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年30,离婚裸辞,想出国读书”,那些大龄留学生是瞎折腾么?

2019年8月25日10时57分内容来源:北美留学生日报



文 | 新地平线
From新地平线NewSkyline
微信号:XDPXnewskyline

在我们的生活中,似乎每一个年龄刻度上都有一个应该要履行的使命:


18岁上大学,22岁本科毕业,直接工作或者读研。完成学业后,进入职场,升职加薪,组建家庭……


按部就班地走好人生的每一步,生活在设置好的“框架”中,这也是多少长辈总结出的经验教训,是他们用亲身经历总结出的幸福最大化的捷径


然而,有一些人,他们决定跳出生活中既定的框架,选择在工作几年后再次出国深造。


是什么驱使他们做出出国的决定?他们又有怎样的留学故事呢?


决定来美国留学,是我五年前做的决定。


我出生于一个三线小城,大学考上了广州的一所普通高校读计算机专业,毕业后在深圳的一家银行做着技术维护的工作,这一做就是三年。


和很多程序员一样,我的内心里有一个职业圣地,那就是硅谷,我向往那里的技术氛围,向往那里的顶尖科技公司。


在网上查阅资料之后,我得知,中国人进入硅谷科技公司工作的最好途径就是去美国读一个计算机学位。



工作的几年间,我存了些钱,刚好可以自己支付起去美国的留学费用。但是当我和爸妈说起想去美国读计算机的想法后,我却遭到了他们的强烈反对。我父亲的一句话让我记忆犹新:


“硅谷是你能去的吗?我看你出去后也只是浪费几十万再灰溜溜地回来罢了。


然而,内心的向往让我孤注一掷,我想为自己的理想拼一把。


于是,我开始着手准备出国考试。拾起丢了多年的英语并不是容易的事情,在上班之余,日日夜夜的背单词,做练习题。我考了5次托福才勉强达到自己梦校的申请标准。



幸运的是,申请结果还不错,我如愿来到美国加州的一所公立大学读计算机专业的硕士。


相比于同专业的同学,我比任何人都更想要去硅谷工作。我在进入学校的第一个月起就开始做修改简历、刷题等求职准备,在结束了一学期的课程后,便开始跑招聘会,争取暑期实习的机会。


在自己的不懈努力和当年美国计算机就业形势利好的助澜下,我顺利地在毕业后找到了一份知名科技公司的工作,拿着之前想都不敢想的收入。


此刻,我想对我的父亲说,您的儿子真的做到了。


2018年1月,爸妈带着我的女儿来伦敦看我,此时距离我出国已经半年了。


我紧紧地握着爸妈和女儿的手,走过伦敦塔桥,看着夜晚的泰晤士河畔,伦敦冬日的风吹在脸上有点刺痛,但是那一刻,我的心里更多的是温暖和坚定。


2017年1月,我结束了三年的婚姻,获得了女儿的抚养权,成为了一名单亲妈妈。


婚姻破裂的阴影尚未散去,体制内的工作如温水煮青蛙一般日复一日的重复着,也同时折磨着我。


每日回家面对哭闹的女儿和为我担心的父母,那一刻,我认为我已经彻底沦为一个失败的中年人了。



于是我做出了一个决定:我想出国留学,我要重新开始,我想有更好的平台,给家人更好的生活。离婚的第三个月,我开始着手准备出国考试,我的目标很明确:去英国,去一直向往的伦敦,读国际法。


谢谢我的父母,在我告诉他们这个重大决定的那一刻,他们的第一反应是:“想做什么就去做吧,青青(我女儿)我们带着。”


雅思成绩达标后,我便辞去了很多人羡慕的体制内的工作,奔赴了伦敦开始了我的留学生涯。


初到伦敦,一个全新的、流动的世界在眼前展开,但随之而来,也有文化的冲击,语言障碍,和强烈的身在异国的孤独感,和对远在国内的女儿以及父母的思念。


我开始质疑自己,“抛弃”家人,辞去多少人羡慕的体制内的“铁饭碗”是不是正确的选择。


但是很快我就想明白,这是我自己在权衡利弊下的选择,此时应该做的就是全力以赴适应我的留学生活,更加努力的利用好学校的学习资源,全力以赴的学习。



此外,得益于伦敦的优渥地理位置,我的眼界也随着各种国际法律会议、活动不断打开,我对自己的专业能力更加自信了。也就是在英国留学期间,我定下了回国后进入一线城市外资律所工作的目标。


毕业回国后,我去了北京开始了律所求职之路。在无数次面试失败和尝试之后,现在的我,在北京一家外资律所做律师,爸妈和女儿也在我身边,每天的生活忙碌而又有动力。


三十岁了,我认为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第一次踏上美国大陆求学时,我26岁。


在此之前,我已经在国内的一家广告公司做销售三年了,离职时,我的职位是“销售总监”。


我一直对于自己的职业发展规划很迷茫,本科在国内念的机械专业,毕业后误打误撞进入了一家广告公司做销售。由于口才不错,性格开朗,我在公司里晋升得很快。


但是,我的内心里却一直觉得销售是我“可以做的好,但是并不让我兴奋的事情”。


我认为,人想要得到幸福,就一定要对自己的工作有热情。在广告公司工作的三年里,我发现自己相对于广告销售,对广告创意更感兴趣,每次看到做创意的公司同事在头脑风暴构想点子时,我都希望我能参与其中。



做创意,做真正的广告人的念头在我的脑海里一直挥散不去。内心所渴望的东西,随着时间推移只会更渴望。


在2016年的年底,我终于下定决心申请出国留学,我辞去了年薪50万的销售工作,开始在家全职备考出国考试。最后,申请的结果也让我很满意,我去了美东一所传媒专业很不错的大学就读广告创意专业。


我很喜欢现在的专业,每一天都累而充实着,每一次灵感的迸发都让我觉得兴奋不已,我从不后悔出国的决定。



即使我比同专业同学年长几岁,但我从不觉得年龄是我的劣势。相比于刚毕业就出国的同学,我更加明白现在所拥有的学习资源的来之不易,更加知道我现在所学的专业就是我以后想从事的事业。


过去的经历让我知道自己内心最渴望的是什么,让我更坚定的去走接下来的路。


从小到大,我都是父母眼中的好学生。我是上海机关大院里长大的孩子,从小学到大学,一路名校,大学在国内一所TOP10的985高校里读最热门的金融专业。


我从大学起就在北京的一些投行证券公司实习,毕业后也顺理成章的进入一家知名证券公司开启了我的“金融精英之路”。


但是,我的内心里并不喜欢金融,在我看来这里只有财富的整合分配,都是冰冷的东西。我知道,我的价值观和这个行业并不算匹配,我对于人生的定义是在于创造,创造自己认可并热爱的东西。


但我又热爱什么呢?这个问题,我可以毫不犹豫地回答你。


我热爱西点,我从小到大对于甜品和西餐都有一种近乎于偏执的热爱。大学时的每个周末,我就会探索上海城里、弄堂里的西餐厅,并且认真地在日记里记下每家店里我最爱的单品。



三年前,在经过对自己人生意义的“审视”之后,我向周围的朋友宣布,我要去法国学习学烹饪,我要在学成后开一家属于自己的西餐厅。


当时几乎所有身边的朋友都对我的选择有质疑,有的朋友直接对我说:“我觉得你一个985学生去学厨真是浪费!


但是也正是因为这句话,我也更加笃定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之后在法国学烹饪的日子有苦有甜,每天早上我们都要在实操课上连续站上三个小时,也经常被烤箱烫到手,被厨具割伤,我经常可以看到同学在课上受伤,右手被纱布缠成一个“大包子”。



累吗?累!但是从没想放弃过,因为我知道这里为我提供了世界上最棒的美食料理教育,是我这么多年来最渴望得到的东西。


也就是在巴黎,我遇见了很多各行各业、极度有生命力的朋友,有和我一样放弃了不错工作来法国学厨的金融精英,也有在高中时就决定不读大学,认定做顶尖厨师就是他一生追求的小男孩,这些人,让我意识到人生的活法真的太多了。


今年回国后,我终于在上海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西餐厅,我的梦想成真了,此刻的我感到幸福又幸运。


人生不是通关游戏,也不是马拉松长跑,既没有预设的路线,更没有固定的终点。


相比于一个“标准”人生,有些人更偏爱“独家定制”。


那些工作后又出国读书的人现在过得好吗?


从以上这几则真实故事来看,他们仿佛过得“更好”了。正是因为那“被浪费”的几年,工作后再留学的他们,更有属于自己的明确目标,而非为了出国而出国,更懂得遵循自己内心的选择。


就像知乎上一位网友说的:


“虽然只有一次30岁,但是又怎么样呢?
我又不是只能活到30岁,
还有第二个、第三个30年。”


有时候,短暂地偏离主道,是为了之后更好的回归正轨。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公众号“新地平线NewSkyline”:专注留学背景提升,提前锁定名校offer!


新闻|故事|留学生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