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好”企业到“样本”企业,卓尔智联的B2B跃迁是如何做到的?

2019年9月12日06时49分内容来源:华商韬略

书名:《B2B 4.0:新技术应用引爆产业互联网》

作者:阎志

出版社:浙江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9-01



文丨陈润 慕白


中国商海壮阔,好的企业可谓是“百舸争流、奋楫者先”。那么,在“好”的基础上,成为“转型样本”的企业会是怎样的?其“样本”成色如何?从“好”企业到“样本”企业,他是如何做到的?进一步追问:其发展经验是否具有普适性,可为同一土壤的其他企业提供借鉴吗?


或许,能给出肯定答案的企业并不少,但卓尔智联集团(下称“卓尔”)的产业互联网转型历程,给出的却是一个全景式的答案:


首先,“样本”企业源于杰出的企业家精神。阎志敢于跳出舒适区,以“丢掉鸡肋,不做困兽”的决心进行互联网转型。这番裂变式的转型,让阎志蜕变成为一名技术型企业家。


他基于转型经验与分享心愿,编著出了系统阐述中国B2B发展历程、技术原理与应用前景的技术著作,即是《B2B4.0:新技术应用引爆产业互联网》(下称《B2B4.0》)。


其次,“样本”企业还须具备良好的互联网基因。卓尔的互联网转型虽是“半路出家”,却能通过禀赋优势与互联网结合,成为“全国B2B电商上市公司之首”。


在卓尔的业务结构中,“供应链管理及贸易业务”是检验其互联网转型成效的核心指标。从2017年至2019年上半年的财务数据看,卓尔该项业务的营收贡献比例不仅超过90%,且在逐渐递增,分别为93.21%、96.8%、98.1%。


但归根到底,“样本”企业的“心地”应是质朴无华的。初心可充满情怀或高瞻远瞩,但绝不是天花乱坠或天马行空。


从“中国铺王”到中国B2B智能交易平台引领者,阎志与卓尔始终秉持这样一种理念:为交易提高效率、降低成本的服务永远不会过时;人类会为创造美好事物、享受优越生活付出无限努力;只要有合适的环境与氛围就一定能成功。


无数的中西商业史与企业案例已表明,这些看似不起眼的信念,往往会成为基业长青的不二密码。



用互联网“为虎添翼”


阎志是一位人文气质的思想型企业家。他筚路蓝缕的创业历程与卓尔产业版图的演化路径,既是中国市场化浪潮的财富样本之一,同时也是东方儒商群体的典型折射。


这一切,在新一代商业史作家陈润的《卓尔的故事:中国民营企业发展和转型样本》(下称《卓尔的故事》)中,已有翔实记叙。


▲卓尔控股董事长、卓尔智联董事会主席阎志


据陈润记载,卓尔以产业地产起家,在2005年前后通过“汉口北”“阳逻港”“汉南港”等系列项目,建构起了集公用物业、商用物业、服务体系、物流于一体的生态产业圈。在2011年上市后,卓尔又通过一系列资本运作继续做大地产与商贸版图,发展达到了一个新高峰。


然而,就在卓尔风生水起时,中国商界的另一波浪潮——互联网——正在以更浩荡与喧嚣的声势上演着“弄潮故事”。


事实上,在卓尔产业地产发展至鼎盛时期,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已历经几轮洗牌,早期的新浪、搜狐、盛大等主角已退居二线,腾讯、阿里和百度等新星,正在凭借着人口消费红利,在移动互联网的增量市场中雄霸一方。再过不久,三足鼎立的“BAT”格局即将形成。


从经济周期角度看,阎志所在的地产与商贸领域,和景气度更为活跃的互联网,均是千禧年以来推动经济发展的两股主要力量。


可以说,除了能源、基建、石油等上游行业外,过往20年在促进中国城镇化、工业化与现代化的过程中,无论是供给端的资本和政策扶持,还是需求端的人口与消费红利,基本都以这两个领域为主要产业载体。就这点而言,阎志是当仁不让的执牛耳者。


但从产业比较优势来看,卓尔却是存在价值低洼的。产业地产与商用物业,对产业集群与区位经济要素有着较高依赖程度。在这些经济要素(如产业园、海港、码头等)不变情况下,产业地产与商贸发展的增量市场相对有限。在达到一定阶段后,其更多是讲求存量资源的整合与盘活。


相比之下,具备普适基础设施属性的互联网(如马化腾所说,互联网是水与电般的生活需求),则具备更好的增量发展机会。并且,在那段时间里,互联网对实体商户的冲击已呈现出排山倒海之势。当时,汉口北的商户曾一度陷入集体焦虑和彷徨,阎志对此亦是极度苦闷。


但企业家毕竟是“水中之鱼”,其善于在环境变化中捕捉到细微反馈。而根据这种反馈及时调整战略,更是企业家精神的应有之意。更何况,阎志当时面临的情景,不仅是他自身之困境,更是新一轮技术革命前夜,整个实体经济所面临的“何去何从”难题。


短暂苦闷过后,基于产业路径依赖视角,阎志对以下问题进行了递进式思考:地产商贸与互联网之间是平行的吗?卓尔在产业地产和商贸物流领域的多年积淀,是否已具备某种禀赋优势?如果这种禀赋优势与互联网结合,能否实现跨界融合,最终产生出1+1>2的协同效应呢?


▲阎志在第三届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上
发布卓尔全球智能交易平台战略


通过《卓尔的故事》可知,阎志对上述问题是持肯定态度的。但阎志的策略并非“腾笼换鸟”,而是“为虎添翼”,即让卓尔的实体产业进行互联网赋能,形成新的商业裂变,进而构筑起一个更为立体的多层次商业版图。


当时,阎志就认识到,互联网已为终端消费者提供了极大便利,但随着人口红利递减,消费端的互联网创新已较为困难。相反,随着实体商业的转型升级,商贸服务将会借助互联网赋能释放出新的动能。阎志将之称为“产业互联网”。


正是基于上述战略规划与转型实践,阎志以卓尔的互联网转型为圆心并往外扩展,编著出了《B2B4.0》。



后来居上成为领军者


在《B2B4.0》中,阎志以B2B的交易渗透程度为依据,将中国的B2B发展划分为1.0至4.0四个阶段。


我们知道,企业与企业要达成交易,首先要进行供需互配,然后才进入计划、采购、生产、销售、物流等实质交易环节。在B2B1.0阶段,以中国黄页和慧聪网为代表的B2B平台,主要是通过发布企业供需信息,解决交易的信息不对称问题。


线上匹配后,企业的资金支付、商品运输、售后服务等环节要回到线下完成。因此,1.0阶段的B2B平台还未能介入实质交易环节,企业的信息真实性、资金安全性等系列信任问题,自然也没法解决。


随着电子商务结算体系不断完善,以及第三方支付工具的普及,B2B平台以支付环节为窗口正式介入上游交易链,即通过“信息发布+第三方征信”为交易双方建立信任感。在这基础上,企业逐渐将货物交收与资金收付转至线上完成,即是B2B2.0阶段。


在2.0阶段,阎志观察到,基于信息流与资金流的线上化,B2B平台已开始为企业提供信用担保等各类服务。同时,随着交易数据不断积累,B2B平台开始朝着“垂直化”的细分方向发展,出现了“找钢网”等“找”字型电商平台。


就是在这个阶段,阎志以汉口北为探路先锋,率先进入了B2B蓝海。2014年10月,武汉市商务局、阿里巴巴集团、卓尔汉口北电商公司三方签署协议,决定依托汉口北市场群共建“阿里巴巴武汉产业带”,汉口北随后则推出“万家网店扶持计划”。


运行一年后,该项目共聚集了2000多家社会化电商,月交易额达到8亿元,其中有华中最大的鲜花电商、中国最大的电脑DIY电商、华中最大的家居电商、服饰电商、农贸电商、医药电商等。2015年7月,汉口北获批国家级电子商务示范基地。


▲阎志与马云


这意味着,在B2B3.0来临前夕,卓尔正式拿到了B2B蓝海市场的入场券。


阎志在《B2B4.0》中指出,B2B平台的作用在于让交易降本增效、提质减存。要达到这个目的,B2B平台要通过“三流”(信息流、资金流、物流)融合与企业发生链接。但在2.0阶段,B2B平台只能实现信息流和资金流的融合,其余大部分环节(如物流、金融、仓储、供应链等环节)依旧在线下进行。


这样,B2B平台不能掌握物流与仓储动向,交易环节间也未能形成数据闭环,连同企业信用担保与金融贷款在内,这些问题仍待解决。


但阎志不是技术达人,诗人气质的他对“工具理性”甚至都提不起兴趣。可他知道,“传统企业转型要依靠专业人,一定要做到与生态伙伴共享共赢,才能走得更远。”


2015年下半年,阎志请来一号店前董事长于刚加盟卓尔。在于刚搭线下,前阿里巴巴CEO、嘉御基金创始人卫哲随后应邀出任卓尔的执行董事。正是这些“专业人士”,在卓尔在收购中农网等系列转型战役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自2015年底开始,在汉口北商贸物流基础上,卓尔正式上线了中国第一个互联网批发市场“卓尔云市场”,并通过“卓尔购”“卓金服”与“卓集送”构筑起了互联网商贸交易闭环。


2016年,通过收购国内最早从事跨境出口业务的电商平台“兰亭集势”和国内最大的农产品B2B公司“中农网”,卓尔逐渐构筑起了涵盖白糖、板材、茧丝、黑色金属、海鲜等领域的B2B平台矩阵。截至2019年上半年,其黑色大宗商品交易平台“卓钢链”已与8000家上下游客户建立业务合作关系,营业收入达到了90亿元。


那么,与2.0阶段相比,这些3.0阶段的B2B平台是如何实现“三流融合”的呢?阎志在《B2B4.0》里以中农网服务的白糖交易为例进行了案例阐述。


白糖的上游制糖企业区域集中(主要在广西、云南、广东等地),但下游的采购商(从大型糖果公司到街边粮油铺等)则是分散广阔,且需求规模各异。因此,白糖要实现顺畅交易,B2B平台就要在产销时空、客户大小、产品标准等维度上进行错配,以提升交易效率。


作为长期聚焦农产品交易的中农网,其通过“平台+自营+供应链”模式,为白糖交易提供了集成信息、担保、结算、融资、质检、仓储、物流、报关等环节配套服务。基于此,白糖的流通周期从传统贸易中的7天-15天缩短至1天-3天,每吨购销成本则从25元降低到了7元。


在白糖基础上,中农网还将该模式扩展至茧丝、水果等领域,成为农产品垂直电商领域的标杆。


截至目前,中农网已拥有逾10万家产业链上下游客户,服务企业超过9000家。卓尔的2019年中报显示,中农网因持续拓展新的农产品交易品类,上半年实现营收179.4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7%。同时,在上半年新增4218家客户基础上,中农网的累计注册用户已接近9万家。


自此,卓尔已从B2B蓝海的“后来”之辈跃迁“居上”,成为B2B3.0阶段的领军者。



通往“平滑至简”之路


在“三流融合”基础上,3.0阶段的B2B平台已实现了服务生态化,但其交易闭环其实是由垂直型的“子平台”组合而成。比如,“卓尔购”负责线上市场交易服务,商家信用评价与后端的货运物流,则分别由“卓金服”和“卓集送”负责。甚至,在塑料、白糖等具体品类领域,各平台间更是呈现出互相独立的“单元化”特征。


在阎志看来,这种“看似融合实则独立”的状态不但不能实现生态圈内部资源的融合互通。相反,子类平台越是独立,越可能形成一个个“数据孤岛”,平台间的协同效应最终只能掉入传统的“边际递减”困境。显然,这并不是阎志所要的“交易平滑至简”“要素无界流动”。


为攻克该难题,卓尔在B2B3.0阶段没过多逗留,继续往前迈进,寻找“平滑至简”之匙,阎志称之为B2B4.0。


从阎志的设想来看,B2B4.0阶段将呈现出以下形态特征:基于物联网、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技术的落地应用,B2B平台的“三流”得以有机融合,平台内部也在数据、供需匹配、物流、仓储、金融、供应链管理等环节全面打通,实现交易的可视化、智能化、数字化。



以区块链为例,基于分布式存储与共享账本机制,上传到B2B平台上的信息可透明互见,且不可篡改,交易各方得以建立起新的诚信体系与交易秩序。


对此,阎志用了一个形象比喻,他说“区块链能够把一个个像‘山峰’一样的平台连接成‘山脉’。在‘山脉’衔接之下,B2B服务将迎来智能互信的全新历史阶段。”


阎志在《B2B4.0》中提到,区块链的证伪溯源技术,目前已在中农网的茧丝产品领域实现了。


茧丝绸的产业链并不复杂,其以蚕茧为原材料,加工成蚕丝,再生产出终端品绸缎。但关键在于,绸缎具有传统工艺品属性,对光泽度、色彩饱和度与染色度相当讲究,因此则对蚕茧与蚕丝有着苛刻的质量要求。


《B2B4.0》记载到,按照生产标准,上游的原材料蚕茧有4个等级,中游的在产品蚕丝则分为6个等级,且等级间的价差高达5万-8万/吨。因此,若要实现集约化生产,其生产环节就要实现透明化与可追溯化。


在3.0阶段,中农网就在茧丝绸积累了大量生产数据,可细化到桑园位置、面积、茧农姓名、手机号、银行卡。


基于这些数据沉淀,如今中农网在对蚕茧质检时,可通过嵌入RFID芯片(芯片上记录着蚕茧的源头信息)进行数据匹配,这首先保证了商品源头的可靠性。


接下来,当蚕茧进入仓储库后,RFID识别设备则自动读取芯片信息,当信息同步传送到合作银行后,银行可为采购商启动供应链金融服务,第一时间向茧农拨付贷款。


与此同时,蚕茧也同步进入了加工环节,在RFID识别技术作用下,生产出来的蚕丝也同样记录着原材料的种植地、生产日期等信息。就这样,从茧到丝的生产环节就实现了透明真实与可追溯性。


2018年3月,卓尔和新加坡交易所等机构合作构建全球互联的商品智能交易平台——CIC(世界商品智能交易中心)。CIC以区块链技术为底层,为全球约200个国家和地区的商贸交易提供一站式物流、通关、供应链金融、商贸数据等全链条服务。该平台从2018年10月上线至2019上半年,累计实现交易额已超过60亿美元。


2019年上半年,卓尔实现营收347.23亿元,同比大增87.7%。


以B2B4.0为标志的新贸易时代正在到来,“交易平滑至简、要素无界流动”已在持续上演。一番裂变式的互联网转型,让阎志从思想型企业家蜕变成技术型企业家。


早在2018年卓尔更名时,阎志曾对他的产业互联网事业“初心”有过朴素阐述:通过建立智能化商业交易生态,帮助遍布世界各地的客户降低交易成本、物流成本、金融成本。


初心不忘,阎志的下一个目标,则是真正实现“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



陈润:
新一代企业史作家,财经作家,润商文化创办人。

主要作品有:
《全球商业一百年1914-2014》
《生活可以更美的:何享健的美的人生》
《雷军传:站在风口上》等
2019年出版《卓尔的故事》



1.《卓尔的故事:中国民营企业发展和转型样本》陈润 著
2.《B2B4.0:新技术应用引爆产业互联网》阎志 编著
3.《卓尔阎志:从诗人到千亿级商业王国掌舵人,他是如何逆袭的?》陈润 慕白 著
4.《卓尔智联:产业互联网领军者的国际化路径》陈润 慕白 著





我就知道你在看!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