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谈】 白日梦蓝

2019年9月09日11时59分内容来源:游戏研究社


只是觉得这个名字很合适。


7月底的时候,育碧办了一个试玩活动,地点在巴黎。我参加完活动,跑去吃了思念了很久的Brasserie Bofinger。


这家餐厅在巴士底区,创办于1864年,算是巴黎历史最老的还在营业的餐厅了。


Bofinger的特色是店里自制的酸菜。浇上奶汁,摆上香肠、土豆和咸肉,配上半打吉拉多,就是人间天堂。



这种叫做Sauerkraut的酸菜在德国菜里比较常见,而德国人有一种非常特别的天赋,可以把很好吃的食材做得难以下咽。我对酸菜的印象一直都配着脸盆大的肘子,或者又咸又苦的啤酒酱(Biersoe),然而放在精致的法餐里面,这道配菜也完成了从垫盘配菜到白雪公主的转变。


吃完饭回酒店的路上,看见一个小孩抱着一袋法棍走在路上,脸上的笑容像极了布列松著名的那张照片。



我比较闲不住,那几天巴黎快要四十度,太阳晒得人脑壳疼,但我还是一有空就在外面瞎转。在卢浮宫门口的广场水池里,坐满了穿着泳衣的市民和游客。就在这块我拍到了一个白人小哥和他的黑人女朋友,在一个人少的地方静度时光。透过卢浮宫的玻璃金字塔,黑与白,过去和现在,交错在一起。



在巴黎街头有的时候感觉很穿越。市中心的街上有不少摩拜,扫码就能骑,起步价1欧。和巴黎地铁2欧可以随便坐还能免费换乘公交相比,这个价钱有点缺乏竞争力。比起摩拜,人们更喜欢Lime之类的共享电瓶车,速度快又省力,比自行车要舒服太多了。



我原本想在巴黎找找有没有类似“左宗棠鸡”之类的法国特色魔改中餐,然而搜了一圈都是鼎泰丰或者宽窄巷子火锅这种正经馆子,让我颇为失望。早年郭德纲相声里有个段子,说他坐直升机去美国,飞机上有个售票员,招呼飞机门口的乘客“往里走里面有座”。我在吃“改良中餐”的时候,经常会想起这段。我总觉得这些魔改中餐里,最好的调料,是对一个遥远的世界有点愚蠢又有点纯真的幻想。


然而现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遥远的距离,从巴黎到北京只用10小时,和长假结束以后从延庆走京藏高速进北京堵车的时间差不多。


在小凯旋门附近拍婚纱照的韩国情侣


返程的时候碰到一位老太太,女儿嫁给了法国人,之前年年都是老伴带着她去法国看孩子。去年她的老伴去世,女儿想把她接到法国养老,结果实在是住不习惯,只好一个人孤身回国。正好和我一班飞机,我就带着她出关过安检。


“年轻一点可能还好,我不懂法语,没法交流,太难受了。”她说。“孩子对我那么好,也带着我到处玩,可是我就是呆不下来。”


老太太一口山东话,七十多岁,依然满头黑发,性格开朗,邀请我有机会到她女儿家里坐坐。



“你在法国待得怎么样?”她问我。


我认真地想了一会该怎么回答她。她和我聊了这么多,我总觉得应该回应点什么。但是最后我还是给了一个最商务的答复。


“挺好的。”我说。


挺好的。


我们始终欢迎喜欢内容创作的小伙伴加入


应聘简历可发邮箱:hr@yystv.cn

文章投稿可发邮箱:tougao@yystv.cn





APP| 你还可以回复"APP",获取下载地址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