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国剧没爆,不应该啊!

2019年9月07日11时59分内容来源:婊姐影评

2008年,央视开年大戏《闯关东》开播。火爆到什么程度?我就说说我家,一到点全家人啥也不干,就坐在电视机前等着看。

那个年代的电视剧都是一天播个两三集,因为害怕错过播放时间,所以还没到点,全家就会在电视机前提前守着观看,生怕错过一秒。

转眼这么多年过去,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正在慢慢消失。可能,后很少会有像那个年代的国产剧,能让全家人坐在一起,那么狂热的追剧了。

因为科技日新月异,互联网飞速发展,想看什么影视剧,都可以在视频网站找得到,想看那集看那集,还可以后退快进,甚至想知道大结局,可以熬夜一口气看完。

但想一想,还很怀念全家人共同追剧的时候啊!


看过《闯关东》朋友都会有印象,这部剧的编剧是高满堂他编剧的影视作品还有《温州一家人》《老农民》


就在最近,他编剧的另一部电视剧开播了,他说这部戏是他压箱底的作品——
《老酒馆》


导演刘江,白玉兰奖最佳导演,代表作有《黎明之前》《局中局》等。


演员方面,这部戏也称得上是顶级配置,戏骨云集。
男主演陈宝国。

他的拿手好戏,拎出来瞅瞅,可都是国产剧里的顶尖级别。


让人百看不厌的经典《大宅门》里,他饰演白景琦白七爷,一生快意恩仇,潇洒自在,敢爱敢恨,敢作敢当。


张黎执导的国剧巅峰《大明王朝1566》,他饰演嘉靖帝。

演技没的说吧。
更让人惊喜的是,这部剧里和他搭档的,也都是些有名的演技派。
秦海璐,刘桦、冯雷,程煜,冯恩鹤、巩汉林、牛犇,石兆琪等,都是实打实的优秀演员,不看真的可惜!

再来看看讲了个什么故事。


故事发生在上世纪初民国时期,大连,好汉街。
某天,这街上突然出现了几个粗犷的汉子,他们背着厚厚的背囊,身上裹着严严实实的大袄子。


这装扮打眼一看,不用多说,一定是闯关东下来的老客。
为首的叫陈怀海(陈宝国 饰),带着兄弟走南闯北多年,就打算在这好汉街盘一间屋子,做个酒馆生意,图个安宁。
可没成想,脚还没站稳就被当地人来了个下马威。



一伙人刚进了提前盘好的小酒馆,还没卸包袱,就遇见了一件怪事。
正当屋里,摆着一具尸体。
更巧的是,就在这一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屋里突然闯进来一街坊邻居。


街坊一脸看笑话的表情告知他们,这死者正是这件屋子的前主人,老潘头。
还当即表示,千万别报警,自己肯定会装作没看见。但隔天他就反悔了,更是一脸蛮横扬言要报官。


更稀奇的是,过了一夜以后,这老潘头的尸体竟然消失了。
陈怀海一下子明白了,这是掉进了别人的陷阱。
如今人不仅死在了屋里,就连尸首也没了。人证物证都没有,这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陈怀海被叫到警察局,警长的态度却相当有趣,他说,这事可大可小,花钱就能买平安。
陈怀海眼一晃,原来警长在暗示:该给钱了!


可陈怀海不乐意了,这些年伙计们辛辛苦苦用血汗淘出来的沙金,难道就这么拱手相让么?
咱们闯关东下来的老客,也是有名的不好惹啊!


大丈夫敢作敢当,但没做过的事,坚决不背锅。
陈怀海放出话,要想整,那就整个明白,玩个鱼死网破。




他自己去到警察局,不仅叫来了记者,竟然还找来了失踪的老潘头。


奇怪的是老潘头竟然也没死,反而是喝醉了酒正呼呼大睡。


警长一看,立马怂了。


喝药假死的那点小伎俩,到底是骗不过闯关东的好汉。


原来闯关东回来路过此地的人,照例都要被警察局给蜕层皮。
可遇见了陈怀海,警长也只能笑悠悠地说一句:果然是关东山钻出来的人啊!


这事才算是了了。
没几日,酒馆终于顺利开张,取名就叫「山东老酒馆」。


几个糙汉子把里里外外收拾的干干净净,炒的菜最正宗,进的酒最对味。
陈怀海这个掌柜呢,不仅忠厚仁义,大气隐忍,而且有勇有谋。
把这酒馆经营得非常讨人喜欢,来者不看贫富,进门便是客。


待客也有原则。没酒德的人当场撵走,当汉奸的人不许进门。


陈宝国说:《老酒馆》里这角色,是他往前倒三年,往后到三年,最满意的角色。
更有趣的是,陈怀海这个人物形象,竟正是来源于编剧高满堂的父亲。而故事,也是改编自父亲曾经在大连开酒馆的真实经历。


故事有原型,在心里藏了十年,高满堂写起这故事来就毫不费劲。他下笔如有神助,短短三年,就写尽了这间老酒馆里的人生百态。


酒缸前藏龙卧虎,有酒自然就有故事,故事里的人就更是鲜活。
看这剧的时候,如果倒上一小杯慢酌,也许更能品得出味儿来。


整部戏里,最让我感动的,要数牛犇饰演的老二两
他虽然衣衫褴褛,但总是干干净净。平日里虽然靠讨饭生活,住在借来的草屋,但从没缺过一顿酒钱。


每天,他都要到山东老酒馆点上二两酒。
自知人家赚不了他多少钱,他就自带小菜,也不坐桌,只是站在酒馆角落的窗边独自品酒。


喝酒时,他常常自言自语,嘴里念叨的也是和酒相关的事儿:
醉了酒是豹子胆,醒了酒是兔子胆,借酒说事小心点,白吃白喝看白眼,喝酒应事的躲远点。
老二两是个既爱酒,又有酒德之人。


每天为了喝这二两酒,他要奔波走十里地,夜里喝完酒回去,又是十里地。


有一天下大雨,陈怀海瞒着他租了马车想要送他回去,他还不乐意。
他说,凡事不能坏了规矩。自己给多少钱受多少好处。
一个人走来酒馆,也正是为了迎着酒馆里的热乎气,这样喝酒才有酒味儿。


说完,自顾自戴上草帽裹上雨衣,颤颤巍巍消失在茫茫雨夜中。
这股子泰然,真应了苏轼的那首《定风波》,“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老酒馆开门迎客,酒客形形色色,还经常有有趣儿的事发生。


比如某天,警长通知江洋大盗金小手已经到了大连街。



他来无影去无踪,一来二去的就被街坊传的相当邪乎。


但陈怀海不但不怕,反而对他有一丝敬佩。因为金小手向来仗义行侠,专门偷日本人的钱来劫富济贫。


更神的是,金小手似乎无处不在,一旦有人议论起了他,就会立刻被袭击。


就连陈怀海这样的厉害人物,都不是他的对手。


只要一个不留神,陈怀海睡觉的枕头,贴身的帽子和把脚的鞋,都能被金小手偷了去。
害怕金小手来偷自己的沙金,生意都没法好好做,天天顾着和金小手捉迷藏。
好不容易心里有了怀疑对象,但无凭无据不敢确定,为此设了个圈套。


他在院子里的酒缸地下特意挖了个洞,放进去一个酒坛子,每天神神叨叨地假装镇静往那转几圈,让金小手以为沙金就藏在缸底下。
又在睡前,把屋里撒上薄薄一层白灰。
果不其然,不久就揪住了金小手的小尾巴。


转天来的客人里,果真有一个鞋底沾了白灰,还正是陈怀海的那个怀疑对象。
陈怀海也不打算揭发他,反而提上好酒,请他到酒窖喝酒。


再加上这金小手也是关东山出身,俩人一来二往反而就成了好兄弟。


值得一提的是,扮演金小手的演员陈月末,正是陈宝国现实生活中的儿子,真·父子变成了兄弟!
老酒馆一年一年开着,来来往往的过客之中,当然也不乏有许多悲剧人物。
说评书的杜先生,就是其中一个。


不用说也能看出来,这演员又是一个大熟人,巩汉林
巩汉林嘴皮子溜,说评书再适合不过。只不过让人唏嘘的是,这角色却十分具有悲剧色彩。
众所周知,这说评书的,全靠一张嘴。可杜先生这嘴,却有点小毛病。


说好也好,讲的评书精彩至极,远近街坊都能爱听,甚至还有人非他不听。
可坏就坏他这嘴,总是没个把门的,常常不过脑子,就说出来了得罪人的话。
街上一旦发生点什么事,他总爱跟人叨叨。金小手进了大连街,他就说金小手,隔壁杨府闹人命,他就讲人家府里的琐碎。


有一次,就发生了可笑的事。有个客人专门请了贵客来谈事,点名要听他讲武二郎醉打蒋门神。
结果他呢,喝了点酒直接把书讲串了,硬是讲成了怒打潘金莲,把客人气的当场要暴打他。


就这么作着作着,终于有一天,杜先生这舌头,还是没能保住。
只硬生生叫人给割了,从此再也说不出话来,把陈怀海可惜的直掉眼泪。


如果说杜先生只是一个平凡的市井小人物,那剧里也不乏被时代浪潮毁掉人生的生动角色。
冯恩鹤饰演的老爷子那正红,就是一个。


那正红是满族人,曾经在皇宫里教小王爷们掼跤,跟大街上的百姓比自然是不一样。
可惜的是,自打918事变以后,日本人占领了东三省,在中国土地上成立了满洲国。
那正红也早早地就从宫里出来,来到了大连。


作为清朝皇帝的忠实拥趸,他一心想着哪天清朝卷土重来,他还要伴皇帝左右。
为表忠心,老爷子硬是没有剪掉常常的辫子,哪怕是酷暑,他出门也要围上围巾。


只要见到宫里的人,他保准毕恭毕敬,哪怕一个落魄王爷。


为了溥仪的妻子婉容,他更是愿意赔上自己全部财产,变卖房产,只为能让主子吃上好吃的。



可这样一个人,最后的下场却让人唏嘘不已。


他永远做着大清能够再次振兴,自己能够重回皇帝身边的梦,不愿接受现实。



直到最后辫子被日本人一刀割掉,那正红一心坚守的信仰,也就破了相。


从此潦倒街头,整个人再无神采。



电视剧中故事高满堂从风雨摇摆的1928年写起,一直写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那段时期的历史真相为根基,再进行艺术创作。


每个角色都有血有肉,让人印象深刻。故事稍显传奇,但又不算离奇。来往的酒客不仅撑起了整部剧,更让陈怀海这个人物变得更加丰满有味道。
慢慢的老酒馆升级成了大酒楼,酒客仍旧一个接一个的来,等过一段日子呢,又一个接一个的离开。
这时候,新的一波酒客就又马不停蹄亮相登场,一出出好戏,就此开唱。
充满人情味的老酒馆,一盏油灯,一碟花生米,一盅小酒,不仅能尝出人生的酸甜苦辣,还能瞥见在历史的车轮下风云变幻的世间百态。


真是让人越品,越上头!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