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后真相时代”新闻频繁反转?真相是三维的,而新闻是二维 | Op-Ed

2019年8月25日10时57分内容来源:北美留学生日报



“假新闻”不断在社交媒体中传播,有人说是媒体不惜手段制造流量,也有人说,生活在这个时代的大部分人已经丧失了判断力。




事实上,很多时候,真相是三维的,而新闻报道,却是二维的。


人们理解的真相,可能只是完整真相的一个侧面。


这取决于媒体是从哪个角度和位面去报道这个新闻。


这考验着每一个新闻人的道德和业务能力。



2012年美剧《新闻编辑室》热播时,美国新闻界正处于一个相当“急躁”的环境——



和今天的许多中国媒体一样,追求明星热点,娱乐八卦泛滥,没有人愿意报道矿工遇难,没有人愿意在众多的利益牵扯中寻求真相...




(图源:《新闻编辑室》)


对于任何一个对社会有理想的人来说,这部剧的确会令人血脉喷张。


而塑造“新闻”的过程,也让无数人在黑暗中看到了一丝光明,似乎理想也还有出头之日,正义也会得到伸张。


但这部剧也有一个很多人都不愿承认的事实——


《新闻实验室》恰恰并不是在说“新闻”本身,而是关于它们如何被制造。



《新闻编辑室》点出的一个讽刺的事实,现在的电视新闻几乎全部是在办公室内完成的



“外面的故事”仅仅用于填补空白,它们被尽可能迅速且廉价的收集完成。


关于“谎言”和“真实”,“欺骗”与“信任”,到底哪个才是真相?




真相就是——新闻的虚假不亚于童话故事《杰克和豌豆》。



从上幼儿园起,我们几乎都听过一个童话故事——《杰克与魔豆》,而这个童话故事,恰恰反映出众人所面临的一个新闻环境。



在我们认知中,杰克是一个勇于斗争的英雄,打败了巨人,砍断了巨藤,并且和母亲过上了幸福的日子。




就连迪士尼也将这个故事作为一个“正面形象”拍成电影。




但是,“黑暗童话”可不是白叫的。



有想法的读者,难道没有想过为什么“巨人”就一定是坏人呢?



杰克其实才是真正的坏人,而最无辜的人则是“巨人”和“他朴实的妻子”,他们才是真正受害者。



如果把《杰克和魔豆》当作一个在现实中发生的新闻,恐怕很多人都会先指责丑陋的巨人,而称赞善良的杰克。


(图源:迪士尼真人版电影《巨人杀手杰克》)



可事实,往往却在新闻报道后的24小时之内,发生360度的反转。



杰克本来没有什么工作,整日游手好闲,母亲没办法叫他去把家里的牛卖了,换一些吃的回来。



但是杰克并没有买来吃的,而是拿回来魔法豌豆。这个豌豆在一夜之间,就长到了天上,连通巨人的城堡。




(图源:迪士尼真人版电影《巨人杀手杰克》)



巨人本来已经在城堡呆了很久,也积累了很多的财富。巨人的妻子看见“外人”杰克并没有赶走他,而是用丰盛的食物招待了杰克。



但是,杰克的欲望不断膨胀,丝毫没有感恩之心。



先是偷走了会下金蛋的母鸡,然后又将竖琴偷走,最后还杀死巨人,抢夺了他所有的财宝。



但是,在大家的解读中,杰克却成为了一个斗智斗勇的英雄。



这个童话也在暗示,赶走印第安纳土著的白人,并非什么善类,只不过如今正在遗忘他们的历史。



TED有一个著名演讲,也在说同样的事情——我们都只选择接近自己价值观的“故事”,而忽略了剩下成千上万的故事。






演讲中举了这样一个例子:


2016年,澳大利亚曾经出现一个巨大的假新闻,超过20万人上当受骗。



一位名叫贝尔·吉布森的年轻人被诊断癌症晚期,只有四个月的时间可活。但是,她没有手术没有化疗,通过改变饮食,就成功地摆脱了癌症。



当时,澳大利亚的各大媒体都有报道,她的故事在推特和微博上广泛流传。





2013年8月,贝尔发明了一款健康饮食的软件,首月就有超过20万人下载,用户都希望能够通过贝尔的饮食方法,改善自身健康。



不幸的是,贝尔的故事是彻头彻尾的谎言,她从未得过癌症。



贝尔的故事可以用统计学上的一个概念理解——贝叶斯推理



贝叶斯推理在说这样一个概念:数据与理论一致,并不代表数据就是支持理论的



贝尓没有得过癌症重要吗?


贝尔虽然从未得过癌症,并不能由此否定饮食对癌症的帮助。成千上万的人,依然选择相信这个“谎言”。


所以,贝尔的故事最大的问题不在于它的虚假,而是在于它只是一个故事。也许,还有成千上万靠饮食改变癌症失败的故事,而这些却被人忽视了。


我们如今所面临的新闻环境也是如此,偏执固执的人会选择相信其中一个故事,媒体也投其所好,选择了最容易催动读者情绪的一个故事。


听到了1%异常的个案,就忽略了99%的普通事实。


(图源:TED)


再举一个更形象的例子:


假设你是哈佛大学招生委员会的领导,你的理论是,只有成绩好的学生才会表现好。


(优秀的绩点、漂亮的实习、创新能力、各种体育活动、论文发表等等)


但是,成绩差的学生在就读之后,就一定会表现不好吗?


这个结果永远不会被人知道,因为哈佛大学永远不会招那些表现差的学生,因为他们不想被证明是错误的。


(图源:TED)


最终,很可能出现这样一个结果——“你的朋友圈,就决定了你的世界观”
我们的朋友就成了我们的新闻讯息编辑,我的朋友决定了我每天能看到什么。

而我看到的内容也就决定了我对世界的想法和观念,以及随之而来对各种新闻事件所要采取的道德乃至于政治立场。

那么对那些只能被动接受新闻的人来说,如何才能避免接触到“假新闻”?


首先,需要积极寻求其他观点,阅读与倾听你公然不同意的人,在你看来哪怕他们说的90%都不对,但如果还有10%是对的呢?


亚里士多德说过:


“受过教育的标志是,你可以不接受一种观点,但你能容纳它。”


(图源:TED)


不论你看到的数据是什么,接受的信息是什么,不要一开始就选择相信,这样你势必会陷入到一种“宠物理论”中(即只愿意相信自己喜欢的)


对立的观点是值得学习的,而不是不假思索的反对。


我们所接受的信息给了你学习的空间,但是学习只是一个起点,如果开始就完全相信,那么你的宠物理论势必成立。


(图源:TED)


列夫托尔斯泰曾经说过:


“最难的事情,也可以向最迟钝的人解释清楚,只要他还没有形成任何关于此问题的见解;


但最简单的事情,却没有办法向最聪明的人解释清楚,如果他确信他已经知道答案。”




如何避免假新闻的第二个提示——听专家的。


或许有很多人觉得,“专家”就对了吗?拿英国来说,曾经做过这样一个调查,英国人饱受所谓“专家”的建议很久,更多人如今愿意相信理发师。



人们都喜欢说实话,凭直觉做事的人,我们认为这是“真实”。


但是,一个人的直觉可以走多远呢?


举一个美国本土刚刚发生的例子——


今年的1月1日到2月28日,美国报告了206例麻疹病例,如今这个数字仍然在不断上涨。



麻疹病,也称为rubeola,是一种高度传染性的儿童感染,会引起发烧,流鼻涕,喉咙痛,干咳,结膜炎等并发症,杀伤力极大。


(图源:facebook)


但是,美国的家长竟然阻止自己的孩子打疫苗,坚称,看完所有疫苗可能出现的问题之后,觉得打疫苗才是“致命”的。


可是,从全球范围内来看,政治、健康、教育都需要专家。


可是专家之所以不可相信,一是因为他们离群众太遥远了,一个年薪百万的总裁,不可能走到街头为群众发声。


而一般为群众最先发声的人,却往往不是该领域的专家。而是一些没有专业辨识度的媒体和记者。



真正的专业知识来自于证据,或者说是数据,证据支持街上的人反对精英;证据也不允许精英们强加自己的观点于他人。


当然,专家之所以被认为是不靠谱还有一个原因——不同的专家有不同的观点


一些专家认为脱欧对英国有好处;另一些认为脱欧对英国没有好处只有坏处。


面对这种情况,我们依然有办法去解决。首先,是要严格审查作者的资历。



第二,我们应该特别注意发布在世界顶级期刊上的论文。


如今学术界常常被指责与社会脱节,但这种脱节给了你充足的时间去研究,去真正确定一个结果,去排除那些对立的理论。


学术期刊涉及同行评议,在这个环节中,论文都会被严格审查,越好的期刊,论文质量越高。


最顶级的期刊论文拒稿率在95%以上。



发表一份全面但却不够格的东西的确十分诱人,他们可以迅速成为热点,甚至是头条。


即便证据或者数据不充分,案例不适用于通用。


所以当一项实验只是在研究“红酒与寿命”的关联时,不要说“红酒可以延长寿命”。




我们也要谨慎对待我们所分享的事情,我们的目的不应该是为了获得点赞。


否则,我们只会分享共识,而不会挑战任何人的思考;否则,我们只是会分享起来好的,而无视其是否有证据。



奇葩说有一集辩论,题目是“全世界一秒共享所有知识,你支持吗?”

蔡康永说到宗教和科学在争夺解释世界权力的时候,说了这样一句话:

“你必须知道的是,建立知识需要多久,需要多少代价,消灭知识却只是一瞬间。



解释世界的权力在每个懂得如何思考的人手中,如何避免情绪,平衡观点,如何取舍,如何努力。


没有一个果实,可以平白无故的成熟。


新闻|故事|留学生
编辑|商日葵
校对|商日葵
排版|虾米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