里老想着。

黄渤:“我也没办法,因为我属虎,而他叫管虎。”


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托比·马奎尔
流水的超模
铁打的托比

“我在一个试镜中见到托比后,就想要这个男孩成为我的朋友。”

“小李子”和“老蜘蛛侠”托比12岁时就因试镜相遇,是妥妥的发小。见到托比的那一刻,小李就把试镜抛到了脑后,开始表演起空手道踢腿试图吸引对方的注意,而托比只觉得“这个瘦小子看起来不怎么聪明的样子”。

不过在小李的穷追猛打下,有相似成长经历且年龄相近的两人很快成为了朋友。1993年小李击败竞争者(包括托比)拿到《男孩的生活》中与罗伯特·德尼罗对戏的机会,还不忘请求片方给好友安排一个角色,于是托比出演了他的同学兼损友。

1997年小李因《泰坦尼克号》火遍全球,四年后依然与和自己“江湖地位”已相距甚远的托比共同主演了小成本黑白电影《唐的梅子餐厅》,据传这部影片是托比洞悉小李盛名之下的烦恼,邀请他出演的。而隔年让托比大红大紫的初代《蜘蛛侠》,也曾被爆料是因小李极力举荐才得以促成。

两人最近一次也最广为人知的一次银幕合作则是《了不起的盖茨比》,影片上映后国内外的“好事网友”还自发剪辑了诸多基于“李托比”感情线的“影片正确打开方式”小视频。


“李托比”的友谊从年少懵懂一直延续到中年不惑,至今已超过30年,他们一起长大、一起打拼、一(小)起(李)变胖,一起留胡子,一起看球赛。

小李失恋时,托比陪他游轮狂欢,喝到昏天黑地;托比失婚时,小李携金发超模陪他散心;作为托比女儿的教父,小李还时常帮其带娃。两人无论从工作到生活,每一项决定都会和对方讨论,无论风光还是失意,都有彼此在身边陪伴。
托比·马奎尔:“他和我一直互相尊重并信任对方,我很喜欢和他相处。”

本·阿弗莱克&马特·达蒙
美国国民级好搭档
相伴逐梦好莱坞

“他是我的直男人生伴侣。”
和“李托比”组合相似,从小一起长大,甚至相知相伴年头更久(39年)的“钻石级”搭档,当属作为压轴再合适不过的“本马达”了。

当年10岁的马特·达蒙(马达)和8岁的本·阿弗莱克(大本)就常结伴上学,高中时两人坚定了电影梦,而后分别上了大学又前后脚辍学,开始了好莱坞逐梦之旅。开始的那几年,他们不仅同住,还共用一个银行账户

大本曾在采访时说:“因为住在一起,也都没有什么工作,所以我们能写出《心灵捕手》

而该片拿下当年奥斯卡九项大奖提名(包括马达的第一次奥奖影帝提名),并最终助二人摘得最佳原创剧本奖。

一夜成名后,马达凭借过硬的演技出演了一系列商业大片和大导名作;而大本则靠自导自演闯出一片天,导演作品中成绩最好的《逃离德黑兰》拿下当年奥斯卡与金球的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大奖。

各自道路上闪耀的二人在这三十多年的旅程中不仅未曾疏远过,反而越来越成为彼此生命里无法割舍的存在。他们同住一条街上,一起开了以儿时连接两家人街道名字命名的制片公司“珍珠街”;共同做真人秀节目,共用一个心理医生,就连两家的孩子都像曾经的他们一样一起长大。

更不用说他们的关系多次被奥斯卡、金球奖、圣芭芭拉国际电影节、人民选择奖等官媒盖章确认。
在大本因和詹妮弗·洛佩兹的恋情被八卦杂志群嘲的时候,因出演蝙蝠侠而被网友集体抵制的时候,因和詹妮弗·加纳离婚而被批渣男的时候,马达一次次站出来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为好哥们说话;

而在马达上了乔治·克鲁尼的游艇三个星期不接电话的时候,在《烛台背后》中亲吻迈克尔·道格拉斯的时候,大本在自己的领奖现场和电影宣传中不顾场合赞叹马达才华的时候,也让人看到了玩笑背后大本对马达的依赖和欣赏。

马特·达蒙:“我可是老早就抄底了Ben这支股票,那年我16岁,他14岁。”

以上的影坛兄弟组合,平均交情在20年以上。他们因共同的热爱结缘,在专业领域一起成长,在人情繁杂的影视圈浮浮沉沉,却始终为对方保留着心底的纯净,无论顺境逆境不离不弃,维系着令人艳羡的真挚友谊,成为彼此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男人背后的存在”过去多是女人,如今早已没了这种“内外”之分,彼此成就不分性别,只要是真挚的模样,都值得被欣赏。

走千山跨万水,人生难得一知己。城市间奔波烦恼,有人与你携手共渡风雨路,人生紧紧缠绕,是不可多得的幸运。


撰文:囍儿
编辑:Hezi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