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节︱当过老师的文化大家怎么智斗熊孩子!

2019年9月10日06时30分内容来源:徐徐道来话北京

点击上方“徐徐道来话北京”,我们天天和您闷得儿蜜!

今天推送的图文和音频内容不同,点击下面音频可直接收听!



用语言播种

用彩笔耕耘

用汗水浇灌

用心血滋润

这就是我们敬爱的老师崇高的职业

拥有一支粉笔两袖清风

三尺讲台四季晴雨

加上五脏六腑

七嘴八舌九思十分用心

滴滴汗水造就了桃李满天下


今天,是9月10日教师节,首先,祝愿所有的老师节日快乐



1

故事爷爷孙敬修

从文献资料上看,从20世纪20年代到50年代,故事爷爷孙敬修曾在汇文一小执教了三十多年。孙敬修在汇文一小执教期间,主要的工作地点并不是这所学校后来才迁入的丁香胡同,而是现在已经被北京站所湮没的马匹厂胡同。1927年,孙敬修出任汇文一小初级部主任,同时教授国文、算术、常识、唱歌、音乐等各种课程。

初到汇文学校的孙敬修


“汇文”是孙敬修的母校,孙敬修对她有十分深厚的感情。初小,孙敬修是在汇文“蒙学馆”“成美馆”上的,高小,孙敬修又是在“汇文高等小学校”毕业的。


一九二六年,燕京大学搬到海淀去了,把马匹厂和盔甲厂的原校址让给了汇文高等小学。第二年,钓饵胡同小学和汇文中学院内的小学都合并进汇文高等小学了。不久,经当时教育局批准立案,定名为“北平特别市私立汇文第一小学校”。盔甲厂的高等小学称为“高级部”,马匹厂的“初级小学”称为初级部。合校时间不长,孙敬修被调到马匹厂的“汇文一小初级部”工作。经过十年的变迁,孙敬修又回到了母校,在母校当老师了。后来,汇文一小曾改名为盔甲厂小学,1978年,又更名为丁香胡同小学,成了重点小学,20101223,恢复了“汇文一小”的名称。在孙敬修先生的晚年,他和母校还保持着联系,现在在这个小学上学的小朋友,可都是孙敬修爷爷的校友哪!


孙敬修调到马匹厂汇文一小初级部工作的时候,校长是李连颖老师,他指派孙敬修担任“初级部主任”。除了当主任以外,孙敬修还教国文,算术,常识,唱歌,音乐等各种课程,校长还让孙敬修兼了一些高级部的音乐课,也才教过高级部学生历史、地理。

两个学校合并后了,教师和学生都多了,光初级部就有五位老师。除了孙敬修以外,还有两位男老师和两位女老师。孙敬修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好好干,不能让校长失望,更不愿遭别人的白眼。课要教好,主任要当好,对同事、工友、学生都得友好相处。要不,这饭碗可就保不住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全校上下对孙敬修都挺有好感。那个时候当老师,差不多都有外号,有的实在不大好听,什么“大眼贼”“大狗头”、“马屁刘”、“老肥熊”……后来,孙敬修听说,他也有了外号,是工友给他起的,叫“孙和气”。比起来,孙敬修这个外号就好听多了。

孙敬修从来不摆主任的架子。本来嘛,孙敬修当时才二十六岁,从师范毕业也就五年多,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呢?那时候,工作起来,真是没白没黑。除了备课,教书,批改学生作业以外,孙敬修费了不少心思,琢磨着,怎么才能把这个“初级部”办好。


孙敬修是怎么给孩子们上课的?


“初级部”上课的院子是四方形的,院子里有两棵树,院子的四面有一、二、三、四四个年级的教室,教员办公室也在院子里。每天早晨上课之前,孙敬修先让同学们集合起来,叫他们排好队,站在自己教室前边,由孙敬修来讲讲话,来个“小朝会”。“小朝会”以后,各班进各班的教室上课。

孙敬修觉得“小朝会”上,净讲些干巴巴的大道理,孩子们不爱听。孙敬修想了又想,编了个“三字经”。在各次“小朝会”上,孙敬修先分段把这个“三字经”都给学生们教会了,以后每次一上小朝会,孙敬修就大声问同学们:“好学生怎么样?”学生们会一齐高声回答:“好学生,守纪律,爱同学、敬先生。说好话、做好事、不打架、不骂人。真念书、不懒惰、好清洁,不肮脏。”这个“三字经”,一直沿用了多年。每天,看见孩子们规规矩矩地排着队,张着小嘴,嫩声嫩气地朗读“三字经”,孙敬修真是打心眼里高兴。孙敬修真希望他们都能成为像“三字经”里说的那样的好孩子。

学生们高声朗读完“三字经”,孙敬修简单地报告一些必要的事情。孙敬修多用启发式,并且和学生们是有问有答。孙敬修觉得,这不仅是对孩子们进行品德教育,而且是对他们进行语言训练和集体主义观念的培养。



冬天打了下课铃,不少同学怕冷,蹲在教室里,不愿意到操场晒晒太阳,玩一玩。有的老师爱用命令的口吻:“出去,出去,都出去!”孙敬修又琢磨开了,怎么才能使教育不成为硬梆梆的命令,而让他们感兴趣呢?孙敬修琢磨来琢磨去,用旧小曲填新词儿,编了个小歌儿。下课铃一响,孙敬修就举着个用铁皮卷成的喇叭筒,在操场上大声唱起来:“朋友朋友快出来,出来跳跳多么痛快,快来,快来,别在屋里呆,你怎么还不快出来?出来跳跳多么痛快!你要不出来,真是个傻小孩!”


唱完以后,孙敬修又大声喊:“同学们,快出来玩吧!”一边喊,孙敬修还一边又蹦又跳那!同学们听着这个歌儿,看着孙敬修的滑稽样,在屋里呆不住了。一帮一伙的学生,像小鸟一样,叽叽喳喳从教室拥向操场。孙敬修唱过几次以后,不少同学都会唱这只歌了。晚上,该放学了,同学们排好队站在各班教室门前,一齐唱:“功课完毕太阳西,收拾书包回家去,见了父母行个礼,父母对我笑嘻嘻。”唱完了,又一齐对老师说:“老师再见!”然后,一班一班排着队,走出校门。每天下午放学,孙敬修都站在学校大门口,看着学生们越走越远。孙敬修越来越爱这些可爱的孩子们了。

校长看孙敬修挺有办法,后来又让孙敬修当了整个“汇文一小”的教导主任。算起来,孙敬修在“汇文”一直干了三十年。



2

老舍的校长生涯

老舍先生1913年考入北京师范学校,1918年毕业后,并于当年 7 18 日被京师学务局委任为“京师公立第十七高等小学兼国民学校”,也就是现东城区方家胡同小学校长。


2006年,北京方家胡同小学举行了百年校庆,老舍京味文学小会馆也在百年校庆之时剪彩,而老舍先生是这所学校的第三任校长。现在,这所学校的校训就是:发扬老舍精神,做真、善、美的人。可以说,这所小学和老舍先生有着扯不断的情缘。

现在学校的校名是老舍夫人胡絜青题写的,原来的三间校长室现在剩下了两间,老舍就在这个“校长室”居住了两年。


两年的校长生涯,使老舍先生对孩子们有了深厚的感情,先后为孩子们创作了《小坡的生日》、《青蛙骑手》、《宝船》等作品。从这些作品的创作过程中,可以感受到老舍先生对孩子的热爱,对儿童健康成长的关心重视。老舍先生任职期间,在校种植花草,美化校园环境,培养学生首先要具有爱心,要懂得感恩,老舍先生的“真善美”精神,深深植根于学校,被学校师生代代相传。

时至今日,方家胡同的小学生们还在校歌中纪念着这位老校长。

19187月,老舍先生在北京师范学校毕业后,被京师学务局委任为“京师公立第十七高等小学兼国民学校”(现方家胡同小学)校长。两年的校长生涯,使老舍先生对孩子们有了深厚的感情。

  

在解放战争时期,由于生活物资的匮乏,物价飞涨,百姓生活困苦到了极点。老教师马玉玲记得当时老师们的工资待遇大不如前,和民国时期的教师待遇相比,薪资已经很少,仅能勉强糊口。但老师们仍照常工作,尽职尽责地教书育人,认真备课,仔细批阅作业,以自身行动诠释着“真善美”精神。

  

由于老舍精神所倡行的“真善美”与弟子规所倡行的“仁爱孝悌”具有一致性,学校便开设了《弟子规新解》课程,学生用画邮票的方式,记录身边的好人好事,并编辑《弟子规邮票册》;学校还借助教师节、重阳节、母亲节等重要节日,指导学生践行弟子规,编写了《孝亲敬老,尊师爱校——弟子规践行活动册》等。


今天方家胡同小学的学生们还在上演老校长的作品《宝船》;在每周一的升旗仪式中,学生们会深情的演唱校歌,永远怀念这位可亲可敬的老校长。




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徐徐道来话北京”微信号

更多精彩活动

提前知晓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我们
把时间交给阅读



本节目图文音频所有权利归属于北京人民广播电台交通广播


未经授权 请勿使用 侵权必究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