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30元冒烟冰淇淋,25块钱捐给了朋友圈

2019年9月11日07时25分内容来源:一日一度


网红


人啊,通过拥有网红产品、打卡网红店来满足自己、取悦自己,自然是简单的。
然而在消费之后,直面内心的匮乏感,才是真正艰难所在。

2019年7月13日,初代网红郭美美服刑结束。
她以一己之力让中国红十字会信誉大伤,至今一蹶不振。
她将豪掷240万送名车的背后金主,送入监牢。
对方每每谈及她时,都躲瘟疫似的摇头。
“她就像鬼一样。


她炫富虚荣,嗜赌聚赌,签约演艺公司却以性交易赚钱。
一朵年轻的生命之花,在浑噩的泥淖里,自甘堕落。
给中国网红做了最坏的示范。
五年后,郭美美出狱,网红早已不再局限于年轻女性。

小到一块青团、一杯奶茶,大到故宫博物院,都是网红标签下的热门产物。
网红影响了整个社会,也衍生出了五年前根本想象不到的新词。
唯一不变的是,网红仍是现在进行时。
1

2011年,20岁的郭美美,住别墅,开玛莎拉蒂。
微博认证:主持人、演员。
没有大型主流晚会背书,没有家喻户晓的名作加持,她觉得这两个身份还不够上流。
一次偶然,四处寻觅的郭美美与商人王某相识。
交谈得知,王某与红十字会相关单位有合作企划。
这个信息打通了郭美美炫富的任督二脉,直接将微博认证改为:

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


一个纯属杜撰的职位,一位年轻虚荣的网红,给了中国红十字会致命一击。
此事在全网掀起热议,拉开了千禧年后互联网舆论的第一战。
“平安北京”连发三条微博通报:郭美美与中国红十字总会无直接关联。
故事到这儿也该终了。
不知收手的郭美美,嗜赌成性,60余次往返国内外赌场。
2013年,甚至在首都北京开设赌场,每轮赌资过百万。


天网恢恢,当警方闯进郭美美家中时,她正兴致勃勃地参与网上赌球。
拘留后,这位整容过度、外表疲惫的初代网红,还交代了以商演名义从事性交易的丑闻。

助理说:“她经常告诉我要去外地演出,但我们到了当地后,接机的是陌生男子,当晚她会与该男子开房,第二天我为她收拾行李,都会有成捆的现金。”

外表是人,里子不过是钱、赌、性交融的空壳。
2015年9月,郭美美被送回湖南老家服刑。

这里根本没有她虚构的富豪家庭。
只有一位有诈骗前科的父亲和那经营洗浴桑拿中心的母亲。
郭美美的走红撕开了网红经济的口子,也预言了一个最坏的结局。
所以靠吐槽视频走红的papi酱,不愿被叫网红。


一场直播带货千万的口红一哥李佳琦,也谨记小人物的拼搏。
时代的大潮涌起时,郭美美们就像滚在最前的泡沫,喧嚣,前赴后继。
潮水落地时,注定一场空。

2

网红标签,从人过渡到食物,也是近几年的事。
远到80后90后的童年零食,近到遍布全国的各地小吃。

一旦包装上“网红”二字,身价则要翻几番。
每条步行街都有家古早蛋糕,橱柜里装饰着暖黄的灯光,海绵块似的蛋糕一排排码放整齐。


商家说:零添加,非油炸。
“古早”二字,含在口齿间,便充满了上世纪小巷寻味的雾感。
切一小块,嚼出浓浓的鸡蛋味。
记忆呼啸而至,这不就是小时候满大街的土鸡蛋糕。
在老家没有brunch的小城,吃腻了油条包子的早晨,一块鸡蛋糕也是人人消费起的平民糕点。


如今,它换了个名字,优雅地躺在橱柜里,竟有些不认得了。
只有再次相遇在唇齿间,味蕾生效那一刻起,才惊觉,原来是它啊。
时尚是个圈。

过时的水晶凉鞋穿到T台,也成了如假包换的当季最热单品。
从古早蛋糕看来,食物也是个圈。
这两年最火的某师傅糕点,做的是传统糕点,运营却是典型网红模式。
这家的招牌产品是独创的肉松小贝,松软蛋糕蘸上沙拉酱,再裹一层肉松。


上海开第一家门店时,有人为了尝鲜,竟排队高达7小时。
广州第一家门店时,店主竟与排队不耐烦的黄牛大打出手。
买一份某师傅,通常要排队数小时,而门店依然只设单一窗口。


为什么不增设窗口提高效率呢?
这其中自有玄机。
它家产品价格不算贵,而消费者买一次往往需要排队数小时,付出高昂的时间成本。
为了摊低这段付出的时间,顾客更倾向于多买,一次性尝遍多个口味。
再者,排长队,引起从众效应。
不明所以的路人会产生强烈的好奇,增大门店客源。

看似不懂变通,其实处处深谙营销套路。


2017年,papi酱第一条广告,以2200万高价拍卖成交。
2017年,某师傅A轮融资过亿。
正在狱中的郭美美,隔着高墙,凝望着网红的红利时代正式到来。
3

网红时代,味蕾都要为食物的美貌度、流行度让路。
一份普通冰淇淋,三块钱。
一份冒烟冰淇淋,身价翻十倍。


这份通身烟雾缭绕的冰淇淋,加了大量液氮。

以满足食客们让相机360度拍完照,且不化的心愿。
拍照,修图,发朋友圈,一气呵成。
最终在烟雾散尽后,匆匆吃下。
30块钱的冰淇淋,25块钱花在了经营朋友圈精致人设。


不少奶茶店,也深谙此道。
推陈出新的最In奶茶,价格动辄二三十元。
门口排起长龙般队伍,经久不衰。
还由此衍生了一个职业,排队黄牛。
有些姑娘甚至以男友烈日下,排两小时队买上一杯网红奶茶而沾沾自喜。
拿着这杯爱情的奶茶,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他是爱我的。
不少网红店都利用这种从众心理炒作,吸引流量。
甫一开业,便雇佣大量黄牛排队买单。


使得真正想买的顾客,也不得不排队数久,才能拿到心仪的一杯奶茶。
延迟满足,带来的是更大的满足感,以此增加品牌忠诚度。
而原本毫无购买欲的路人,也不得不为这现象级的奶茶长龙驻足。
排还是不排,这是当代年轻人的一个重要日常选择。

诚如《乌合之众》所说:群体的无意识行为取代了个体有意识的行为,这是现时代最显著的特征之一。

一杯网红奶茶,一个文艺雅致的滤镜,映照出了无限遐想的一次出游。
郭美美那一套炫富,现在看来依旧过于俗气和浅薄了。


4

商品被包装成网红,意味着更高的人气和更多的营业额。
古老的人文景点成为网红,焕发新的活力。
故宫前院长单霁翔,一不小心成了网红段子手。


因他的走红,故宫这一沉甸甸的历史博物馆也泛起新的活力。
来参观的游客,有真的历史迷,也有走马观花式游览的,还有只为看故宫猫的。
原因不一而足。
故宫是敞开大门,欢迎所有人的,这话也不全对。
要再加一点,欢迎的是遵守规则、爱护故宫的所有人。
单霁翔在防范故宫发生意外事件上,防火防盗等做足了功课和保障。


然而多数网红景点,从小众成为网红后,根本承受不了过度的人流量。
若是有序参观,尚可。
可怕的是,多数人只逞一时之快,毫不顾忌后果。
譬如,去年杭州钱塘江边的粉黛乱子草,蔚然成霞。


这片粉黛乱子草是澳大利亚进口,种植者耗费了三年心血才将这里打造成梦幻田园。
自走红后,每天都有大量游客来此拍照。
为了拍出满意的照片,无视提醒,径直走入花田。
原先成片的粉黛乱子草,被踩踏后,陆陆续续倒下。
和它们一起倒下的,还有园林工人。
因连日规劝无效,眼睁睁看着密密麻麻的花田,竟被游客踩出了路。


悉心呵护三年的宝贝,大片卧倒在地,宛如秋后的枯草。

眼见面目疮痍,工人也被气病了。
游客熟视无睹地践踏在这些美丽花草的尸体上,身体还在镜头里扭捏作态。
最终这片花田,因破坏惨重,不可复原,全部提前收割。


一处网红地的消失,不足为奇。
反正总有下一个,只要它存在在镜头里那一刻,是美得、值得炫耀的,这就足够了。
有时候精修了两小时的网红合照,也并不会引起过多关注。
在上百好友的朋友圈里,迟迟等不来第一个赞。
也只好兴致阑珊地匆匆删掉,期许根本不要有人看到
其实,哪怕被看到,别人转眼也会忘的。
就像郭美美消失在微博,消失在各类社会新闻中的几年,也不会有人特地想起她曾晒过什么。

5

《狂热分子》一书写到:我们会愿意为想得到的东西而死,多余愿意为已拥有的东西而死。
没有吃过的网红食物,没有去过的网红打卡地,都是我们先前不曾拥有的。
经济学上假设,人都是理性人,会为自己做出合乎理智的判断。
而当网红旋风刮起时,人人都在群体之中。
看似在为自己的欲望做出决定,实则就连欲望也不是自己的。
网红时代,我们分不清需要和想要。
很多人说华而不实的网红产品,的确买来了难得的快乐。


窦文涛在《圆桌派》上聊到,他迷恋一家小众品牌的棉麻成衣几乎上瘾。
每次去香港,不管多忙都要抽空去扫货。
在充斥着棉麻制品的门店里,嗅一口,都是回家的气息。
在场的武志红一语道破玄机。
这不是消费上瘾,而是在寻找母亲的拥抱。
一项微小的行为背后,折射出诸多不受理智管束的逻辑。
内在黯淡无光的人,才需要缀满热闹的产物来装饰自己。


他们发布在社交平台上,每一件最in产品都在叫嚣:
快看我,我去了网红店!

快看我,吃了网红食物!

快看我,我拥有了网红同款!
看似拥有了很多,实则内在空空如也。
人啊,通过拥有网红产品、打卡网红店来满足自己、取悦自己,自然是简单的。
然而在消费之后,直面内心的匮乏感,才是真正艰难所在。
郭美美为了残缺的家庭,用钱编织了完美的人生幻象。
然而幻梦一场,南柯梦碎。
若是早早明白,不如先更爱自己。

-END-


扫描下方二维码

可加度公子私人微信

如需转载

请在后台回复“转载”

本文全部图片来源:网络

往期阅读
文人日记大曝光!胡适上学打牌,季羡林爱看美腿,有趣的灵魂各有风骨

香港大富婆,亚洲女首富,丈夫遭两次绑架,遗产全捐做慈善

深居大漠57年,81岁获奖2000万,中国第一女院长:人生但求无悔

点击阅读全文,发现精选好物~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